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渠道的力量】

    我怎么会是开玩笑,今天已经是2月13号了,还有二十天不到就到三月股票认购证的第一次摇号了,等到第一次摇号结果一公布,那中签的认购证的价值立刻扶摇直上,原本三十块一张的价格在黑市上能卖到三四千一张,而且,这还是有价无市,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不卖掉再出点本金有点耐心拿到股市上去倒转新股的话,这平均一张认购证带来的利益不会低于五六千,这笔帐大家都会算。

    我现在手上有八千张新股认购证,按照记忆里的印象第一次摇号20%的中签率可以中签20%,那就是1600张,只要转手在黑市上抛掉,那就是六百万了。

    可这六百万我并没有准备全部给赵婉兮填窟窿,有了这六百万,我还可以更加深入的挖出认购证的价值,要知道,单张中签认购证的价值或许大家都能知道,可是,谁又能知道加上第二次和第三次摇号的中签率整个认购证的中签率几乎可以达到大家都难以预计的100%呢?在第一次摇号后低价把那些没有中签的票吸进来,到四五月第二次第三次摇号结束后,岂不是能圈到更多的认购证。

    趁着时间还没有到今年5月26第一波大行,我要把利润发挥大最大化,为冲击5.26大行做准备。

    当然,这个话我自然是不会对赵婉兮说的,我还不想让我的四姨太把我当成妖怪看。

    我没有直接回答赵婉兮,而是有成竹的对她说到:“开玩笑?当然不是,反正你就放心吧。”

    赵婉兮却是放心不下:“建国,姐姐知道你是在宽慰姐姐,姐姐也知道你有半个月赚一万块的本事,可是,这是六百万,不是六万,也不是六千,而是六百万。”

    我大汗:“看来你还是不信。”

    赵婉兮更汗:“我也想相信这是真的不是。”

    我投降了,虽然我还有别的辄,可是看在这女人竟然不相信的事说,我也故意暂时不告诉她,而是说:“好了,算我吹牛吧?不过,你真不会打算就这样屈从于田言喻那个家伙吧?告诉你,你可是我的小老婆,不准你和我之外的任何一个雄勾勾搭搭。”

    我的“义正严词”让赵婉兮忍不住的开怀一笑:“知道的,小气的男人。就算姐姐缺男人,也还没有堕落到会屈从田言喻那个一堆什么什么的地步的。”

    我却依旧不满,故意说到:“什么?你都是我的四姨太了,还敢说自己缺男人?”

    赵婉兮知道我是玩笑,也是配合着说:“可你不是还小吗?中看不中用哦。”

    不过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话里带有不一般的暧昧含义的赵婉兮立刻脸腾的红了起来,我也是在诽腹:什么人嘛?竟然还嫌我小,难道你见过我的大小了?再说,我是男人,当着我的面说我中看不中用,是不是想让我真实的表现一下?

    不过这话我没有说出来,现在是在家里,不是面对面,说电话的声音都是已经压低了许多,玩笑自然也要适可而止,我心中与赵婉兮暗暗较劲:等见面时再让你见识见识。嘴上却是一句:“算了,不说这个,被你打击的,太伤自尊了。至于你那六百万的窟窿,你都不相信我的有帮你解决的能力,那我也没有好说的了,你自己呢?又什么想法没?”

    说到自己的麻烦事,本来被我七扯八扯之下说的开怀了一些的赵婉兮又低落了许多。

    赵婉兮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程程说把远程公司给股份卖掉,先把那三百万抽回来挡一挡。我没有同意。”

    赵婉兮这话和我说到了一块,我当即支持:“对,不能把远程公司的股份卖掉,甚至,我认为呀,你们还应该趁着现在国家已经放宽民间资本进入地产行业,不再限制地产开发企业必须国有资产控股的契机,通过关系把三民纺织厂的那51%的股份也买过来,地产行业,可是朝阳行业,大有可为的。”

    赵婉兮对于我的理解支持很有些感动:“我就知道建国你想的会和我一致的。所以,我现在能想的办法,就是在那四百万压着的货物上。”

    相对于于程程这个时候慌了神的要把远程公司的股份卖掉,赵婉兮把解决问题的办法转移到那四百万家电产品上就显得更为理智。这并不是说于程程的眼光就比赵婉兮差,而是,相对于一直平稳发展没有经历过波折的于程程在面对突发危机时,就显得缺乏赵婉兮的这种临危不乱的风范。

    赵婉兮这话总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就是不知道这女人的思路会不会和我真走到一起。

    我肯定了赵婉兮的思路,接续问到:“那你具体是怎么打算的?”

    赵婉兮想了一下说:“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就是想着能不能找到其他的路子,既然田言喻他们有外销的渠道,我想,现在死马当成活马医,我们也试试看,碰碰运气,能不能也走出一条出口外销渠道来?”

    我顿时泄气。

    看来我对赵婉兮要求太高了。还以为我们能想到一起呢。

    我摇摇头驳斥赵婉兮说:“我的大姐,你想当然了吧。运气哪里是这么好碰的?尤其是出口外销。再说,就算你碰到了这个运气,一条渠道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能建立起来了,与其这样,你还不如想想国内的市场呢?”

    我特别在“国内的市场”几个字上加了重音,目的就是为了给赵婉兮做出暗示。

    赵婉兮听出了我的重音,对我的意见不加置否的说:“我和程程也想过国内的市场呀,可是我现在手头上压的这批货物都是家用电器,现在这些家电国内都是在百货商场对外销售,而百货商店的进货渠道早就被那些厂家给挤满了,哪里还有我的份。”

    赵婉兮虽然说的可怜巴巴,可听在我耳朵里却是异常的无语,解放思想呀,解放思想。我们的邓首长都不知道在大会小会里讲的多少次了,怎么这赵婉兮与于程程,两个都是复旦大学的大才女,怎么就还是这样的狭隘呢?

    我实在忍不住对着赵婉兮就是一顿教训:“你们怎么就这么呆呢?现在家电是基本上都百货商场销售,可是你看看市场的保有量,现在百货商场就能把全部市场做完了吗?这两年才流行起来三大件,彩电冰箱洗衣机,还有多大的市场需求,你们手上有这么多的货,还怕卖不出去?现在你们是没有这个销售渠道,可你们就不知道自己做一个销售渠道出来,尤其是趁着现在百货商场还是大锅饭服务态度恶劣,又是处在封闭式的计划向市场转型的时期,你们就更能做出一个属于大众的,开放式的,以及服务态度一流的销售环境出来。我觉得,这四百万的货物对你和程程姐现在虽然是一个大麻烦,但要是处理好了,对你们来说,却又说不定是一个多大的机遇。”

    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我想的最多的,是在我的记忆里后霸占了国内两大家电销售市场的大鳄苏宁电器与国美电器,现在的苏宁电器和国美电器可能都还没有影呢?张近东和黄光裕两大牛人在1992年的时候,或许都还在挖着他们人生的第一桶金。而这个时候的赵婉兮和于程程,别的不说,却已经是着实的拥有了四百多万的家电货物。这是什么?这就是优势。

    我的话明显是大声了不少。甚至语气还颇有些严厉。不过赵婉兮并没有因为我的无礼生气,甚至还触动不小,赵婉兮很是沉默了一会,总算是想明白了一点:“建国,你说了这么多,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有了主意了。你快告诉我。”

    这个女人。

    我也没有藏私,把记忆里的苏宁电器和国美电器的创业经验以及销售模式全部转化为我的意见,一股脑的说给赵婉兮听,听着听着赵婉兮还忍不住的让我说慢点,她要拿笔记下来,真服了这个女人了。

    总算给赵婉兮把我的全部方案讲完,赵婉兮已经是满满了记录了七八张信笺纸了。

    细细琢磨,这个超前的销售模式让赵婉兮豁然开朗,一时也是有了些想立刻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意气来,到了最后沉静下来,才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可是建国,就算是按照你的方案,要建立专门的电器卖场把这六百万的资金给回笼回来,也不是能在一个月做完的吧?我们可是一个月以后就要给那些家电厂家结款的?”

    我却没有赵婉兮的这些担忧,我对着赵婉兮果断的说:“我和你说的是你在两年甚至于是三年之内的计划,不过你也不要着急,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先把你的第一个示范卖场做出来,我想这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应该可以搞定的吧?等到你的第一个店把市场效果出来了,再把你的扩张方案往那些厂商面前一摆,你还怕那些家电厂商来催你结款,一个个赶着来巴结你都来不及。我告诉你,这就是掌握了渠道的力量。你在田言喻的手上吃了这个渠道的亏,现在,却是轮到你享受掌握渠道资源的时候了。”

    赵婉兮终于是被我说的深深震撼了。

    咬牙下定决心的赵婉兮在挂电话前最后问了我一个问题:“那,你觉得我们第一个卖场应该建在什么地方?”

    我心中一动,会心一笑说:“还有什么地方?当然是东城了!具体的地址我都帮你选好了,怎么样?赵总明天是不是到东城亲自考察一番呀?”

    赵婉兮想都没想,当即拍板:“好,就东城……”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