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夜谈】(求推荐收藏)

    一个月了,好可怜的收藏呀,大家多收收呀。

    ***

    不过,萧然的那点小不爽也就是藏在心里,并没有挂在脸上,等许晓诺感觉到自己有些“过”了,忙羞不拉基的跟着许国强走到萧然面前:“萧老师好。”

    萧然看着许晓诺的小女儿神态,倒没有拿乔,反倒是亲切的和许晓诺交谈起来,许晓诺格本来多事随了许国强,也有些自来熟的势态,场面上,很快就和萧然打成了一片,我和许国强这才找到机会杀了一盘,一晃,一个小时过去了。

    感觉到正在初步交谈的三个已经差不多了,我们才一起走回客厅,果然,谢雅晴和于程程赵婉兮三个已经是在闲聊了,看来,初步意见已经是交换过了,基本上大家都能相互理解。

    这就好了,看到我们下来,于程程和赵婉兮两女也是跟着站起来告辞,约定了明天下午的正式会谈时间后,谢雅晴一家子送着我们走到门口,赵婉兮客气的说:“谢书记,许局长留步吧。”

    谢雅晴和许国强倒也没有矫,只有许晓诺在我们的后对着我叮嘱:“建国,别忘记了明天到学校去报到。”

    我点头:“知道了,明天早上我来叫你。”

    萧然一点也不吃亏:“哦,那顺便也叫上我吧。”

    “叫你什么?”

    萧然“嘿嘿”一声,颇为得意的说:“我也要去报到呀。恩,不知道新学校给我安排什么工作呢,多事教语文吧,不是到高二还是高一了,哦,建国,你在哪个班呀,要不我就要求教你们班的语文吧?好不好?”

    我大汗,这萧然怎么就混到东城九中了呢?以后和这个美女老师倒是少不了一番纠葛了。

    听到萧然这么说,我赶紧打住:“我看还是不要了吧,我的好姐姐,你就在初中部混混算了,课程少,任务轻,很适合你的。”

    萧然却不鸟我:“什么呀,明摆着说我教学水平不高,看不起我。”

    这萧然都跑到东城九中来了,我哪里还敢得罪:“哪里哪里,怎么会呢,就是怕姐姐你辛苦不是,高中部的课程真的是够累人的,你是我姐姐,我不多体贴着点怎么行。”

    我这话明显是献媚的成分居多,不过,萧然听出了也不揭破,反倒是很乐呵的接受了我的解释:“恩,算你识相。”

    所以说,女人呀,都是属于要面子不要里子的。

    时间也是不早了,今天她们几个女的都累了够呛,虽然下午补睡了一下,那也是补不回来的,我们再打扰她们,而是把她们三女一个个的送回到东城宾馆的房间。

    先送于程程回房,我才问了一句:“晚上是三哥偷偷到你这里来还是你偷偷到三哥哪里去?”于程程就直接把我们轰出了房间。

    随后把萧然押送回去,萧然已经是开始打哈哈了,再次提醒我明天叫上她一起到东城九中后就没有说什么了。

    最后才是陪着赵婉兮,赵婉兮心思要比于程程与萧然都重,回房后也没有直接放我走,而是留住我:“建国你等我一下。”

    说完,先到洗手间去洗了一把脸。

    我看着赵婉兮那摇曳多姿的姿态,依靠在洗手间的门上对这赵婉兮嘻嘻笑笑的说:“怎么?婉兮姐姐舍不得我回去?”

    舍不得,那是多少有一点的,赵婉兮心中并不否认,我多少也能看一点出来。不过,嘴巴上可不给我面子:“去,鬼才舍不得你呢,就是把晚上和谢书记谈的几点跟你说话,资金,人员以及债务都好说,就是股份,我们的要求是我们全资兼并三产公司,但谢书记的意思,是不是五金厂还保留一定的股份,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五金厂怎么还想保留一定的股份?”

    赵婉兮的话让我有些莫名,谢雅晴这又是打的什么算盘。

    赵婉兮看着我静心思考的样子,轻轻的给了我一点提示:“晚上谈的时候,看谢书记的意思,原本并没有这个想法,不过,后来不留意的时候程程透露了一下她和三哥的关系,谢书记反而是对这个特别的注重的起来,开始的时候我们谈到我们出资五十万,全资并购三产公司,现在谢书记宁愿我们仅象征的出资二十万,但他们五金厂还要求保留20%的股份。”

    赵婉兮这么说,我这才明白过来,这赵婉兮现在依旧是雄心不减呀,这一点,倒是比有些随遇而安的许国强强上不少,知道新来的萧大市长的分量,这就想要向上靠拢,上城锦绣并购三产公司,要是一次全资卖给上城锦绣了,以后三产公司和五金厂也就是谢雅晴没有多少关系了,这明显不符合谢雅晴的心里想法,可如果五金厂保留20%的股份,这就留住了五金厂和上城锦绣的一条关系线,通过于程程,也相当于也留住了她谢雅晴和萧强的这条关系线,谢雅晴倒是打了一个好算盘。

    不过,这谢雅晴毕竟是丈母娘,丈母娘有这个心思,我好像也不能太勉强了吧。再说,又谢雅晴插手以后三产公司的管理,好像也有好处,毕竟谢雅晴在三产公司的威望不是一般的高呀。

    想了一想,我也点头了:“行,20%就20%,听她的,不过,两个前提,一个,这20%的股份,如果后五金厂要出手,我们有优先的购买权,另外一个,五金厂现在的**十号职工,其中一部分,由五金厂调回本厂,我们不负责安置。”

    我的第一个意见赵婉兮理解,第二个意见,赵婉兮却是误解了:“也对,像你说的那个癌症了还在住院的那个以及那些家庭况不好的职工,让五金厂掉回去。这样也省了我们不少麻烦。”

    赵婉兮说完,我当即摇头:“这一点可不对,那些家庭条件不好职工,我们是一个都不能抛掉,这是什么,千金买马骨呀,什么叫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这就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要是靠五金厂,那些家庭条件不好的职工,那还不一个个的要饿死呀,这点社会责任,我宁愿我们自己麻烦多一点,我们也要担起来,至于那些三产公司当了一定职务的职工,才是我们要推掉的人,这帮人,大部分都已经是蛀掉了,要不然,原来一个苏江省最大的小五金批发市场,也不会败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我的貌似听起来有些正气浩然的,让赵婉兮听的不住的点头,那听完后看向我的目光,明显是带着仰慕的神采。可惜,要是赵婉兮知道我心中却不完全是这么想的,不知道赵婉兮会是什么表

    这个时候,我想的最多的,却是怎样规避后的考验。

    要知道,虽然现在的三产公司有些资不抵债了,但是,这个资不抵债的“资”明显是低估了的,现在资产评估中,土地价值被远远的低估,甚至,很多土地往往都是充当了地面建筑的附属,现在的三产公司,整个资产评估也就是两百多万,再想想不到十年后,就原小五金市场的土地仅市价就是几个亿,什么概念,这就是后人所说的,国企资产流失的“原罪”呀。

    秋后算账是中国人的老话了,我现在多做出点好的姿态来,不但是对企业形象,还是对以后“自保”,都是有好处的吧,更何况,三产公司原来的那帮搞销售出来的职工,我还是需要借重的,毕竟,以后锦绣电器一看,这些搞销售的是专业强项。

    和赵婉兮说定,我对着赵婉兮说:“那就这样说了,明天下午和五金厂的正式接触就拖累婉兮姐姐你和程程姐两个了,我明天报到,明晚再和给你庆祝会谈成功哦。我先回去了。”

    赵婉兮秀目含的看着我“哦”了一声,等到走到门口的时候,赵婉兮又喊了一句“等等”。

    我回头:“怎么了?”可这个时候的赵婉兮却又说不出什么,只是咕哝了两个“没什么”。

    看着赵婉兮那略显得落寞,可面色上带的姿态,我明白过来,回过去在赵婉兮还没有醒悟过来的时候就一把把赵婉兮抱住,轻轻的在赵婉兮的脸上吻了一下,随后又对着赵婉兮的耳朵笑着哈气:“哦,我知道了,呵呵,原来是真舍不得我走,不过今天不方便呀,程程姐和萧然还在隔壁呢,下次再好好疼你哦。”

    赵婉兮一下脸就通红了起来,但明显是没有了刚才的那点小小落寞,大羞的她一把推开我:“不害臊,才不要你疼你,快走快走,我要睡觉了。”

    我看着赵婉兮那明艳的容颜,心大好,哈哈两笑,这才在赵婉兮的深目光中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