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现在我们是朋友】

    薛秋媛离开家也有不少天了。厨房还真的是没有多少东西,被我左右翻弄之下,才找到一点皮蛋,薛秋媛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连中午饭都没有吃?心中诽腹了两句,却还是三下五除二的剥了皮蛋,给薛秋媛熬起稀饭来。

    转世回来,这还是我第一次下厨呢。

    薛秋媛也是运气,我的手艺,那还真不是吹出来的,那是被我那真正的正房丁宁给磨砺出来的,不过,记忆力的子,过了而立之年后,下厨的机会少了罢了,今天也算是难得的显了一会手。

    薛秋媛再上坐了一会,总算是恢复了许多,这才再次的站起,走到房间门口,却是远远的看到我在厨房忙碌的样子,虽然知道,那其实就是自己的一个学生,可是,一时间,刚才那种从内心地涌出来的问温暖更是充满了薛秋媛的整个膛,心思复转之下,不知道想到的什么的,那眼泪又是滴出了两行。

    熬了一盆的皮蛋粥,端到房间,薛秋媛已经是坐回了前,我轻轻的把皮蛋粥放在薛秋媛边的小书桌上,对薛秋媛说到:“薛老师,趁吃吧。”

    用手捂着那气腾腾的皮蛋粥,感觉着从里面喷出来的浓浓关怀,薛秋媛真诚的对我说了一句:“陈建国,谢谢你。”

    我笑了笑:“谢什么?你是我的老师嘛,孔老夫子怎么说的,有事弟子服起劳嘛,尊师重道,那是我一贯作风的,薛老师你要感觉,学期底给我弄个三好学生得了。”

    我插混打壳的一通话,让薛秋媛的脸上也是扯着笑了一下:“以前就怎么没有发觉,你的这张嘴还这么能说。”

    我“嘿嘿”一声:“低调嘛,低调。”

    薛秋媛白了我一眼:“鬼才信。”话这么说,可明显,心已经是开朗不少了。

    看着薛秋媛那心变好,我这才问到:“那个……是不是你以前的丈夫家又来人找你了?”

    薛秋媛顿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后,继续吃了一口粥,这才摇摇头说到:“不是他们,自从那次你帮我赶走他们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那你刚才那么伤心。”我随口就说到,不过,等说完,我好像想到什么的问了一句:“不会是你家里出什么事了吧?”

    虽然不知道薛秋媛到什么地方,但总不外乎是娘家亲戚那些地方,一回来就这么伤心,多半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想到,薛秋媛还是摇头,好想是内心挣扎了一会才对我说到:“是他们让我去相亲。”

    “相亲?好事呀。”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去相亲就让薛秋媛这么伤心。

    可是,我不说还要,一说薛秋媛就出离愤怒了,当下就尖叫了一句:“可是他们要我嫁的人,是个六十岁的老头子。”

    “啊……”

    被薛秋媛的一声尖叫,我也是当场懵了,先不说这个一直秀秀气气,柔柔弱弱的小女子,史无前例的叫出这么一声,就是听到竟然有人让这个只有二十五六的芳华少妇去配一个已过花甲的六十老头,我哪里还有不懵的。

    “什么人?竟然打这种馊心思?”我也是为薛秋媛愤愤不平了起来。

    那一声尖叫,仿佛是打开了薛秋媛内心愤懑宣泄的口子,也拦不住口的说到:“还能是谁,我那不争气的后妈和弟弟。你说,我的工资,除了自己的开销,都一一寄给他们了,可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说到这里,心中明显是气呼呼的薛秋媛三下两下把一碗皮蛋粥吞下,就如同是这碗皮蛋粥就是她那后妈和弟弟,非要把他们生吞活咽下去不可,不过,这个女人毕竟是文静的女人,表现的在愤怒,可那吃相却还是带着优雅。

    看着薛秋媛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表,我真有种想笑却笑不出来的感觉。

    没有想到得是,一碗下去的薛秋媛却仿佛还不泄气,对我也不客气,把碗递给我:“我还要一碗。”

    我去剩,等到再次把一碗皮蛋粥给薛秋媛端来的时候,我对薛秋媛说了一句:“薛老师,这个是粥,不是你那后妈和弟弟,我想,心里面得委屈,其实还是说出来的好,不要憋在肚子里,找一个朋友,要上一杯清茶,一个午后的房间,不是很好吗,憋在肚子里,对自己不好。”

    薛秋媛接过皮蛋粥,正要再次呼噜噜的吃下去拿它泄愤呢,听了我这样,那急促的吃相停了下来,我不知道我的话对薛秋媛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好一会,薛秋媛才有些落寞的说:“其实……我没有朋友。”

    “那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朋友。”

    感觉到薛秋媛的落寞,我没有来由的心中一紧,忍不住的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可以吗?”薛秋媛抬头看了我一下,那目光中含着不一般的光芒,不过很快就黯然了下去。

    “当然可以。”我笑着对薛秋媛说:“只要你不被我看成是你的学生就可以。”

    其实,要不是因为还带着这么一层关系,我们成为朋友却不是什么难事。从现实的年纪来看,我也是个成年人了,忘年之交还有呢,更何况,我们才相差七八岁,而从心里年龄来说,那就更不是问题了。

    薛秋媛这个时候倒是难得的露出一点小儿女的态,樱桃一般的小嘴微微的嘟了一下说:“我就是总会想到你其实还是我的学生。”

    我苦笑着拍了一下额头,然后才拿出一副正色的样子对薛秋媛说:“好了,不许这么想,在教室里,你就是我的老师。可是离开教室,我们就是平等的朋友。有什么话,你就跟我说,有什么苦,你也跟我述。”

    我的正色模样让薛秋媛动心了:“真的可以。”

    一个没有知心朋友的人,是可怜的,所以,虽然眼前的这个“学生”的份有些不合时宜,但是,薛秋媛还是内心渴望自己有了一个知心的朋友,一个能贴心的倾听自己倾述的人。

    于是,薛秋媛也没有深想,站起来就冲到了客厅,等到回来的时候,她的手上拿着的,是一瓶已经打开了的红酒还有两个杯子。

    薛秋媛把一个杯子递给我:“陈建国,陪我喝两口吧好吗,喝了酒,我就不会把你当成我的学生了。”

    我笑着接过杯子,爽快的说到:“当然行,因为,现在我们是朋友嘛。”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