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儿子出马一个顶俩】

    1992年3月,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在全国深入学习后,东城市邮电局发布了《关于邮电系统职工为邮政储蓄吸储任务》的文件,并同时下发了《职工吸储鼓励办法》,老妈的野望就由此而来。

    在《吸储任务》文件中,邮电局给邮电职工下达了任务指标,每个邮电职工派发的任务是吸储五万,在《鼓励办法》中,又制定了相应的奖励与惩罚措施,没有完成吸储任务的职工,半年内只发基本工资,所有的自筹工资与福利工资全部取消,而完成吸储人物的职工,工资福利正常发放,对于吸储工作表现特别突出的职工,还将给予物质奖励与职务级别上的提拔。

    当然,在文件质的《鼓励办法》中,并没有明确到底在职务级别上有什么样的提拔,但是,在内部职工会议上,邮电局长已经是明确的说了,今年各个邮电所的人事调整,依据就是这次吸储行动,比如说,陈建国老妈刘桂芬所在的东河区邮电所今年的副所长已经退休,但是新的副所长却一直没有任命,按照局长的精神,这次吸储排上前几名,就有可能坐到这个位置。

    刘桂芬在东河区邮电所也算是老职工了,而且还是老高中生,不管是算学历,还是算资历,早就有了提干的可能,但是刘桂芬出一介平民,没有什么特别的社会关系,以至于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得到提干的机会,好不容易现在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才等到这么一个相对公平的机会,刘桂芬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提干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副所长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位置,也就是个股级,但不但是从工资,还是福利待遇上,就比一般的职工拉上了不小的距离,更何况,最近又有一次分房,五金厂职工区的小小的两房刘桂芬早就住的憋屈了,要是能提干,这次分房,少不得要给刘桂芬留上一份。

    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用陈大力对陈建国的话说,刘桂芬其外,还存着一份争口气的心思。

    陈建国也是好奇,这个事倒是没有什么记忆,和陈大力闲扯之后才知道,原来,刘桂芬在所里头有一个“死对头”也是在琢磨着争这个副所长的位置呢,相对于刘桂芬的这个“死对头”,刘桂芬可要显得弱势许多,她的这个对头要比刘桂芬年轻不好,家里条件也相对要好些,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对头据说还是所长暗地里的相好。

    刘桂芬以前在所里做过这个对头的小组长,对于这个对头平时仗着有所长撑腰工作散漫的态度说过几句,因为和此人有些不合,这次吸储任务下发后,人缘好的刘桂芬开玩笑的在所里跟同事们说过“大家这次可别和我争呀”这样的话,多年的老同事都嘻嘻哈哈的表示支持,偏偏这个对头心中也是存了要上位的心思,自然是看不下去,当下就顶了刘桂芬一句:“就凭您?”被对头蔑视的刘桂芬心中愤愤,也就多了这份争强的心思。

    于是乎,这一个星期以来,刘桂芬憋着劲的到处找人拉储蓄,连自己家的陈大力都管不着了。

    关于刘桂芬想提干的相反,陈建国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刘桂芬要和别人争斗的一番来历,在陈建国的记忆里,最终,刘桂芬是没有争上这个位置的,最后刘桂芬拉储蓄拉到了五十几万,虽然说在整个邮电系统内部职工中排上了前十,可据说在所里,还是比人低了一截,最后,所里这个副所长的位置被吸储最多的人拿走了,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刘桂芬的那个对头,陈建国不知道,但这个任命下达后,刘桂芬气的三天吃不下饭倒是让陈建国记忆犹新的。

    自己手上还剩下将近五十万的资金呢,或许能榜上老妈一下吧。陈建国如是想。

    可怎么帮?这就要好好的斟酌一番了。

    在崔阿姨哪里蹭完饭,崔阿姨虽然是舍不得陈大力这么早就回家,但毕竟陈建国在,陈大力和崔阿姨两个,都好像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不是。于是乎,吃完饭,陈大力就和陈建国一同回家去,正巧呢,在路上还遇上了秋秋。

    遇上秋秋的时候,秋秋还是一手抓着一瓶水,一手抓着一个馒头边走边吃呢,看到秋秋这个样子,陈建国少不得心疼。

    本来陈建国和陈大力在崔阿姨的店子吃晚饭的时候,让红军去叫过秋秋,可秋秋因为正忙着,也就没有过来,现在看到秋秋,陈建国忙拉上秋秋责怪:“你……怎么能这么不惜自己?叫你吃饭你也不过来。”

    看到陈建国,感觉到陈建国的关心,秋秋倒是欣喜不已:“当时正和同事们在做最后的货架检查嘛。”秋秋这个时候倒是颇有些成就感的,也很想向着陈建国表表功,但是当着陈大力的面,秋秋毕竟是收敛不少,于是,也没有和陈建国说多少,就是也抓着陈建国的手不放的问陈大力:“姨夫,我姨从老家回来了不?”

    陈大力不可置否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呢。”

    陈建国这才知道,原来今天一大早,自己的老妈竟然是跑到老家那边去拉储蓄去了。

    这个事陈建国是知道的,记忆里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好像效果不怎么样,就只拉到了几万块吧,那还是靠着秋秋妈妈也一起做工作的份,倒是陈建国的那三个舅舅,刘桂芬难得的找上门,却没有一个帮忙的。

    和姥爷家这一边的那些字事,陈建国是无心记挂了,可刘桂芬却是真为此伤了不少的心,果然,三人回到家后,就见到已经回来了的刘桂芬坐在家里生闷气呢。

    知道结果如何的陈建国见刘桂芬郁郁寡欢的样子,笑呵呵的凑上去说到:“妈,我回来了。”

    见到儿子,刘桂芬这才开心一点,拉上陈建国坐下一脸关心的说:“儿子回来了,让妈看看,这辅导班都上了一个星期,就你,非要住同学家,你看人家小诺,不也是一样的天天回家。”

    陈建国脸皮厚:“人家不是有自行车吗,要不妈你给我买一辆,那我也省的走路了,我以后也保证天天回家。”

    刘桂芬虽然溺儿子,但现在的家庭况,给陈建国买自行车倒也是不太现实的,于是乎,刘桂芬拍了陈建国一下脑袋说:“想的美。妈才不上你的当呢。”

    陈建国笑呵呵的不语,心下却在想:以后俺还不骑自行车呢,什么时候找许国强弄张驾照,我甜甜开着切诺基上学去。

    不过,想归想,说是不会说,看着刘桂芬脸上颇显疲惫的样子,陈建国关心的问了一句:“妈你吃饭了?”

    刘桂芬摇摇头:“没呢,气都被你舅舅气饱了。”

    听刘桂芬说到陈建国舅舅,陈大力也是一脸的无奈,倒是陈建国相当的无视,大献殷勤的对刘桂芬说:“呀,现在几点了,那还不饿坏了,正好秋秋也没有吃呢,要不,我去给你们两个一人下碗面?”

    刘桂芬听到秋秋也没有吃的时候,还意外的看了秋秋一眼,不过,很快就被陈建国的话给拉了回来,看着陈建国,刘桂芬很不相信的说:“你小子什么时候还会下面条了?”

    以前,陈建国在家,那可是少有做家务的,下厨房的事,那就是更少了,是故刘桂芬由此疑惑,浑不知陈建国那可是被未来的老婆丁宁给培养出来的,陈建国也有急智,笑着对刘桂芬说:“这不是在同学家里跟同学妈妈学的嘛,难得回来孝顺一下老妈你,怎样?让我表现一下。”

    刘桂芬心不好归不好,但见到儿子的孝顺,那也是老怀大慰呀,哪里还有不同意的,于是,陈建国立马冲进厨房,秋秋是妇唱夫随,也跑着进来打下手,但看到陈建国一副利索样,也没有帮什么手,就是等陈建国弄好后帮着端了一碗给刘桂芬。

    陈建国下面条的手艺还是不错的,不管是刘桂芬还是秋秋,都是吃的赞不绝口,不过,很快,刘桂芬就走神了,还没有迟到一半,就想到什么的对陈建国说了一句:“对了,建国,要不你帮妈妈一趟?”

    陈建国虽然不知道刘桂芬要说什么,但是既然是刘桂芬想要的,就是天上的月亮,他陈建国也少不得去想想法子,于是,陈建国“呵呵”的说:“老妈,你啥时候跟你家儿子这么客气了,还帮忙的,有什么事,老妈您直接吩咐就是。”

    刘桂芬是老怀大慰呀:“就知道你是老妈的好儿子,老妈拉储蓄的事你知道不?”

    陈建国点头:“知道呀,老爸已经和我说了。”

    刘桂芬这才说到:“这五金厂大院里,该找的,妈都找了,就是小诺家,你和小诺熟悉,可我和你爸,却总感觉和谢书记说不上话,听说许局长也当政委了,人家这么大领导,我们找上去,总好像不好,倒是你和许局长好像还说得来,要不,你给妈妈去小诺家说道说道去?”

    刘桂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完。

    陈建国也是有些意外,这记忆里,倒好像没有这么一出,不过,毕竟现在自己家人的命运多少也是改变了一些,自己和许晓诺的关系也和记忆力同时候的关系不一样,再加上,在大家伙的眼里,许晓诺可是整个家属区最有权势的一家了,相应的,也应该是最有钱的一家吧,老妈打的算盘不错,要能把这个家的储蓄拉上,说不得就是个惊喜。

    意外归意外,老妈都开口了,陈建国当然是当仁不让的了,一口应承下来之后,陈建国想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老妈,其实你也别太急,我还认识几个有钱的朋友,要不,明天我也帮你问问?”

    刘桂芬也是很有想象力的:“难道……就是秋秋现在上班那地方的老板。听秋秋说,那是你朋友?”

    刘桂芬的话也算是提醒了陈建国,既然刘桂芬这么说的,那让赵婉兮于程程和萧然她们出个面,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让赵婉兮这个漂亮媳妇这么快就见婆婆,这个女人乐不乐意呢?

    可不管乐不乐意,这丑媳妇还是要见公婆的,何况,赵婉兮还是漂亮媳妇呢?

    于是乎,陈建国很是肯定的说:“就她们了,这帮都是有钱人,老妈你就放心吧,加上小诺家那边,你儿子我,不给你拉个百八十万的,怎么好意思出去跟人说还是你儿子不是?”

    听了陈建国这话,刘桂芬顿时是嘴巴张的连迟到嘴里的面头都往外掉,百八十万,什么概念,刘桂芬拉了快一个星期的储蓄了,才拉了多少,儿子一出马,就是百八十万,什么概念?

    而陈建国见到刘桂芬这幅模样也是感慨:这只是拉储蓄呢,要是老妈知道自己现在的资产也是四五百万了,不知道老妈又会是什么的一副样子呢?

    看来,为了老妈的心脏健康,该隐瞒的,还是适当的隐瞒一些好呀……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