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五年平辽】

    崇祯在宁远逗留数,该巡视的都巡视了,在宋千户胜利返回的第二,崇祯召见袁崇焕,做回京前最后的交待。

    “陛下,昨夜宋千户拜见微臣,把刀刃鞑子之事的前因后果都向微臣分说了一番,臣这才知道行此事将大惠于众将士,臣不甚惭愧!陛下为了大明将士的生命,不惜名声受损,当真是用心良苦,臣不能体察到陛下的这片心意,既愧且恐啊!”袁崇焕一番礼节后,马上向崇祯皇帝做检讨。

    “袁卿不必如此,你一番赤诚之心,朕知晓!”崇祯看到袁崇焕一夜之间就转变了观念,微感诧异,安抚道。

    “谢陛下!”

    “袁卿,你坐下说话。朕不就要离开宁远返京了,卿有什么要求就趁着现在,给朕说说吧,只要朕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到!”崇祯对袁崇焕诚挚的说道。

    “臣谢过陛下!陛下,那臣就说了,宁远乃山海关屏藩,万不可失,臣守着这里,纵然殚精竭虑也不敢稍有松懈,说道这要求嘛,微臣真有几个不之请!”袁崇焕说道。

    “哦,卿请说!”

    “陛下,这第一条,乃是钱粮。这些年间,九边尤其宁远等处欠饷严重。这次得亏陛下解救了宁远燃眉之急,然下次如何?若要宁远防卫事事应手,先要解了这钱粮之忧困!”袁崇焕说道。

    “这个没有问题,朕回去即令户部尚书着力措办,不可令得关辽军中钱粮不足!”崇祯又对一旁伺候的掌印太监曹化淳说道:“今后司礼监收到户部筹办宁远钱粮的奏章,一律批红,不得稍有延迟!”

    “奴婢明白!”曹化淳弯着腰说道。

    “陛下,这第二条,乃是请拨器械。鞑子狼子野心,早就在做准备,他们器械犀利,马匹壮健,久经训练。那么今后解到边疆去的刀枪弓甲等军械,也须精利,才可与鞑子抗衡。如果送到宁远前线的,都是些脆薄不堪使用的兵械,怕是要坏事!”袁崇焕说道。

    “嗯,卿说的是,这兵器一定要精良,可不能搞些假冒伪劣的东西!”崇祯说道。

    “皇上,这事好办,皇上可着令工部和兵部,今后解送去关辽的器械,必须铸明监造司官和工匠的姓名,如有不合使用的,就可追究查办!”曹化淳一旁说道。

    “嗯,这法子好!袁卿以为呢?”崇祯说道

    “臣以为可!”袁崇焕答道。

    “陛下,这第三条,乃是边关官员政令应当协调畅通。边关距京城遥远,中枢不可过多遥控。朝中吏部、兵部应给臣充分便利。臣需要的官员请给便利任命,不应当任用的,不可随便派下来。还有这宁远乃至辽东一线,应该委臣统筹调遣,如果多设赘员,臣办起事来,恐有掣肘,难以施展!”袁崇焕说道。

    袁崇焕说的第三点,就是个很关键的问题了,是在向皇帝要权,崇祯听了,微微有点犹豫,站起来走了几步,停下来向曹化淳问道:“这山海关总兵,是满桂吧?”

    “正是!”曹化淳说道。

    “嗯,如此这样,朕既然倚靠袁卿,就要信任你。朕既然信任你,当然要委以重任了。朕会赐卿尚方宝剑,并任命你为辽东总督,这宁远,广宁,辽东还有山海关等处,皆由卿统辖,一切文武官员,皆受卿节制,一切兵马钱粮,皆与卿调配。卿一统事权,行事若有缓急,可酌处置,朕赐你先斩后奏之权,卿你看如何!”崇祯说道。

    “陛下事事依臣,如此信赖,臣感佩万分,臣必鞠躬尽瘁,经营好辽东一线,以谢陛下知遇之恩!”袁崇焕当即跪下谢道。

    “卿且起来,这鞑子跳梁小丑,侵扰大明已有十年了,国土沦陷,辽民涂炭。卿自到这宁远以来,屡有功绩,忠勇可嘉。朕就倚重卿了。”说着,把袁崇焕拉起来。

    “这总督任命的诏令,朕回京后即刻办理,总督关防和勘合,会与诏令一同送来。袁卿你即起就以辽东总督的份行事吧!”崇祯说道。

    “谢陛下。陛下如此信赖帮扶,给臣放手去干的权力,臣必尽心去干,定当五年平辽!”袁崇焕兴奋的说道。

    “五年平辽?”崇祯不信,问道:“五年平定辽东?”

    “是陛下!臣预计五年可平定建部鞑子,全辽可以恢复!”袁崇焕肯定的说道。

    “啊!”崇祯失声大惊道,心想,五年平定辽东?!就凭你袁崇焕?你这不是忽悠我吗?我可是过来人了,五年?鞑子什么况我还不清楚?在后世,直到明朝灭亡了鞑子还过的活蹦乱跳的,今后十几年里,打得明朝毫无招架之力,最后还打入中原了。你袁崇焕最看重的、最拿手的就是守城,守守守,你如此保守战略,五年就可以平定辽东?你这是在欺我年幼无知,逗我开心吧?

    崇祯内心疑虑不定,看着袁崇焕,琢磨着袁崇焕这话的意思,到底是故意欺骗,还是说话不知分寸,大放厥词。袁崇焕当然不敢和皇帝对着看,当下低着头,用眼睛的余光留意着崇祯。袁崇焕感觉到崇祯的问话里头,惊讶的成分远远大于怀疑,一时也猜不透崇祯在怀疑什么?是不相信我袁崇焕可以五年平辽,还是不相信我袁崇焕本人了?内心隐隐有些懊悔。

    这君臣二人心中各有疑虑,相互忌惮,谁也没开口。崇祯一言不发,一动不动的盯着袁崇焕,袁崇焕也一言不发,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地砖。

    曹化淳看到刚才还一副和谐的气氛,突然就变得异常压抑了,不知怎么好,尴尬的立在一旁。

    “卿豪壮志,五年复辽。到时果如卿所说,朕不吝封侯之赏。请卿努力以解天下倒悬之苦!卿子孙亦受其福!”崇祯用最诚恳的语气说道,不经意的打了一个哈欠。

    袁崇焕见了,赶紧说道:“陛下,臣已无事,臣请告退!”

    “嗯,卿请去!”崇祯说道。

    袁崇焕走后,崇祯心事重重,在屋内走来走去。约莫过了半响,曹化淳凑上来,很小声的说道:“万岁,奴婢,,,奴婢有一事要禀告万岁爷!”

    “哦,你有何事要禀告?”崇祯问道。

    “回万岁,奴婢今早听手下密报,这袁大帅把,,,把万岁劳军的那五万两赏银吞没了一大半!”曹化淳轻声说道。

    “有这事?”崇祯一惊。

    “万岁,此事千真万确,不光这赏银,就是那欠饷,各营官领回后,都提了一部分送到袁大帅处了。听宁远镇守太监说,这都不是第一次了,这是成例。这宁远监军、佥兵御使,副总兵官、分守道等一干官员都拿了袁大帅的分润银子。”曹化淳说道。

    其实这事曹化淳两天前就知道了,但他看皇上对袁崇焕信赖有加,不敢报告。今天看到崇祯皇帝好似对袁崇焕有些疑虑,当下提起此事,好显示自己的本领,以博得皇上的宠幸。

    崇祯内心估摸着曹化淳说的这事应该不会有假,自己就在宁远,派人一查就可知道事真伪,曹化淳绝对不敢无中生有。只是没想到袁崇焕如此胆大妄为,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底下行贪墨勾当,这如何是好?轻轻处置吗?那不是失了皇家威严。从重处置?那就要立时革了袁崇焕的职,把袁崇焕革了,换谁来做这宁远统帅呢?还真不知道。

    崇祯当下头疼起来,再细细想来,当探子汇报军,拜了他崇祯皇帝,接着又给袁大帅行礼,可见袁崇焕在宁远兵将中的威信之高。这真把袁崇焕办了,只怕这些兵将会军心不稳了。要是万一的万一,边军哗变做乱,那可就不得了了。自己只带了七千兵马,可在这宁远城里,袁崇焕手下有两万多久经沙场的精锐之师,一旦交手起来,不要小半个时辰,就可把自己带来的这七千老爷兵、少爷兵杀的干干净净。

    “哼,你就喜多生些事,袁卿乃国家柱石,行事有所便宜算不得大事,你岂可随便妄言!”崇祯重重的对曹化淳说道。

    “奴婢该死,奴婢妄言,奴婢有罪,请皇上赐罪!”曹化淳一听,惊慌失措,赶紧跪下认错。

    “算了,今后行事当谨慎,这事朕自有分寸,你去把那个立功的宋千户召来吧。”崇祯说道。不知为何,崇祯忽然之间,想见见那个广宁立功的宋千户。

    不过时候,宋守约来到。“末将宁远游击将军宋守约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宋守约进来后,当即跪下给崇祯皇帝行礼。昨晚间,崇祯已经下令,连升济宁卫千户宋守约两级,为宁远游击将军。宋守约见到皇帝,当然要行三拜九叩之礼谢恩。

    “宋将军起来,无需多礼了,朕见你于兵事一道颇为精通,故召你来,想听听你对这辽东形势,有何想法?”

    “谢陛下看的起。末将乃一介武将,没习得什么兵书,但在闲暇时分,也常考虑这辽东一线该怎么用兵,该如何攻守!”宋游击说道。

    “看来朕没有看错人,那你说说,你都想到了些什么点子?”崇祯说道。

    “陛下,兵书有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咱们要跟鞑子打仗,首先要了解鞑子的实力。鞑子对我大明是蓄谋已久,经常派细作潜入,刺探边关各处军、民。这些细作皆为汉人,汉话通畅,混入百姓之中,极难辨认。故末将以为,我大明也该如此,要招募一些能够识写鞑子字、通说鞑子话及事者。”宋守约说道。

    “嗯,有道理,这报很重要啊!”崇祯很赞同。

    “是啊,陛下,如今大明连鞑子现有多少兵马都说不出个准数。鞑子有那些部族首领,有那些带兵将领?这些首领、将领本事如何?相互之间有何联姻、仇恨?关系亲疏如何?皆一无所知。很多大明官员,就连,,,就连袁大帅都看不起鞑子,终认为鞑子区区野蛮部落,逞得一时猖獗,难成气候,而不去用心看待,这可不行啊!”宋游击说道。

    “不错,这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可就要重视敌人啊!”崇祯一不小心,搬出了太祖的话。

    “陛下,袁大帅以为,鞑子如今风头正劲,锐气十足,我军野战不如鞑子,当守好城池。末将认为非常对,鞑子铁骑横行关外,难以匹敌,但攻城就不见得有用了。步兵在野外打不过骑兵,但守城的话就不怕骑兵了。鞑子总不能骑着马冲上城墙吧。”

    “但是,光守城终究不是办法,末将以为还是要出城打击鞑子。鞑子的骑兵是打不过的,那我们去打别的啊。这鞑子如今和大明差不多,也有人去种田,去耕织,去放牧,打铁,锯木,这样样都有人去做,再也不是游牧民族了。咱们可以去打这些没多大战斗力的农夫,铁匠,木匠一类的平民啊!”宋守约笑着说道。

    “对,对,!!宋将军这思路好,和朕想的一样啊,朕也考虑过这法子!”崇祯一拍大腿,高兴的跳起来。

    “是啊,陛下,咱们可以多派些小队骑兵,就和末将上次伏击鞑子一样。这些小队骑兵,少则一二十人,多则百来个人,皆选精锐之士。深入鞑子腹地,见到鞑子兵马,就躲起来,这关辽一带,山多林茂,几十个人随便找个地方躲了,鞑子很难找到的。要是遇到鞑子平民,就砍死杀光,把房子烧了,粮食牲口都毁了。这些骑兵可在鞑子腹地,处处游,有利的时候就打一下,形势不妙就跑,一定会把鞑子搞的鸡犬不宁的。这鞑子后方不安宁了,还会有精力去打宁远吗?”宋千户说道。

    “就是这个理啊!”崇祯兴奋的说:“朕觉得啊,这房子可以烧了,粮食牲口都可毁了,这鞑子平民啊,千万不要随随便便就这样杀了。朕以为啊,要是有机会,砍了他们双手就可以了。这人没了双手,既不能拿兵器去打仗,也不能耕田,打铁,什么都做不了。还要白白耗费鞑子的粮食,这不是给鞑子平白增加了负担吗?哈哈!“崇祯和宋游击谈的非常投机,远不象和袁崇焕相处时候有一种严肃压抑的感觉。

    “陛下这主意好啊,这要是鞑子地盘上到处可看到没有双手的废人,那所有的鞑子们都会人人自危,个个都会恐惧不安的。鞑子就在再也不会象现在这样肆无忌惮了。鞑子人口比大明朝少百倍都不止,就算是鞑子平民,杀的一个就是一个啊!”宋守约说道。

    “对,这鞑子是杀一个少一个,杀鞑子兵是战功,杀鞑子平民也是大功。嗯,朕思量着,这些个去扰鞑子的骑兵分队,杀一个鞑子,不论是兵是民,朕都奖励五十两银子。朕见过鞑子,脑袋前面剃光了,脑后一条辫子,汉人没一个这样的,极好辨认区分。让这些骑兵杀了鞑子,就把鞑子头砍下来领赏,一个头五十两银子直接发到士兵手里,谁也不准克扣!这些银子不算在宁远的军饷支出里面,朕另外出这银子。”崇祯计算着,杀一万个鞑子才用花五十万两白银。这样算来,杀十万个鞑子,估计鞑子就死翘翘了,也只用五百万白银,这买卖值了。

    “这样就太好了!”宋守约大叫道:“陛下,五十两银子可不少啊,这在关内可买到三十多亩田地了!三十多亩田地啊,这对当兵的是多大的惑啊。按这五十两银子的赏格,定会有大批兵士争着抢着去干扰鞑子的差事。只要杀他娘的一两个鞑子,这兵士一家子人以后的生计都不发愁了。这种好事,定会有人愿意去干的。”

    “嗯,要是这样的话,,,嗯,朕这次来,还带了些银子,就先留十万两这里备着,士兵们拿鞑子头来兑奖,官员勘验后马上就发银子,可不能拖延。要让这些士兵们有个感觉,看到鞑子脑袋就象看到五十两白花花的银子一样!这样他们才有心思干事!”崇祯说道。

    “陛下考虑周全,这等细处都思虑恰当,这事末将看定能成!”宋游击鼓劲道。

    “哈哈哈”崇祯大为得意,高兴的大笑起来,一旁的曹化淳和宋守约也跟着笑了两声。

    趁着崇祯高兴的时候,宋守约咬了咬牙,走到崇祯面前,郑重的给皇帝跪下,大声说道:“请陛下救救末将!”

    “咦,宋将军何故如此,难道有人要害你?你要朕如何救你?”崇祯大奇,问道。

    “这,,,,,陛下!”宋游击给皇帝磕了个头,说道:“陛下,末将如果说出来,是不忠、不敬,如果不说,又是欺君。末将两难,末将有罪!”

    “哦,有这事!”崇祯疑心大起。把双手背在后面,来回走动,想着宋守约的话。崇祯自从转世来到明朝,格大变,喜怒哀乐比普通人强烈得多,感觉异常敏锐,成了一个十分感之人。当下把来这宁远之后,发生的一桩桩事在心中回了一遍,一下子豁然贯通。知道宋守约忌惮害怕的人乃是宁远统帅袁崇焕。

    袁崇焕认为不可出兵攻击鞑子骑兵,众将皆不敢反对,唯宋守约主张出兵,拂了袁崇焕统帅的面子,这其一。袁崇焕几年前初到宁远,攻击过几次鞑子骑兵,每次皆败,这宋守约就出兵一次,漂漂亮亮的全歼了鞑子骑兵,这一对比,顿时就把袁大帅比了下去,难免袁大帅不嫉恨,这其二。崇祯要在鞑子上做**研究,袁大帅是反对的,宋守约作为大帅手下的将领不但不跟统帅一条心,一齐反对,反而更加卖力的做活,这将帅离心,其三也。崇祯多次召见袁统帅手下宋守约,袁统帅难免不对宋守约起猜疑顾忌之心,这其四也。再看宋守约如今这般害怕顾虑,可见袁崇焕一定是个威严酷厉之人。

    “朕知道京营之中,很是缺乏有实战经历的能干将领,不知宋将军愿去京营当差吗?”崇祯说道。

    “谢陛下,末将愿去。陛下恩,末将永世难忘!”宋守约大为感动,当即给崇祯磕头,大声谢道。

    “好,拿酒来,难得和宋将军谈的如此畅快,今我们君臣当一醉方休!”崇祯大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