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难题】

    感觉到许国强与谢雅晴夫妻两人的反应,我微微一笑说:“我上海有个朋友,是搞贸易的,实力还可以吧,现在想弄点实业,要是谢阿姨真有把三产公司这个包袱跑掉的想法的话,我倒是可以帮谢阿姨搭个线。”

    其实这个时候的我真相拍着脯对谢雅晴说:这个三产公司就给我吧,放心,以我的能力,保证把三产公司搞的有声有色的。

    可惜,这话实在是说不得的,毕竟在他们的眼中,我还是只是一个中学生,真要这样说,他们百分百把我的话当玩笑了,从而导致的后果不言而喻,这事还没有开始,我已经被谢雅晴当成是疯子。所以,这个时候,我想到的是赵婉兮。

    让赵婉兮出面,可能要好说很多吧。何况,这个时候赵婉兮恰好有一个贸易公司呢,就是那个和三民纺织厂合资入股远程置业的上城锦绣贸易公司。

    谢雅晴听了,倒是将信将疑的说:“好呀,不过,这三产公司现在除了那点空闲下来的那个大市场外还有点价值外,剩下的全是麻烦,你那个朋友真有兴趣?”

    我给谢雅晴解释说:“可不就是看在原来的小五金市场的价值上,原来的小五金市场虽然搞不好了,不过,毕竟北京路上还有有这个商业基础在,弄点别的东西也是可以的。”

    为了尽可能打压现在三产公司的价值,我并没有提到现在小五金市场这几十亩土地未来不可估量的价值,而是把着理由搁到了以前小五金市场积累下来但消散得也差不多的商业氛围上,甚至还接着谢雅晴的话说:“不过,谢阿姨你也知道除了这个大市场外,三产公司都是麻烦事,真要打包把三产公司这个包袱给抛掉,还要安顿这**十号职工呢,现在下岗买断工龄,一个人也是一两万吧,这可是大数目,所以,要是我那朋友真有意象,谢阿姨你多少也要为人家考虑考虑,不要让人家太吃亏。”

    我这话说的许国强不由的一笑:“哈哈,建国,你这个朋友会给你什么好处了,不但给他做起说客来了,还帮着人家要起好处来了。”

    倒是谢雅晴,看来真被这三产公司给折腾怕了,尤其是今天,人家都堵到自己家的家门口来了,这个事要是不早点解决掉,自己就真不要过子了,所以,谢雅晴反而是对我无奈苦笑:“建国说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呢?真要我能决定,只要不倒贴,我巴不得直接把三产公司给送人好了。”

    谢雅晴这话说的我心花怒放,真要是这样,那还不是便宜我了,不过,我喜怒不行于色,只是淡淡的说:“这个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是给我那朋友和谢阿姨搭个线,具体什么条件,等我这朋友和谢阿姨见了面具体谈就是了,怎么样?”

    谢雅晴想了一想,虽然不见得有多么相信我的这条路子,但这毕竟是个机会不会,所以谢雅晴还是点头了:“那好,你和你那朋友联系一下。有机会让他到东城来找我谈。”

    有了谢雅晴这话,我就不在多说什么了,三下五除二把许国强搞定,陪着谢雅晴一家人跑到明月大酒店**了一番,回到家,老爸老妈还在吃饭呢,秋秋姐姐则在崔阿姨的店子里面还没有回来,我打了个招呼躲进房间,关上门,立刻拨通了赵婉兮的电话。

    “建国。”赵婉兮声音有些疲劳,但听到我的声音后还是多了那么一点小惊喜。

    “婉兮姐姐,怎么了?工作很累吗?”

    感觉到我的关心,赵婉兮微微说:“没有了。”

    我微作不满:“还骗我,听你声音就听出来了,小心我家法侍候。”

    赵婉兮此时已经对我的口头便宜了免疫了,听我这么说,倒是笑笑解释:“好好,不骗你,谁让人家是你的小老婆四姨太呢,不让你担心,还要用家法对付我。”

    听到赵婉兮这种回答,我颇有些自得的说:“那是,三纲五常,那是要遵守滴,说说吧,怎么了?”

    赵婉兮这才苦笑着道出实:“其实也没有什么了,就是工作上的事有些小麻烦?”

    “什么麻烦,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还有办法哦。”我向着赵婉兮抛出一颗甜枣。

    赵婉兮这个时候自然是知道我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听我这么说,倒也没有隐瞒,把事告诉了我。

    这个麻烦事,源头竟然是来自于上次在西餐厅见到的那个上海四大公子之一的田言喻田大公子。

    事还得从赵婉兮与于程程合伙开的上城锦绣贸易公司说起。

    于程程的父亲,是原来上海市轻工业局的一个领导,和田言喻的父亲田书平以前做过一段时间的同事,后来90年,有几分小聪明的田书平停职下海了,之后,两人也有过一些来往,后来,田书平在前年去年苏联巨变前后,不知道怎么的在远东搭上了和苏联人的贸易通道,那个时候的苏联什么都缺,尤其是衣食等民生产品,于是,田书平就找到于程程的父亲,看于程程的父亲能不能弄到物资。

    于程程的父亲以前就担任过三民防治厂的厂长,以后就进了纺织局,后来又爬到了纺织局上级机关轻工业局副局长的位置,退休下来的之前还挂上了党组书记的帽子,在上海整个纺织系统自然是影响力颇大。田书平找到于程程的父亲也是正常的。

    可这个事后来让于程程知道了,于程程学的就是经贸,大学毕业后研究生的课程又相对轻松,平时空闲的事很多,于是,干脆就借着老爸的关系,自己拉上姐妹赵婉兮一起搞了一个贸易公司,这个贸易公司就是上城锦绣贸易有限公司。

    上城锦绣靠着于程程父亲的关系从三民纺织厂以及上海的其他纺织厂,服装厂,衣帽厂弄到了大量的物资产品,然后倒手转卖给田书平的广万发贸易公司,田书平自然是发了大财,但于程程也是发了点小财,就这点倒手生意,一点风险都没有,一来二去之下,从服装,商品,再到现在的家用电器等等,上城锦绣顺利的赚到了第一桶金。

    而后一年到两年的时间中,虽然上城锦绣与田书平的贸易公司的生意一直还在做,但是随着现在俄罗斯和中国的双边贸易开始趋于正常,贸易公司利润开始越来越薄,于程程和赵婉兮两个才女毅然决定分散投资,把目光看向了地产,这个时候商业地产才刚刚起步,没有徒弟的他们,利用于程程父亲在三民纺织厂的影响力,很快就搞定了现在远程置业的地皮,这个时候的上城锦绣,整个资金还不到一百万,可为了在新的开发公司中占得更大的话语权,两个女人咬牙短期拆解了两百万,凑了三百万的资金,在远程置业中占了49%的股份。

    短期拆借的两百万在远程置业验资结束后就被担任总经理的赵婉兮从远程置业的帐户中抽出来还了,要是没有别的事,这个事也就将就着这样了,反正也没有人管没有人查,可是,邓公南巡后,上海开始大力推动国企制度改革,好死不死的三民纺织厂竟然在年后被确定为第一批试点国有企业。

    还有个把月,工作组就要进驻三民厂,审计组也将对三民厂的各子公司,参股公司进行财务核查,赵婉兮和于程程抽调远程置业资金的事就成了一个大难题。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