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食色性也】

    浑浑噩噩的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可大脑的思维却依旧还是停留在昨天下午的那场艳遇上——和薛秋媛的风一度,暂且就先称呼喂艳遇吧。

    重生后的子,我也设想过自己这一辈子的处男之会在谁的上终结,开始的时候,自然是认为不是许晓诺就是秋秋了,而秋秋的可能明显居多,到了后来,又多了一个赵婉兮的选项,甚至于,有的时候,我萧然大小姐都YY过,幻想嘛,对于我现在这个十八岁的男孩子来说,不也是很正常的吗?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的第一次却是“**”在了我的老师手里。

    没有什么冤枉的,不管怎么说,薛秋媛也是个美女不是,而且,像我这样的人,薛秋媛这样的熟女更是巨有吸引力的,御姐怎么说也是潮流的一个方向。

    可我还是想不通,就算薛秋媛对我的吸引力足够的大,昨天也是喝了一点小酒,可那也没有达到乱的地步呀。

    想不通。

    那就不想了。昨天在薛秋媛的上真不知道疲倦的耕耘了两个多小时,也算是猛男一行的了,虽然舒畅了,也是累的够呛,薛秋媛也是花开三度呀,最后我们恢复过来的时候,薛秋媛那小上可怜的单,都能挤出水来了。

    男人是不可能这个“奔放”的,这自然是薛秋媛的功劳,所以,恢复过来的薛秋媛在意识到自己竟然和自己的学生发生了这种苟且之事,而且自己在**中的表现是那样的饥渴——有这单为证,薛秋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以后和陈建国该怎么见面呀?

    薛秋媛也是有羞耻之心的,而且,这年头师生恋绝对是个雷区,是故薛秋媛有这个想法,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恢复神智后,看到我们之间相对沉默,我主动提出要请假的事时,薛秋媛想都没有想的就同意了。

    用薛秋媛的话说:“这样回避一下也好,我们都冷静一下。”

    这件事对薛秋媛的影响是很大的,说到底,要不是我们当时都是赤诚相对,甚至我那还没有完全软化的东西都还有一部分窝在薛秋媛的体中,薛秋媛都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我这么容易的请到假,也算是一件幸事吧。

    不过,对于与薛秋媛发生这种超男女的关系,我明显是要比薛秋媛看得开。

    “秋媛,事都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多想了,时间会说明一切的。”我当时是这样开解薛秋媛的。

    当时的薛秋媛还能清晰的感觉到我那停留在她体内的东西给她带来的充实,这种感觉薛秋媛已经是有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了,自从离婚之后,薛秋媛就苦守着女的本分,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有过关系,要说这种事是人的天,饶是薛秋媛文静传统,可也不反对人伦大道,甚至,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也会暗叹清寒难耐,做出些自我安慰的事来,但与我发生这种事,一个师生关系,却是让薛秋媛实在不堪,所以薛秋媛颇有些羞惭的说了句:“可……我是你的老师。”

    我摇头了:“不,现在我们只是朋友,并不是师生,朋友之间发生点超常的事,并不奇怪,也并不丢人。”

    其时,我很执着,也很坚定的对薛秋媛说这个话的,随后,我才离开薛秋媛的体,把无力的薛秋媛抱到卫生间冲洗一番,这段时间里,我们什么话都没有说,但一对都是**的男女在卫生间冲洗的时候会发生点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事,知道梳洗过后,我才离开薛秋媛那里,在临走前,我对薛秋媛说了一句:“有些事,不要太钻牛角尖了。最多一个星期,我就会回校,到时候,我希望能看到一个依旧平静但却快乐的你。”

    薛秋媛“恩”了一声。

    接着,第二天,我带着中签的1500张新股认购证,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火车上,我一边奇怪于自己为什么会与薛秋媛发生这种**的事,一边也还在津津的回味与薛秋媛的欢

    酒后的事,现在的记忆里没有剩下多少,也就是一点隐约的片段,倒是在卫生间冲洗的时候,那是的旖旎,完全历历在目,被我抱到卫生间的薛秋媛当时已经是浑软弱无力了,冲淋的花洒之下,都是我在帮薛秋媛擦拭体,擦着擦着,又把自己那千年老二的火气给擦出来了,而在我的擦拭下,薛秋媛也是**勃发了,此时的薛秋媛,大概是想着反正都已经做了,也不在乎这多做一次这样的想法,也就半推半就的又迎合起我来,甚至还故意翘起那弹十足的香,任我寻找那紧凑的神秘的桃源,个中滋味,为了和谐,自然是不足为外人道,反正,这个年纪的我也是血气方刚,多来个一次两次也无所谓,自然有些事就水到渠成了,于是,一路上回味,就如同是做了一路的梦一般,等到下了火车,已经是堆积了一肚子的火,巴不得薛秋媛就在上海,再和薛秋媛来一次天雷地火呢。

    不过,薛秋媛自然是不会在上海的,但在上海,却又赵婉兮不是。

    我不得不否认,我的内心都已经是在想了:反正赵婉兮对自己好像有着那么一点意思,自己是不是趁着这一个星期在上海,干脆把赵婉兮也给办了算了。

    **这种事,还真的是不得了,不管是男女,那都是有了第一次,就想第二次的,重生回来后还不是特别的渴望,可和这薛秋媛有过这第一次之后,却是总忍不住的想。

    这一点,是不是就是食色也呢?

    也许吧。反正,我也是二世为人了,上辈子做不到率而为,这辈子难道还要束手束脚的吗?秋秋,许晓诺,还有丁宁,我一个都不想放手,这本来就够逆天的了,做了初一,那就干脆连十五一起做了。

    所以,当道车站来接我的赵婉兮那风华绝代的姿出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我很是放肆的冲上前去一把抱住赵婉兮,连那放肆的东西顶在了赵婉兮那大腿内侧都不在乎。

    赵婉兮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放肆,还以为我是无意识的,当下就是羞着说:“建国,干什么呢?”

    可当我在赵婉兮的耳边说了一句“我好想你”之后,赵婉兮的那点羞涩就已经是消散不见了,剩下的,就是那浓浓的意。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