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露丝】

    此时的我和杜光斋都没有想过,这一次的接触,会造就一对纵横国际的金融推手。当然,这是以后的事了,此时的杜光斋只是在那里看着我留下来的那张记着我联系方式的小纸片,这是我和赵婉兮临走的时候,杜光斋借着他朋友以及我那一千五百张认购证的由头让我留下来的。

    当时的我也没有多想,人家都给我发名片了,留个联系方式也无所谓,反正都是赵婉兮的,有什么事让他找赵婉兮转就是。

    杜光斋却不像我没有多少在意,对于我这个人,杜光斋还真的是好奇。回忆晚上和我接触的场景,他也是时不时的还露出一点微笑。

    直到女儿捏着鼻子过来催促:“爹地,快点去洗澡,你上的味道,好重,全是烟味,你知道的,这对我的健康不好。”

    女儿露丝今年也有十八岁了,看着眼前有着混血血统的女儿,杜光斋又不由的想到那个和自己女儿一样大的男孩。

    看晚上男孩的样子,肯定是对《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后未来欧元区汇率有所想法,但这个小滑头人小鬼大,竟然会敷衍自己,杜光斋一边苦笑之下,却又一边好奇,不知道那家伙的想法会不会和自己差不多。

    按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对于整个欧元区来说是有积极的影响的,这一点,不要说是杜光斋这样一个职业投资银行家,就是稍微懂一点经济的人都知道,可是,作为一个职业者,杜光斋明显要比其他人想的更多。

    对于整个欧元区来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无法改变欧盟各国经济发展不均衡的现状,所以只能是一个先天不足、命运多舛的条约。

    现在整个欧元区,也就是德国处在高速发展的道路上,这架处于经济繁荣顶峰的马车头主宰着整个欧洲的经济发展,可是,还在保守党执政的英国则陷于衰退的泥潭,南欧的意大利的经济形势甚至还不如英国。而欧元区除德国外其他的国家的经济困境,使得这些国家的货币相对于德国马克的汇率处在一个偏高的位置上,尤其是作为欧洲经济的发源地,欧洲最大的金融中心英国的经济衰退,更是英镑推倒了危险的境地,要知道,现在英镑与马克的汇率是1比2.95,这个数字无疑太高了。

    这么高的汇率,那些如鳄鱼一般闻到血腥味的对冲基金,能放弃这么好的一块肥嘛。

    作为一个华人,杜光斋有着其传统的谨慎格。

    可是,虽然自己已经是个投资经理了,但是以一个华人的份,其在伦敦投资银行的声音自然是得不到重视的。

    那些傲慢的英国佬到现在还在相信欧洲汇率机制,按照这种机制,英镑已经是和马克等欧洲其他国家货币挂钩,在一定范围之内浮动。如果英镑出现异常的贬值或升值,欧洲各国中央银行负有干预外汇市场,稳定英镑汇率的义务。《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后又进一步强化了欧洲汇率机制,现在德国的经济条件这么好,就算英镑会出现一点波折,德国人也不会坐视的,于是,那些个伦敦的傲慢绅士自然就更认为英镑不会有大幅贬值的危险,为了拍保守党马的投资银行董事们,还在增持自己手中的英镑,就因为这样,偏偏把投资银行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

    英国人相信德国人。可是,杜光斋不相信。

    但不相信又能怎么样呢?杜光斋苦恼的想。

    女儿露丝看到自己的父亲又走神了,忍不住的推了杜光斋一把:“爹地。”

    杜光斋这才回过神来:“哦……对不起,宝贝,爸爸走神了。”

    对于这个混血的女儿,杜光斋说不出的疼,真是可以说是含在嘴巴里面都怕化了,这次回过休假,就把女儿带着。

    女儿从小聪明,毕竟是混血血统,经过种族优生的,长大了,更是仪表万千,在学校里的时候,也是风靡整个女校的,对于杜光斋来说,他并不古板,自从女儿十六岁以后,就从来不干涉女儿和其他男孩子的来往,可让杜光斋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么多想追求自己女儿的男孩子当中,自己的宝贝女儿是一个都没有看中,看来,自己的女儿眼光那是相当的高了。

    露丝走到杜光斋的后面,给杜光斋捏了一下肩膀,目光却是瞄向杜光斋手中那张小纸片上的名字:“就是这个陈建国,让爹地你走神的吗?”

    杜光斋这才发现原来女儿已经是看见了自己手中的纸片,杜光斋微微的点了点头说:“算是吧。”

    说着,杜光斋把晚上在茶楼遇上我的事说了一下,最后还感慨一句:“说来也是巧了,我也是听你万叔叔说上海有那么一地方的,就像当年在纽约的场外交易一样,我就去转了一圈,没有想到,倒是在那里遇上了他陈建国,也算是缘分呀。”

    杜光斋多少有些嘘嘘,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话给自己的女儿留下了不小的悬念,对于“陈建国”这个人,露丝也是不由的好奇起来: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才能让爹地这么看重。

    我却没有想到会让露丝对我产生这样的好奇。现在的我,正拿着杜光斋给我的名片,坐在赵婉兮家里客厅的沙发上傻兮兮的笑着呢。

    赵婉兮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刚刚才洗好的头发,,一边走到我的边说到:“笑什么呢?”

    我想着被杜光斋提示下想起来的今年英镑危机,脱口就说了一句:“当然是想好事。”

    可是,话说完,还没有合嘴呢,目光一抬,那嘴巴却是已经是合不起来了。

    刚刚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的赵婉兮此时穿这那件我第一次看见赵婉兮走光的睡裙,盈盈玉立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此时的赵婉兮仿佛是对我已经没有了心防一般,这件都差不多能算走光的睡裙都是穿了出来,这个时候的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见赵婉兮走光的“纯洁少年”了,与薛秋媛的那一次,已经是把我心底的**全部开发出来了,此时看见赵婉兮如此姿,哪里还有不蠢蠢动的。

    我看的心中火直冒,脱口就是一句:“婉兮姐姐,你好漂亮呀……”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