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曾经,那一夜的春梦无痕】

    我曾经这样问过自己:如果……当然,那也只是如果……如果秋秋没有离开的话,我是不是会和秋秋在一起?

    这个问题无解。

    因为,在曾经的记忆了,那也仅仅是如果而已。

    可是,当人生再次的转弯,让我重新的再次选择呢?

    秋秋是我的小表姐,但和我其实并没有多深的血缘关系,甚至于都超出十七八服之外了,之所以叫她小表姐,那是因为老妈的关系。

    我的外婆和秋秋的外婆是一个宗族里面的姐妹,同一个辈分的,用我们的话说,那就是同一个“字牌”的,也算是手帕谊吧,后来,两人又同时嫁到了同一个刘姓的家族,于是,关系就更加的亲密了,就是到了她们的儿女这一代,也是一直以兄弟姐妹相称着,于是,我的老妈,叫秋秋的老妈,便是大表姐,而我称呼秋秋,自然就变成了小表姐了。

    秋秋比我大两岁,小的时候,从小就子像个男孩子,引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我还只有四五岁的时候,那时候,老妈经常带我回乡下老家去秋秋家做客,偶然的机会,秋秋开始发现了我和她尿尿的姿势不对,于是,就拉着我的手去问她的老妈我的大姨,这种问题,大人也不好向小孩子解释,于是,善于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秋秋趁着带我到小河立面去洗澡的机会,把我全上下都扒光了,终于,发现了男生都是长有小**的。

    自然,那一年,我想当然的就被这个“无耻”的女贼给华丽的“侮辱”了。

    到了现在,我还能想象出来,当我和秋秋一起回到大姨家的时候,秋秋这个“不知道羞耻”的女色狼在家里对着我妈嚎叫“我知道为什么建国弟弟都是站着尿尿了,因为他下面长了个长鼻子”的形,那场面,“惨不忍睹”呀。

    或许,就因为这个吧,秋秋和我之间不管是在大人的眼里,还是在其他小伙伴的眼里,都是有一个“暧昧”的关系的,就是秋秋的心里,或许也是这样想的。以前小时候到秋秋家做客的时候,乡下老家的一般家伙总是欺负我这个比他们长的相对白净的“城里少爷”,这个时候,都是秋秋站在我的面前把那些个伙伴赶走,然后再牵着我的手凶巴巴的对我说:“建国,看我现在对你多好,以后,你要对我不好,我就用剪刀把你下面尿尿的长鼻子剪掉,让你以后再也不能尿尿。”

    秋秋那个时候的话特别的凶,现在想起来,自然是有些好笑的,可偏偏那个时候的我却是听话的讨好:“放心吧,秋秋姐姐,我以后一定对你好。”

    小时候的诺言就是这样,可到长大,却又多少人能记得呢?

    我或许是忘记了,上了初中以后,回乡下老家的机会少了,就是回去了,也知道了所谓的“男女之防”,何况那个时候秋秋也是大姑娘了,女孩子天生发育都比男孩子早,于是,一段童年时的“”好像就这样无疾而终了,我只知道的时候,秋秋初中之后就没有上学了,在家帮家里做些活,直到她来到东城。

    记忆中,家里最痛苦的那段子,也是秋秋一直陪伴的,到了东城以后,老妈给秋秋在她的邮政所给秋秋找了一个看仓库的活,后来,老妈生病的那段子,为了多赚有些钱,白天的秋秋不但在邮政所里上班,下班以后,还到人家饭店里面去给人家洗盘子,而秋秋后来的不幸,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

    不可否认的说,秋秋姐姐是我记忆中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比许晓诺漂亮,比丁宁也漂亮,甚至,比记忆中在大学时候号称金陵第一花的林向东还漂亮,这里面或许还带有一些个人的感因素在立面,但不管在怎么说,秋秋表姐却是一朵绚丽的玫瑰,让人不自觉的仰慕的。

    这一点,不管是老妈,还是我,都一直是引以为傲的。甚至于,当五金厂里面的那些年轻职工见过秋秋姐姐后跑到我们家找老妈,说要和秋秋姐姐处对象,老妈就一直不同意,用老妈的话说:“这么好的闺女,怎么可能给你们,这可是我们家建国的童养媳,我还留着给我们家建国用的。”老妈一说这个的时候,我脸红,秋秋害羞。不过,好像我们都没有反驳。

    我和秋秋或许都是这样想的,也许,等我们长大后,秋秋会是我的对象,我也会是秋秋的对象吧。

    但时事的突然总是让人难以控制,一段时间,我总能感觉到秋秋的不开心,后来才知道知道,是一个“太子”看上秋秋了。

    太子是我们口中的言语,相当于“衙内”的含义。

    那个“太子”对秋秋有什么样的迫,我不知道,甚至那个时候的我,就是连怎么去开解秋秋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一段时间,秋秋总是那样的迷茫,她在压力与惑中煎熬,选择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终于,在一个老妈加夜班的晚上,秋秋滴着眼泪钻进了我的被窝。

    那一个夜晚,就像一场了无痕迹的梦。

    那晚,我做完功课上睡觉,迷糊中,感觉到有人挤到了我的边,男孩子睡觉,或许大家都知道的,一般都喜欢只穿着一条内裤,我也是一样。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就只感觉到一团火和滑腻,和我的肌肤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秋秋姐姐……”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秋秋就用手指按住了我的嘴唇:“别说话。”随后,秋秋那饱含着的双唇就压在了我的嘴唇之上。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和一个成熟的女这样亲密的接触在一起,也是我第一次如此的接吻,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怎么接吻,一切都是秋秋的主动。当时的我,也已经是十七岁的年纪了,自然也有了某些幻想,甚至,这幻想对象,除了秋秋,没有了别人,但我没有想到,一切会来的这么快。

    我没有拒绝秋秋的,也无法抗拒秋秋的,那天,我们做了很多次。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欢,也是秋秋的第一次欢,但是,我们都像是不知道疲倦的孩子,我们拼命的向对方索求着,包括对象的体,对方的,对方的心……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秋秋已经不见了,我没有特别的在意,等到下午回到家才从老妈的口中知道,秋秋已经回乡下老家了,后来又知道,秋秋去了广东,这时,我才知道,秋秋选择了逃避。

    秋秋走后的一段时间,我想秋秋,特别是想念那一夜秋秋的无限风,我知道自己是混账的,可是,我毕竟是个男人,虽然是个没有多少良心的男人。再然后,因为高考的压力,我就是连秋秋也不想了,这个和我共同奉献了人生第一次少女贞洁的女孩子,就这样的被我压到了记忆的最深处,直到秋秋的老妈,我的大姨去世的时候,我才再次的见到秋秋。

    那是,已经是十多年以后了。

    也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秋秋。

    葬礼后,秋秋回广东,到金陵坐飞机,在金陵住了一夜,那一夜,在宾馆,是我陪伴着她。

    我想问她这十年过得怎么样,结婚了没有,然而秋秋什么也没有回答我。她反问我:“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我从秋秋的话语中听出了很多东西,顿时,我哑口无言了。

    秋秋笑笑了,很真诚的笑笑。

    秋秋对我说:“建国,你先坐坐,我先冲洗一下。”说着她就走进了客房的洗手间,等到出来的时候,秋秋把整个房间的光源都关了,只留下了头灯淡淡的光晕。

    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秋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秋秋还是那样的美丽,更甚的是,这个时候的秋秋充满了无限的惑,因为,秋秋的上,什么也没有穿。

    “你还要我吗?”

    秋秋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

    那一夜,就如同是我们的第一次,我们依旧是不知道疲倦的做着,一次,两次,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就接着做,就好像我们都知道了我们之后不会再有结果了一般,我们要的仅仅是这一夜的欢愉。

    第二天的一大早,秋秋依旧那样的消失了,只给我在头上留下了一张便笺:我走了,建国。

    便笺纸上,依稀是两滴泪水。

    突然之间,我终于明白秋秋,明白了秋秋的无怨无悔,也许,这就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那时我在想:为什么,我不留下秋秋呢?难道我就不知道,秋秋也许一直就在等待着我的挽留吗?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没有心思再考虑到我的妻子丁宁了,我对自己说,或许我不会和丁宁离婚,但是,我也不能辜负秋秋。

    我突然想到机场去追,可是一看时间,秋秋的飞机已经起飞了,我又想打电话给秋秋,可是,我才发现,我竟然是连秋秋的一个联系方式都没有。

    我良心发现的开始痛恨我自己。

    那一次,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秋秋。同第一次一样,宛若梦无痕。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