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天雷勾地火】

    我生出一种冲动,那原本还是停留在赵婉兮手臂上的双手一只抱上了赵婉兮的胳膊,另外一只却是放到了赵婉兮的腰肢,女人的腰肢,是敏感地带之一,感觉到我的“侵犯”,赵婉兮的体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那对着我的呼吸也是不由的加粗,但赵婉兮没有抗拒,甚至于那看着我的秀眸也因为这一刻的迷离而眯了起来。

    赵婉兮的这种表现,在我的眼中,立刻变成了对我的鼓励,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手在她的腰部轻轻的抚摸。

    此时的她,上也就是单薄的保暖棉毛内衣,透过那柔软的内衣衣料,我的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腰肢上温软的肌肤。

    我的抚摸带给了赵婉兮从来没有过的刺激,这可不同于她那梦中的那种虚幻的抚,而是真是存在的触感,赵婉兮不觉就觉得自己的体越来越软,躯也是越来越,内心更是急剧的动了起来,那原本还是撑在我边的双手也一下变成紧紧的俯在了我的膛,一时间,我怀中的这位绝色大美人儿更加不堪的喘息起来,那股处女特有的体香也是更加浓郁烈的催动我心底的已经按捺许久许久的某种**,体的征自然是如同烧红的铁棒一般的顶在了赵婉兮的躯上。

    赵婉兮不是无知的少女,作为一个复旦的高材生,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到我体坚硬出对她的抵制,从来没有被男这么侵犯的她莫名的慌乱,不知道是羞还是急的赵婉兮秀口一吐,忍不住的就是一句动呢喃:

    “嗯……建国……”

    此时的赵婉兮,也是不堪了起来。

    可惜,残忍的我并没有怜惜赵婉兮的不堪,此时的我,本能的冲动已经被怀中的绝色熟女那充满惑的躯体所激发,一股打开潘多拉盒子的冲动在我的体里冲撞起来,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更加搂紧了她开始变得滚烫起来的体,对着我面前可餐的秀口,血上涌,一低头,双唇一张的压了下去,终于是吻在了赵婉兮那饱满的樱唇上。

    赵婉兮仿佛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少女的矜持让她本能的有些慌张,可是,那一刻本能躲避的她根本就没有防备,接下力,我们的嘴唇瞬间接触到了一起,干、丰满、柔软的触觉几乎同时麻了我们的大脑,我们甚至都能同时的感觉到了对方喉咙压抑的抗议或者是应承……

    我的嘴唇贪婪的张开,将这倾国倾城的美味猎物吞噬进来。赵婉兮干的双唇迅速被我的口水浸湿,饱满的艳色在液体的滋润下愈发的柔软丰嫩,面对着几乎没有什么接吻经验的赵婉兮,我尽的发挥我十多年的场经验,将舌尖贪婪的占领她的每一处领地,疯狂的弄着。

    一时赵婉兮的上唇被狠狠的吸在我的牙间,轻轻的撕咬著,而我的舌头则探索着她下唇根部同牙齦间的玲珑峡谷,急促中的粗呼吸将一阵阵体扑在我的脸上。

    很快,同样动万分的赵婉兮变得主动起来,甚至还主动的用舌头挑逗起我的**,不费吹灰之力,我的嘴就啜上了她绵软嫩的舌尖,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将自己的舌头在上面亲昵地摩擦著。猛的,不可抑制的侵占**,让我将她将进三分之二的舌头吸进了口中,根部用牙齿紧紧地咬住,我的舌头与她紧密的贴附在一起,在赵婉兮憨憨的呻吟中搅拌著,**着。

    一时,如同天雷勾地火一般,我们都无尽的向对方饥渴的索求,直到,我的手开始不甘的攀向了赵婉兮那向来被当成地保护着的傲然立的酥

    赵婉兮的棉毛内衣下面虽然带着文,可是,我毕竟也是老手了,这个年代也没有什么前扣式,我在赵婉兮的香背上轻轻一抚,那扣着的带子就在赵婉兮无意识间松开了。

    也是在迷离间,我终于攀上了那耸立的雄峰。

    当我推开那碍事的文探上那起伏的峰峦,赵婉兮的呼吸立刻紧了起来,原本靠着我前的双手下意识的变成了拽着我的衣襟。

    以我纵横场的多年经历,触手之下,自然是知道赵婉兮的酥有多么的完美。

    赵婉兮前的凸起不仅有着绝佳的形状和弹,而且极其敏感,在我激动的揉搓之下,它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变化着,一时仿佛要挣脱束缚,裂衣而出似的。这种感觉让我差点爆发,冲动之余,不由自主的捻了捻突起的樱豆。

    “啊……”

    我的心急让赵婉兮感到疼痛。也正是这点疼痛让赵婉兮从那如火的**中稍微冷静了一些。

    自己的纤纤腰肢被建国占领了,自己的香唇也被建国霸占了,现在,自己从来没有男人触碰过的酥也被建国攀登了,那下来,都抗拒不了的男女,在本能的驱动下,要发生的事已经不需要明说了。

    体的那种快感还在漾,可突然在这个时候,赵婉兮却仿佛是真的心慌了,甚至是有些害怕,害怕即将可能要发生的事,那害怕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心中那说不清的心虚。

    对,就是心虚。

    这个时候,自己要克制,然然和程程还在呢,刚打过电话的她们说不定马上就来敲门了。赵婉兮艰难的想,终于是用胳膊压住了我还是她那充满弹力的脯上蹂躏的坏手。

    “建国,不要……”赵婉兮终于是艰苦的推开我一点,双手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的撑在了我的前。

    被赵婉兮的用胳膊压住了手的我这一刻总算是在赵婉兮那略显害怕的声音中清醒了一点。

    感觉到自己的手还压在赵婉兮的那软软的上,这种感觉要多**有多**,真恨不得就这样一直的揉下去,可惜,都从**中清醒的我们都知道,现在已经不再是可以继续下去的好时候了。

    汗,一次多么完好的机会呀,赵婉兮怎么就有这种定力。

    我无限遗憾。

    悻悻的把手从赵婉兮的前抽出,余香犹在,忍不住的就放在鼻子前闻了一闻。

    看着我的“龌龊”动作,饶是赵婉兮熟女风范,也受不得这样的做戏,那解放出来的手在我的前很是碰碰甩了两拳:“都是你,色狼。”

    恩,现在坏蛋变色狼了,好像有进步呀。

    我毕竟是两世为人了,也不是那些小初哥,看着赵婉兮此时那羞中带喜的绝色容颜,不由的口花花起来:“这也不能怪我不是,谁让你长的这么祸国殃民。”

    “什么,你这色狼。”赵婉兮转过去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裳,一边对我控诉:“你自己心怀不轨,行为不端,竟然还赖在姐姐上来了。看人家姑娘长的好看你就有理由壮着色心下手了是吧?”

    赵婉兮那语气虽然颇县凌厉,可那话语中蕴含着的种种得意却是聋子都能听得出的。

    我上前主动的再次把赵婉兮拥了拥,并没有多做解释,装饰笑笑的说了句若干年后经典的话:“别人家姑娘长的好像也及不上婉兮姐姐你好看。如果漂亮是一种罪,那么你早已是罪恶滔天;如果温柔是一种错,那么你早已是一错再错,如果追逐你的未来注定要倍受折磨,试问我又如何能逃过……”

    话如此动人,我们的赵婉兮小姐在这一刻,终于是彻底沉醉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