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同床共枕】

    第二天早上,我和赵婉兮都晚起了。

    很巧合,晚起的原因都是一样,我们都做了一个香艳的梦。

    说起了,这是我人生读档之后的第二次梦遗了,主要的因当然是赵婉兮那趣内裤和光乍泄了,我脸皮够厚,腹腔够黑,混不当回事。这种事虽然私密,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正常的生理现象罢了,两次生理现象也是隔了快半个月,更说明我的青期发育是健康而且正常的,就是那弄湿了的内裤穿的有些难受,好在我也是做过九十年代的大学生,别的没有什么经验,什么内裤反穿袜子反穿的事倒是经常做的,何况,这也是不得已的况下吗?

    倒是赵婉兮,加上这一次,已经是连续两天的晚上做着同样的梦了,当萧然赶到的时候,我自然还是在赖,而赵婉兮却是对着再一次换下来的湿漉漉的内裤又羞又慌又愧又乱的忐忑:自己这是怎么了?想男人想疯了?还是……自己终于是忘记那个男人了吗?

    可虽然这样想,一想到那个让自己受尽了伤害的男人,赵婉兮的心又开始疼了起来。

    毕竟,五年的感呀,说扔下就扔下了,那个男人可以做到这样的洒脱,自己却是做不到。有时,赵婉兮也会想,要是当时自己坦白了自己的世,那个男人还不会抛弃自己跟上另外一个女人的脚步,不过,这也就是想想罢了,虽然依旧心痛,但现在想起来,与其是可以的维持着那份虚浮的,还不如像现在一样,学会痛苦的面对那个男人苍白的虚伪。

    人,或许就是这样吧,只有经历了痛苦,才能学会长大。

    当年,要不是为了那个男人,自己又何至于丢下自己稳定而又清闲的工作,离开父母一直一来的呵护,与家人闹翻后傻乎乎的跑到上海这个对自己而言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呢?现在梦醒了,可自己却已经是没有脸再回到父母的边,一年了,自己就在上海如同孤家寡人的生存着,要不是还有萧然和程程两个姐妹的话,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撑过来。

    想到这里,赵婉兮难得的欣慰一笑,这才甩甩头,就如同是要甩掉某些往事一般的对自己说:“过去的就过去了,自己还要活下去呢,疼过一次就够了,这次总要找给自己找个好男人。”

    于是,暂时忘却了痛苦的女人自然是再次思了起来,自然,昨夜里梦境中的风花雪月也是跟着在脑海里浮现,心中羞之余,赵婉兮终于是按耐不住心中的那点怨愤,嗔除了一句:“这个陈建国,现实里欺负我还不够,还要跑到梦里来欺负我。”

    看来,这美人梦里,那做坏的主角,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当然,这事,对于睡在另外一个房间的我来说,自然是不知道的。

    萧然的到来,催促着我和赵婉兮从各自休息的房间里出来,同时走出房门的我对着赵婉兮官方的说了声:“婉兮姐姐早。”

    而一会前还在对我暗骂的赵婉兮面对着我,却瞬时的羞红了脸,轻轻的回了句:“早。”随后就转过头去再也不敢看我。

    看赵婉兮的表,我还以为赵婉兮还在为昨晚上的那点香艳事害羞呢,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暗道了一句:熟女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脸皮薄了?倒是萧然,看见我们两个出来,很是好奇的问了我们一句:“你们昨天晚上做什么了,都九点了,才起。”

    萧然一句话,直中赵婉兮的心底,原本就是因为做个晚上那**漾的梦而暗自心慌的她听到萧然呃话,更是心中如小鹿乱撞,莫须有的就猜测,难道小然看出点什么来了?一时差点连走路都摔跤。赶忙躲避进洗手间里洗脸冷静去了。

    我还好,连哄带骗的说:“也没做什么,十点就睡了,就是婉兮姐姐家的太香了,窝着就不愿意起来。呵呵。”

    对于我的回答,萧然很是满意加得意:“那当然,你睡的那张,平时是我睡的。”

    哇,原来还是萧然美女的香,我忍不住的就脱口一句:“那这么说,我和然姐你也算是同共枕过了。”

    “谁跟你同共枕过呀?”萧然听了我的话,开始的那点小得意立刻不见了,一副羞恼的样子,抓过一个沙发上的抱枕就向我砸了过来。

    我轻巧的接过,笑嘻嘻的的说:“当然是然姐你呀,你看,我昨天睡的,你说是平时你睡的,那不是同是什么,上的枕头婉兮姐姐也没有新换,共枕也是说得过去的,你还有什么说的。”

    “你还说。”萧然这下觉得用抱枕砸我不过瘾了,冲到我的面前,粉拳在我的背上拼命的卵锤:“让你断章取义,让你胡言乱语,让你口无遮拦,让你目无尊长,让你是非不分,让你狗嘴里不吐象牙。”

    汗,果然不愧是做姐姐的呀。

    听到萧然这成语像不要钱的一样往外蹦,我赶紧打住:“停,我的萧然姐姐,你哪来的这么多成语?你教语文的呀?”

    我也就是感慨一句,没有想到,萧然的回答却是出乎我意料,洋洋得意的她把她那雪白而又修长的脖子骄傲的一扬:“哼!就是,姐姐我在东城师范学院教的汉语言文学。”

    昨天还看不出来,这萧然年纪轻轻的,竟然还是大学老师。

    正巧,这个时候的赵婉兮也从洗手间里出来,得意完了的萧然推了我一把:“好了,你也快去梳洗去,等下姐姐带你去吃早点,然后再带你去逛上海。”

    此时的萧然,完全是把我当成自己的真弟弟一样的看待,也是是缘分吧,一直都是家里老小的她从来就是被哥哥姐姐们疼着,一直就巴不得也有个比自己小的弟弟,可惜的是,不管是亲戚还有朋友家,却找不到一个顺眼的,没有想到,在一次平常的行程中却意外的遇上了我,更何况,我这个弟弟还和她在车上有过那么亲密的接触呢?

    不过很可惜,她的程安排并没有得到我的认可,我刷着牙还边咕哝着:“我说然姐,我什么时候说要去逛上海了,我还有事呢?”

    “你有什么事?你不是来上海玩的吗?”萧然诧异,就连开始给自己收拾上班用品的赵婉兮也是疑惑的看了我一下。

    “那是你想当然的认为好不好。”我“咕噜咕噜”两声,吐掉口中的白沫,这才言辞清晰的给了萧然答案:“今天我要去买股票……”

    我的话让萧然与赵婉兮都大跌眼镜,听到“股票”两字的她们一起“唰唰”的把目光盯向了我,这时的上海不管什么人,都对“股票”两个字特别的敏感,两女对望一眼,萧然总算是服我了:“你这个时候到什么地方去买股票,证交所都是机构之间在倒来倒去,散户手里的股票一个个的都撰的紧紧地,谁还会把股票卖给你呀。再说,你一个小高中生,怎么就想到买股票了,你哪里来的钱买股票呀?”

    萧然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看她那样子,差不多就想冲到我面前来探探我是不是发烧了,就连一边的赵婉兮也是听着点头。

    听了萧然这一段话,我知道萧然对这证券市场也不是一无所知的,而赵婉兮就在上海,这样一看就是属于知一类的女人更不是我所能糊弄过去的。

    所以,我终于笑呵呵的把我全部的话说完了:“看你们急的,我还没有说完呢,这个时候买不到股票,股票认购证总该买得到的吧?”

    可是,我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两女更是当场发晕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