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巡视宁远】

    (昨更少了些,对不起各位读者大大。今天六千字大更赔罪,晚上再更)

    崇祯元年二月十九,大明皇帝崇祯统帅京营精锐士卒巡视九边重镇宁远。

    崇祯决定北上出巡的消息一传出去,大批文官表示了强烈反对,纷纷上奏章阻止,但崇祯不为所动,力行北巡。都察院左副都御使钱贵岑见劝阻无效,竟在午门跪求一夜,死谏崇祯。被皇帝派锦衣卫押解回家,责令闭门思过。又有礼部尚书房国贞奏报,大明崇祯元年科举考试中最重要的试将在三月十五举行,必须由皇帝亲自主持,如果皇帝出巡,这国家的文伦大典就无法完成,反正一句话,皇帝不能出巡。崇祯下旨,科举试推迟一个月。

    本来崇祯是想要兵部尚书孙承宗陪同出巡,但孙承宗年岁已高,六十几岁了,崇祯担心孙阁老经不起一路快速行军的颠簸,故改由兵部左侍郎王勇德陪驾。按惯例,皇帝出巡,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一同跟随。孙承宗从京城三大营、团营中选拔了二千精锐骑兵,五千步兵,随同护驾。兵部提前三天,以六百里加急军,将皇帝北巡的消息通传沿途府、州、卫、所,命令沿途官府提供粮草,警戒护跸。

    崇祯不想在路上耽误时刻,天子仪仗一律从简,大军轻装上阵,只带两粮草,每扎营后,由当地官府提供粮秣补给。一路行军甚速,大军出北京城后,经镇朔卫、兴州左屯卫、

    兴州前屯卫,到达永平府。在永平府停留半,出抚宁卫,不到达天下第一关山海关。出山海关二百余里,就是宁远镇。宁远是山海关的屏藩,关外重镇,地位举足轻重,是大明朝第一紧要的国防重地。天启三年,袁崇焕开始在宁远筑城,次年完工,城高墙厚,成为一座坚固的堡垒。宁远城是袁崇焕一生功业的基础。在历史上,这座城把满清重兵挡在山海关外达二十一年之久,如果不是吴三桂把清兵引进关来,不知道还要阻挡多少年。(老查语)

    崇祯元年三月二,宁远城外十里,宁远统帅袁崇焕率领麾下将官等候迎驾。宁远监军,镇守太监、协守副总兵、分守道等大小官员一同迎候,崇祯一一接见众官员。见崇祯皇帝一路劳顿,在袁崇焕的安排下,崇祯入住清整一新的宁远统帅衙门。

    次,崇祯在大校场检阅宁远驻军。崇祯早已穿戴好全戎装,金盔亮甲,长麾宝剑,站在校场高台之上,北风吹来,红色的长麾随风飘舞,威风禀禀之中更带有几分神气。年轻气盛的崇祯皇帝看着台下两万多雄壮的将士,心中不由的鼓起了万般豪气,抽出宝剑,划向长空,大吼道:“明军威武!”。台下众军跟着大呼到:“明军威武,明军威武!”数万军众齐声高呼,声震云霄,沉闷的吼叫呼啸而来,如山崩,如海啸,如惊雷滚地,听得崇祯是血脉喷张,血沸腾,只觉得有如此雄壮之师,世间之事,无不可为。

    待声音稍停,崇祯大声说道:“宁远乃大明朝北方屏藩,举足轻重,众将士在此边关守卫,有大功于国家,朕这次特地来看望诸军。另外朕知道你们的军饷拖欠了时没有发,苦了你们,朕这次都带来了,给你们把军饷都补上,现在就给你们补上!”崇祯转过子,对着傍边的总提调官吼道:“把银子都抬上来!”

    早已候着的军需官招呼军士将一箱箱沉甸甸的白银搬到高台上,台下众军士见了,不由的交头接耳,动起来。众官兵几前就已得到消息,拖欠的军饷很快就要补发,心中早就在期盼,如今皇上到了宁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补发军饷。看着这亮锃锃,银闪闪的真金白银。官兵们既惊喜兴奋,又满怀对皇帝的感激之。这些军中汉子早就被欠饷拖的苦了,如今皇上解救了这难关,众军纷纷跪下,高呼“谢陛下!”。这声音一阵连着一阵,不绝入耳。

    崇祯惬意的听着兵将们的感谢,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明朝军人的地位很低,常常受文官的鄙视。如今皇帝亲自到前线巡视看望兵将,又把拖欠军饷补发。wWw.5Ccc.NeT这些直率的军中汉子看到皇上如此重视他们,大为感动,很多人当时就把皇帝立为了誓死效忠的对象。

    崇祯摆摆手,示意众军稍息,大声说到:“众军暂歇,待会各营官派人来领取本部军饷。朕今天就要把欠饷给你们发下去,一个兵卒都不拖欠,一分银子都不会少!除此之外,朕还要再发五万两银子,犒劳三军!”众军听后,更是个个大喜,再次跪倒在地,口呼“万岁!”

    校场阅兵之后,崇祯在宁远大帅府正式接见袁崇焕等一干文武官员。袁崇焕是文官,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此时官居辽东兵备,干的其实就是总兵官的差事,统领宁远一线众军。崇祯细细查看袁崇焕这个赫赫有名的人物,见他又黑又瘦,但却一副非常精干的样子,双目炯炯有神,闪着精光。一番礼节是少不了的,袁崇焕等一干官员依次唱名叩拜。崇祯问了些不要紧的问题后,说道:“宁远乃大明朝边关重地,万不可有失,袁卿,你有何良策,可保宁远之长久安定?”

    袁崇焕见皇上问了一个要紧问题,不敢大意,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回答道:“陛下,臣自天启三年在宁远筑城,就驻守宁远,如今已有四年七个月。期间与建州鞑子多有交手,臣平除了整训队伍,编练骑兵,修葺城池外,也时常思虑宁远防卫的问题,不光是这宁远,其实整个辽东,包括辽东、广宁、宁远等,臣都有考虑。臣思夜想,想得平辽三策!”

    “啊,是什么策略啊,卿快快说来。”一听袁崇焕有好办法,崇祯迫不及待的说道。

    “回陛下,这第一策,乃‘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

    “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什么意思?”崇祯听不懂,打断了袁崇焕的话。

    “回陛下,我大明兵制,一方有事,从各省调兵前往。辽东也是如此,现辽东的部队来自四面八方,四川、湖广、浙江的士卒均有。这些士卒对守御关辽不大关心,战斗力既不强,又怕冷。在关外驻守一段短时期,便遣回家乡,另调新兵前来。这今天调一批来,明天又另调一批走,这怎么能行呢?”

    “陛下,臣以为,守辽必须用辽兵。要招募当地人从军,辽远是苦寒之地,当地人习惯了寒冷气候。再说为了保护家乡,也一定会勇敢抗敌。臣主张在关外筑城屯田,逐步扩大防守地域,既省粮饷,又可不断的收复失地。”袁崇焕说道。

    “嗯,这法子听起来有一番道理,不错,亏你想的出,接着说。”崇祯说道。

    “这第二策,乃强化防守,建州鞑子骁勇善战,我军野战是打不过鞑子的。故臣以为应筑城防守,并多置火炮。陛下,这火炮用于守城乃是利器,只要我军城高墙厚,火炮犀利,就算敌军势大,也无可奈何!”袁崇焕曾经一炮轰死了鞑子酋首努尔哈赤,对火炮守城推崇备至。

    “嗯,火炮好,这个朕知道,朕也在琢磨这事!你说的很好,接着!”崇祯赞同道。

    “其三,‘法在渐不在骤,在实不在虚’。我大明朝国势雄厚,非建州鞑子可以比拟,鞑子跟我们耗,是耗不过大明的。只要我们稳扎稳打,脚踏实地,慢慢的推进,不急功近利,不冒险轻进,鞑子就没有可乘之机,久而久之,困也困死鞑子了!”袁崇焕说道。

    “嗯,好计谋啊,当真好计谋!”崇祯一听,顿时觉得不错。崇祯前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从未有过处理军国大事的经历,听到袁崇焕一番道理,一条条的说下来,在在理。崇祯也曾经看着地图思考过辽东局势,却总有无从下手的感觉。今袁崇焕的三策,姑且不管可不可行,让崇祯有了一个思考的方向,当下心中冒出了不少念头,算是受了袁崇焕的启发吧!

    崇祯在前世,也算的上一个头脑灵活聪明的年青人了,喜欢看各类书籍,喜欢奇思怪想,经袁崇焕这一启发,大脑开始运转起来,在房中走来走去,不停的想着各种点子。众人看到皇上在考虑问题,都不敢出声,静静的候着。

    崇祯不知不觉想了小半个时辰,众人生怕扰了皇上思路,正候着的时候,一名军校进入堂中,看见众人都在静候,不敢言语,跪在堂前。崇祯见到,问道:“何事?”

    “回陛下,有军!”军校给皇帝行了个礼,又给袁崇焕行个军礼,说道:“禀陛下、禀大帅,我军探子在宁远城外百里,发现一股建州鞑子斥候骑兵,当时地处原野,视野开阔,探子不敢拢近,故鞑子骑兵人数不好判定,当在百十人多,最多不超过二百人。”

    “嗯,朕知道了!”崇祯转对袁崇焕说:“这该如何?”

    “回陛下,这小股鞑子骑兵扰,常有发生,无足大患,可不必理会!”袁崇焕说道。

    “不理会?”一听这话,崇祯急了,千里迢迢来到前线,发现有敌,不理会怎么能行呢?崇祯本就是个好事之人,当即说道:“袁卿,不若你派个几千人马将这小股鞑子骑兵吃了?这鞑子兵才百来多人,吃了他们应该不难吧!”

    “这,,,,,,”袁崇焕犹豫道。崇祯皇帝把边关欠饷补发了,还亲自来巡视边关将士,袁崇焕是心存感念,又见皇上对自己的平辽方略颇为看重,所以既不愿泼皇上的冷水,又不敢指出皇上考虑欠妥,说话就犹豫不决起来。

    “这里面有什么难处吗?军乃是大事,可不能有差错!袁卿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吧。”崇祯是个很感的人,马上就察觉到袁崇焕有顾虑。

    “谢陛下!”袁崇焕感激的说道:“陛下,这用几千兵马去围捕鞑子的百来骑兵,实不可为。鞑子的斥候骑兵皆是百里选一的精锐部队,来如风去如电,飘忽不定,我若大军前往,动静太大,鞑子早早就会察觉,远遁的无影无踪了。若派小队人马,却又敌不过这些骁悍之辈。宁远城外,皆是白山黑水,地形多变,我军纵有数千兵马,要找寻到这小队骑兵,也如大海捞针一般,万一有个疏忽被鞑子趁了,反倒要损兵折将。臣初到这宁远,不识其中关窍,很吃了几次亏。因此臣以为,不必理会这些鞑子,稳打稳扎,守好城池方为妥当。”

    “是这样啊!”崇祯失望之极,说道:“难道就看着鞑子在朕眼前嚣张狂妄,却没有办法吗?也太恼人了!”

    “你们众人都想想,真的就没有法子了吗?”崇祯不甘心,走了几圈,对旁边的一众文官武将说道:“先不考虑法子管不管用,都先说说,一起参详参详!”

    一众官员都默不作声,有一二武将想要出声,但还是忍着了。袁大帅都说了不可出兵围捕,自己要是出头发表建议,那不是跟大帅对着干了吗,不是泼了大帅的脸面吗?将来哪天大帅看自己不顺眼了,随便安个罪名把自己办了,岂不是冤枉?

    “朕素闻关宁边军乃大明朝一等一的英勇善战之师,居然也拿这些百来个鞑子没有办法?”崇祯看到半天没有人答话,沮丧的说道。

    “陛下,末将有点想法,想说与众位!”一个偏将终于按捺不住了,站出来说道。

    “哦,快说!”崇祯满怀希望的说道。

    “陛下、大帅,末将以为,正是因为明军拿这鞑子没有办法,这才有办法!”偏将说道。

    “嗯?怎么说?”崇祯搞不明白。

    “鞑子骑兵经常扰我大明边境,除了刺探军,还会顺手牵羊,掳掠百姓,我军也多次与之交锋,不是一无所获,就是损兵折将。也就知道拿这鞑子没法,这几年从未理会鞑子的扰。我军想法是不理会他们,鞑子难到不会也这样想?鞑子必不会想到,我们这时候会突然出兵。兵法有云:出其不意。我军如果突然攻击鞑子,鞑子一定没有防备,这就可以打他个出其不意了。”偏将说道。

    “不错,本帅也是这样想法,鞑子一定也会这般想。”袁崇焕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陛下、大帅,鞑子以前扰,每次来都谨慎小心,处处提防,我军去打,当然吃力了。现在却不一样了,鞑子这几年都没有受到威胁,必然会放松戒备。再者,依鞑子的子,每次过来,都要到处寻找村落,屠杀掳掠一番,带着大量人口、畜生、粮食等物回去。这个时候鞑子必然会得意忘形,我军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杀出,鞑子措手不及,必然大乱。是以末将认为,偶尔干他一次,也许管用!”偏将兴奋的说道。

    “好,朕认为这主意很好,你叫什么名字,是何职位?”崇祯问那偏将。

    “回陛下,末将济宁卫千户宋守约”宋千户答道。

    “嗯,朕记住了。”崇祯对众人说道:“朕决定了,一定要打一打这鞑子的骑兵,具体怎么个打法,朕不管,你们拿个方案出来,就现在!”

    “是陛下!”众军将答道。

    袁崇焕一声令下,部将展开了一张辽远防卫总图,这图上绘制了辽远一带的山川河流、关隘城池、村落粮田、卫所驻军等图示。众将在图上指指点点,放上一面面小旗。关于鞑子骑兵的军是探子昨发现,今快马送到,如果派兵攻击,最快明天才能到。耽误了两天,还不知道那时候鞑子骑兵会跑到什么地方。是否能够搜寻到鞑子骑兵,是成败最关键之处。众将都在地图上找着一个个的位置,思索鞑子最有可能去的地方。一个行军参军翻出了以前鞑子扰的报,希望找到一点端倪。

    有明一代,武将带兵出征,朝庭都会派出监军,这些监军权力很大,带兵的武将要听从监军的,监军们大多不通军事,打仗的时候,武将认为应该进攻了,监军不同意,那就要停下来。真正该防守的时候,监军却又强令进攻,所以往往都坏事。这袁崇焕虽然是文官,但宁远还是配了一个监军,另外还有镇守太监。现在皇帝在这里,又明言由武将们安排作战方案,这些监军、太监当然不敢插半句话,任由武将商议。

    众将都是几代为军户,累功升上来的,大小战打了无数,虽然从没有学过什么兵书,但于实战中得出了很多作战经验。十来个将领商议了小半个时辰,皆认为考虑周全,前后已无大的遗漏,各人心中也有几分把握。

    “陛下,臣等已通盘考虑,订了一个兵案,这法子该没有大的纰漏了,管不管用,却要看运气,关口是能否摸到鞑子的行踪。陛下,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试试倒也无妨。”袁崇焕说道。

    “嗯,你给朕说说你这个兵案吧!”

    “是陛下,臣与众将等反复推敲,圈定了四处是鞑子最有可能的所在,这鞑子兵不多。臣思量,分出四路人马在这四处找寻。每路两百骑兵,皆从关宁骑兵中精选。臣这关宁骑兵有六千五百多人,皆是大明朝最为能战的骑兵,再从中选出八百精锐,战力应该了得。臣估摸着每路二百人,若是打百来鞑子骑兵,要是再能突然袭杀,当可一战胜之。”袁崇焕说道。

    崇祯听了,高兴的点点头。

    “每路都只带五粮草,轻装简出。臣这营中还有些干、炒面等行军干粮,都配发他们。四路兵马到达位置后,找僻静处隐蔽,防止鞑子觉察,再派出数人,在方圆二十里搜寻,如能找寻到鞑子,胜算不小,找寻不到,那也无法。臣已约定,各军五内找寻不到,即刻返回,以免行踪被鞑子知晓,反被鞑子派兵吃掉。陛下,该算的臣等都以算到,成与不成,就靠老天爷了。”袁崇焕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崇祯说道;“这兵案朕看不错,细致周详,朕就只有一条,就算找寻不到鞑子骑兵也就罢了,无论如何,不可吃亏啊,这要是损兵折将,那就不上算了。”崇祯嘱咐道。崇祯也是怕丢面子,派兵去打鞑子,是他力主的,万一鞑子没打到,自己倒吃了亏,那脸就丢大了。

    “是陛下!”众将官答道。

    “你们快去准备吧,备妥了就赶紧出发!”崇祯又期盼又有点担心的说道。

    “得令!”众将大吼一声,转退下,各自忙着筹备去了。

    (小生今天冲上潜力榜了,全靠各位大大的支持,谢谢了。请读者大大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生,多给点推荐票、收藏。小生感激不尽,一定好好写作,回报各位读者大大。小生正在调整大纲,等调整好了,更新就会加快,谢谢支持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