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我信】(我又推荐了,哈哈)

    崔阿姨的小吃店已经开始越来越吸引人眼球了,每天那里的火爆场景都让人难以理解,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现在中国的休闲娱乐市场还是在单纯的买方市场上,于是,崔阿姨小吃店的龙头效应也在急速的形成中,而我的圈钱计划,自然也不应该滞后。

    放完寒假,已经是元月15了,农历腊月十二,还有半个月多一点就过年了,而这个时候上海的新股认购证销售却是一点过年的火气氛都没有,完全陷入了低迷的状态中。

    说起来新股认购证的发行火不起来也是有原因的。

    根据当时的物价水平、消费能力以及大众心理,1992年股票认购证确定为30元1份,这个价格并不是特别便宜,并且,在发行认购证的事先,发行管理层已经告诉大家:认购证会在1992年内分4次摇号,要号能不能摇中是一回事,而就算摇中了,整个1992年,上海证券交易所也就总共发行10多个股票。这个决定一出,几乎是所有人都懵了,搞不清楚该买还是不该买,对这个问题的判断,所有人都没有可供参考的经验。一时,整个股票认购证的销售就有些冷场。

    第二个,股票认购证的印刷制作虽然精美,可他却首次在证件的表面上提出了以后任何一个证券公司里都会挂出的标语“股市有风险,涉市须谨慎”,可以说1992年的股票认购证提供了一个最早的风险提示的样板,这却又给了发行人群一个极为不好的心里暗示,因此,整个发行状态低落也是可以预见的。这也导致了最后整个股票认购证的发行量只有两百万份。

    认购证的发行时间为期10天。马上就要过去一半了,和老爸老妈说好同学约我到其家去玩两天,过两三回来,对我,老爸老妈从小到大都是放心的,可这个事却是瞒不过作为我同班同学的许晓诺。

    我的同学自然是她的同学,而且,许晓诺在班上的威望也是一流,有没有同学约我她大小姐哪还有不知道的,更何况,我还有事要落在她的手上呢。转 载自 我 看書 齋我的份证不是还要求着她老爸许国强给我办不是。

    临去买火车票前,跑到许晓诺家,这个时候她家也就她一个,见到我出现,许晓诺有些含羞的让我进屋坐,我却是摇头,拉上许晓诺:“小诺,陪我去找一下许叔叔好不好?”

    “找我爸?”

    我点头,微微一笑说:“上次不是答应了好好陪许叔叔杀上几盘的吗?我还承诺让他三子的呢?”

    听到我这话,许晓诺就想起那天我借摩托时向许国强夸下的海口,忍不住笑了:“啊,你还记得呀,我爸都和我说了好几次,说你陈建国就知道吹牛了,现在牛皮吹破了,连面都不敢见了。”

    汗,我苦笑:“你不是知道,这段时间忙着期末考试嘛。”老实说,虽然对于期末开始我已经是不是很在意了,可是,这毕竟是老爸老妈心中的一个标准,为了我以后更大的自由,这次的考试我还是花了不少精力复习的。

    许晓诺也能理解:“可你也不需要这个时候去找他呀,下午等他下班回家就可以了。不会又要找我爸借车吧?”说完,许晓诺还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表示她发现了我的“不良企图”。

    许晓诺是聪明人,我这点小心思是瞒不过她的。再说,就是我瞒住了,许国强也不一定会帮我瞒呀,这是,害得找他帮忙呢。

    所以,我开诚布公的说:“呵呵,也不是借车了,而是,我想让许叔叔给我办个份证。”

    这个年代份证都是手写过塑的,办起来很快,不过都是街道统一到公安局办理,私人去办的话很麻烦,要办很多手续,有许国强出面就快多了,一个电话搞定的事

    “你现在就要办份证干什么?”许晓诺很好奇的问。

    我也不隐瞒:“我想到上海去一趟,现在不是发行股票认购证吗,我想去买点股票玩玩。”

    “真的?”许晓诺疑惑。

    “怎么,小诺你不信呀?”

    “不信!”

    这年头玩股票的也听说不少,不过许晓诺还是摇摇头,我真的是无语了,我说真话,反倒是没有人相信了。不过许晓诺倒没有追问我为什么?大概也就是想我可能是想到上海去玩两天吧,许晓诺家庭条件好,以前就去过上海,回来后还在我和红军他们面前炫耀过,这个时候也兴到北京上海旅行,所以她不但没有特别在意,还答应了帮我在老爸老妈面前帮衬着。

    到了交警大队的时候,正好差不多午间休息,找到许国强的时候,正一个人摆着谱在那里自娱自乐呢,看到我来了,许国强连忙像抓壮丁一样的抓住我:“哈哈,建国来了,陪我先杀上几盘。”

    我有求于人,自然是竭力配合:“好呀,我来就是找许叔叔你来切磋来的,上次还说要让你三子呢。许叔叔没有忘记吧。”

    “没忘,当然没有忘。”许国强“哈哈”一笑:“你可是第一个敢在叔叔面前说要让我三子的人,我怎么会忘记呢?不过,建国你行不行呀?不行的话早说,许叔叔又不会笑话你。”

    “男人怎能说不行。”我一句话就把许国强顶的无语:“许叔叔你要是不放心我的棋力,要不,我们填点彩头就是,你看怎么样?”

    “哦?”许国强虽然看起来粗粗大大,大大咧咧的,可是也是在部队里混出来的,有名的粗中有细,听了我这话,却是神秘的一笑:“怎么,还带彩头的,说说看,要什么财团哦,看你的样子,想来是要许叔叔给你办什么事吧?说好了,要许叔叔能办的,可不许为难许叔叔。”

    这个时候的许国强那笑着审视着我的眼神,哪里是把握当成小男孩了,也不知道把我的心中看成了多少道弯弯绕。

    在许国强这里是讨不到巧的,我先就坦白了:“怎么会为难许叔叔呢,我就是明天想到上海去玩一趟,没有份证又不方便,所以想让许叔叔帮个忙,找人加急给我办个临时证件罢了。”

    “哦。那行。”许国强一摆手:“这个不是什么难事,也就一句话的事。就算你不能不能让我三子,凭你这份胆气,叔叔也帮你办了。”说完,一边让许晓诺清理期盼,一边电话找人帮我办份证件,电话打完后和我会师棋盘时还说:“一个小时搞定,我们这盘棋下完,你的份证就送过来了。”

    毕竟是公安局的领导呀,还有人亲自送上门,我也是乐得自在,对着许国强自信的一摆手做了一个先行的姿势:“那就好,许叔叔,你先贴子吧。”

    让子先贴,许国强也正是起我这个对手来。

    要说许国强也是个不弱的棋手,平时在公安局内部也能称王称霸,可惜在现在多了后世十多年经历的我面前却实在是有些不太好看,不管怎么说,从大学到工作十多年的时间里,我浸这黑白棋道也有个十来年了,更何况,后世网络咨询丰富,有名的棋谱我都打过,十分钟下去,原本还是颇为自得的许国强就已经是冷汗涔涔了,连一边看棋的许晓诺都不由的替她家老爷子心急。

    果然,还不到四十五分钟呢,许国强的棋局就已经是岌岌可危了,无奈弃子认输之后,许国强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我,感慨一句:“建国的棋风稳健有加,又不乏奇正变化,我不如建国呀。”

    我正要谦虚一句呢,许国强的办公室门响了起来,许国强开门,原来是我的份证恰时送到,许国强把份证转递给我,却又是想到什么似的问了我一句:“建国到上海去,不单是去旅行的吧?”

    难得能接上话的许晓诺这下抢着回答:“哼,他呀,还说是想去上海炒股票呢,又在吹牛,老爸,千万别信他的鬼话。”

    听着许晓诺的嗔言,我一时无语,倒是许国强,或许是因为在我手上输了一局,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冒出了两个意外的字:“我信!”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