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值得期待的体操教室】

    要真说起来,薛秋媛也压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莫名的说出这句话来。

    要知道,让陈建国出来,本就已经是冲动了一点,而现在说出来的话,更是显得颇有些不合常理——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小人之间的怨言呀,尤其是那一句“你到底还要怎么样”,更是深刻的体现了这一点。

    当然,内心里,薛秋媛对陈建国是不是产生了一种稍微特别的感?这个,还暂时不好肯定,可是,稍微分析一下,或许能得到一个答案:

    薛秋媛从本质上说,是一个文静,单纯的女人,也是一个传统的知女子,虽然薛秋媛在了那么长的时间后,也被陈建国的一时荒唐,挑动了内心的**,可这是人的本,天,就算是**被陈建国挑动了,也并不能说现在的薛秋媛就不文静,不单纯,也不传统了。这个女人的格还是如此,依旧文静单纯,也依旧从骨子里透出那股沉甸甸的传统,所以,与陈建国的有了男女关系的薛秋媛,此时的确是无法把陈建国当成一个单一的学生来看待,在传统的理念中,这种关系只能是发生在人与夫妻之间的,而偏偏这个时候的薛秋媛又是离婚单,除了那个不堪的“师生关系”外,并没有任何道德伦理上的负担,是故,隐约中,薛秋媛有没有把陈建国当成自己的男人不知道,但是,对于陈建国,薛秋媛多少有一些不一般的感觉还是有的,这种感觉,或许能往人的那个方向靠靠吧,靠多少,就不是能为人所知的了。

    陈建国呢,却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毕竟陈建国的人生读档了,这个时候陈建国的思维停留在的,是在十多年的那个时空,所以,以十多年后的人思维来推理这个年代人的心思,在这个方面,明显是有误差的。

    所以,当听到薛秋媛的这个话的时候,陈建国的第一个意识是:不会吧,薛秋媛经过回避冷静了之后,难道是看准我了,一次的XXOO,就要拿我当老公看了?

    但这个好像也是一个不小的艳福哦?

    陈建国自从打算了对丁宁,许晓诺,秋秋一个不放手之后,此时已经没有了感专一的这个想法,对于女人的抗拒力自然也是越来越弱了,更何况,现在的陈建国,还多了赵婉兮,以后是不是还要多上谁不好说,可多上一个薛秋媛,也好像不是什么特别为难的事,而却,薛秋媛的格,陈建国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就薛秋媛的那体的不孕不育之症,以及现在他们之间的那道“师生关系”的鸿沟,本善良的薛秋媛保准不会强求着说要陈建国娶她做老婆,最多就是暗地里和陈建国保持个人关系了,这个关系能维持多久,陈建国不知道,但暂时而言,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不是。

    于是乎,咂舌之后的陈建国很是放松的对薛秋媛说到:“这个……秋媛,我没有想怎么样呀?再说了,我也没有说不想见你。”

    毕竟是学校,虽然听到了陈建国的话,薛秋媛心中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紧张立刻飘散了不少,但薛秋媛还是有些严肃的对陈建国说:“这是学校,不准叫我秋媛。”

    陈建国脸皮厚:“恩?谁说在学校就不准叫了,以前我们说的是,没有外人的况下,就能叫吧,现在又没有外人。”

    薛秋媛对陈建国那是一点辄都没有,内心中隐约把陈建国定位在自己“男人”地位上的薛秋媛此时只能无奈的说:“好,就算,但你为什么一个星期都不来上课,让你冷静,一天两天就不好了,你知不知道,现在你已经是快高三了,只有一年就要高考,课程有多紧,你难道还不清楚,一个星期的课拉下了,要跟多长时间才跟得上。”

    薛秋媛的苦口婆心倒是让陈建国感动了一下,陈建国也是正色的说:“秋媛,我也没有想要拉这么长时间,只是到上海走了走,一来一去,就一个星期了,不过,你放心吧,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拉下课程的。”

    可薛秋媛却是不相信,这个时候的薛秋媛她选择的是相信自己,她摇头的对着陈建国说:“我不信,反正其他的课程你自己找同学做笔记,数学课拉下的,今天晚上和明天晚上,我亲自给你补课。”

    “给我补课?”薛秋媛的话还真让陈建国意外,倒是没有想到薛秋媛会对自己的拉下的课程这么在意,不过,这种事,陈建国实在是找不到理由拒绝,但是,今天晚上却是不行的,第一,昨天答应了刘桂芬要到许国强家去做工作拉存款的,而且,陈建国还要去找萧然于程程,拉点存款并却让她们出面,陈建国自己还剩下的几十万,不是能给老妈做点贡献吗?陈建国如是想。

    所以,陈建国对薛秋媛有些蠕蠕的说:“这个秋媛,晚上我家里还有事呢?我妈让我去帮她做点事,这昨天都说好了,要不,从明天晚上开始吧?”

    既然是陈建国老妈的安排,薛秋媛倒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同意,可临了还是叮嘱一句:“记得明天哦,下了课,你干脆就到我那里吃晚饭,吃完饭就给你补课。”

    这时,外面传来了上课的铃声,薛秋媛这才想起来,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是和陈建国拉扯了十多分钟了,马上第一节课就要开始了,薛秋媛也不好多浪费陈建国的时间,对着陈建国说道:“就这样说了,快去上课吧。”

    陈建国这才对薛秋媛说了句“那我先走了”,随后冲回了教室。

    这下倒是轮到许晓诺记挂陈建国了,见到陈建国回来,也没有心思听课,偷偷的就把一张纸条传到了陈建国那里,上书:薛老师找你没有什么事吧?

    陈建国回了一句:没事,具体的到体教室和你说。

    许晓诺再次的传来:恩?看样子你好像特别期待于到体教室去坦白哦?

    陈建国回的是:哪里哪里?

    可在陈建国的心中,想到那无人的体教室中,当自己向着许晓诺要求收取赌注时可能的旖旎,那内心,却已经是无限期待了。

    于是,就在这陈建国的无限期待中,上午的四节课,就这样的结束了。

    下课后,好似知道了陈建国和许晓诺有约的红军没有打扰陈建国,先走了一步,而许晓诺收拾好书包,站起来离开教室的时候神秘的笑看了陈建国一句,陈建国明白许晓诺的这个眼神的含义,许晓诺的意思是:陈建国,老实点,乖乖的跟上来。所以,听话的陈建国,自然是乖乖的跟了上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