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咸猪手事件】(求收藏)

    元月16,上午。

    也不是什么特别繁忙的线路,可就是想不通为什么火车上还这么挤。

    难得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就算是现在还是元月的天气,这黄绿色的破车冷飕飕也不带空调,可我还是挤了一的汗,终于坐上自己的座位,无奈的感慨,这中国,怎么就是这么多的人呢?

    想想看也是,十三亿呀。

    摇摇头,放好行李,其实也没有什么行李,也就是一个空空的书包,带着的两万块钱那都带我的贴衣服里藏着,虽然厚厚一沓,让人不是很舒服,可是毕竟是两万现金呀,于是,我又开始讨厌没有银联的这个年头来。

    两万块钱里面,一万是老爸老妈这么多年的储蓄,一本存折一直存在某个他们以为我不知道的角落,这次被我偷梁换柱了出来,留了一张纸条以备万一,另外一万却是昨天下午崔阿姨给的。

    原本我仅仅是打算用老爸老妈的一万块就差不离了,一万块足足可以买到三百张认购权,就算以后不用来买股票,等摇号后到黑市上一卖,那也是上百万了,我心虽然黑,还想多赚一点,可是,我们家毕竟只有这点资金,也就只能做这点活,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差不多认命的时候,崔阿姨还大方的给了我一万,还是现金。

    用崔阿姨的话说,这一万是这段时间烧烤赚的那部分我应该得的,按照秋秋的说法,这段时间赚的钱,崔阿姨可以给了我三分之二,我原本是不想要这么多的,可是想到那将近20000%的利润,我还是咬牙拿了,最后还请崔阿姨在我面前保密。

    崔阿姨会不会对老爸说我不知道,不过能瞒一时就行,包括偷梁换柱拿老爸老妈的存折里的钱也是,就算他们发现了,他们也没有办法了,都给我变成一堆股票认购证了,他们还能杀了我不成,最多,就是以后这些股票认购证赚的钱要被他们监控少了自由罢了,不过,要能把这个事瞒到我赚的钱回收回来,那有通过这两万块赚到了两三百万在手,我还不是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想到这,又不免有些得意:穿越就是好呀,整个就开着一个作弊器。

    整出书包里被许晓诺胡乱塞的《解放报》,也不管车厢里上上下下的吵杂的声音,专心的看起我的报纸来,可这还没有看完一个,就感觉到一阵淡淡的幽香近我的鼻腔,深深的吸了一口,还真的是沁人心扉,这边还没有诧异完这杂乱的车厢里哪里来的如此清香,那边就感觉道有人轻轻的推我的肩膀。

    “先生,能让一让吗?”

    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很轻柔的声音,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称为“先生”,颇有点新鲜感。忍不住的转头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一个清秀的女孩正俏生生的站在我的边呢。

    女孩很漂亮。

    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婷婷玉立的苗条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嫩的绝色靥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

    绕是我习惯了秋秋表姐和许晓诺两个丫头的秀色,在这一刻,也被眼前秀丽女孩的姿色给震撼了一下。

    看样子,女孩竟然是我的临时“同桌”。

    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靠坐在一起,只是面对这种美丽,我不由的乱想:难道重生后真的是横运也跟着来了,不说遇上92年股票认购证这样的横财机会,就是连旅途也能遇上美女,呵呵,倒也不得不佩服许晓诺的预感呀,这个丫头临上车前还对我说:不准和漂亮女孩子说话呢。难道这丫头就知道我一上车就能遇上美女?

    想不通,脸上不由神色幻变:许晓诺这话,听?还是不听?的,真考验人呀。

    于是,一时惊艳之后,便是沉默。

    女孩也是诧异于我脸上神色的莫名变化。

    对自己容貌充满自信的女孩自然是已经习惯了男生看向自己时眼光中带着的那种惊艳的颜色,甚至可以说,要不是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孩——自然是我了——那微笑起来的样子还算亲切,女孩的心中都已经是要产生厌恶的绪了,现在能平和的接受眼前男生那火辣辣的目光,已经是很稀罕的一件事了,可没有想到的是,男孩那惊艳的目光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两秒,转而就是一种莫名的混乱,明显走神,看在女孩的眼中,却也是没有来由的心中一恨:哼,看见本美女,还能走神,太不把本美女放在眼里了吧?

    所以说,女生就是女生,她的注释叫做不可理喻。

    你多看她一眼,她生气,不看她呢,也生气。

    于是,思绪的转动,让表面上对视着心中确实各有心思的两人都在一时沉寂了,可是,别人的时间却依旧在悄然的流动,而女孩侧立正好把火车车厢中间的通道占据掉了三分之二,堵塞的通道使得跟在女孩后面上车的人相互的催促了起来。

    “怎么挡住路了?”后面的人催促。

    女孩这才回神:“啊!对不对。”

    我和女孩那基本上是同时回神过来的,尴尬之余,我对着女孩做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女孩子却是有些嗔怒的瞪了我一眼,虽然表有些凶巴巴的,可是这一瞪,不知道怎么的,却仿佛让我和女孩之间不由的是亲却了几分。

    “还不让让?”女孩对着我嗔道。

    “哦。”我听话的匆忙站了起来,想让出位置让女孩进入靠近窗户的位置,可是,跟在女孩后面的人群可能是因为火车响起的汽笛而终于等不及的开始向女孩拥挤了过来,女孩被人群一冲,双手都拿着行李的她站立不稳,体也不自由的向我站立起来的体压了过来。

    感觉道女孩站立不稳,我忙说了声:“小心!”

    可惜,我的提听好像有些迟了,我的话刚刚落音,女孩的体就已经是贴近了我的膛。

    一阵香风扑来,空气好像都变的温暖了几分,少女那种人的体香有着让人眩晕的作用,在女孩向我不自觉压过来的时候,我也是下意识的想扶住女孩的倾倒,刚刚放下报纸的双手不由的向女孩的躯扶去,可是,绕是我动作敏捷,女孩那倾轧过来的体已经及不上我扶持的动作,潜意识的驱动,我那原本是成抓拿动作的双手,一时变成了平掌,稳稳的撑在了女孩的前,顶住了女孩的体。

    肢体的接触让我和女孩都在接下来的一刻,默然了。

    我不是初哥,记忆中的事就不用说了,就是人生读档之后,也和许晓诺与秋秋表姐有过那么一次两次的“亲密接触”,女体的魅力,我是深刻体会的,那种能够融化一切的柔软可以让任何一个人沉迷。

    眼前的女孩同样,体也是那样的迷人,而且,相对了现在许晓诺那种宛若初开的蓓蕾,眼前的女孩却是丰艳的玫瑰,那柔软的肌体也显得是更加的丰腴,入手处更是一片的柔腻,隔着单件的羽绒服,我深刻的感受到了那种丰满的魔力,下意识里,忍不住的还变掌为爪,轻轻的抓动了一下。

    “恩…………”入耳的是女孩一声淡淡的人的呻吟,出得她口,入得我耳,跟着我的心中也是一颤,看着女孩那立刻红透的双腮,还有那细腻的鼻尖上瞬间透出来的细微汗珠,我的脑袋里面也是一轰……

    不好,坏了。

    我的手,竟然是抓在了女孩那迷人的双峰……

    “对不起……对不起。”慌乱之下,我忙把双手从女孩的上撤退,好在就是这么一刻的时间,女孩因为向我倾轧后通畅起来的通道让过往的旅人都没有注意到我和女孩这一刹那间的尴尬,女孩也是由于我刚才的支撑而稳住了躯,但是,我和刚刚落座下来的女孩都知道,我们的心跳,都已经是超过了平时的脉动。

    刚才的尴尬,让女孩的目光一直看向火车的窗外,而我,也是很不自然的一直看着另外一边的过道,目光在过道上逐渐安定下来的人群游离,可我那忐忑的心里,却还是在为刚才那不经意之间的旖旎而触动着,双手的手感仿佛也还停留在刚才的那一刻,那种柔腻,那种丰腴,那种迷茫……

    绪的波动,让许久才沉定下来的我忍不住的心中感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咸猪手”事件吗?此时的女孩,或许现在于是和我一样的不堪吧,也许还是更甚,毕竟,我是男人,而她是女人,以综合的眼光来看,怎么说,都是我沾了人家的便宜不是。

    想到这里,我很想再去向坐在我边的美丽女孩诚挚的再道个歉,可是,转过看向女孩,却看到的只是女孩那优雅的背影,她那看向窗外的平静姿态,让我已经到了嘴巴口边的歉意,却在这一时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