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出头】

    看到薛老师郁郁可怜的站在楼道口,我忍不住的就叫了一声:“薛老师?”

    在这个难堪的局面下看到我这个学生,薛秋媛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在我开门之前,楼道里面的另外一个年轻人女还指着她的鼻子骂她狐狸精呢?这个时候面对我这个学生,少不得多了不少的尴尬。

    今天的这个场面,薛秋媛自己其实也没有想到。

    压根儿,薛秋媛就没有想到过,今天中午,她的那个格和他一样弱弱的前夫还会跑到她这里来蹭午饭。

    今天是东城各个中小学学生报到的最后一天,同样作为老师,薛秋媛的前夫自然也是早早的去了学校,不过,眼见着到了中午了,这个实在是受不得家里现在妻子唠叨的弱弱男人习惯的又转到九中来了,薛秋媛上午工作结束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了这个男人在自己家口子上徘徊呢。

    人都来了,我们的薛秋媛老师也不好把人赶出去吧,无非就是多加一双筷子吧,中午简单的弄了两个菜,大家简单的吃一顿罢了。

    这种淡淡的默契让那弱弱的男人无限回味——以前和薛老师在一起的温馨让他实在是不能挣脱,这不,饭桌上就忍不住的发起牢来了,说他现在的老婆怎么怎么样的不体谅他等等,薛老师倒没有说什么,甚至,心里少不得还有一些怨念——早知道这样,你怎么就要和我离婚呢?就算是你家老娘厉害,可是,你要坚定的不愿意离,你家老娘还能执拗过你?

    可想是这样想,薛秋媛却没有说出来,理解万岁呀,薛秋媛觉得自己能理解人的,再说,这个子柔弱的女子实在是有些与世无争,可她是不争,有的是人争呀,这不,这顿饭还没有吃完呢,争的人就来了。

    那弱男人没有回家吃饭,本来就疑神疑鬼的怀孕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兴致起来跑到学校给老公送饭来了,到了学校,几番打听之下,知道丈夫竟然又跑到九中去了,去了九中的什么地方就不需要明言了,一气之下,饭盆一砸,就跑到九中了,还好的是,那弱弱男人见到这个场面的同事赶紧同志了家属——也就是教育局长大人,局长这才和局长夫人随后感到九中了。

    到了九中,现任妻子直接就杀到了薛老师这里,正好逮着两个人同桌吃饭呢——还好不是抓,可男人那看上去就幸福的模样让见到这个场面的现任妻子发飙了,哪里还忍得住,老公虽然弱,可也是局长公子,这现任妻子的脾气也不好向着发,那发泄的目标自然是搁到了薛秋媛的上,仗着自己现在肚子大了女人泼妇似的就抓向薛秋媛,那感觉,就是要破人家的相。

    男人见到自己的老婆使泼,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这男人也真的是弱到骨子里头去了,薛老师左躲右躲的,躲过了破相的命运,可上的衣服却被拉扯的衣衫不整,这也就是我一出来看到薛秋媛老师如此模样的因由。

    “陈建国?”薛老师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整了一整衣服问我:“你怎么在这里?”

    我还没有说话呢,薛老师那对头看到我,也是愣了一下,不过,怨念还没有散去的她连我也不放过:“好呀,原来你也在?狐狸精,是不是又想拉着你的学生老做帮手,来呀,让他老打我呀。”

    这个女人实在是泼呀,边说着,竟然还边她那大肚子。

    娘的,我心中实在是愤愤,要不是看在这大肚子的份上,我还真上去给她两拳了。

    可我号称厚黑,这种事也就是想想吧,自然不会去做的,但漠视又不是我的风格:“喂,怎么说话的,个大肚子了不起呀,不就是仗着自己能生才攀上局长家高枝,要比能生,有本事和联厂的老母猪比起。”

    我骂人不带脏字,这泼女一下被我骂的连驳嘴都接不上,一下愣在那里,而我也不给这泼女机会,接着对着她斥到:“还要,别把我们薛老师说的跟你一个样,我们薛老师要是狐狸精,还有你现在的机会,我们薛老师是正经人,还没有下落道和你这样一个女人抢那种废男人的地步,要管,管住你们家老公,有本事也冲你们家老公发去,这是薛老师家,要不是你家老公自己找上来,你以为我们薛老师还有那个心思,一顿饭怎么着也能省个几块钱吧。”

    “你……”那泼女绝对是被我刺激不小:“她就是个狐狸精,要不是狐狸精,离了婚还两个人勾勾搭搭的干什么,不要脸的臭女人,自己下不了蛋,就知道破坏人家家庭,活该绝后绝种。”

    要说这女人的素质实在是不怎么样,这话说的真粗,可却是说到了薛秋媛的心酸之处,薛秋媛那本来就是柔弱郁郁的面色上,顿时挂了了两条泪花珠帘,梨花带雨的模样,实在是我见犹怜,感觉到薛秋媛此时的无助着颤抖的体,我再也不想给这女人留什么面子,上前扶住薛秋媛,冷目看向那泼女:“注意你自己的话,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

    “你算什么人,她本来就是个绝后绝种的狐狸精。”这女人还在跋扈,连后面赶上来要拦着她的局长和局长夫人都拦不住。

    “是吗?”我也不客气了,这个女人的底细,我清楚的很,怎么说我也是重生再来一次的:“我们薛老师是有体疾病,那又怎么了,现在这病治不了,以后科技发达了,总有机会的,可你呢,以为着个肚子就了不起。”我冷冷的看着那个女人,接着,才咬着牙说出了一句:“可你就敢保证这肚子里的一定是你那废男人老公的种?”

    “啊……”

    这声音不是被我说穿了心思的泼女发出的,而是在旁边还扶着自己大肚子儿媳妇的局长夫人发出来的。

    “小伙子,你说什么?”局长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的话音刚落,刚才还被我震在那里目瞪口呆的泼女总算是恢复过来,大概有些撕破了脸皮的泼女装出一副被污蔑的样子,冲着就要向我扑来:“王八蛋,你敢败坏老娘的名声,老娘和你拼了。”

    不过,她明显是有些色厉内荏,那扑来的样子也是做出来的,当下就被那已经是抖活了的局长夫人拉住,我没有理会她们,扶着薛秋媛进到薛老师家里,那弱弱的男人还在那里低头呢,看到薛老师进来,才蠕蠕的对薛老师说了一句:“秋媛……”

    薛老师还想说什么,我却抢在前面对那男人说:“还有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薛老师,你们已经离婚了,我们薛老师不是你的童养媳,你在家里受了气,有本事就去找回来,没必要跑到薛老师这来找什么温暖,你这样没事就跑来,我们薛老师以后怎么再找男朋友,你们家看不上的,外面的好男人抢着要呢,哪一个都比你好,我们薛老师也不想管你们家那点破事,我告诉你们,别看我们薛老师脾气好,真要闹起来,看丢脸的是谁?”

    说冷冷的对那弱男人说着,说到后面,目光却撞过来瞟向了跟在那泼女后面的教育局长大人。

    那弱男人还想说什么:“秋媛,我真的……”

    可是,他的话再一次的被打断了,这次打断他的正是他的局长父亲。

    老头子终于说话了,这说出来就是权威,那弱男人又顿时停了下来。

    要说他要真的是勇敢的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我还能多看得起他一点,可他这个样子,却是让我怎么也看不起了。

    老头子还是明事理的人,主动的走到薛秋媛的面前,代替自己的儿子媳妇给薛秋媛道歉:“秋媛哪,唉,是我教育无妨呀,又让他们闹道你这来了,真对不起你了。”

    对于这个前公公,薛老师还是敬重的:“老局长,你放心吧,这种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薛老师的表态让局长大人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接着,又把话头转向我:“建国同学,也让你多费心了。”

    局长大人的如此客气和低姿态让我以及在场的人都是呆了一下,不过,我虽然纳闷,但还是坚持着说:“不费心,只要你们家的人不要再来影响我们薛老师就行。”

    “那是,那是!”局长大人的话恍若保证,随后立刻对他家的那就口子狠狠的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回家去,丢人还没有丢到家吗?”

    老头子说话,哪里还有反对的余地,不管老的少的立刻灰溜溜的离开,等到最后局长大人也要走了才再次的向我和薛老师说道:“秋媛,那我老头子也回去了,以后那两个家伙,我一定严加管束,再次向你道歉呀。当然,还得再次感谢建国同学,顺便,请你带我向萧市长问个好。”

    局长大人随后走了,我这也才明白过来,我说这老头子怎么着在我面前摆这么低的姿态,看来是见过我,应该是在东城宾馆萧强给我介绍书记和市长那次了,他们的后面还跟着一批人呢,不过我没有主要观察,想来,当时这个局长大人也在其中吧。

    想通了,恍然大悟,心下还在感慨这萧大市长的面子还真是不小呢,那边,就是耳朵一阵生疼,明显是被人揪着了,耳畔传来一声:“好你个陈建国,我说你跑什么地方去了呢,原来是跑到这里来借着我哥的名声抖威风呢?”

    这声音,不用说了。果然,转头一看,萧然已经是撑腰站到了我的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