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惩治鞑子】

    (此章现已更全,此前多有不便,请读者大大见谅)

    济宁卫千户宋守约顺利带着队伍回到了宁远城。5Ccc.NeT这几天异常焦躁的崇祯听到宋千户袭击了鞑子斥候部队,并大获全胜的战报后,高兴的手舞足蹈。立即在宁远城内大校场检阅胜利回城的众将士。

    崇祯到达大校场的时候,校场中已经集合了数千大明将士,一众出征的将领站在队列最前面。崇祯高兴的走上前去,众将士一齐跪下,大呼:“陛下万岁!”崇祯做了个手势,大声说道:“众军将都起来吧!”

    崇祯走到宋千户面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宋千户,干的不错,你立了大功,朕要重重有赏!”

    “这都是陛下指挥有方,多亏陛下运筹帷幄,末将才能决胜千里!”宋千户大声答道。

    “呵呵,朕有什么功劳啊,这全是你们的功劳,朕可不能跟你们争功啊!”崇祯非常开心的说道。

    “陛下,前末将率兵在广宁伏击鞑子侦骑部队,鞑子全队一百零五人,皆被我明军消灭。其中八十三名鞑子被毙杀,还有二十二名鞑子被我军俘虏。被鞑子虏掳的二百多大明子民也被解救,另外还缴获了八十多匹上好战马!”宋千户骄傲的向皇帝报告这辉煌的战绩。

    “好啊,还抓了二十多鞑子啊,真厉害啊!”崇祯称赞道。

    “我军伤亡如何啊!”崇祯又问到。

    “回陛下,我军阵亡二十六人,重伤三十一人,重伤者在返回途中死了十七个,其余都已送医官处救治。”宋千户答道。

    “宋千户这次可了不得啊,奴家还未闻有如此干脆利落的战果啊!”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说道。曹化淳居内相这数年,时常收到鞑子烧杀掳掠我大明军民的边关战报,明军与鞑子交手,几乎十仗难胜一仗。像这样在野战中以较小伤亡全歼敌人的战果在这些年已经是闻所未闻了。

    “宋千户这次剿除百余名鞑子骑兵,真是大涨我军志气!”一旁的袁崇焕也非常高兴的称赞道。

    “宋千户,不是抓了二十多个鞑子吗?在哪里,朕要看看!”崇祯说道。来到明朝这长时间了,现在有机会,崇祯还真想看看鞑子什么样子。

    “是陛下,末将这就把他们带上来。”宋千户说道。转对旁边的一个营官说道:“叫他们把俘虏的鞑子都带上来!”

    不多时候,二十多个被捆的像个粽子的鞑子被带上来了。崇祯一眼看过,这些鞑子满污血,面目丑陋可憎,一个个都惊慌失措、垂头丧气的样子。哈哈,果然如电视上的样子,这些鞑子头上前额都剃的光光的,脑后挂着一根猪尾巴。崇祯一看鞑子的猪尾巴,顿时感到万分的厌恶,不由“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对宋千户说道:“都拉到一边去吧,这些狗东西看着就叫人恶心!”

    崇祯看到这些鞑子脑后的辫子,想起了历史上有亿万大明臣民被迫挂了一根这样的猪尾巴,还有很多人因为不愿挂这根猪尾巴而掉了脑袋。“我绝对不会再让一个大明子民挂这样一个猪尾巴,受这样的侮辱,就算把建州鞑子杀个干干净净我也在所不惜!”崇祯在心里暗暗发誓到。

    “宋千户,你刚才说重伤者回来的路上死了十七个,怎么会这样?”崇祯突然想起宋千户的话,觉得仗都打完了,还死了这多,很有点美中不足的味道

    。

    “回陛下,末将这些手下在和鞑子搏杀的时候,都受了很重刀伤,刀口入颇深,伤口流血过多。走到半路就不过去了。“宋千户低沉的说道。

    “是这样一回事啊!可惜了,立了如此大功劳,没来的及受赏就去了!”崇祯沉重的说道:“回头把这些死去将士的名单报与朕,朕要给他们嘉奖,也要好好抚恤其家人。”

    宋千户听了崇祯一番话,既感动,又为同袍死去难过,当即跪下大声说道:“谢陛下隆恩,我大明将士愿为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崇祯一把把宋千户拉了起来,温颜说道:“这本是朕该做的,宋千户无需多礼!”

    有这多士兵负伤死去,突然让崇祯想到了一个问题,想着想着只觉得思绪混弄,不由皱起眉头,站在校场上苦苦回忆起来。众人见皇上似在心中决断什么,当即都不再说话。过了半响,崇祯说道:“军法官何在!”

    众文武官员不明白皇上为何这样问,当即有几个官员慌忙站出上前来道:“臣在!”

    这些官员中有宁远佥兵御使,司法参军,司理参军、提调官,甚至还有宁远监军。崇祯一看,跳出这多军法官,有些诧异,问道:“你们既是军法官,应该熟知律法了。朕问你们,依大明律法,杀伤大明子民,该如何处置啊!”

    “这,,,”

    “回陛下,依大明律,杀伤他人,致人死命,应一命偿一命,当判斩决!”宁远佥兵御使说道。

    “哦,这样啊,他说的可对!”崇祯问一干众人。

    “回陛下,曾御史说的极是!”几个军法官说道。

    “那就好!”崇祯指着边上二十几个鞑子说道:“这些狗贼烧杀掳掠我大明子民,个个都是血债累累。朕要你们明正典刑,你们就依大明律给他们定罪吧,勘定罪名之后,朕也就好替那些冤死的百姓讨个公道了!”

    “是,陛下!”众人答道。

    其实对这些鞑子来说,落到宁远军民的手里,凄惨的下场是早已注定了的,宁远城中,几乎家家户户对鞑子都有血海深仇之恨。说不定过不了一会,皇上走了,这些鞑子就会被众多百姓用砖头木棍活活打死,甚至连骨头渣子都留不下来。崇祯做这多此一举之事,皆因他后面要做的事太过惊世骇俗,为了防止文官集团的乱咬,崇祯必须在法理上站住脚跟。

    “陛下,对待这些鞑子无需如此麻烦,他们残杀良民,个个罪恶滔天,依大明军律,本统帅当场就可定了他们死罪!”袁崇焕说道。

    “哦,袁大帅定了他们死罪,好啊!即使如此,好的很,这些鞑子暂且看好啊,朕要好好的处置他们!”崇祯说道:“宋千户,你下午带上二十多个经历此战的部下,朕要好好听闻你们的经历!”说完,崇祯恶狠狠的看了看一旁的鞑子,转走了。

    “宋千户,你立下大功,得皇上如此看重,当真可喜可贺啊!”袁崇焕笑着对宋千户说完,转也走了。

    袁崇焕历来治军威严整肃、令行止,极少对部下有过笑容,如今这般笑容满面更是从未有过,宋千户听了当场呆立,半响不动。

    午后时分,宋千户遵令带了二十几个部下觐见皇帝。崇祯在宁远大帅府详细听闻了此战经过,说道:“宋千户,朕觉着你打仗很不错啊,思虑周全,又能勇猛冲锋,真是智勇双全啊!”

    “陛下过奖了!”宋千户说道。

    “朕听闻将士重伤后最后有很多人都失血而死,让朕想起了一件事。”崇祯在大堂中边走边说:“朕做信王时,曾听闻有海外异国的郎中为人医治,可以将人开膛剖腹,手术之后,再缝合起来。当真是医术惊人。朕还听说过一种战场抢救之术,此法简便易行,可救无数将士命。朕思量着,要是宋千户你部下习得此术,兴许就不会死这多人了”

    “陛下,世间当真有此等高明之术!陛下可否传与末将!”宋千户一听,大惊且喜,当即跪下恳请崇祯。

    “这,,,朕也只是略懂些皮毛,宋千户当真想学!”崇祯说道。

    “陛下所说此术听来让人惊叹,在战场上大有作用,可救无数将士命,末将恳请陛下传授!”宋千户大声说道。

    不但宋千户,一旁的袁崇焕,还有一干武将都期盼崇祯赶快说说这战场救治之术。

    “好吧,既是如此,且都到偏室去吧,朕就用那些鞑子演示一下!”崇祯说道。

    崇祯自听闻十多名士卒失血而死之后,想起了后世的战场抢救。在冷兵器时代,受伤之人最大的威胁就是失血而死。很多人不是致命部位受伤,如四肢被砍等,却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在现代战场上,简单有效的战场互救、自救都可以挽救百分之八十以上伤员的生命,何况是明朝时期的冷兵器创伤,都是些刀砍、箭疮,救治应该不难。崇祯只是懂一些原理的东西,具体怎么搞法也不明白,因此想到了在这些鞑子上做**试验,找到一些战场救治的窍门。

    崇祯本想叫些军中医官一起来研究,但想到这些医官深受传统思想影响,什么“体发肤受之父母”等,让他们去砍人手脚,开膛剖腹,他们一定会吓瘫,还不如找些在战场上真刀真枪厮杀过的军人管用。

    来到偏室,众人二十多个鞑子都被绑在木柱之上,上衣都被扒光。崇祯说道:“这战场救治,最要紧的就是止血。这个人啊,如果流血过多!”崇祯指着桌上的碗说:“这样大小的碗,流个三,四碗血,就会体发虚,昏迷过去,再流个三,四碗就会死亡。这战场受伤,如不赶快救治,血很快就流光了,何况剧烈搏杀之下,血流比平时快上许多。稍有延误,命危矣。”

    “那陛下可有法子?”宋千户问道。

    “朕有一法,可快速止血,名曰指压止血法!”崇祯说道。

    “指压止血法,是何法子?”众人惊疑道。

    也不怪众人疑问,中国自古以来,有一种传统,不可伤害体,从未有郎中解剖过人体,看人体构造如何,也就不可能知晓后世最基本的抢救之法了。

    “朕听闻人体内有血管一物,专门装载血液的。伤口出血时候,按住伤口往往止不住血,但如果知道血管位置,按住进心端血管,按下去血即止流,简单有效,异常灵验。”崇祯说道。

    众人听到崇祯这番道理,当真是闻所未闻,宋千户手下的马哨官格直爽,当即问道:“陛下把这些鞑子绑着,是不是要在他们上做演示,把这法子教授与卑职们啊!”

    “嗯,朕是有这个意思,朕也只懂一点点皮毛,很多具体的法门还要你们去试着摸索。”崇祯指着鞑子说道:“这些狗贼残杀大明子民,罪该抵命,在他们上一试也无妨!”

    “陛下,不可!”袁崇焕大声说道。袁崇焕看皇帝这样子,很有可能要在这些鞑子上刀砍斧劈,开膛剖腹,当下说道:“陛下,臣以为不妥。陛下乃奉天承运的大明天子,当以仁义治国,如今让这些兵卒刀枪斧戟加于活人之,恐招世人指诋为,,,为,,,为残忍暴躁,臣不忍君父名声受损。请陛下三思!”

    “袁卿过滤了,朕可不是一味的残忍虐俘。这指压止血之法,只可在活人上试验,人死就会血停,得不出结果了。朕行此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是为了挽救我大明无数将士命。”崇祯说道。

    “陛下,臣以为不可因小利而失大义,陛下应仁德义信治理国家,而不能行走偏门啊。如今陛下此举有失仁君体面,臣敢不死而进谏!”袁崇焕异常坚定的说。

    “这,,,朕这也是为救人也,如何是偏门了!你却这般说朕?朕心意已定,也不怕世人议论,袁卿不必再言!”崇祯很不高兴,忽然想起来,这袁崇焕也是一个文官,也脱不了文官常有的迂腐、冥顽不化的子。

    “陛下,臣担负宁远防卫重责,现有要事处理,臣请告退!”袁崇焕见此,既然劝不住,也是不愿多待。

    “嗯,袁卿去忙吧!”崇祯淡淡的说。

    (小生冲榜,请各位读者大大多加支持,给点推荐,收藏,谢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