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娇躯入怀】

    萧然和薛老师住对面的好处就是,薛老师一回来,萧然这边肯定是第一个发现的。

    发现薛老师回来,是我打开门的时候,竟然看见了对面薛老师家的门,竟然是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口子,不注意发现不了,仔细看,却是清清楚楚的那种。

    刚才跑萧然这里来的时候,我进门的时候还看的很清楚,薛老师那边的门根本就关的死死的,现在竟然开了个口子,我在萧然的小窝这边也是呆了有好一会时间了,定是这段时间里,薛老师回来了。

    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回来就好了。本来还想先斩后奏呢,这多勉强呀,我怎么说也是个好学生呀。

    走上前,正要敲门,却隐约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嘤嘤”的抽泣声,听的仔细,真的是薛老师。

    薛老师怎么了?

    想到这里,一紧张,我也没有了敲门的意识,下意识的推开门。

    薛老师的房子和萧然的格局是一样的,同样是一室一厅,客厅里,薛老师并不再,不过客厅的地方搁放着几个小包,看来是薛老师回来的行李,我跨过客厅,顺着薛老师的抽泣声向着房间轻步走去。

    果然,薛老师就在房间里。

    房间内并么可有开着灯,午后的阳光已经是有些偏西了,房间也没有中午的时候来的亮堂,薛老师趴坐在地上,靠着她的单人伤心的哭泣着。

    这终究是个文静的女人,连伤心的哭声都不敢大声,要不是或许是薛老师不小心没有把门关严,要是我没有听到她的哭声,或许这个女人就会自己这样肚子的伤心,然后再收拾怀,继续自己的工作吧。

    没有心思去欣赏薛老师屋内的摆设,我走了上去,走到薛老师的边:“薛老师,你怎么了?”

    此时,我的脚步声也是惊动了薛秋媛。

    听到我的脚步声,薛秋媛意识到自己的门没有关好呢,忙停止了抽泣,转过头来,而我,却已经是蹲在了薛老师的边。

    看到时候,薛老师用手背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水,转过头来的那一瞬间,梨花带雨的模样,让我的心中却是好好的震撼了一下——以前倒没有注意,薛老师虽然以前在学校也算得上是最漂亮的一个了,可是,却远没有在这一刻,她那柔弱的美带给我的震撼大。

    看着眼前的薛秋媛,星辰般的目光看向我,里面蕴含着那种期盼怜惜的小女人的韵味,总是拨动着每个男人心底都有的那种英雄节,这样一个面目清秀雅丽,长发飘逸披肩,却又是面上带泪的女人,相信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产生要保护她,怜惜她,温暖她的心思。

    我也是男人,自然也不例外。

    我不否认,此时的我,的确是有些禽兽心里。此时的我,突然之间,还真的冒出了一种想把薛秋媛抱在怀里好好疼惜的冲动。

    可是,这毕竟是想象罢了。

    “是陈建国。你怎么来了?”

    薛秋媛挣扎着要站起来,我也是跟着站起来,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薛秋媛竟然是没有完全的站起,刚站到一半的时候,薛秋媛突然感到脑袋一阵的眩晕,立刻的站不住,摇晃了一下,向我这边倾来,等到我注意到的时候,薛秋媛,已经是倒入了我的怀里。

    不会是这么好运气吧?

    拥着薛秋媛,我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人生再次读档之后,我发觉我的运气还真的是一直不赖呢,在火车上,能遇上萧然,去趟上海,还能从于程程赵婉兮那里挖来二十万买认购证,难得遇上一个体制中人,竟然也是到了我这地面上来当领导,这不,刚才还在那里YY想着,要把薛秋媛这个“林妹妹”般的女人抱在怀里怜惜一下的呢,没有想到,这么快,这佳人竟然主动入怀?

    不得不说,这一瞬间,我想的还着不少。

    不过,也就是想想,把薛秋媛抱住,感受着薛秋媛那柔软的子贴着我的感觉,这种感觉还真很平时看到的不一样。

    薛秋媛平时看起来小小巧巧的,个子不太高,也就是一米六的个头,看上去也显得骨感美多一些,可是,抱在手中的那个感觉,却能察觉到,其实薛秋媛远不是看上去的那么骨感,毕竟是个真正的熟女了,入怀后,靠在我的前,都是一片的丰腴,尤其是那前的两陀,还真看不出来,也是有不小的规模的,这或许是因为薛秋媛平时穿的衣服都颇为宽大的原因吧。

    但此时在家里,薛秋媛的衣服单薄了许多,也是贴了许多,那紧的毛线衣,不但勾勒出了薛秋媛那玲珑起伏的躯,跌入我怀中之后,更是让我的体也是有了更为直接的触感。

    一时间,这种感觉都让我有些失神了。

    好在我的克制力还算不错,扶住薛秋媛,我担心的问到:“薛老师,怎么了?”

    薛秋媛还有些晕,只能是迷糊着说了句:“我……头晕。”

    我的心里年纪比现在的薛秋媛大,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面对薛秋媛,不知道为什么,我颇有些溺的笑着说:“在地上趴着哭了好长时间了吧。”

    薛秋媛跌落落在我的怀里,本来就很不好意思,那还带着泪花的脸上,都已经是飘起一朵朵的红云了,听得我这么一说,却是没有来由的回了一句:“恩。你怎么知道?”

    这个时候的我们,哪里像是一对师生呀,根本就是一对兄妹。

    我扶着薛秋媛在上坐下,苦笑着解释:“你还是个老师呢,连我学生都知道,长时间蹲坐着突然站起来,血糖低,自然头晕了。对了,你中午吃饭没?”

    在上坐下后,薛秋媛那晕红色的脸色才好一点,被我那话语中的关心暖的心里温暖温暖的,意识中一时都是不愿意承认我刚才话语中她是老师,我是学生的事实,反而是乖乖的回答:“没有。”

    我仿佛也是忘记其实我是来找薛秋媛请假的,对着薛秋媛也是不客气的招呼:“那你先坐一会,我却给你弄点吃的。”

    说着,毫不客气的走出房间,向厨房走去,只留下薛秋媛坐在上,傻傻的看着我的背影,不知道想着些什么。

    这一刻,我们这一对,还真老师不是老师,学生不是学生。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