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两女训夫】(5000字大章)

    5000字大章求推荐,收藏。

    ***

    在某一点,这个时候的上海和东城基本上是差不多的,这某一点,就是指上海的早餐可选择度。

    赵婉兮开着车,带着我和萧然找了她们熟悉的一个店,这个时候已经是九点多快十点了,正好过了吃早点的高峰期,整个小店里,只有我们聊聊的三人。

    给我们送上来了我们点的馒头油条烧卖,好客的老板也没有打扰我们三个,看着乎乎的食物,本来就是食量大的我也不客气的抓起两个馒头就要啃,可是馒头还没有入嘴呢,就听见坐在我对面萧然冷冷的一喝:“等一下。”

    我愣了下来,看向坐在我对面的萧然和赵婉兮两女,发觉两女都板着脸对着我呢。

    “你们这是怎么了?现在算什么?二妻训夫吗?”我笑呵呵的给她们的碗里夹了一个烧卖说到:“都这么迟了,你们也不饿,不吃早饭是不好滴。赶紧吃早饭才是正理不是。”

    可惜,萧然没有被我的话给打动,甚至脸我那明显是沾了她们便宜的话她们也没有太过介意,而是正色对我说:“别嬉皮笑脸,和你说正事呢。”

    “我那里嬉皮笑脸了?”我苦笑一下,也是正襟而坐。

    这时的赵婉兮跟着说了一句:“也不准转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

    我真被她们两个打败了:“好吧,好吧,你们说吧。”

    看萧然和赵婉兮这个样子,还真是有点训夫的样子,虽然屈服于她们的“威”之下,但我还是在心中YY的愤懑:还没有给哥哥我做老婆就管起哥哥的事来了,看你们进了哥哥的家门,哥哥怎么折腾你们?

    萧然和赵婉兮自然是不清楚我心中的这点小邪的,此时的她们,还是震撼于我出门时告诉他们的决定,我带在上的两万块,除了必要的路费之外,我将全部用于购入这次发行的新股认购证。

    这个时候的普通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一个月也只有四百多,两万块,那可是四个科级干部一个年的工资总和呀。

    萧然和赵婉兮惊讶的,不单是我对于购买股票认购证的坚持,而且,还有她们都没有想到,也根本不可能想到的一点,就是,我这么一个个小小的高中生,竟然敢随携带着两万的巨款独自一个人跑到上海来投资。

    买股票认购证是进行股票交易的前提,虽然这仅仅是新股申购的凭证,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投资的一种,虽然我的资金总量只有少少的两万块,挂投资的牌子大了些。

    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投资不是,一个还是读书的中学生竟然干起来投资的话,这种行为的震撼对于萧然这样一个大学老师来说,已经是几乎不可相信的,而对于本就从事着类似工作的赵婉兮来说,更是有如平地一声雷的霹雳呀。

    十七岁的少年跑来“投资”新股认购证,虽然我这个人在赵婉兮的眼中有些显得少年老成一些,但赵婉兮还是心中猜想:建国,到底是天才还是疯子。

    不过,相对于萧然而言,赵婉兮还是理智一些的,至少她认为我还是有天才的可能的,萧然却是本着她作为一个老师的职业天,第一句话就问我:“你是我弟弟,有些事我一定要弄清楚,先说,你的钱是怎么来的?”

    听了萧然的话,我脸上立刻挂上了三条黑线:“我的好然姐,你这哪里是我姐姐,而是公安好不好。”

    萧然却是一本正经:“如果你真要我找公安来你才肯交代的话,我不介意给你找几个公安,不妨告诉你,我的大哥,当然,也是你大哥,就在上海这个地方当个小公安呢。”

    萧然的话冷冷的,明显是透着威胁,我虽然不说也明白,按照你们家住警备司令部的那场面,你大哥要是小公安才怪,小局长还差不多,把这个“大哥”整过来,还不要把我那点底都给挖光了,我连忙屈服:“别,找公安就算了,我还是主动交代吧。不过,我说的你都信?”

    在信任度上,萧然还是很看得起我的,毕竟,我连到上海来办这么荒唐的事都主动说了,就是说明我对萧然还是很真诚的信任的,既然我都这么信任她,她将心比心的说:“这点你放心,你说的,我都信。”说完,还看了赵婉兮一眼,赵婉兮心中对我好奇,可还是点头补充了一句:“我也是。”

    既然她们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再做作,把心一横的说:“两万块,一万是我从家里拿的,家里的积蓄基本上都在这里,另外一万,可以说是我赚的。”

    从家里拿的一万,两位美女倒没有想到我是偷偷拿出来的,所以她们也没有在这上面表现出特别的关注,反而是把全部的兴趣集中到了我说的自己赚的那一万块钱上。

    “你赚的?一万块?”两女对望一眼,同时的目光集中到我的脸上一起说。

    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开口就是一句:“是,准确的说,还是在半个月内赚出来的。”

    “啊?”萧然是大为恼火,仿佛是我在戏弄她一般的站了起来对我说凶巴巴的说到:“陈建国,你这样下去,让我怎么样再相信你说的话。”

    我知道,此时的萧然对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毕竟在这个年代半个月赚一万块对于一个中学生那意味着什么?人均收入摆在这里,好像就能说明问题了。而萧然只是一个单纯的大学老师,没有多少社会阅历,对于社会上的一些事也是想法单纯。

    我知道这个时候和萧然越争下去越是会把事弄复杂,不过,以我腹黑男重生过来几十年社会经历和十多年官场的浮沉,还搞不定萧然这个笑毛丫头。

    我任萧然发泄着心中对我的不满,等到萧然说完后终于气呼呼的坐下后,我才很是从容不迫,面带微笑的看向了赵婉兮,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我那仿佛能看透她内心的目光看着她淡然的说了一句:“然姐不相信我的话,婉兮姐姐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我的话语中的含义,明显是指赵婉兮或许不完全相信我的话,但也不会完全不相信我的话。这个意思,萧然懂,赵婉兮也懂,萧然是很是意外的看了赵婉兮一眼,而感受到我刚才那充满了穿透力目光的赵婉兮却是内心的一阵的震撼:这种充满睿智而又练达的目光,怎么可能就出现在了一个十七岁少年的上呢?

    联想到从认识眼前这个少年后到现在,才短短的十几个小时,在这十几个小时间,这个少年给自己的印象一次次的充满了不可思议,不管是在接萧然的时候还是在晚餐的时候,更不用说一大早这个男孩石破天惊放出了的信息,综上所述,这个男孩总有着这样那样的神奇,不说他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天才,但要说他能在十五天中赚到一万块,自己也不见得会完全不相信。而在昨天的夜色中,这个充满神奇的男孩还和自己发生了那么一段暧昧的事,自己的体走光也被他看见了,一场梦他还当了男主角,现实与梦幻之间,自己都真不知道自己对于这个男孩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好似很亲切,又好似很甜蜜,还好似很羞赫,另外带上一点点发自女矜持本的抗拒,总之,酸酸甜甜,但是,不过怎么说,还是应该能算做是自己一个新近亲密之人吧,自己也是一个颇为传统的女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和某个人相恋五年了还保持着克制着保持着清白子吧。

    赵婉兮或羞或涩的如是想,也正是基于这种心里,最终,她还是抓住萧然的手,对着我说了句:“我相信,当然,如果你愿意把怎么办赚到这一万块的经历告诉我和小然,我想,我们也乐意当个听众的。”

    毕竟一看就是在社会大熔炉里挣扎了多年的人物呀,赵婉兮不但理智的选择相信我,还巧妙的把萧然的心思也抓在了手上。

    果然,也有些冷静下来的萧然白了我一眼说:“就是,就是,快点坦白。”边说着,还装着凶的样子从桌子低下踢了我一下,等到我龇牙咧嘴后才露出得意的笑颜给了我一句:“说话就知道吓死人,还让我生那么大的气,活该。”

    萧然这样样子,自然是雨过天晴,毕竟萧然虽然单纯,但不笨,当赵婉兮摆明她的意见后,萧然就已经反思了过来,我的一些表现她是看在眼里的,当时生气也是因为关心则乱罢了,对于萧然的这种关我自然是记在心上的,所以,对于在化解萧然火气这个事上表现突出的赵婉兮,我很是感激的看了一眼,随后才乐呵呵的表示:“我当然不介意。其实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讨了个巧而已,婉兮姐姐应该不知道,不过然姐你应该听说过最近在东城北京路上有一家专门搞烧烤的特色小店吧?”

    崔阿姨的小店最近是东城的一个亮点,果然萧然一听我提醒,马上就想起来:“知道,叫什么崔什么的开的。好像很火爆哦。我也去过一次,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给我烤的。”说到这里,萧然想到什么似的,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我微笑着承认:“那就是了,那个你说的漂亮女孩子是我表姐,店子是我阿姨崔红的,这个烧烤的东西就是我一手弄出来的。”

    “啊?”萧然虽然有点心理准备,可是被我说出来后,还是觉得一下接受不过来。

    我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也就只有拿出主人的气度来向着赵婉兮和萧然说:“这个……以后惋惜姐姐和萧然姐姐要是再次光临,那就报我的名字,我想免个单是没有问题的。”

    等我装大方完了的这个时候,萧然总算是将这个现实认可下来,听到我这么说,当下哪里客气:“哼!你白让姐姐担心一场,免个单就想行了,没门,明年回到东城,看我怎么收拾你。”

    明年怎么收拾那是明年的事,现在我一如既往的大方到底:“一切听从然姐你的吩咐,这总行了吧?”

    萧然这才放过我,我的巨款来源的问题也总算是揭过了,但是在购买新股认购证的问题上,萧然还是对我的行为表示不可理解和不支持。

    用萧然的话说:“就算你手上的钱是你家里和你自己赚的,但是,你拿着家里全部的继续和你自己全部的家当用来进行一场赌博,我不许可。”

    对于萧然,我差点无语:“我的好姐姐,这是我自己的事好不好,亏了,我认倒霉就是了,当做善事,反正不是说发行认购证募集的资金都用于慈善事业吗?”

    可萧然却根本不吃这一,这个真心把我当弟弟看待的美丽女孩拿出姐姐的气派:“亏了,那就更不行了,我是你姐姐,绝对不会让你去参加这种赌博的行为的。”

    现在的萧然也似听到了许多关于新股认购证的传言,对于这种摇号的做法,她归类于赌博好像也是说得过去的,于是,作为一个职业教师本着职业的敏感,天生就对这个“词语”深恶而痛绝之。

    可我总不能和钱过不起不是,怎么说我也是曾经外号“陈老抠”的,跟着这样的横财过不起那根本就不是我的风格,我也有些着急的说:“我的好然姐,你不能这样不讲理好不好,赌博是赌博,投资是投资,我这是在进行投资,参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你根本不懂投资,不要把我们光荣的投资行为划归到赌博的勾当中去好不好?”

    萧然的确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但就算我把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大帽子盖下来,她还是坚持:“你说的对,我是学汉语言文学的,是不懂投资,不顾,我不懂,婉兮姐姐不懂嘛?婉兮姐姐是复旦大学经贸专业高材生,还有程程也是。”

    这我倒没有看出来,复旦的经贸是王牌专业呀,赵婉兮出自复旦经贸,也是个不简单的人才呀,我忍不住的看了赵婉兮一眼:“伍柏林先生的学生?”

    对于我能一口说出国际经贸系第一导师的名称,赵婉兮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不过她还是摇摇头说:“我可没有那个福气,那是我们的经济学院的院长,不过,程程现在倒是在读伍老师的研究生。”

    哦,我心中按说一声,读档前的人生里,我在职研究生读的也是复旦经济学员,不过,我的导师却已经不是伍柏林教授了,但还是听过伍柏林先生的课的,在此看来,这位程程女士与我也算是一脉相承呀,细算,还可以算是师兄妹关系了。伍老师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经济学基本理论、社会主义经济、当代中国经济问题、社会上义经济学史。主要著作有:《中国的市场化改革理论20年》、《培育和发展大企业集团》、《中国企业集团论》,在我担任国资集团投资部一把手的时候,所奉行的投资理论就是他的学说。所以,对于赵婉兮和那个从未谋面的师姐程程,我还是由衷的说了一句:“大师子弟。”

    萧然见我此时弱了三分,更觉得能让那个程程和赵婉兮吃住我了,当下就是活:“你知道就好。既然说我不讲理,我就讲一次理,你要是能把你的投资大道理给婉兮姐姐和程程说通,姐姐不但不阻止你去买认购证,姐姐自己也有两万私房钱,赚了算你的,亏了,姐姐自己认。现在,抓紧吃,吃完了,我们一起到婉兮姐姐公司找程程。”

    这个萧然,还真的……我深呼吸一口。

    到了这里,我也大概知道一点了,不把这工作做过去,以萧然的格,让他那当公安的大哥把我直接遣送回籍都有可能,要说以我的能力,想要说通赵婉兮和那个我没有见过的师姐程程女士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十多年的资历在这里,而且这两位的师承学说以及那一理论上的体系我也深刻理解,也能算是知己知彼了。唯一的一点麻烦,就是要在她们的面前暴露了我真实的能力了?要解释清楚我这次投资的可行,要从我肚子里掏出来的货可不是一点两点呀。

    不过,到了这个地步,我好像也没有选择不是,要是能多赢回一点萧然的私房钱,我也能多赚上一些,虽然萧然说赚了的归我,但好处均沾的道理我是知道的,就算是二一添作五,我也能多获得百万的收获,何乐不为?

    想到这里,也有些豁出去了,决定下来后,务求必胜的我顿时意气风发,挂着自信的笑容对着萧然和赵婉兮点头到:“好吧,不过,我们快点吃吧,早点搞定,早点到工商银行去收刮呢。”

    现在的新股认购证都是由上海的工商银行发行的。

    萧然和赵婉兮看着我顿时意气风发起来的神色,恍若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我一般,而且,这个不一样的我充满了阳刚、健康和披靡一切的气势,说的俗气一点,还可以差不多称呼为王霸之气,萧然和赵婉兮这两个一个被我袭过,一个被我看过走光,都和我有点暧昧故事的绝色双一时的心中都是有些迷离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