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我倒是有个路子】

    许晓诺终于是把门打开了。

    看着许晓诺楚楚动人的站在我面前,我给了许晓诺一个最温暖的笑容:“小诺,没有被吓着吧?”

    许晓诺强忍住要扑入我怀中的冲动,对我抿着嘴摇了摇头,那看向我的眼神中全是饱含着的浓

    这个时候,其实我也是想把许晓诺抱在怀里抚慰一番的,不过毕竟人这么多,而且,许晓诺的老妈谢大书记还在呢,我也是压下心中的冲动,柔的对许晓诺说:“没有就好,我就放心了。”

    许晓诺“恩”了一声才说:“谢谢你,建国,要不是你来……”

    我“呵呵”一笑打断了许晓诺:“其实也是好巧了,本来还想叫你今天就去学校把名报了的,可才走到这里,就遇上了这事。”说到这里,我还得意了一下,才低声向许晓诺献媚到:“这算不算是我们我们两人缘分天定呀,老天知道你今天会被人欺负,所以就安排我这个黑马王子来英雄救美呀?”

    虽然我是低声着说的,也只有许晓诺一个人听见,可这么暧昧的话还是让许晓诺“嗔”了我一句:“你又臭美了。”

    我“嘿嘿”着假装憨厚:“难得一次嘛。”

    许晓诺又给了我一个媚的白眼。

    这时,一阵轰轰的摩托声传来,我们一看,许国强也是赶回家来了。

    谢雅晴和那些领导们还被三产公司的职工围着处理事,许国强看来已经是知道什么事了,也不去凑合三产公司那堆子事,而是跑到我和许晓诺的面前,对我点了一下头后异常关心的问许晓诺:“诺诺你没事吧?”

    许晓诺表扬了我一下:“建国在这保护我呢。”

    许国强对许晓诺这话很是赞赏,当兵出来的人格都直,知道许晓诺没有什么事后的许国强放松下来,马上就呵呵的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建国不错,现在就知道保护女同志了,你和诺诺,我放心。”

    恩?

    许国强这话里明显带着点别的意思。

    我琢磨了一下,才想明白,看来许国强也知道女儿和我之间的那点愫了,不过出乎我意外的是,许国强竟然没有一点要阻止的意思,甚至,好像还有些支持。

    看来我在老丈人的心中还是很有前途的一个嘛。

    我小小得意了一下。那边的许晓诺却是羞涩的不依了:“爸爸,你说什么呢?”

    许国强一如既往的把自己的女儿当成还是自己捧在手心宠在怀中的小女孩逗着说:“爸爸没有说什么呀,爸爸就是说建国好,难道你想让爸爸说建国不好?”

    许晓诺瞪了许国强一眼,难得一见的嘟起嘴巴撒一句:“不理你了。”说完,跳跃着进屋回自己房间去了,看着女儿欢乐的背影,许国庆再次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好了,你小子也别看了,跟我进去杀几局。”

    今天出了这么一档子堵门的事,看样子是来不及到学校了,这许晓诺家里我也不是第一次来,当下也不推辞,更何况,今天这个堵门时间虽然让我也恼火,但对于我对三产公司北京路资产的企图来说还是一次了解事的机会,所以,我施施然的跟着许国强进屋,临了还欠揍的说了一句:“怎么,许叔叔又怀念被我蹂躏的感觉来了?”

    许国强回头瞪了我一眼,很不服气的说:“你小子别得意,有本事多让我四分之三子看。”

    我丝毫不为许国强的气势所动,跟着嘻嘻哈哈的说:“让就让,不过,多让了子,这彩头是不是也应该跟着大一点呀?”

    要说我这格还真不好,和自己的老丈人下棋,竟然还要彩头,其实这也是那次请许国强办份证的时候下棋是落下的惯例,以后每一次和许国强下棋,我们都会大小提一点要求,比如让许国强带我和许晓诺下馆子呀,晚上让许晓诺看一卷录像带等等,许国强倒也是吃我这一,还从来就不赖皮。

    这棋风不得不说坚

    可惜的是,我和许国强今天的棋局并没有完全展开,谢雅晴就已经把事暂时处理完了回来了,一进屋就是一声叹气:“唉……”

    许国强停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妻子,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事处理完了?”

    谢雅晴苦笑一下:“还能怎么样?将就着先这样吧,公司先出一部分钱让医院继续治下去,以后的况,还没有完全的决定呢?”说到这里,谢雅晴变得有些愤愤的说:“现在的三产公司,整个就是一团糨糊,有时候想想,真想撇下不管。”

    许国强此时倒显得有些没心没肺了的笑笑:“你能不管吗?能者多劳,你就继续管着吧。”

    说完,又转头下了一子。

    许国强说的是以前的谢雅晴那个时候在五金厂争权的事,这个事其实我也知道,那是记忆里有了思思以后,许国强才偶尔对我说起,意思就是这谢阿姨以前是个女强人,原本在厂里只要轻松的做一个专管工会的工会主席,可是她非要弄点实权,于是就搞出来三产公司,开始搞的还不错,后来也因为三产公司的贡献提拔到了副书记的位置,兼管了厂里的宣传,党群等权利,自那以后,这谢阿姨眼界更大了,又开始折腾着再向上爬爬,可没有想到这还没有爬上去,那边的三产公司所托非人,竟然弄的一塌糊涂,搞成了今天这种局面,为此,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谢雅晴平添了不少麻烦,所以许国强对此也是多少有些怨念的。

    被许国强这么一说,本来就心里烦躁的谢雅晴也不管这还有一个“外人”在呢,对着许国强就不满的说:“你又说什么反话呢?你以为我想管呀,可是我不管,那这些职工就要闹到市政府去了,现在市里的领导班子才刚刚确定,人家一上台就给人家闹出这样一件揪心事,那以后我们五金厂就更不让人待见了。现在市里说要深化改革,许私企兼并国企,我倒是真希望有哪一家企业能把三产公司直接兼并了算了。”

    谢雅晴这话直接说到了我的心上,可是谢雅晴也没有再多说下去,只是长长的“唉”了一声后,才冒出一句:“算了,不说了。”

    我已明白,此时谢雅晴也无心再说工作的事了,只见她脱下上的外,卷起衣袖,看样子是要做晚饭了。

    毕竟是家里女主人,虽然上次我和谢雅晴之间有过一次不愉快的交流,可是不管是出于客气还是礼貌,谢雅晴还是给了我一个笑脸说:“建国,今天真亏了你,晚上就在阿姨家里吃饭吧?阿姨好好的感谢你一次。”

    我拿出晚辈的姿态,对着谢雅晴说:“啊?没有问题呀,不过谢阿姨你工作上的事就够烦心的了,就不要再为我们辛苦下厨了,我正想着这次向许叔叔要什么好处呢?我看不如让许叔叔出点血请我们去一品楼吃大餐好了,许叔叔,你不心疼你的私房钱吧?”

    许国强和谢雅晴一时都被我这无厘头的风格给逗笑了,虽然嘴巴里面说了反话的许国强,心里还是特心疼自己老婆的,哪里还会反对,更何况他大小也是个一局之长,吃顿饭开张发票报销就是,还用不上自己的私房钱呢?于是乎,许国强当场表态:“好,不过,我们不去一品楼,去明月大酒店。”

    明月大酒店比一品楼高档不少。

    我是本着吃大户的心态,许国强和谢雅晴打的是吃**的主意,一时,大家就定了晚上的行程,看着还有时间,谢雅晴对着许国强说到:“那好,你和建国先下,到了六点叫我,我先回房再去头疼头疼,看看三产公司这个包袱怎么办?”

    这是个机会。

    趁着这个时候许国强在,我心里虽然是忙不迭的,但表面上还是拿出一副宠辱不惊的神态,装着无意的对谢雅晴谁出了一句:“其实,要解脱谢阿姨的这个包袱,我倒是有个路子……”

    谢雅晴还为这个包袱头疼呢,听了我这个话,顿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许国强听了我这个话,也是愣了一下,那看向我的目光先是一呆,随后就变得充满好奇和希望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