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呀】

    吃完中饭,陈建国和萧然自然是回学校去,萧然的尼桑被于程程彪悍的霸占了,萧然和陈建国只能是开着那大块头的切诺基。

    陈建国手痒,对着萧然说:“要不,我来开。”

    萧然和于程程疑惑的看了陈建国一眼:“你会开?”

    陈建国借口是找的绝好:“也不看看我们五金厂大院里住了谁,许晓诺的爸爸你们知道吧,现在的许政委,以前那可是交通分局的局长,这个学车上牌,那都是他份内的事,我们可是从小就被培养的,要不是以前还没满十八岁,驾照早就拿了。”

    陈建国这么一番胡说八道,倒是让于程程和萧然相信了,萧然对这种大块头的切诺基明显是不感冒的,要不是当时看着陈建国实在喜欢,也不会一口气也买了下来,既然陈建国能开,相当于找个司机,也好像不错哦。

    于是乎,萧然很是欣然的把架势位让给了陈建国。

    重生回来以后,那就一直没有摸过车了,陈建国坐上驾驶位,少不得有点小激动,关上门,等萧然也上了车,对着于程程一个招手,就要飚走,却又被于程程叫住叮嘱:“对了,建国,开业前的这段时间你可不能乱跑,这个关键时候可能时不时还要和你沟通一些事呢,别让我找不到你哦。”

    “放心吧。”陈建国拍着脯说:“我也不会去哪,保证程程姐你能找的到。”

    说到这里,又想到自己从上海还混了一个大哥大回来呢,看来什么时候得去配上号码。

    回到学校,已经是差不多上课的时间了,陈建国先送萧然到教室办公楼,再到萧然小窝楼下停好车,学校里的行人都知道萧然是被一辆车送过来的,却也没有人发现,开车的是陈建国。

    停好车后,陈建国才呼哧呼哧的跑去教室。没有想到,一进到教室,就看见许晓诺那有点气呼呼不高兴的神色。

    陈建国疑惑,依旧通过传纸条问许晓诺:怎么了?

    许晓诺这才告诉陈建国:我妈了,竟然说家里的钱不能帮刘阿姨,她都已经答应了别人要存到邮政储蓄去了。

    陈建国倒也没有指望能从许国强家拉到多少的储蓄,当下就开解许晓诺:既然答应人家了,那就算了,做人要讲信用嘛,再说,拉储蓄的事,我再想其他的办法就是,你也别怪谢阿姨了。

    不过,开解许晓诺自然是这样说,心中,陈建国却是免不了的嘀咕:看来撞车了嘛?就是不知道这个和自己老妈撞车的人是谁?

    许晓诺被陈建国开解后才稍微好受一些,但心中总是有些忐忑。难得建国找自己办点事呢,自己都办不好,自己这么没用,一点都帮不了建国。要不……许晓诺顿时想了许多,甚至还想着是不是拉着自己的那些小姐妹们把家里的储蓄都拉出来,但毕竟这都是钱的大事,能拉到的可能绝对微乎其微,许晓诺又免不得一些泄气,糊里糊涂下来,下午的课就这样过去了。

    既然许晓诺家那边已经没有希望了,晚上就没有必要去许晓诺家了。陪着一直兴致不高的许晓诺一路骑车回到五金厂家属大院,两人在大院门口才分开。

    陈建国走到家,刘桂芳已经是回家了,看到陈建国进来,最近犯了“官瘾”的刘桂芬立马拉上陈建国问:“建国,去过小诺家了,怎么样?”

    陈建国实话实说:“没去,不过小诺和我说了,他们家的钱,谢阿姨已经答应别人存到邮政储蓄去了,我们就没有必要指望了。”

    听了陈建国的话,刘桂芬的绪明显低落的不少:“啊,都被人拉走了,还是我们邮政储蓄,不会是她吧?”

    刘桂芬说的“她”,陈建国这么聪敏哪里会不明白,多半是刘桂芬的那个对头。

    不过,看到刘桂芬绪低落,陈建国忙大爆好消息:“不过老妈你也别着急呀,今天我去找了我那几个朋友,你知道的,就是秋秋姐上班那地方的老板,她们说了,反正钱存在什么地方都是存,只要你在利息上多优惠一些,她们保证帮你存上一百四十万呢。”

    什么叫叫从天堂到地狱,再从地狱到天堂,此时的刘桂芬经历的,就是这么一种感受。

    听到陈建国说到“一百四十万”的时候,刘桂芬差点傻眼:“啥?一百四十万,儿子,你没有说错吧?”

    “当然没有。”陈建国肯定的说,可是,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她还忘记了一个赵婉兮呢。

    当然,这是后话了。

    此时的刘桂芬,得到了陈建国的肯定回答后,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对着陈建国说:“儿子,你跟你朋友说,老妈肯定给她们最高的利息,保证比其他的银行多上百分之十,不过,这么有钱的朋友,你是怎么认识的呀,而且听秋秋说,人家几个,可都是一个比一个漂亮的大姑娘。”

    陈建国心说:看来老妈这地下工作做的很到位嘛。

    在刘桂芬的面前,陈建国可多少有些没打没小,心下嘀咕完,对着刘桂芬嘻嘻哈哈的说到:“老妈,要是我说其中一个是我女朋友,你信不信呀?”

    刘桂芬看着陈建国贼贼笑着的样子,也是乐得在陈建国的脑袋上一拍:“美得你。小兔崽子,尽想些不实际的事。你呀,能和小诺好上就算你小子本事大了,不过我看呀,还是我们家秋秋好。”

    作为老妈,对于陈建国的找媳妇这样的事呀,刘桂芬绝对是表现的尤其的开通,貌似大部分的母亲都是这样子的,自己的老公嘛,那是绝对只能和自己一个人好,可到了儿子这里,却巴不得天下的好姑娘都能跟自己的儿子。刘桂芬也是不例外的。

    抚摸着被刘桂芬拍过的头,陈建国装出一副哭疼的样子:“说归说,怎么打人呀。”

    刘桂芬知道陈建国那是装的,拿出一副厉害的模样对着陈建国说:“打了就打了,快说,你怎么认识那几个姑娘的?”

    和萧然她们几个怎么认识的,陈建国早就想到了措辞,而且这都是和萧然她们对过口供的,大致无非就是寒假到同学家玩的时候,和同学偷偷到上海逛了一圈,坐火车时认识了萧然,又通过萧然认识了于程程赵婉兮,最后还帮赵婉兮于程程拉上了谢雅晴的线,入股了三产公司。

    这里面,有些事是真的,但那些不太合常理的事都被陈建国隐瞒过去了,倒是给赵婉兮于程程拉谢雅晴线的事,虽然说也有些让人惊奇,但总算不算离谱,陈建国也是坦白了,听到陈建国这么说,刘桂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最近起死回生的三产公司,那还会死自己家儿子给拉的线,牵的手。

    知道这些事,对于陈建国能拉来一百四十万的储蓄,刘桂芬是再一次认证了,为了怕夜长梦多,刘桂芬当即就说:“那……陈建国,要不让你那朋友明天就到妈妈邮电所那去?”

    陈建国倒没有想到刘桂芬这么着急:“这么急?”

    刘桂芬有些不好意思:“早点办完手续,妈妈也早安心不是,你看小诺家,要是你早点回来去说说,就不会被别人拉走了。”

    陈建国一听,倒也是,而且,萧然和于程程那边都好说,当下就同意了,正要打电话去找于程程呢,偏偏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陈建国拿起电话一问是谁,电话那边就传来了一句甜蜜俏皮的声音:“建国,这两天想我了没?”

    原来,却是我们美丽的婉兮姐姐。

    才两天呢,赵婉兮就想陈建国了。

    不过,刘桂芬在呢,陈建国也不好和赵婉兮打骂俏,述说衷肠,听到陈建国有些官方的话语,赵婉兮虽然觉得有些失落,但也是理解陈建国现在所处的不方便的环境,随后就是嗔了陈建国一句:“你呀,有事找程程与然然,却也不找我,到底是程程和你亲,好事我和你亲呀。”

    反正赵婉兮的话刘桂芬也听不到,所以,赵婉兮没有隐藏自己的怨念,陈建国这才理解,想来是于程程和萧然把自己拉储蓄的事和赵婉兮说了,赵婉兮这才找陈建国来了。

    陈建国陪着笑解释:“那不是你在上海吗?”

    赵婉兮一点也不满意陈建国的解释:“上海离东城很远吗?明天我就到东城,你要来接我。我那一百万也带着呢。”

    这女人和男人,一旦捅破了那层膜,那许多事就变得直接了。

    听了赵婉兮如是说,再想到赵婉兮那无限的风,陈建国哪里能拒绝,心底还不知道有多同意和渴望呢,当下答应下来说:“那好吧,正好,明天也带你和程程姐她们去见见我妈呢。”

    “见阿姨?”

    这下轮到赵婉兮了。

    陈建国笑笑反问:“不行呀?还是不想?”

    赵婉兮哪里哪敢说不行或者是不想,就是羞的慌罢了,不过,在深入想想也没什么,这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呀,何况,赵婉兮这个还会死漂亮媳妇呢。

    咬着牙,赵婉兮最终还是骄傲的说了一句:“见就见,怕你呀。”

    陈建国偷偷窃笑。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