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九边欠饷】

    崇祯元年二月十三,皇宫城乾清宫

    “陛下,孙阁老求见!”崇祯正在书房翻看奏章,当值的小太监进来传话。wWw.5Ccc.NeT

    “哦,快请!”崇祯放下奏章,说道。

    还未等小太监向门外的孙承宗传达,内阁次辅孙承宗已经迫不及待的进来了。“陛下,臣有要事启奏!”孙承宗进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孙承宗为内阁次辅,如遇紧急事务,本无需通传,直接就可入大内面见崇祯,如今心中忧虑,一番客礼节也顾不得了。

    “阁老有何要事?快给阁老搬个凳子!”崇祯说道。

    “谢陛下!陛下,老臣为内阁次辅,又兼着兵部尚书一职,这兵事一块,向由臣管着,如今臣管的这一块有了大问题,老臣无能,无法妥善解救,只好求助陛下了!”孙承宗说道。

    “还有这事?阁老可是三朝重臣了,朕看过你的履历,阁老行事历来稳重干练,这还有什么事能难着阁老你了,你快说说。”崇祯说道。

    天启七年十二月,崇祯收拾了一帮文官后,重新调整了内阁和六部的职位。崇祯任命孙承宗为内阁次辅兼兵部尚书,一是因为孙承宗是东林党的领袖人物,有足够的资历和威望抗衡为齐党大佬的首辅李国普。二来,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崇祯对孙承宗还算熟悉。崇祯前世看过不少明朝的电视,印象里有孙承宗这个人,记得好象还有些能力,对军事有一,具体怎么有能力就不知道了,反正用孙承宗不会错。

    “陛下,这是前线发给兵部的公文,请陛下过目!”孙承宗说着,拿出一叠公文,“陛下,这是辽东的,这是宣府总兵官发来的,这还有大同,蓟州,延庆的!”

    “啊,难道建州鞑子打过来了?怎么边关都有事了?”崇祯一下子跳起来。自从来到明朝,崇祯一直有种压迫在心中的危机感,听到孙承宗的这番话,条件反的叫起来了。

    “陛下稍安勿躁,现今边关倒是没有战事!“孙承宗赶紧对崇祯说道,心中微微有些诧异。心想,皇上年纪虽然不大,但平里处事稳重周全,一番有成竹的样子,颇让人佩服,怎现在的这大动静?

    “那就好,那边关到底何事,孙阁老你给朕说说吧!”崇祯安心了些,也不接孙承宗的公文。

    “陛下,那老臣就直言了。从天启年间开始,大明九边,辽东、宣府、大同、蓟州、延庆等处皆有军饷拖欠一事,前线军士萎靡,军心动摇。现今更有几处边关军饷拖欠达半年之久,许多将士在边关把守,形最好的卫所都只能拿到三成的军饷,好多兵士一家老小都在忍饥挨饿。尤其是辽东、宣府等处,已有军心不稳之势,全靠将官强行弹压,若有万一,恐随时有兵变之忧啊。”孙承宗一脸忧虑的说道。

    “这,,,孙阁老,那赶快把拖欠的银子给前线拨去啊,这还用向朕奏报吗?”崇祯不高兴的说。

    “陛下,老臣自接手兵部,对前线拖欠军饷一事,也是忧心焦虑,已三次向户部行文,责成速筹军饷,拨付前线。奈何,,,奈何户部称蕃库存银不足,无法筹措这大批军饷!”孙承宗说道。

    “这怎么行呢!”崇祯生气了,“朕不是把户部的亏空都填了吗,还给户部拨了一百万的费用,这前线军似火,怎么能搪塞呢?”

    崇祯在房中走来走去,指着当值的小太监说道:“去,把吴尚书召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为何这般刻薄!”

    崇祯却没想到,造成这个局面,一小半原因要算在自己头上。孙承宗是东林党的领袖人物,自然不对首辅李国普的胃口。李国普平里刻刻留意着孙承宗,生怕他暗中搞些动作,抢去了他首辅的宝座,对孙承宗处处压制,事事掣肘。户部吴尚书是李国普一党,当然就唯首辅大人马首是瞻了。平里对孙承宗这个次辅客客气气,但一提到拨付欠饷,就顶着、拖着不办,反正有首辅大人撑腰。

    趁着吴尚书未到,崇祯问道:“孙阁老,你把这欠饷的事具体说说,还有前线的况,也都说说!”

    “是陛下。陛下,自天启年间,朝庭用度不足,始有拖欠前线军饷况发生,大明九边,莫不如此。如今最严重的就是宁远,宣府,蓟州等处最为严峻,或拖欠过久过多,或为最要紧之军防之地,万一酿成兵变,建州鞑子又乘虚而入,恐有前线全局崩盘之险。”孙承宗说道。

    “陛下,这军似火,再也拖延不得了,天启年间,宁远镇因拖欠军饷四月之久而发生哗变,兵卒们把时任巡抚毕自肃、总兵官朱梅等人都绑了啊。这宁远可是大明朝防务第一要地啊,万不可有丝毫差错!陛下”孙承宗满脸焦虑。.

    “这欠饷总共加起来有多少啊”崇祯一听也是怕了,心中已经有想法,要是不多,赶紧全补发了。

    “陛下,臣已有核算,九边历年拖欠愈一百一十万两之多。”孙承宗一看皇帝吃惊的样子,赶紧又道:“陛下,可先补发最要紧处的军饷,余处可缓发或者先发一部分。臣合计过,当下宁远需拨付十七万两白银,宣府、大同、蓟州三处需二十三万两,其他各处也需补发部分,当补发二十万为妥当。这几处总和需六十万两白银”

    “这样啊!”崇祯心中有些犹豫,六十万银子内库是拿的出来的,不过今后要自己还要搞很多事,到处都要用银子,这银子可要计划好了花。

    “陛下,这银子是再拖不得了啊”孙承宗知道皇上有银子,几乎是在哀求皇帝了。

    “也罢,就依阁老的,按六十万银子的口子拨付吧,朕从内库拿一些,户部也拿一些,先把这个关口度过了再说!”崇祯下决心了。

    “这辽远离京师有多少天的路程啊!”崇祯问道。

    “回陛下,辽远距京师一千三百多里,快马六七天可到。”孙承宗说道。

    “也不是太远啊!”崇祯说道。崇祯决定拨付银子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去前线看看的念头,这几十万的银子拨付下去,也是一个收买军心的机会,再就是想看看大明朝国防前线的真实况。以后发展了,有了银子,肯定要打造一支雄壮之师。从现在开始,就要了解一些军队的况了,还要物色一些真材实料的军官。这都要早做准备,去辽远巡视一次,肯定会大开眼界,大有收获的。

    “这辽远主帅是谁啊?”崇祯问道。

    “回陛下,是整饬辽远等处边务兼都察院右佥都御使袁崇焕”孙承宗回道。

    “谁!”崇祯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不由的脱口而出。

    “回陛下,辽远边备袁崇焕!”

    崇祯听到袁崇焕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一定是历史上那个打仗很厉害,一炮把努尔哈赤炸死的那个狠人了,听说最后还被历史上的崇祯杀了。“嗯,这个袁崇焕打仗很厉害,可以好好用一用,我可不能把杀他了!”崇祯在心里想着。

    “孙阁老,你回去准备下,朕想这几天就动,去九边巡视一番,嗯,朕就去辽远了!你跟朕一起去。”崇祯一起了去辽远的念头,就不可抑制。

    “啊,陛下,这天子出巡可是大事啊,不可这般草率,臣以为,该和内阁诸臣商议一番,再做打算。”孙承宗说道。

    “这没什么商量的了,成祖皇帝将京城从南京迁到北京,就是要天子守国门。朕现为天子,边疆不稳,朕当然要去巡视、抚慰一番。你不必多说了,朕心意已决,你只管去筹划就是了”崇祯知道,让这些文官去商议,结果肯定是不同意,对待这些文官,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浪费口舌。

    “臣叩见陛下,不知道陛下召臣何事?”户部吴尚书奉召进来了。

    “吴尚书,孙阁老为前线欠饷一事,向你户部要银子,这可是个要紧事啊,你为何拖着不办,这是何道理?”崇祯说道。

    “回陛下,臣管着户部,总理天下钱粮,总要有个规划吧。陛下,这大明朝家大业大,处处都要用到银子,总不能哪个衙门一伸手,臣就给吧,户部银子本就不多,可得要细细筹谋。兵部一下子要这多银子,户部蕃库都要给搬空了,是以臣有所顾虑,臣也是为朝庭考虑啊!”吴尚书一番道理说的是冠冕堂皇,崇祯也无话好说。

    “那这样吧,边关欠饷这事是非办不可了,朕跟孙阁老商议过了,先拨付六十万两白银过去,你户部出二十万两,余下的朕从内库拿出来。这样可行吗,吴尚书?”崇祯说道。

    “陛下思虑周全,臣认为可行!”吴尚书看到再也拖不下去了,只好答应。

    “朕决定过几出巡宁远,你们兵部和户部的赶快回去给朕筹划筹划。这一路上人吃的粮、马嚼的草,都可要备妥了。排场不要搞大了,太费银子了!”崇祯说道。

    “这,,,,,是陛下!”二人犹豫的说。

    二人走后,崇祯翻出了大明朝九边布防图,细细查看起来。哦,辽远在这里啊,这里是山海关了。不知道袁崇焕长的什么样子,是不是很黑啊。这次去宁远,看的看不到建州鞑子啊,要是被朕抓到几个鞑子,朕非要慢慢的把他们折磨死。崇祯看着地图,思绪跟着布防图一起飞到了边关。

    (小生今天冲上潜力榜了,全靠各位大大的支持,谢谢了。请读者大大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生,多给点推荐票、收藏。小生感激不尽,一定好好写作,回报各位读者大大。小生正在调整大纲,等调整好了,更新就会加快,谢谢支持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