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众议明元】

    崇祯非常明白纸币防伪的重要。在前世,崇祯学习会计的时候,点钞和珠算练习是一项基本功。有一段时间,每天都拿着一把练功券(用来给会计练习点钞的纸券,手感大小和真钞一致)数来数去。识别假钞也是会计的一项基本功。这钞票防伪手段通常有纸张、水印、油墨、印刷等,其它的就是一些高科技的方法了,在明代是不可能运用的。防伪手段通常不会只采用一种,而是几种方法都用上,增加造假难度。

    “朕这里有些本朝以前发行的纸钞,你们都看看吧,这三色花纹印的到是繁复,但要防止伪造,朕看还不够。”崇祯把书案上收集的大明宝钞发给众人观看。

    “陛下所言甚是,这交子,哦,也就是陛下所说的纸币,远在宋朝就有发行,但是不法匪人造假也很猖獗,甚是伤神!”户部郎中周仁廷说道。

    “哦,那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崇祯问道。

    “回陛下,办法还是有的,一是纸张要精选,宋时以四川产的川纸最优,书载:‘物料既精,工制不苛,民为伪,尚或难之’。这纸只许印钞,不准民间采购。二是印制更加繁杂的花纹,让仿冒之人无从下手。但即便如此,市面上假造之币还是大量盛行。故此臣以为陛下印制纸币,实不可为之。”

    崇祯微微一笑,心想:这纸币防伪之法多着呢,现在还不能说与你们听。

    “陛下,说到这造纸之术,内宫之中有人也知晓。”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说道。

    “哦,谁啊!”崇祯问道。

    “陛下,内宫宝钞司专责为皇宫大内制作各种精粗用纸,这礼单、奏章、卷宗、敕令等用纸都是宝钞司备制的。宝钞司掌印太监葛存多年来勾当此事,要不将其招来一问。”曹化淳说道。

    “恩!”,崇祯点点头。

    不一会,宝钞司掌印太监葛存就被人传来了。人来的这快,都要归功于曹化淳。上午朝会,曹化淳见皇帝要召见户部、工部的官员问事,便多了一个心眼,给内宫的十二监四司八局共二十四衙门的管事太监打招呼,要他们午后不要乱跑,都在宫里候着,随时有可能听调。曹化淳想:万一这皇帝问到什么,宫里的人说不定可以答出来,解了皇上的疑难。曹化淳知道,太监们的一切都是靠依附皇上得来的,所以要对皇上的一举一动都留心,皇上想到什么,奴婢们就要赶快去做,要替皇上分忧,可不能让皇上累着了。

    “这造纸之术,你可熟悉啊?”崇祯问道。

    “回陛下,奴婢自进宫,就在宝钞司当差,算今年就是十四年个年头了,这造纸之术,奴婢都知晓。”

    “恩,这就好!”崇祯想了一会,对周围的人说:“其他人先出去候着!”。众人听了,行个礼,退了出去。

    崇祯指了指掌印太监曹化淳,说到:“你留下来!”

    崇祯之所以让其他人都退下去,是因为将谈到的造纸一事是非常重要的机密,绝对不可以泄露出去的。崇祯前世学会计的时候,学习过辨识伪钞,自然了解纸币的一些知识。纸币其实不是“纸”做的,严格说是布做的,。比如,美元纸币的成分是百分之七十五的棉花加百分之二十五的亚麻,其他纸币也都是以棉为主要原料,加上一些纺织品做成的。纸币应该叫“布币”更科学。

    一般的纸是用木、草等粗纤维植物打浆做成的。泡到水中就吸水变软,一拉就破,折叠多了也容易破损,但纸币不一样了,跟一张薄薄的布差不多,泡水不会变软变烂,也耐折损。古人从来没有想过用纺织品做纸张,崇祯可不想把这个机密泄漏出去。

    通过分析纸币来推测纸浆原料的成分是很困难的,古代可没有化学试剂去测试。纺织品种类很多,只要原料配方、比例不泄露,仿冒之人是很难造出同样质感、手感的纸张的。

    “你二人听好了。”崇祯严肃的说道,“朕有一造纸的法子,非同小可,朕现在说与你们听,你们万不可让旁人知晓,否则朕定不轻饶!”崇祯声色俱厉的说到。

    “奴婢知晓,必定守口如瓶,绝不敢透露半分出去!”二人赶紧跪下答话。

    “恩,这个葛存,你们衙门位处何处啊!”

    “回皇上,位于皇宫杂院!”宝钞局掌印太监葛公公答道。

    “这皇宫里头人来人往,可不行!”崇祯指了下曹化淳,说道:“你快去寻一处僻静所处,作为制纸的工房,一定不能让旁人知晓,要加派人手看守,你管着东厂,就东厂的人负责吧。要是出了什么纰漏,哼哼!”崇祯这一哼哼沉无比,曹化淳赶紧又跪下,说道;“奴婢知晓,奴婢一定亲自安排妥当,加派稳重可靠之人当差,绝不敢有任何差池。”

    “啊,皇上,奴婢以为,还是宫中较可靠一些,皇宫南面浣衣局左近有十几间房空着,位置还僻静,奴婢以为,围上一道墙,派护卫看着,夜值守,不然闲杂人等靠近,该可保万无一失。”曹化淳想了想又说。

    “恩,那就这样吧。”崇祯点点头,指着葛存说:“你这里一样,你回去挑些手艺高超,又可靠的人去新工房做事。你可要记住了,人一定要选好了,你给他们交代清楚,谁要是把这泄露出去了,坏了朝庭大事,这所有人朕一个不会留,全部杀了!”

    “是皇上,奴婢知晓!”葛存吓的赶紧跪下。

    “恩,都起来吧!”崇祯估计保密事宜交待的差不多了。说道:“朕得到过一造纸法子,这造纸除了木材打浆,还可用棉花、麻等打浆。”

    “啊,奴婢还从未想过用棉打浆造纸啊!”葛存惊呼,搞了十几年的行当,突然出现了一片新天地,也难怪要感叹。

    “这用棉麻做的纸张,经久耐用,不怕水油,做纸钞是最好的了。朕也只是略知一二。到底具体怎么个配比,也不清楚了。不过大致上棉占大头,约莫七八成吧,再掺杂一些麻什么的。你回去就干,各种配比都试试,看看哪种最好。”

    “是,陛下,奴婢回去就开始办!依奴婢看来,皇上这造纸之法,奴婢们该琢磨的出来。”葛存也是行家了,这窍门知道了,搞起来应该没问题。

    “恩,那就好。记住了,这得出的配方,可千万不能泄露了。”崇祯还是不放心,又交待一番,实在是纸张的配方是机密中的机密。

    “奴婢知晓!”

    “恩,你且下去吧!”

    “是!”

    崇祯还打了埋伏,纸做出来后,还要加上水印这个防伪工序。水印自从十五世纪意大利人发明后,就一直运用在纸钞防伪上。水印工艺说穿了很简单,纸张刚做出来后,铺平了,在还是湿的时候压上非常重的钢印,被压印的位置的纸张纤维会收缩变薄些,纸干了后对着光看,就可以看到受压的印记,这就是水印工艺。水印虽然也不容易仿冒,但知道了原理,反复实验,还是可以做到大致相似,所以水印这个工艺也要保密。

    崇祯思量着,应该另外招一批人专门搞水印加工这个工序。宝钞局的太监们把纸浆原料调配好,交给这批人,这批人再将纸浆晾晒成形,并加上水印。这样,知道做纸浆的人,不会做水印,会做水印的不知道做纸浆,保密方面就稳妥的多了。这水印工坊的护卫,可不能再交给曹化淳管了,恩,让王承恩管着吧。

    “去把外面人都招进来吧!”崇祯对曹化淳说道。官员们都还在外面候着,听到皇帝召见,当下进来。

    “李尚书,这朝庭的印信兵符、勘合关防是你们工部负责做的吗!”崇祯问进来的工部尚书李岳德。

    “回陛下,这些是兵部管着的。但要是做这些物品,兵部会派人监督,来我们工部衙门定做,做活的工匠属于工部的。”李尚书答道。

    “恩,如果要这些工匠在铜板、铁板、钢板上面雕刻文字、图样,搞的出来吗?”崇祯问道。

    “回陛下,应该问题不大。工部承做过金印,还做过兵符、勘合,都是在金铜之物上雕刻。铁板上雕刻就做的少些,主要是太费工夫了,不过真要做,也做的出来。”

    “恩,那就好!”

    崇祯询问这些,是在考虑纸钞防伪上最主要的一个手段,凹版雕刻印刷。凹版雕刻印刷工艺难度很小,防伪效果惊人,远远比水印防伪可靠,在现代都是必不可少的纸钞防伪措施。崇祯穿越前,就知道1960年的第三人民币就是靠凹版雕印做为最主要的防伪手段的。

    只要在一块钢板上雕刻好图样,就成为一个纸钞母版了,上面的图纹雕刻的深浅不同。母版刷上油墨后,刻的深的地方,油墨堆积的多些,刻的浅的地方,油墨堆积的少,再印到空白纸钞上去,印出的图案就有立体感了,干了后用手摸摸,会有凹凸不平的感觉。这个做好的母版,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亲手做母版的工匠,让他照着图案再做一块,也做不出一模一样的了,因为做不到图案的深浅一致。就是在现代社会,随便找个工匠雕刻一个凹版母版,别人想仿冒一个都很难,更何况在明朝这个没有扫描仪,没有电脑辅佐分析,没有激光雕刻机的农业国家。凹版雕刻还有一个好处,纸张配方和水印工艺一泄露,就没有可靠了,但凹版雕印不一样,只要母版不被偷走,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你回工部后,找些熟练的工匠,做些样品给朕看看,朕看看哪些合用。恩,这个钢板啊就和一张银票大小吧,图案你们就看着办吧,主要是雕刻这一块朕要交待下。”崇祯在房子边走边想边说:“你让工匠雕刻图样的时候,不要雕刻的一般深浅。一定要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浅,最深的地方吗?恩,,,不要超过三、四根头发粗细。恩,做好了赶快送过来,朕看看对不对。大致就这些了,都明白了吗?”崇祯说道。

    “臣明白,臣回去后就安排工匠们做事。”工部尚书答道。

    “好,恩!”崇祯想了想,都差不多了,就只有印刷花纹这个工序了。

    “你们户部的还有会做这大明宝钞的工匠吗?”崇祯指着桌上的大明宝钞对户部尚书吴宗达问道。

    “回陛下,万历年间,户部监造过大明宝钞,所以这样的宝钞,户部的工匠会做”吴尚书答道。

    “恩,那你们户部,就负责做这宝钞上的三色花纹,朕看这三色少了点,再加一色吧,花纹再搞复杂些。这事有难处吗?”崇祯问。

    “没有!”吴尚书答的很干脆。

    “好!这事就先这么定了吧,你们回去就开始干了。早点给朕搞出来,越快越好!”崇祯看问题都不是很大了,绪好起来了。

    “这干的好的,朕重重有赏,你们回去给下面干事的人说了,谁干成了,朕会重奖!恩,这个,最少是三千、五千两的银子奖下去。”崇祯知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对待科研工作者,可不能太刻薄了。

    “谢陛下!”众人答道。

    待众人走后,崇祯还兴奋的在内走来走去,心想,这要是把纸钞的事真的落实了,那可是个好开端啊。边走边思考还有什么没想到。恩,这曹化淳管着的工匠做纸浆,做好了给王承恩的工匠们做成原纸、打上水印,再交给工部的人印刷雕版图案。再把半成品送到户部衙门印四色花纹,打上流水号,这纸钞就做成了。再由锦衣卫把纸钞护送到户部蕃库,或者内库。恩,这里头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崇祯思前想后了小半个时辰,心中有了**成把握,心越来越好了,不由的色心上脑,再也按耐不住,猴急的奔向后宫,去找三个老婆“谈心”去了。

    (本章完)

    *********************************************************************

    “就你还想当贵人!”阎罗王把惊堂木一拍,气愤的对下面跪着的那人道:“你说说,你做过什么善事,有资格当贵人!”

    “这个,,,,这个,,,,”跪着那人支支吾吾。

    “说不出吧!你从小就开始捣乱、欺负人、打架,长大了还调戏妇女,又好吃懒做。本王是念你没做什么大恶,这才勉强让你做普通人,你还得寸进尺、不知进退了!”说罢,翻出一本《普通》账册,就要记下那人名字。

    “别,,,别,,我想起来了,我有做过好事!”那人慌忙叫到:“从,,从前我在一个网站看小说,我看到那作者好辛苦,就每天给他投推荐票,真的,,这小说名字我还记得,叫什么,,什么,,回,明,,,暴君的书。”

    “有这事?”阎罗王惊异的说道。对旁边小鬼吩咐道:“把他的行事录拿来。”翻来一看,果然真有这事。

    “这玉皇大帝交待过了的,给这个作者投推荐票那是大善举啊,是要受到特别优待的。恩,即是如此,好罢!”说完,阎罗王放下《普通》账册,摊开一本《富贵》账册,在空处记下那人名字。

    *******

    “来来,我们再敬老总一杯,这集团能有今天这规模,全靠老总领导有方啊!”一个职员说道。

    “是啊,是啊,老总这有本事,传授二手给我们吧!”另一个职员说道。

    “哈,我有什么本事啊!”一个红光满面的人打了一个酒嗝,“说也奇怪啊,其实我也本事平平的,怎么就运气这好,总有人帮我,买个彩票就中奖,开个公司就赚钱。现在金融危机这厉害,公司倒了一大批,我们这个公司呢?业绩反而大增!”

    那人笑道:“还有啊,这从小,幼儿园、小学开始,就总有女孩子要跟我好、缠着我都不放,甩都甩不掉啊,真麻烦!”

    “啊,还有这事啊!”众人羡慕的惊叹道。

    (以上是小生的一个玩笑,各位读者大大别介意。小生这个星期要冲击新人榜了,请读者大大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生,多给点推荐票、收藏。小生感激不尽,一定好好写作,回报各位读者大大!)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