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形势迫人】

    崇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官员无聊到这种程度,边关兵、民、敌没有一个人关心,却在这些什么道德,道义上做文章,当下沉下脸来说道:“众卿家,非是朕不对科举之事上心,只是边紧急,朕实在放心不下。大明九边,尤其是宁远一线,多年来承受着鞑子的重压。前线几万军士缺衣少粮,军饷都只能拿到四五成,这叫他们如何打仗?朕去这宁远一看,看的朕是心惊胆战。你们知道建州鞑子的状况吗?他们是兵强马壮,兵械精良,鞑子在盛京开了几十个打铁铺,夜不停专门打造兵器。还在到处征伐蒙古弱小部落,囤积粮草。这都是为大规模侵扰大明做准备啊。”

    “你们众位可知道?大明辽东一代,已经是十室九空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家人被鞑子残杀掳掠。自宁远城外六百里,那都是一片上等的肥沃田土啊,就因为鞑子作孽,这一片土地如今没有一个人耕种,都荒芜废弃了。逃难到宁远、到山海关内的难民不计其数,这些人无田地可耕种,还多是老弱病残,生活着实艰难凄惨,朕都不忍心啊!你们各位臣工,立于这朗朗太和大之中,难道就不能多关心下大明的子民吗?非要在这里说些没要紧的事?”崇祯内心愤懑,气呼呼的说道。

    众官员听罢,当下都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内阁次辅孙承宗说道:“陛下自从登基以来,忧心国事,臣是感同受的。臣掌管兵部以来,深为边关形势所忧困。大明九边处处有隐患,一旦外敌入侵就非常险恶了。臣无能,不能排解这危局,幸得陛下睿智,亲赴边关,解了这大明东面之忧,臣深以为陛下此举为明君所为。”

    孙承宗居内阁次辅,地位和威望均高,他一开口,当下众官员都不敢再在皇帝出巡这事上继续纠缠。但这件事不纠缠了,不等于这些官员们就会停手。

    “陛下,先皇驾崩之后,按礼部规制,应册封懿安张皇后为皇太后,但臣以为,先皇与陛下乃一母同胞,如册封懿安皇后为皇太后,则会高了皇上一辈,这就乱了辈分。臣以为,懿安皇后不应再予册封为皇太后。请陛下明鉴!”礼部右侍郎高永能出班说道。

    “既是如此,那就依卿所言,一切如旧吧!”崇祯说道。心想,真的要是册封懿安皇后为皇太后,那可就皇姐变皇母了,那可不行。

    “陛下英明,既然如此,臣以为,懿安皇后不宜再居于皇城后宫,应移居他处安养。”礼部右侍郎高永能说道。

    “没这个必要吧,懿安皇后在皇城住的好好的,现在让她搬走不太好吧,皇后无子无夫,本就可怜,朕如何忍心啊!”崇祯一听,赶紧出言反对。

    “陛下,臣也不是铁石心肠赶懿安皇后,只是这礼制上多有不合。臣以为,南直隶皇宫设施一应俱全,懿安皇后移居南京皇宫安养,既不失了皇家威仪份,又可舒心休憩,最为妥当。”高侍郎说道。

    “陛下,高侍郎所言极是,臣以为如此安排上佳。”都察院左都御使成基命附和道。

    “此事朕是不会同意的,先帝刚走,你们这帮臣子就如此无,要赶走先帝遗留下的孤苦伶仃的一个弱女人,你们,,,你们也太刻薄了吧。”崇祯再一次生气,大声喝道。

    “陛下,非臣等无,只是,,,只是陛下与懿安皇后辈分相同,皇后居于后宫,多有不便啊。寻常百姓人家都会避这瓜前李下之嫌,何况是皇家呢?这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啊。陛下,不可轻视啊!”户部尚书吴宗达说道。

    “好啊,哼哼,你们是有备而来的啊!”崇祯气极而笑,原来请求不册封懿安皇后为皇太后,是想有借口赶皇后走啊。

    “陛下,臣听得传言,陛下与懿安皇后平相处,多有行为暧昧,夹缠不清之事,陛下,这会与人留下口舌啊,实不为明君所为。臣请陛下三思。”监察御史洪克公说道。

    “你,,,你居然敢如此放肆,口出狂言!”崇祯大怒。他虽对懿安皇后有所意思,但平里还算规矩,这被人揭了**,当下是恼羞成怒。

    “陛下,洪御史所言,不可不虑啊!懿安皇后正年当韶华,陛下平里行事又稍有轻率,这万一做出什么沦丧败坏之事,,乱后宫,那可就举国震惊了啊!陛下,此事应该速速有个了断啊,臣以为,陛下现今就应下旨,移请懿安皇后去南京皇宫安养。陛下!”都察院左副都御使钱贵岑跪在地上,大声喊道。

    “够了,你们还有完没完了!”崇祯大为震怒。前面官员所说,虽然言语难听,但还讲三分道理,左副都御使钱贵岑说的,简直就是毫无根据的破口谩骂了。

    “你们,,,,,,你们,,,,你们如此狂妄嚣张的谩骂朕,难道就不怕朕治你们的罪吗?”崇祯大声吼道:“平里,朕待你们这些大臣,不能说太好,但也是很客气的,一些元老臣工,朕更是礼敬有加,从不出口伤人。但你们呢?就这样回报朕?”

    崇祯指着下面跪着的大臣,吼道:“你,,,你,,,还有你,,,朝堂之上如此猖狂,就以为朕整治不了你们吗!内廷侍卫何在,将这些人拖出去,每人廷杖四十!”

    令崇祯大感意外的是,这些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开口叫饶,满朝文武官员,也没有一个人哀求皇帝开恩。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今当值,看到这个况,知道非说话不可了。当下站出说道;“皇上,皇上息怒啊!请皇上先息了这雷霆之怒,这些个臣子,目无君父,咆哮朝堂,罪不可恕,但他们也是为了皇上的名声着想啊!皇上如今登基才数月,这大明朝亿万臣民都在看着皇上,指望着皇上啊!皇上,皇上,还请先暂时饶了这些不懂规矩的臣子吧!”

    这王承恩提到崇祯才登基数月,已经是很明显的提醒崇祯,皇帝你现在根基未稳当,可不能和所有文官对抗,该忍耐的一定要忍耐,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

    大明朝的文官集团,提别是科道言官,可以说是有文化的流氓。他们骂下级,骂同僚,骂上官,连皇帝也骂,有理有据要骂,没有根据、捕风捉影也要骂,这些人更是以挨皇帝的廷杖为荣。

    在后世,那些在黑道混的人,常常以坐过牢为荣。几个流氓坐一起,要是哪个说:“老子在哪里哪里坐了几年牢,刚刚回来。”其他的小混混一定会大为敬佩,尊为老大。这挨廷杖也是一样的。哪个官员要是挨了皇帝打,只要没被打死,以后就会被整个文官集团捧到天上去,就算是个五六品的小官,只要你说你什么什么时候挨过皇帝的廷杖,就算二三品的部院大人、部堂大人都会对你礼敬有加。

    这次劝谏皇帝,文官们是早有预谋,哪些人打头阵,哪些人跟着冲,甚至哪些人要做好挨廷杖的思想准备,都事前就商量策划好了。这次可是占住了理的,不象前次官员挨廷杖。上次许多文官因反对皇上减免农税而挨打,可真是挨的冤枉。挨了廷杖还不能到处宣扬,万一别人问你,为什么挨打,总不能说皇上想让老百姓子过好些,咱不答应,所以被皇上打了**吧。

    这次众官员一是攻击皇上重武功,轻科举,二是劝阻皇帝理清后宫关系,那可都是占着道理的事。这些官员都思虑着,就算是挨了廷杖,也可以落下个忠臣铮臣的美名。何况为这事挨廷杖,监刑的掌印太监绝对不敢示意锦衣卫把人打死了,就算打残都不大可能。是以这大之上,众官员都一副破釜沉舟之势,丝毫无退缩忍让的打算。

    崇祯坐在龙椅之上,在内心反复思考权衡,最后无奈的说到:“众卿家一片赤诚忠心,冒死进谏,朕倒是错怪你们了。各位卿都先请起来吧!”

    众官员听罢,一个个的都站起来,不少人面有得色。一干人等静静看着崇祯皇帝,似乎还不肯罢手。

    “朕刚才思量了,各位卿所说都是老成谋国之言。这恩科试,朕就定在三月二十五举行,到时候朕亲自主持。至于懿安皇后移居南京之事,朕也依了各位。如今国家艰难,还请各位卿多多尽心,今天就议到这里,都散了吧!”崇祯一脸诚恳的说道。崇祯心中的愤怒无法用言语形容,只是形势迫人,不得不如此。如今登基不久,且今后还有许多事要干,可不是翻脸的时候。言罢崇祯离座,转回后宫去了。

    “谢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官员看着皇帝的背影,齐声大呼道。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