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萧市长出手】(大章不分小章)

    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像这样的报复手段,还应该是张守成这个公子哥使用出来的。他这个挂着“太子哥”这个偌大名头的人物,真要找两个社会上的小瘪三跑到打打砸砸的,我还真会看不起他。

    果然,在外面一直盯着张守成的红军看到门口出来钻出来一辆工商执法车的时候,就已经是心中琢磨出一点什么来了,等到从车上呼啦啦的跑下来一堆带着大盖帽的公务人员,立刻明白了。

    果然是个太子哥呢?

    红军对着坐在外面的张守成“哼”了一声,张守成其实早就已经是注意到红军了,张就更不用说了,红军那个大个头,张一来就瞄见了,不过,张自然是装着没有看见,倒是看到张守成时不时的看向红军的时候,张假装着问了一句:“成哥,那是什么人?”

    “什么人?”张守成有些不屑:“就个小杆子,还敢和哥哥我斗,看今天我怎么整他。”

    说完,心下大乐的张守成感觉到红军的那声闷哼邪笑一声:“怎么,小子,不服气呀?”

    红军也是假装着不认识张,看都不看张一眼的走到张守成面前:“你这算什么本事,不就是借着家里那点势力,有本事,我们单挑。”

    红军表现出来的怒气让张守成更是心下爽快,感觉是红军越是生气他张守成的乐子越是大,张守成斜了一眼看着红军:“单挑?你配吗?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和你单挑?”

    “是呀,你是太子哥呀,还真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能够匹配的。”张守成好似愤懑的愤愤而言。随后,却再也不看张守成,而是看向已经赶走了店子外面的客人,扑腾腾的走进店里面的那帮人。

    不管张守成此时表现的如何得意,也不管红军这个时候又是多么的愤懑,此时在店里面的我却是平静的让秋秋都感到奇怪。

    萧然相对要单纯一点,提示了一下我:“喂,建国,这好像是你的店子哦?怎么感觉你一点子着急都没有?”

    我轻轻的笑了一下:“着什么急呀,是不是,三哥。”说完,我看向了萧强。

    萧强也是笑了:“你问我干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可虽然萧强口头上是这样说,心中却已经是把我骂了两三通了:这个建国,我看,今天叫我来,根本就是给我下子呢?

    看来,萧强也是看出点什么来了。

    果然,我颇有些得意的“嘿嘿”一笑说道:“怎么会不关三哥您老人家的事呢?你看你是新来的大市长,这些人,那个不是你的虾兵蟹将不是,你三哥都不着急,我还着什么急?”

    萧强苦笑,萧然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却是跟着说:“是哦,建国这样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哦。”

    等到萧然说完,另外两个一样没有良心的赵婉兮与于程程看着还真有些苦着脸的萧强也是开心的笑了笑。

    这时,作为店子名义和实际上的老板娘崔阿姨已经是站了出来跑到那些联合执法人员的面前,可是刚要说话呢,那些家伙一的酒味就冲的崔阿姨鼻子一皱。

    淡淡的酒味崔阿姨肯定是能够忍受的,看崔阿姨那不能忍受的表,也不知道这些个联合执法人员喝了多少的酒。

    我一看,心中更是乐了,喝了酒,那就更好了呢。

    就是不知道萧强现在心中怎么想?

    要知道,这些个联合执法人员可是人家萧强大市长手下的兵呀,现在一个个都喝着酒来进行联合执法,这个市长的面皮,也不见得又多光彩。

    不过,明显这个时候萧强想的更多。看萧强那已经邹起来的眉头就能看出来。

    看到崔阿姨走到面前,那些联合执法人员的为首者看了,忍不住的就推了崔阿姨一把:“走开,走开,还不走,这家店有问题呢,要处理,做不了生意,赶紧走吧。”

    崔阿姨被一推,我原本是显得平静的面孔也是看的脸色一冷,但我还是沉了下来,这个时候跑出去做无谓的争执有什么呢?崔阿姨晃了一晃后侧过,对着那些个联合执法者说道:“同志,我就是这个店的老板,我们店有什么问题?”

    “哦?你就是老板?”听到崔阿姨说自己是老板,那些个人的目光一个个的看向了崔阿姨。

    “我就是。”崔阿姨郑重的点头。

    “呵呵,是老板就好。”那为首的人找了一把椅子,也不管周边还有一些看闹的在了,大大咧咧的坐下,对着崔阿姨说道:“我们接到举报,你们这里的卫生不达标,所以组织了联合执法队过来看看。”

    “卫生不达标?”做吃食生意的最怕什么,就是人家说你的店子不卫生。

    听到这联合执法队为首的这样说,不管是崔阿姨,还是围在周边的都是一个个的讶然一声,崔阿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多少:“怎么可能?我们店子怎么可能不卫生,我崔红做生意这么多年,街坊邻居这么多,谁说过我崔红用过不卫生的东西。你们这是污蔑。”

    崔阿姨这么说,倒也有一些平时熟识的人点头应和:“是呀,崔红这个店也是开了不少年了,虽然搞这个烧烤没有多长时间,可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说过什么不卫生的事。”

    周边有人这么说,让那些联合执法的人都有些蹙了:“都吵什么吵,我说有不卫生的就有不卫生的,我们接到举报,说有人吃了你们烤,上吐下泻的。”

    崔阿姨也不是笨人,马上就接到:“是谁,你让他来跟我说,真要是我们店子里面不干净吃的上吐下泻,我们店一定负责到底。”

    “负责?”那为首的看了崔阿姨一眼,随后“呃”一声,打了一个酒嗝说道:“要的就是你负责,现在我们要求你停止营业,接受检查,好了好了,去把你店子的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以及你的份证拿来?”

    “啊?”崔阿姨好奇:“还要拿那些证件干什么?”

    “干什么?我们要收缴。”那个为首的没有说,倒是有一个脱口就说了出来。

    “收缴。”崔阿姨这个时候再不知道况也明白这是有人故意拿捏了,要不,就算有人举报,该检查就检查,该处理就处理,哪里还有收缴证件,当下,崔阿姨马上就呵斥到:“你们有这样执法的吗?有人举报,你们按照程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哪里有收缴营业执照和份证的。再说,人家说我不卫生就真不卫生,你们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

    崔阿姨的一番话,说的大家都点头不已,而且,这帮子联合执法人员实在是形象不佳,一个个酒气熏天不说,还都有些衣衫不整了,顿时,大伙都附和起来:“就是,就是。”

    看到群喁喁,那些联合执法人员一个个不借机下台,为首的那个反倒是变本加厉起来:“去,去,都走,都走,我们就是按程序办事,联合执法什么样子还要你们教吗?现在,我们要查封这家店,快走。”

    听到为首的这么说,那些个后面的跟随顿时也是哄闹起来,果然是一个个的赶起店内的人来,终于,一会之后,一个挂着工商执法制服的小年轻跑到了我们这嘴角落的一桌,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当下就挥挥手:“起来,走了。”

    这个小年轻看起来,比为首的那人喝的更多,那一句话说出来,顿时我们的鼻腔之间顿时萦绕了一股酒馊味,萧然当时就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啊,这么重的酒味。还出来联合执法。”

    那小年轻听了这话开始还有些不高兴,不过,仔细一看,竟看到这一桌子坐的,除了两个形貌普通的男外,竟然都是千百媚的美女,说话的这个虽然算不上其中的最美,但是也算是万中无一,平时连见都难见到的,于是乎,小年轻也不高兴了,甚至还有些得意的说:“呵呵呵,我说美女,我们穿着这衣服,那就是执法,不管做什么,都是执法,这跟喝不喝酒没有关系,怎么样,是不是看的很威风呀?”

    “威风?不见得吧。”

    萧然没有说话,那边,看不下去的萧强终于是说话了。

    看到这么一出戏,让萧强这个新任常务副市长真的是感慨万千。他真没有想到,自己看到的代表执政机关的联合执法队会是这么一个样子,先不说这联合执法的出现有多少漏洞,就是看着这些人,一个个喝了这么多酒,穿着制服还吊儿郎当,衣衫不整,这就是自己治下的执法者?

    原先自己还感觉到自己是中了建国下的小圈呢,可这个时候,萧强却更多的想的是,要是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是不是,这些事就会继续下去呢?

    那个小年轻都有些晕乎了,哪里还能看出此时的萧强同志脸色是多么的不好,为了美女们面前的颜面,这小年轻还在放肆的对着萧强说:“怎么,兄弟,老实跟你说吧,你还别说不见得,能做到我这样的,你就羡慕吧?要不是跟我们处长关系好,这种出外差的事,还轮不到我们呢?”

    “出外差?”听到这小年轻这么一说,萧强更是明白了什么?难怪,既然是联合执法,自己这个主管经济的常务副市长怎么会不知道,要知道,卫生虽然不是在自己的主要管辖范围内,但是工商却是自己的主管单位,要联合执法,按照程序,至少有文件道自己这里,自己批示了以后才能进行,可这次所谓的联合执法,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更甚的是,这次所谓的联合执法竟然是在晚上,的,又不是公安文化联合执法,才要晚上出来。

    看来,晚上这个联合执法,是有名堂的。

    或许,建国的这个小圈就设在这里吧?

    不过,这个时候的萧强已经没有心思和我计较这些,看了那小年轻一眼,萧强淡淡的说:“这么说,你们这个联合执法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

    不得不说这个小年轻的酒量还不错,萧然这么说,顿时引起了他的一些警觉,尤其是萧强此时的面色冷的可以做成冰棒,小年轻马上就醒悟到自己不小心说漏嘴说漏了一些,更加上那边已经差不多赶人赶的光光了的其他执法人员已经开始招呼小年轻快一些了,这小年轻顿时也不看美女面子了:“你管我是不是挂羊头卖狗,好了,快走快走。”

    此时,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只有崔阿姨一脸火气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的站在一角看着那些所谓的联合执法人员,店子门口倒是还有一些人看闹,红军和张守成也在其中。

    红军还是一如既往的愤懑,对着张守成,红军咬着牙说:“你现在乐意了,太子哥?”

    张守成再次的瞄了那店里面的形势一眼,好像也没有心思看了,再次的抱上的一边的张就要离开,张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没有作出拒绝的样子。可是,这张守成还没有走开呢,里面的形势却仿佛是发生的突变。

    突变的起因来自于我们的大市长萧强同志。

    “你们说走就走,现在我还不走了。”萧强大大方方的看向那些一个个都是酒气冲天的联合执法人员:“给你们一个机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给我说清楚?”

    萧强的大势让那些人愣了一下,就是崔阿姨也是一愣,开始的时候崔阿姨没有往我们这边来,其实就是不想让我多惹事,不过,萧强站了出来,还是让崔阿姨一个感慨:这个建国,他不出头,偏偏让朋友出头。

    崔阿姨自然是没有想到这萧强是东城新来的常务副市长大人,那些联合执法的人员更是想不到了,一愣之后,那些人都围了上来:“你小子是什么人?我们凭什么要告诉你?”

    “我是什么人,你还配不上问,至于你凭什么告诉我,呵呵,行呀,你自己看着办。只要你说个不字,我也不问你,自有人告诉我。后果嘛?”

    萧强的话口气很大,话语中明显带着威胁的含义。

    那些人都是酒壮怂人胆,现在倒是气派了:“后果?有什么后果?我就是不说,你小子得瑟给我看看呀。”

    “好呀。”萧强看着那群人终于笑了出来,不过就是笑的有些冷,随后,萧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那个变出一个大砖头来,“比比比比”的按了几下,很快,里面传来了声音:“谁呀?”

    萧强淡淡的说:“我是萧强。”

    萧强?

    那边的萧强同志还拿着大砖头和人说话呢,外面看完了闹正准备走的张守成却因为这个名字顿时傻傻的愣在了当场。

    原本还是愤懑着的红军此时也不愤懑了,慢慢的走到张守成的面前,拍了一拍张守成的肩膀:“太子哥,现在你还乐意吗?”

    可惜,我们的太子哥现在已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十五分钟后,东城市工商局局长,卫生局局长,纠纷办主任,监察局局长四位东城平时都是难得一见的高级领导全赶到了崔阿姨的店子的现场。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