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表姐秋秋】(推荐呀,收藏呀)

    吃完喝完,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家。

    到家后,老爸老妈已经是吃完了饭收拾好了餐桌正坐在电视前面的沙发上一边无聊的看着电视,一边不知道在咕哝着什么,房间中暖暖的灯光突然间让我感到莫名的温暖。

    这一对,加上我,不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吗?

    家!

    多么让人欣慰的字眼,有家就有,有,就有了一切。

    这是种漫见沧海变桑田的触动。

    这种感觉,如同冰冷了的心在这一刻感动,模糊了印象中,好像这一刻的温暖已经是很久很久了。真的很久很久了。

    老爸被冤案判刑,直到老爸提前出狱,整整已经是八年的时间了,虽然老妈多少也知道了当时是自己错怪了老爸,所以对于老爸一直耿耿于怀,老爸出狱后老妈多次提出复婚的要求,可老爸或许真的是什么都看透了,出狱后回他的老家农村,耕了几地,一直孤独的一个人女生活着,像眼前这种他和老妈相濡以沫的景,曾几何时,那都是出现在我的梦中与幻想中的。

    刹那间,我想哭,真的想哭,可是,眼睛湿润了,那泪水却强忍着不让他流下。

    这一刻,只要有笑容就够了。

    有些事还没有发生,那就说明事并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面对这个温馨的场景,我在心中暗暗发誓,那件让我的幸福生活从此消失的事件,我一定不会让他再影响到我的父母,我的家庭,乃至我以后的人生。

    既然重新来了,从现在开始,我的人生命运,就由我自己来掌握。

    想到这里,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老爸比老妈心细,门一开,就知道我回来了,看到我,就是一个灿烂的笑容:“呵呵,我的宝贝儿子回来了,在你崔阿姨那里吃什么好吃的了?有没有给老爸我捎上一些?”

    老爸想的好,可是刚说完就被老妈在大腿上笑着一拍:“陈大力,你什么人呀?”

    老爸腆着脸往老妈那里“呵呵”一凑:“刘桂芬,我又是怎么了?”

    老妈看样子真的是拿老爸没有辙:“哪有像你这样的,你儿子在人家那里吃东西就像在家里一样,那是小孩子也就算了,你还不要脸的想又吃又拿,人家崔红是你老婆呀?”

    老妈也算是口没遮拦的了,不过,我们都知道,这只是他们夫妻两个闹着玩的,这样打打闹闹的生活才叫子,我也是饶有有趣的看着老爸准备怎么接着老妈的话说下去。

    老爸果然是猛人,见老妈这样说,又拉起他们那点旧账了:“你还说,当时要不是你,那崔红还真不得就成了我老婆了。”

    老爸一说,我就知道完了,要说,崔阿姨和老爸那还真的是从下那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过来的,一起长大,一起下乡,一起回城的,当然,其中下乡的时候老妈也开始和老爸认识了,可关系,还是老爸和崔阿姨来的好,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老爸和老妈就那样在一起了,据说是什么时候一个没有忍住,那个时候也是少男少女呀,也是有冲动的,就那样的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后来回城就结了婚,于是也就有了我了。

    小道消息,老爸和老妈结婚的时候,崔阿姨还哭了。

    后来,崔阿姨也结婚了,再后来,也有了红军那臭小子,可或许就因为老爸和崔阿姨“曾经”关系好吧,红军他爹愣是看我爸就没有正眼过。

    当然,长辈的时候,可不是我们能扯得上的,可是,老爸和老妈因为这种时候斗嘴斗个两三天那也是有先例的,为了我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我马上为转移话题:“等等,你们别吵了,我还有个事要问老爸呢?”

    在老妈的心目中,明显现在的我比老爸“贵重”多了,听到宝贝儿子有“最高指示”,老妈一脚踹在老爸的小腿上,把老爸从沙发上踹开:“陈大力,过去点,给我儿子空点地。”

    老爸虽然咕哝了一声:“有了儿子忘了老公。”不过,行动上还是很听老妈的话的。

    我也是毫不客气的在老爸和老妈的中间一坐,抓起沙发前茶几上的笔和纸,“沙沙沙沙”的一勾,就把烧烤架的样子给画了出来,毕竟是大学时候学工科的,画法几何的水平很是过得去,几笔就把构造画出来,然后摊到老爸面前:“老爸,看看,五金厂弄点废铁废钢筋找人给我焊几个这样的架子没有问题吧?”

    要说现在的五金厂焊点这样的东西还真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作为五金厂的家属,基本上现在那家要弄点铁器的小东西,都让自己家在五金厂上班的人到厂里找点废金属焊制,厂里也没有人说,就当时家属的福利吧,反正也没有人在意这点废金属。不过老爸很好奇。

    “焊这个东西没有问题,反正也要不了多少铁板钢管的,不过,建国,这个时候你要焊这个玩意干什么?”

    老爸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老妈也被我画的烧烤架吸引了,侧眼看着我。

    我自然是大大方方的把烧烤架的作用和对崔阿姨说的那一通话再次的像老爸老妈复述了一遍,等到说完,老爸无语,老妈却是想了一会对我说到:“真还是假的?有你说的那么好?”

    我这个时候也是不敢拍脯的,毕竟从小这两个家伙也是教导我要脚踏实地,不能夸夸其谈的嘛。我只能是“嘿嘿”一笑说:“反正不管怎么说,做了,那就有可能这么好,不做呢,就怎么也不肯能做到这么好不是。”

    对于我的话,老妈大为赞赏:“恩,这话,我听着实在,那就试试也好,正好呢,过两天我老家大表姐家的秋秋说要到城里找活干,这不我还没有找好人给她弄点事做呢,你帮你崔阿姨弄这点东西,正好也先让你秋秋小表姐去给你崔阿姨帮点忙。”

    说着,老妈很是自得的在我肩膀上一拍:“对了,建国你也别忘了,后天中午到火车站去接你秋秋笑表姐去哦。”

    我自然是“哦”的一声应承了下来,可那思绪却是伴随着“秋秋小表姐”那几个字开始飘忽了起来。最后汇成了一张精致俏丽的少女容颜。

    那就是我的秋秋小表姐。

    那个在记忆中恍若一场梦一般夺走我“第一次”的秋秋小表姐,那个在记忆中第一次让我认识了什么叫做玲珑姿的美丽女子,那个是记忆中让我第一次知道其实男人和女人之间发生的这种事其实是人世间最美妙的事的人,可惜,记忆中的她已经是杳无音讯了,而在这一刻,时间却又把我和秋秋小表姐重新拉扯到了一起。

    宿命吗?

    我飘忽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