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皇帝抓狂】

    天启七年十一月初三,崇祯在乾清宫召集百官议政。Www.

    “张阁老,你该管户部,这一百五十万的赈灾银子,该及早拨付三省了吧!”崇祯死乞白赖的干了几个月皇帝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也渐渐的熟悉了这个角色,一言一行,也开始有点皇帝的样子了,再加上收拾魏忠贤的手段和狠劲,也积累了一点威望。

    “没银!”张瑞图微闭着眼睛答道.

    “什么?”

    “户部没有银子!”张瑞图好死不活的说道。

    “张阁老,此话怎讲啊!”

    “回陛下,户部的银子该怎么用,内阁和司礼监在头一年都要匡算,朝庭每年的用度是要经内阁大臣和户部官员拟定。内阁首辅票拟后,交司礼监批红用宝后生效。期间额度一旦确定,无法再改,今年户部的银子都基本上拨付了,户部现在无银可拨!”

    “啊,就这样啊!”崇祯心想“整个国家一年的财政预算,内阁的几个大臣商量下就确定了,那要我这个皇帝做什么啊!怪不得明朝好多皇帝,几十年不理朝政,国家一样运转,敢是根本没有皇帝什么事啊!”

    想到着,崇祯坐不住了,“黄阁老,你给朕说说今年的朝庭用度况吧!”

    “是,陛下!”黄立极是内阁首辅,当朝百官第一人。

    “启禀陛下,天启六年十二月,臣领衔内阁辅臣,户部,兵部有关官员拟定了天启七年朝庭用度匡算。七年预定岁入夏秋两税白银二百一十五万两,盐税白银九十七万两,矿税三十二万两,各色杂税,商税五十一万两,合计白银三百九十五万两。用度方面,朝庭各级官员俸禄合计白银一百三十三万两,兵饷两百二十万两,另辽东兵饷七十万两,蓟州宣府大同兵饷五十一万,拨内务府皇宫用度白银八十六万两,合计五百六十万两。天启七年预计亏空两百六十五万两”

    “啊,!怎么这样啊,这不是财政赤字吗?”崇祯一下子从龙座上跳了起来,问道:“怎么这大的亏空啊,到底怎么回事?”

    “启禀陛下,这还不止,受灾三省秋税难保,预计减收十一万两。另外先皇驾崩,皇上即位,各项开支,封赏群臣,礼部统筹,合计用银一百一十万两。今年二月,广西庆元府土司乱,兵部报内阁用兵案,计用银二十六万两。这几进几出,今年的朝庭亏空超过四百万两。”

    “啊,那不是这大明朝一年的收入都不够填补亏空的!“

    “还不止啊,陛下!"黄立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天启四年,朝庭亏空三十五万两,五年,亏空一百二十万两,六年,亏空一百七十万两,加上今年的四百一十万两,历年合计亏空白银七百三十七万两!”

    “这朝庭年年亏空,你们都是怎么过过来的呢?”崇祯倒是有点好奇了,明朝好像没有印刷钞票的事,也没有银行,执行赤字财政政策好像很难吧。

    “回陛下,户部预征!”

    “预征?”

    “是,陛下,预征。南方数省浙江,湖广,四川,福建等省的农税已经预征到天启十一年,其他各省,也预征了今后两年。”

    “啊,那不是把今后几年的税都提前收了?提前收上的税又花光了?”

    “是,陛下”

    “我太阳他大爷,这个皇帝叫我怎么当啊!”崇祯都吼了起来,也难怪,刚当上皇帝,以为可以享受下子,谁知道这个大明有限公司已经资不抵债,成为一个负资产的垃圾产业了,更要命的是,公司每年还要承担巨额亏损。“你们说说,这都是怎么回事,你们一个个当朝大臣,怎么把朝庭搞成这个样子了啊!”崇祯近乎绝望的吼道。

    大众人仿佛是预计到了崇祯皇帝会有激烈的反应,各个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整个大里就回着崇祯的鬼哭狼嚎。

    嚎叫了半响,崇祯也累了,咳嗽两声,说道:“众位臣工,如今国势艰危,你们都是朝庭栋梁之才,如今况,你们有何对策啊,众卿家尽管直言。”崇祯没有办法,事还是要靠这些人来做,撕破脸面对大伙都没有好处。

    “臣礼部都给事中黄苟有事启奏陛下!”一个五十多岁的官员从站班中走出,大声说道。

    “恩,卿有何高见,可解朕忧心?尽管说与众位卿家参详,说得好,朕有奖赏,说错了,也不怪你!”崇祯看见这长时间,终于有人出头了,很是高兴,的对这个官员说道。

    “谢陛下!陛下,前年江苏七县遭遇海啸,二十万户受灾,去年,湖北黄州,安陆等五府遭水灾,今年更有三省遭灾,这都是朝庭有大之人把持朝政,言行失德,这是上天惩罚大明啊!大明连年遭灾,既是天灾,又是**啊”黄苟神激扬的说道:“臣黄苟添为礼部都给事中,议论朝政得失,是微臣之职,微臣与礼部给事中李,赵皋,吏部都给事中杨永遇弹劾内阁首辅黄立极黄大人”

    “你,你,!!”黄阁老哆嗦着嘴巴,样子好像很气愤。

    “黄阁老所为何事啊!”崇祯问道.。

    “陛下,黄阁老为内阁首辅,担任着辅弼天下的重任,而今大明朝天地不和,阳失调,这都是黄阁老德行有亏,所行不力。如今天降灾于万民,只有治了首辅失责之过,才能化解这场劫数啊!”

    “啊,这样啊,这说法倒也新颖!”崇祯抓狂的说。

    “陛下,古人云:辅弼之任,陶钧为重,所以导阳而施化,相天地以成功。当今阳不相夺伦,渎即为灾。今草木黄落,而木复华,渎阳也。黄阁老臣位宰相,助天治物,治而不和,阁老之咎也”黄苟摇头晃脑的说。

    “够了,古人云,古人云!云你妈个头!”崇祯彻底的疯狂了,体内的肾上腺大量分泌,再加上穿越后格突变,破口大骂起来。当政以来,一堆的坏消息,好容易有个人来帮忙出出主意,谁知竟是这个狗主意。“叫你想办法替朕拿点主意,你,你,你说的什么玩意啊,这个自然灾害和阳失调、黄阁老有什么关系啊!"崇祯其实也不知道,古代真的有国家遭遇重大自然灾害,丞相引咎辞职,承担责任的例子。.

    “陛下言语失据,侮辱朝庭大臣,臣作为科道官员,有检纠陛下言行之责!请陛下自劾之。”黄苟红着脸,脖子都胀粗了。也难怪,有明一代,皇帝有杀过很多大臣,却极少当着众人面辱骂大臣。现在皇帝这样骂他,这对文官来说,比死还难受。

    “陛下,黄给事中二十余年来勤勉做事,谨守臣道,如今陛下辱骂黄科,恐有失德啊。陛下统领九州万邦,言行当谨慎。臣恭请陛下自劾!”礼部尚书李国普说道,本来各部堂官和科道官员素来不和,但在涉及到根本问题的时候,还是态度一致的。

    “臣恭请陛下自劾!”左都御史成基命、吏部尚书文真猛等人一起跪下说道。

    崇祯以前也知道,现在算是真实体会到文官集团的厉害了,这些人做事不见得行,搞这些个玩意当真的拿手。

    “黄卿家受委屈了,朕为国事所忧心,口不择言,这个是朕不对,今后朕自当警醒。”崇祯一脸诚恳的说,心想“好,你们都有本事,今天且忍口气,都等着,看老子以后么样收拾你们!”

    “陛下,臣弹劾吏部尚书文真猛文大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有一个官员跳了出来。

    “说!”

    “谢陛下,臣工部侍郎王圭,劾吏部尚书文真猛文大人有伤风化、紊乱礼仪疏。“说罢,从袖子里摸出一道奏疏,递给站值的司礼监随堂太监。看来这家伙是有备而来。

    “陛下,先皇驾崩后,满朝悲痛,群臣失措。而吏部文大人却于近从派人从扬州买来两名歌姬,蓄养于府中,每歌舞。我大明朝痛失君父,文大人却如此欢愉,做出这种不忠不孝,大不敬的事,实为卑鄙无耻之人,臣请治文之罪,将其驱逐出朝堂,交与有司定其罪。”

    “陛下,臣冤枉啊!”文真猛吼叫着说:“臣家母年事已高,臣买二个女佣,是来伺候老母啊,臣多年来孝顺双亲,忠于先皇和皇上。这王珪老匹夫他是要陷害臣啊!”

    “你,你,你竟骂我是老匹夫!”王珪大怒道。

    “啊,陛下,臣记起来了,王珪的儿子王金昆在任杭州同知时,政绩平庸,屡有过失,吏部今年绩考,评了一个‘下等’,这王珪一定是对微臣怀恨在心,想报复臣啊,臣冤枉啊,请陛下为臣做主啊!”

    “陛下,臣弹劾户部尚书贪墨一案,请陛下查之。”

    “陛下,方德仁任人为亲,更有卖官之,请陛下查之。”

    “陛下,当今地方遭灾,人口锐减,臣请陛下下旨,命天下尼姑庵尼姑还俗,以利大明朝人口繁衍。”

    “陛下,当去泰山朝阳峰拜祭天地,自然天地合位,阳交汇,大明朝自然就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了!请陛下三思啊!”

    “陛下。。。。。”

    “陛下。。。。。”

    崇祯头都大了,真的要疯了。两眼直直的看着众人,心里是从头冷到脚,一个资不抵债的破产公司,里面的各级主管人员没有一个做正经事的,每天就是吵架骂人,争夺位置。算了,还是退朝啊。

    “退朝。。。。。。!”一声尖利的声音,崇祯捧着一个破碎的心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