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张家父子】

    我心是大好,不过,此时的张副市长却是郁闷着。转 载自 我看 書 齋

    努力了半年,到现在总算是尘埃落定,结果却是让是泄气——这个副市长的位置,不出意外,自己是还要再顿上一届了。少说三年吧,三年后,自己已经是六十岁的人了,差不多也要到人大或者政协去养老了吧。

    想到这里,张副市长就特别的心烦。

    人这一辈子都是在权力的漩涡中挣扎,虽然劳心费力,但真要想到脱开这个漩涡,又好像浑都是空落落的。

    兴致低迷的张副市长忍不住的朝自己的媳妇喊了句:“我说,老丛,去给我整点花生米下酒。”

    一边织着毛衣一边看着电视的市长夫人看了张副市长一眼,放下手中的活计说:“怎么,今天兴起喝酒的兴趣来了。”

    张副市长有些不耐烦:“就是没有什么兴趣才想整两盅。”

    感觉到张副市长兴致不高,市长夫人倒没有再说什么,起给张副市长弄活去了,等到油炸花生米上桌,张副市长突然想到什么的说了一句:“守成呢?叫他下来陪我喝。”

    市长夫人笑了笑:“守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在家里哪里呆得住。”

    “哦。”张副市长“兹”的一声先抿了一杯,接着才说到:“你前段时间好像很我说过许国强家的媳妇跟你说过要和我们结个亲家?”

    市长夫人正要再拿起毛线来织织呢,听了张副市长这个话,倒来了力气:“是呀,前面跟你说,你倒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那不是那段时间忙呀。”张副市长解释。

    他老人家到底忙什么,作为市长夫人的当然是知道的,以张副市长的资历,不说书记市长吧,前进一把,弄个常务或者是排名前三的副书记也是可能的,那个时候的张副市长,除了本职工作不怎么积极之外,什么都积极,甚至于都称得上是上蹿下跳了,关照完了家里的老婆孩子这个时间不要惹事外,一天到晚就泡在省城金陵,作为他的老上级与考上,省委求副书记那里,那是三天两头的汇报工作,自然,老婆和他说的一些话,他哪里还能放在心上。 自 我 看書 齋

    这下,尘埃落定,却又想起来了。

    市长夫人知道自己的老公忙什么,倒没有多少,而是夸奖起老同学家的闺女来:“这个我知道,不过许国强和雅晴家的那小丫头,却真的是不错,人长的好看,水灵灵的,也不知道这许国强和雅晴怎么生出来的,我一看呀就喜欢,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就踢了,正好雅晴也好像有点意思,你说我们两个当年是睡上下铺的同学,要是再结个儿女亲家,那可该多好。”

    张副市长却没有自己的媳妇想得这么肤浅。

    市长毕竟是市长,挂了“长”那就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的张副市长明显想的是,在某个时候,新来的萧副市长让许国强上了自己的车的场面,这说明什么,许国强很大可能被新来的萧副市长引为心腹,虽然这立面还涉及到一个名字叫做“建国”的男孩,这个男孩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或许,真的是萧家的什么人物吧,不过,很明显,这个“建国”与许国强的关系,那是相当的不错的。

    这一届的东城市领导班子,基本上都是打上了“萧”字的符号,这一点,作为一个做了六年副市长的张立武来说,这点政治敏感还是有的,而省里面,九个省委常委萧家派系就占了两个,除了省军区的赵平朝政委,还有主管组织人事的副书记魏东海。这说明什么,说明萧家在苏江一声,有着自己传统的影响力,再联想到自己以前一贯的立场所以,自己以后要想进步,就必须抛开矜持,积极向这个“组织”靠拢,而这个时候,许国强这条线就显得尤为的明朗了。

    不过,张立武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向自己的媳妇袒露,而是也跟着笑笑的说:“既然你说的这么好,下次你什么时候约约,顺便叫上许国强,我们两家一起见个面。”

    市长夫人“呵呵”一声:“你说的还真的是巧了,我和雅晴前两天就约过一次,说是这个星期,陈着守成还没有回校之前见个面的。”

    张立武再次的抿了一口酒,也不多说了,正好这个时候房门开了,张守成从外面面色带的走了进了,看到自己的父母坐下一起闲聊着呢,也凑了过去:“爸妈,还没有睡呀?”

    张立武闻到张守成上也是一股子酒味,那眉头就皱了起来:“又到哪里鬼混去了?”

    张守成从小就迫于父亲的威严,当下那颇为兴奋的神色立刻萎靡:“没有,就是和几个朋友一个聚了聚。”

    张立武没有多少好脸色:“又是你那些猪朋狗友?”

    张守成当然不敢说是那些人——毕竟,那些人都是张立武不喜欢自己多交往的人,可是,幸好虚荣的张守成,却对自己在那些多少有求于自己或者是看重自己后背景的几人中如鱼得水,风光异常的状况很是得意——可不管怎么说,在张立武面前,张守成却不敢放肆,于是张守成只是嚅嗫的说了句:“没,就几个高中同学。”

    于是,张立武也不说什么了,倒是市长夫人一直溺孩子,看不下去,白了张立武一眼:“就你的朋友是正经人,守成的朋友就是猪呀狗的。守成,别理这死老头子,天色不早了,早点上去休息。”

    有了母亲的解放,张守成立刻呵呵着转上楼,临了,母亲还在后面说了句:“还有,这两天你主动打个电话给你谢雅晴阿姨,就说爸爸妈妈请他们一家子吃饭。”

    母亲的话,张守成自然知道什么意思,不就是给自己介绍谢雅晴家的闺女吗?

    躺在上的张守成,不由的想着:这个谢家的闺女不知道长的怎么样?看谢阿姨的模子,想来不应该差的吧,恩,只要长能和晚上歌舞厅的那个学生妹差不多,就值得自己下手了,说起来,晚上这个学生妹纯纯的,长的还真不错,据说还是学校练舞蹈的,运动量大,材自然是好的没话说,要是上了,不知道,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黄片里面的一些高难度动作,想来在她的上应该可以试试吧。这样个小姑娘,对自己来说,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拿下,自己说了过两天带她到金陵去完,她好像也没有拒绝不是,这说明什么,说明小丫头对自己有好感呀。

    张守成无限YY的想。随后,又想到了那个烧烤店的秋秋,说起来,见过的女人中,就这个女孩子长的最漂亮了,可是,不好下手呀,而且,还有她那个让自己落了面子的表弟。

    想到这里,张守成的一点好心好像瞬间不见了:现在换届结束了,老头子该不会再让自己束手束脚的吧,看来,也到了自己出手整整那个小混蛋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