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漫天开价】

    补昨天一章。

    ***

    静安寺是上海的着名古刹之一,这座坐落在闹市中的古刹此时在夕阳的斜照显得特别的宁静,古刹外面的柳树已经是风的催发中绽放出嫩绿的枝叶,微风浮动,禅香暗盈。

    下了车,入眼就是才刚刚修复好的静安古刹,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静安古寺遭受严重冲击,住持持松法师遭到迫害,所有佛像、法器悉被捣毁,僧众被迫还俗,寺舍被占用。1972年,大雄宝失火焚毁,古刹废圮。直到1983年,国务院确定静安古寺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庙之一。1984年,成立静安古寺修复委员会,由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贾劲松居士主持按历史原貌修复。是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又拨专款30万元。至1990年底,静安古寺修复工程基本完成,而外部彩绘等装饰项目却是去年才算是完工的。

    看着伴随在边的赵婉兮,我忍不住的笑着说了一句:“在这千年佛门清净之地,说股市上的那些铜臭之事,都不知道算不算是对佛家的亵渎。”

    赵婉兮却是比我有佛:“酒穿肠过,佛珠心头坐嘛。”

    我笑笑不言,跟着赵婉兮走进了静安寺南面巷道的一座小院,小院的外面勒着一对上书“论余足。知贵”的门联。

    赵婉兮还想考我呢,拉着我的手指着那门联对我说:“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微笑着回答:“论其有余和不足,则知贵。开这家茶楼的主人,倒也是个雅人。”

    “论其有余和不足,则知贵”这话出自陶朱公之口,也就是西施那个绯闻人范蠡,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领衔主演,不过,相对于他权满越国的权势,更为耀眼的,却是他钱倾天下的富裕。范蠡很有经商的头脑。他根据市场的供求关系,判断价格的涨落,就是这句“论其有余和不足,则知贵。”他发现价格涨落有个极限,即贵到极点后就会下落;到极点后就会上涨,出现“一贵一,极而复反”的规律。这就很符合现代市场规律的。在接近三千年前,范蠡就能提出这个说法,比亚当•斯密做出同样的论述早了两千七百多年。

    赵婉兮见没有难倒我,也不见怀,反倒是像早知如此一样的说:“就说你是个天才了。”那眼睛里看向我的小星星更为闪烁。

    我更为紧的握了握赵婉兮的白嫩细手说:“也就是你这样想,只是恰巧读过史记罢了,在你眼中,就变成天才了。”

    对于我的谦虚,赵婉兮却是不满,小子的用鼻音“哼”一声,有些故意的说:“你也不想想,现在有几个人读史记呀。”

    “那也总不能使读了史记的,就是天才吧。走吧,进去看看里面是怎么个论余足。知贵的。这也是大有古风呀。”

    “有什么古风呀,就算真是陶朱公,还不是个小商小贩。”赵婉兮嗔了我一句,不过,还是欣然的跟着我走进了这个“余足小院”。

    我原本还想跟赵婉兮说说这个范蠡同学的“醒掌天下权”呢,可是一进门,就被个中年男子拦住,我还没有说话呢,他就对着我说了一句:“兄弟,是不是要卖认购证,两千一张,我是这收价最高的了,不会让你吃亏的。”

    果然是无不商,赵婉兮得到的消息都已经是3000一张了,这个中年男子却才出两千,而且还自吹自擂一番,感慨人心不古的时候,那点古风自然没有了,和赵婉兮说范蠡故事的**也是跟着烟消云散,无奈的摇摇头,只有赵婉兮看着我吃瘪的样子暗自好笑。

    茶楼里人还真不少,装修的也不错,就是有些烟雾缭绕的,也多了一些吵杂,这边在说着今天的行怎么样,那边却是讨论起明天是不是应该进一点浦东强生。

    和赵婉兮在茶楼好不容易中找了个位置坐下,却还是跟人拼着坐。

    茶楼真的不大,人却是这么多,能找到位置坐已经是不错了,用赵婉兮的话说:“这里就是这样的。”

    既然来了,拼坐久拼坐了,我们坐的是一个四人座的圆桌子,和我们拼坐的人面相大约三十来岁,却是长了半头的白头发了,一看就是劳心者呀,但气质还是颇为儒雅,一便衣夹克穿的也是整洁笔,只有一双目光,很有些凌厉的样子,和这样的人拼位子,倒也是不错的。

    赵婉兮找来服务员,要了两个简餐,既然来了,就没有必要在找地方去解决肚子问题了,我确实找机会环顾了四周一眼,茶楼里装修风格算是古典,片片在高堂上挂着的,却是一个不伦不类的黑板,上面写着某某人转让什么什么股票多少,某某人收认购证多少,也有人买卖国库券的,甚至还有人收美金。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一笑:“这里麻雀虽小,可是五脏俱全呀,华尔街估计也就这样子了。”

    赵婉兮正好回过头来,听了我的话,笑着拍了我一下:“这里能和华尔街比吗?”

    “恩,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了吧。”我对赵婉兮说道:“最开始的时候,华尔街还比不上我们这里呢,他那里只交易股票,我们这是股票,债券,权证,外汇,凡是金融衍生品的交易,这里可都有。在发展个百八十年,不见得比华尔街差。”

    赵婉兮笑着说了句“胡扯”。我也知道是胡扯,中国这个地方,自然不可能许这里还能出个一两个像华尔街那里诞生的寡头政治的,自然,这里的远景,自然是比不得华尔街现在的辉煌,什么时候被取缔查封还不好说呢。不过,人的趋利毕竟是一致的,在政府机构越老越无法满足大众的金融衍生品交易时,这样的地下黑市自然就出现了。

    我没有再和赵婉兮扯这种玩笑话,但是,我们听是说笑的话语却是引起了我们同桌的注意,等到赵婉兮对我说“你要不要去那黑板上写上一句出售中签认购证一千五百张”时,对面我们的同桌终于是忍不住的问了我一句:“小兄弟你要买认购证?”

    我看向那同桌男子,点了一下头,说到:“是呀,怎么你也想买?”

    那男子笑了笑说:“我倒是不买,不过,我有朋友正在收认购证呢,一千多张,量不小呢,我看,这里也就是只有我那朋友能一口吃下了。我可以给你介绍介绍。”

    “是嘛。”我也知道我的量不小,不过,能一口吃下我手上这点量的人物,我还是很好奇的,但好奇归好奇,利益归利益,我还是着重说了一句:“也好呀,不过,你这朋友要是还是只出3000一张的话,我看那就算了。”

    “噢?那你想要多少?”男子看起来对我也是好奇了几分。

    我笑着向男子摆了一个“六”的手势。

    那男子跟着也是“哈哈”一笑:“6000?小朋友,你的胃口可真大呀。”

    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保持着我一贯的微笑,说了四个字:“漫天开价嘛。”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