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尘埃落定】

    谢雅晴说荒唐的后果,就是许国强也是有了一些好奇,所以不自觉的也是凑了一个脑袋过来,当清楚那病历上写的东西的时候,自然也是要心中暗说一句“荒唐”的,不过,许国强毕竟是男人,在这种八卦事上表现比较克制,所以,许国强沉默了。

    那边的张守成却是着急了。

    眼看着后面自己的父母以及许晓诺一家子都出来,自己还在这边和张牵扯,连个事都还没有弄清楚,于是乎张守成也是咬着牙暂时不和张牵扯:“张,我今天还有事,有什么事,我下次再去找你好不好?”

    可没有想到,向来在张守成面前表现的小鸟依人的张今天却是特别的执拗,张不依不饶,是故张守成和张的争执也是越来越激烈,这里是市政府的家属楼,平里道这里串门子的人也是特别的多,更甚的是,其中,连逛街归来的于程程和萧然也出现在了看闹的人群当中,作为张守成家长的张立武已经是面色铁青了:这守成怎么弄的,怎么就搞出这么一出子事来了。

    这个时候的张立武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呢?倒是和许晓诺一样八卦精神饱满的萧然看到许晓诺一家子竟然也在,拉着于程程跑上前去打招呼:“小诺。”

    当然是好事了。

    此时的许晓诺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在萧然小窝的时候,我能保证今天之后,谢雅晴再也不会又把自己介绍给这个张守成的打算了。

    建国怎么会这么肯定?

    许晓诺隐约的察觉到了一点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多想,见到萧然过来,许晓诺也是诧异:“然姐姐,你怎么也在这里呀?”

    许晓诺自然不知道萧然是萧强的妹妹,萧强现在也是被安排住在这个市政府的家属院里的,倒是谢雅晴,看到于程程和萧然过来,凑了上来说:“萧老师和于小姐就不能来玩呀?”

    许晓诺倒没有深究,萧然的心思也不再这个上面,当前的闹倒是她关心的事,这个八卦的女人忍不住的就问了一句:“这……到底是什么事呀?”

    谢雅晴不好说,可是许晓诺是小孩子嘛,童言无忌。也不知道这个事许晓诺是不是故意的,毫不顾忌的对着萧然说到:“也没有什么事了,就是那个女孩子得了病,说是守成哥哥传染的。所以就过来找守成哥哥了。”

    这个许晓诺,在和张守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连张守成称呼亲密一点都不成,现在大庭广众,竟然说出“守成哥哥”这么亲密的称呼来体现自己的单纯,更甚的是,这个用心绝对险恶的人还说的那么大声,以至于,围观的那些人中,该听见的都听见了。

    顿时,人群中传来了这样的絮絮叨叨:

    “那个人模狗样有了病还去祸害人家女孩子的人是谁呀?”

    “嘘……小声点,那个可是张副市长的儿子。”

    “哦,原始是个市长少爷呀,难怪了,难怪了……”

    这些絮絮叨叨的话虽然小声,可是也不住人多呀,我们的张副市长再也按捺不住了,此时心中恨不得把张守成一掌拍死的他也顾不得自己还有客人,急冲冲的就冲道还是拉扯的张守成和张那边,火爆的吼了一句:“你们吵够了没有,跟我回去。”

    家属院负责安全的协警们终于出现了,张立武带着老婆儿子还有罪魁祸首张回去了,他们已经顾不上的许国强一家却是被萧然于程程的请到了我们的萧市长家里,围观的人群也是散去了,可张立武一家子的名声,却是一下子上去了,尤其是张守成,不过几天的时间,整个东城市,不管是官场还是商场,都知道了张守成是个带菌的。

    这辈子,张守成的这个“太子哥”带菌者的名声,看来是跑到哪里都丢不掉了,而张守成以后在官场的前程,基本上也是没有了,中国的官场,最忌讳这种私生活的事,也就是作风问题了,张守成,要混到以前把我整到死刑的政法委书记位置,那是再无可能了。

    不过,这并不是全部的结局。

    张守成第二天就充满回校了,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东城,我和他的再会,已经是五年之后了。

    张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一切。

    这本来就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作为一个“受害者”——现在不管是在张立武的心中,还是在张守成的心中,张都被定义在这个位置上。原因嘛,自然就不要说了,张守成还在认为,张的第一次是给了自己的,因为那天的被单上,自己看见了红色的东西,那么张有这个毛病,自然是自己传染的,而且,张守成以前的私生活说起来,也是够烂的,他自己都没有办法确定,自己是在那一场风流种得了这个毛病的,和“清纯”的张比起来,自己是祸首的可能自然大的多得多。被张立武召道家里来的医生也是证实了这一点,张守成也患了病,加上张守成招供的,张的第一次还是和他自己呢,在这个时候,自然所有的人都把张守成看成了第一传染者了——所以,张这个“受害者”,也自然要得到一些补偿,要不然,怎么封张的口呀。

    张立武现在在整个东城体制内的位置本来就有些尴尬,要是张这个时候大闹起来,不但是名声不好听,而且,说不定还被某些有心人利用呢,要是张不闹了,大不了把张和张守成今天在家属院门口的闹剧说成是小侣之间的玩笑,没有了张这个最大的影响参与,难道谁还能再抓着这个事不放不成。

    于是,果决的张立武对于张提出来的那些看起来都很合理的要求都一口答应了。

    张提出转学到金陵,张立武应承下来了,并且,一个星期内就办完,现在的张立武,巴不得张走的越早越好,越远越好,张母亲的病,张立武也答应帮忙转院到金陵的专业医院,至于医药费,张母亲那已经是破产了的老厂没有办法,可张副市长却又办法解决,而且,还是包治理到好为止。当然,张的毛病,张立武同志也少不得花上两三万块钱意思意思。

    其实,治疗这种皮肤类的毛病,根本就要不了这么多,但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的张立武,也不在乎这一点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祸害了人家姑娘,多给一点,当**家的青损失费,也说得过去了,更何况,人家姑娘也没有大开口。

    这就是张的全部条件了。现在的张,压根就没有想过她那个挂名哥哥的事,现在的她,已经对那个混混哥哥是失望头顶了,再也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所以,能把自己和母亲的事解决好,就已经是完美了。得到了张立武的应承后,张再也不管张守成以后会被张立武怎么教训,在张立武夫妇的再次道歉中离开了张立武的家里,外面,已经是繁星满天,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浮想:以后,自己和母亲就要在在金陵南京,相依为命下去,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了。

    新的生活,多么动听的字眼。张如是想。可这个时候,张却忍不住的从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要是,自己的新的生活,还有那个人在,那该多好哇。

    可是,可能吗?

    一个星期后,张转校去了金陵二十七中。

    我这重新开始的一辈子,对于张守成的第一次报复行动,也算是尘埃落定了。

    我和张,也都算是各得其所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