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不一般的陈建国】(二更)

    其实,按谢雅晴心底的意思,能让我转学,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谢雅晴也能更放心不是,不过,我要是不转学也是可以接受的,只要我能克制的保持与许晓诺之间的距离,那也是没有问题的,至于说到她口中“威胁”我的那些言语,说白了,那就是谢雅晴看着我一个小毛孩,对我施加的心理打击而已,不说我爸和谢雅晴二十年的同事谊,就因为这种事找我爸的麻烦那也是自己丢自己的脸不是,所以,谢雅晴真也就是那么一说。

    按照谢雅晴的初步预想,在她的多重打击和导下,我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小男生怎么能逃出她谢大书记的五指山呢?

    嘎嘎嘎嘎。

    这话貌似是邪恶了点,可是,事实呢,却是完全的出乎了谢雅晴的意料。她那也就一说的“威胁”,被我误会了。

    于是,谢雅晴没有控制住局面,我“造反”了。

    我突然之间转变态度,却让谢雅晴一时难以接受过来。这个时候的谢雅晴,总不好在我面前对着我让步示弱说那仅仅就是她的玩笑话吧?

    谢雅晴先是一阵无语,不过,马上却是有些羞怒了起来,毕竟,她一个快五十岁了的老江湖在我这个毛头孩子面前吃瘪,还真的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有个词语怎么形容来着,哦,叫“沟里翻船”,现在的谢雅晴大概就处在这个状况,而且,这个时候就是为了这点长辈的面子,也不好自己打自己嘴巴不是,所以,无语之后,紧接着的谢雅晴那原本还算和蔼可信慈眉善目的脸色立刻就是晴转多云:“建国,你……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我这个时候也是放开了,完全把谢雅晴当成是对等的态度,以我长先进谢雅晴十多年的经历以及在官场上打拼十多年的阅历,加上刚刚还打了谢雅晴一个措手不及,我完全可以控制住这次我和谢雅晴的“交锋”,当然,考虑到许晓诺的因素,我还是克制了许多的。 自 我 看書 齋

    我冷静的看着谢雅晴,再次的说:“谢阿姨,其实我认为,就算是我和小诺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样,您作为长辈,都不应该拿我爸爸的事来影响我的决定,而且,我和小诺的事是私事,我爸爸的事却是公事,暂且不说我爸爸在这个事上面有多大的错误,您把我和小诺的事与我爸爸的事混为一谈,不是明摆着公私不分吗,我想,这应该不是谢阿姨您的工作态度吧。”

    我的话很是平静,这的确是因为我克制的缘故,要不然,我完全可以把话说的更加的尖锐,但是,就算是我这个单薄的话语,听在谢雅晴的耳朵里,还是相当的刺耳,毕竟,一个长辈被一个小辈这样的训说,是谁都难以忍受的。

    一时之间,谢雅晴仿佛也忘记了在她面前的我完全就是一个小辈,一个十七岁的小男生。已经真的恼羞成怒的谢雅晴也仿佛忘记了自己找我的目的是为了许晓诺的事,只是她,愤怒的盯着低沉的训教:“住口,陈建国,,我的工作态度还用得着你来评说坚定,我又怎么就公私不分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爸那样做又是公私分明了,平时你爸就是教导你没有礼貌的?”

    要说,以我心中谢雅晴作为“丈母娘”以及思思姥姥的这个份来说,别说谢雅晴这么教训我了,就是拿竹子抽我,我也只能是认了,可是这个时候的谢雅晴却把我爸怎么教导我这样的话挂在嘴巴上,却真一时揭破了我心底的伤疤。

    记忆中的苦难子,不正是缺少着父亲的教导,那是一种深沉的,等到许多年我有了孩子我才体会这种深沉的的执着与伟大,所以,面对着谢雅晴言语中的深深刺痛,我再也是无法平和的克制。

    我肃容的对谢雅晴说到:“谢阿姨……到现在我还这样称呼您,我认为我爸怎么教导我,那是我和我爸的事,并不需要您来多心,您对小诺的心思我明白,也更能理解您作为母亲对子女的那份真切意,可是,我不赞赏你带着有色目光看人的态度以及自以为是的上等人的心态,更不能接受你对我爸的指责,我爸人怎么样暂且不说,但是子不言父过的道理我还是的懂,我想我们今天的话已经没有什么好谈下去了,我的话您听不听得进我不知道,但我还是想明白的告诉您,小诺的事,我已经是**了,有自己的独立意识,我自己知道什么做什么不该做,也有我自己的分寸,不想受到别人甚至于是家人的影响,您如果有什么样的想法,那就请去影响小诺好了,至于我爸的事……”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才郑重的接着说:“您是厂领导,您觉得应该处理就怎么处理吧,一切的后果,我们接着就是。”

    话说到这里,我已经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最多也就是老爸“晚节不保”吧,被五金厂开除就是,名声不好听一点,但是要是真正了解老爸的人,又怎么会被这表面上的名声给影响呢?再说,现在政府都在提倡公职人员下海,老爸离职也算是响应号召不是,以我现在的能力,还差老爸那上班每个月三百多一点的工资?更何况,以现在五金厂的困境,这三百来块钱的工资也不知道还能再发几个月呢?

    所以,说也就不在乎的用一种如同是外交辞令一般正式的语调强硬的阐述着我的立场观点,说完后,再向谢雅晴点了一下头,募然的转离开,找老爸去了。

    “陈建国你……”

    谢雅晴终于被我最后一句不屑的枪眼刺激的目瞪口呆,被迫哑口无言的她微微张着嘴巴,脸色变化急转之下,也只能默然的看着我离开的背影。

    此时的谢雅晴,不但是自己被我的话语震撼的出离愤怒了,也是被我刚才一番不亢不卑的出人表现搅的心中思潮翻滚,久久不息。

    今天的我,表现在谢雅晴面前的,完全是一副与以往那个形象单薄的少年不一样风骨,还有那一副宠辱不惊,沉着冷静的表现,更是远远的超越了我现在十七岁的年纪,加上我话语中所体现出来的逻辑与话锋,绝对是言简意赅,入木三分,尤其是那阐述时表现出来的不一般的气势,哪里是一个少年呀,不注意看面孔,还能以为是哪里来的市级领导呢,这样的表现,谢雅晴真的很难把我当成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看待,而谢雅晴这个看法的直接后果就是,虽然被我话语刺激的愤怒了谢雅晴已经在考虑是不是真的要拿捏我家老爸一把,但是一会后稍许冷静下来的她有不由的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这个建国,能有这番表现,好像也真的不简单,要是诺诺真的喜欢的话,他和诺诺在一起的话,也好像不错哦?

    谢雅晴能这样想,对我和许晓诺之间的关系来说,倒也算是一个意外的喜讯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