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谢雅晴的威胁】(求推)

    “真的不懂?”

    谢雅晴一边带着我走在五金厂靠着的东城河河岸边,一边疑惑的打量了我一下:“建国,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从小阿姨就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你认为,诺诺那副大大咧咧的格,又是阿姨自己的女儿,你说,你们能瞒得过阿姨吗?”

    “是小诺?”

    听了谢雅晴的一番话,我总算是有点领悟,看来不是我,谢雅晴感觉到我和许晓诺之间的关系有点“不很正常”,是从许晓诺那里发现的,可是,谢雅晴又是怎么发现的呢?而且,许晓诺在她老妈面前,有到底表露了什么?

    对于我的疑惑,谢雅晴没有明着回答我,只是对我说道:“建国,你觉得你和诺诺现在就开始在一起合适吗?”

    我心中大汗!实在是感觉谢雅晴的强悍,貌似我和许晓诺还没有在一起呀,就是有点那么个意思,那也是我对许晓诺心中有企图而已,而许晓诺,我能感觉的,那最多就是对我有一点点那种朦朦胧胧的好感而已,可是,谢雅晴这话,却已经是摆明了我和许晓诺在谈对象了一般,难怪谢雅晴刚才看向我时那笑都是神神秘秘的,这年头,学生早恋,那是“苛政猛于虎”呀。

    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说否认吧,我却偏偏对许晓诺有那么点意思,这个时候一口咬死我和许晓诺之间的清白,那只要谢雅晴赶蛇随棍上,我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断了路了吗?

    或许是谢雅晴感觉到了我的为难之处,倒没有迫我,只是引导着我说:“呵呵,不知道怎么说吧。”

    我只有点头。

    谢雅晴也是跟着点头:“我理解呀,建国,你毕竟还小,你和诺诺其实都还小,说不上来也是正常的,实话说吧,这个时候你和诺诺在一起,就是我,有着几十年的丰富人生经历,也实在是想不出你们在一起对你们有什么好的方面的影响,毕竟你们还是个学生,而且明年就要高考了,所以这个时候你们更应该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学习上,而不应该把你们现在宝贵的时间经历荒废在这不切实际的中,你们人生的路还很长,等上了大学,说不定就分开了,就算大学在一起,毕业后,也有可能分开的,难道,你们以后工作也还能凑到一起吗?建国,你觉得阿姨这个话说得对不对?”

    老生常谈,这个话不管是在那个年代,做父母的或许都是这样说的,而且,谢雅晴的那句“你们以后工作也还能凑到一起吗”,让我更是鄙视,因为,这里面,谢雅晴语气中那洋溢的优越感,让敏感的我很是不舒服,我知道,他们家许国强现在是公安局交通分局局长,副处,她自己也是五金厂的党委副书记,按照级别,那也是副处了,在东城这个地方也是个实力派家庭,而我呢,父母都是小职工,这样悬殊的家庭条件,事实也是,他们可以为许晓诺找一个很好的单位,而我,或许就只能的听任毕业分配了,可就算是这样又怎么样呢?莫欺少年穷的话,谢雅晴不可能不知道的,她现在这么对我,不就是摆明了她心中对我以及我们家庭的那种不屑吗?

    我的心中开始有些闷火,但这个时候,我还是忍了。对于谢雅晴的话,我虽然鄙视,可是,我还是默默的点头。

    看到我的点头,谢雅晴倒没有注意到我心绪的变化,大概是觉得已经把我说服了,所以很有成就感的大方给了我一个肯定的表对我貌似“感慨”的说:“所以呀,我就说,建国一直就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这么快就明白了阿姨的意思。”

    那还用说。我心里嘀咕,不过,虽然对谢雅晴的话语开始不爽,看在谢雅晴是我们家思思姥姥的份上,我还是忍忍忍,并继续谦虚:“谢阿姨,您夸奖了,我这个人我自己知道,也就是有点自知之明罢了。”

    或许,我的谦虚让谢雅晴感觉到我的诚恳,又或许,谢雅晴等的就是我这句话,谢雅晴立刻变的如同是处理自己的公事一般的挥洒:“呵呵,对,话点子就是在这里,建国你说的,有自知之明那就是对了。所以呀,这个事,关键点,还是在你呀,建国。”

    老实说,幸好我也是穿越来的,心中的真实心理年龄已经是三十老几了,而且,还是在最能锻炼人的官场上锻炼过,要不然对着这谢雅晴的一大通忽悠,还真要被谢雅晴的一会说教一会夸奖折腾的胡里巴图的了。

    我沉下心来,稳坐钓鱼台,淡淡的说了句:“是嘛?我有什么关键的,阿姨,你也不用绕圈子了,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我的沉着倒让谢雅晴愕然了一会,可现在的我,毕竟是只是一个十七岁涉世未深的懵懂少年,谢雅晴还是把我太没有放在心上的说:“那阿姨就之说了,别看诺诺刚才一副乖巧的样子,诺诺的格叛逆,我想你和阿姨都知道,这个事要是做诺诺的工作的话,反而还会适得其反,所以,阿姨想让你主动一点的离诺诺远一点,你看怎么样?”

    “这……”我想了一下说道:“阿姨的意思是让我转学?”

    我的话让谢雅晴惊喜,从谢雅晴的心理来说,她还真没有想到让我转学这一步,最多就是让我和许晓诺保持距离,不要再接触,就是面对许晓诺的主动接触也采取回避态度,一来二去,就算我和许小诺真的谈对象,时间长了也冷了,但我竟然主动的说出“转学”这个话题来,那不是更保险,谢雅晴当然不会拒绝。

    谢雅晴强自镇定:“呵呵,当然,能转学是最好的,这样对你对诺诺都有好处。”说到这里,谢雅晴还在后面着重提醒一句:“你爸上午的那点事,阿姨也可以当成什么也没有看见。”

    谢雅晴这提醒话的不说还好,一说,我原本心中压着的闷气,一时间真是压不住了。

    谢雅晴这话,那明摆着就是在威胁我。我陈建国还真的不是吃这个的主,就是在面对着张守成的死刑胁迫都没有低头,谢雅晴的这个话,那还不是火上浇油。这个时候的我,浑然忘记了我自己内心还想借着谢雅晴的关系拿到她手上管理的北京路上原小五金交易市场门面的初衷,在脸色连续变化了好一会之后,终于是咬着嘴唇对着谢雅晴说出了第一句不太客气的话:

    “那按谢阿姨的意思,我要是不转学,谢阿姨还真有处理处理我爸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