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那一个白衣飘飘的年代】(求推荐)

    垮上许晓诺的“宝马”凤凰,我微笑着对许晓诺说到:“先说好,我的车技一般,摔跤了可别怪我。”

    “哼!”许晓诺“扑”的一声侧坐上车:“知道了,坏蛋。”

    恩,又给我整了一个外号。这许晓诺,还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不压住她,以后貌似要“征服”她好像还真的要废大功夫呀。

    我无奈的说:“我说大姐,我说你叫我呆子就行了,怎么说也是从小叫到大的,有感了,可是,你给我取个坏蛋的外号我就不乐意了,我什么时候坏了,是欺骗了你的感还是**了你的**!”

    “什么?……”我的更彪悍让一直自诩为大姐大的许晓诺真的是无语了,想反驳吧,却不知道说什么,许晓诺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吃瘪的一天,整到最后就整出了两个字:“流氓!”

    汗,坏蛋刚过,就变成流氓了。

    不过,流氓就流氓吧,虽然是流氓,可有些话还是要说的,看着许晓诺那手抓着后座边沿的转过头去不再理睬我的模样,我“嘿嘿”一笑说道:“好,不管是坏蛋,还是流氓,但话我还是要说,别说我没提醒你呀,你这样坐不安全,等下要坐不稳,我许你扶着我的腰,别害羞,安全第一。”

    呵呵,说完,我也不管许晓诺什么反应,双脚一用力,自行车“呼噜呼噜”的加速向前奔去,怎么说也是十七岁,这个时候的我比十七八年后被酒色掏空了体的我强壮一百倍,许晓诺还没有反应过来,自行车就已经是穿越了自行车道上一个又一个的人流。

    许晓诺总算是忍了好几分钟,终于是忍不下去了,最后还是双手扶上了我的腰肢。

    当我的体感受到许晓诺掌心中传来的温度是,我竟然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一时间,竟希望这一段路程永远就这样的走下去,口中也不由的轻快的唱起那首悠扬的《白衣飘飘的年代》来,清唱着这首温馨的蓝色旋律,让我的思重新拾回记忆中已埋藏的多深的这个年代。曾经逝去的佯狂,流走的岁月,似乎都记忆着这样一种声音:青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不后悔,四季的雨飞雪飞让我心醉却不堪憔悴,轻轻的风轻轻的梦轻轻的晨晨昏昏,淡淡的云淡淡的泪淡淡的年年岁岁……

    “当秋风停在了你的发梢,

    在红红的夕阳肩上。

    你注视着树叶轻轻脉搏和天边的云声而落,

    你沉默倾听着那一首歌……

    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

    白衣飘飘的年代……。”

    许晓诺原本是很是有点害羞的,但适应了一会之后,这个有着无比强悍神经的大姐头终于是认命了,当然,心中那一点女天生的碎碎念念还是避免不了的,什么“臭坏蛋,死流氓”这类的,我如清风拂面般的免疫了,可当那优美的歌声从我那略带着沙哑的嗓音中演绎出来时,许晓诺不知道是被触动了哪根思,连那些碎碎念都没有,迷离的眼神中,竟然焕发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迷乱。

    当然,这是我不曾看见的。

    等到一曲歌完,许晓诺那原本刻意跟我保持着的距离的体也在不经意之间慢慢的贴近了我的后背。

    “建国。”

    原本我的思绪也是随着这首《白衣飘飘的年代》飞扬,被许晓诺的召唤,才回神过来。

    “咋的?”

    “这首歌是谁唱的,以前怎么没有听过?”

    被许晓诺这么一说,我这才醒悟,这貌似是92年以后才有的歌吧,现在唱出来,这个版权归谁呀,我虽然是个贪官,却也不至于还兼职“文抄公”,听的许晓诺这么一说,我忙借口到:“以前听人唱过,听着就学会了,呵呵,我也不知道是谁唱的。”

    “哦。是嘛。”听了我的解释,许晓诺的语气中明显带着点遗憾,不过,很快许晓诺就反问起我来:“那建国,你心中的那个白衣飘飘是谁呀?”

    不知怎么的,我总感觉到许晓诺那略带羞涩的颤抖语气中带着点期待,又带着点害怕。

    少女怀呀。

    我还能怎么,当然是很想当然的回答:“拜托,我的大姐,你可是我们东城九中的一姐,人称一朵梨花压海棠,白垩纪圣母霸王龙,直接点好不好,什么白衣飘飘是谁,你直接问我心中的那个暗恋对象是谁不就得了。”

    被我一刺激,再张扬的许晓诺也受不了。

    “陈建国,你说什么?”许晓诺一声轻吼,那扶在我腰间的右手正好对着我的软就是一掐,我这才醒悟,原来我还有要害正被许晓诺掌握呢,赶着许晓诺那有如锋芒的手指还没有一百八十度旋转的时刻,忙换了一种语气献媚道:“没……没说什么。呵呵,其实这还用说吗?怎么说我们也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类型的,除了你,我还能暗恋谁呢?你说是不是。”

    我的献媚总算及时,许晓诺“哼”了一声,这才放过我,可嘴巴里面却冒出了一句:“却,谁稀罕。”

    女人,要面子,这个我知道,尤其是要强的女人,许晓诺这种的,我哪能不理解呢,按说记忆里和这个家伙在一块的时候,她都要弄个女上男下式不是,这个时候当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马连续拍了。

    我“嘿嘿”笑道:“那是,也不看看我们许大小姐是谁,那可是我们九中的终校花奖获得者,所有男生的梦中人,女生的阶级敌人,当然不稀罕我这个小人物了,不过,我自己稀罕就成了,你许大小姐多给点面子,高抬点贵手,多给个几次机会让我请你吃个晚餐,看个电影,晒个月亮,压个马路,开个房间什么的,不就成了。你看怎么样?”

    要不说女人都是花痴呢,被我的强烈轰炸一下炸的找不找边了的许晓诺浑没有察觉到我的话语中还有一句带着无限色的“开个房间”几个字,正得意着的许晓诺不但一改刚才的雄威,还略微羞涩的回到:“那就要看你表现了,好像下午是期末前最后一次数学小测试哦,怎么样,课代表,下午传个纸条什么的?完成任务,晚上就答应你看电影。”

    “恩!真的!”

    还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我猛的一个刹车,许晓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原本就已经是很贴近的体就这样撞击在了我的后背上。一股柔软的感觉拨动了我后背的触觉神经,我立刻醒悟过来。

    这丫头,这个年纪就规模不小了。

    要说许晓诺那碧涛汹涌的尺寸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没有想到许晓诺在这个时候还是这么有料。男人本色的我忍不住的就开始异想起来:重生回来的子,也还很是值得期待的呀。

    许晓诺自然是不知道我心中色色的遐想,但是女孩神秘之处和我的后背碰触的那种**的感觉却让许晓诺一时也是恍惚了起来,从来没有过的异样感觉让许晓诺生出一种神秘的无力感,尤其是伴随着体前倾,那鼻腔间也萦绕起我上那种男特有的气息,许晓诺开始有些心慌起来,好一会才平静,深呼吸一口转回原来的个本色,撑着我的后背脱离和我的直接碰触后,又在我的后背上粉拳一锤:“臭坏蛋,搞什么?”

    我轻巧的从自行车上下来,无奈的说到:“大姐,学校到了。”

    许晓诺一抬头,果然已经是到了我们的学校东城九中的校门了,那俏脸一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从我的手中夺回自行车,推着车子,招呼没有打,就慌乱的冲进了校门,看着许晓诺那慌乱的动作,这一刻,我的心灵是那样异常的满足。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重生之横运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