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称帝明皇】

    (凭着一时兴起,我突然之间想写小说了。一股脑的写出来,就挂到网上了。这些天有不少读者在看这小说,我却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文章有不少错别字,标点也很乱,有些措词也不适当。所以我端正了态度,把先前的文章从头修正了,错别字,标点都改了,排版也调整了。既然要写,就要认真,要把读者当回事。我一定写好)

    --------------------------------------------------------------------------------------------------------------

    郝仁,男,25岁,当代中国的大好青年,为人急公好义,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女人两肋插刀,机智聪明,博学多才。然而天妒青颜,郝仁一次帮老太婆搬运家具,不幸从楼上掉下来,不治亡,呜呼,天亡我国之箐英也!

    真可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又有说,思想有多远,就能滚多远,郝仁亡故时刻,时空发生畸变,决定这个世界的各种因素发生紊乱,郝仁居然穿越了时空的隔阂,运动到了一个异时空世界。

    可惜人无百好,花无千香,世间之事,真的说不清楚啊,郝仁穿越之后,因为时空畸变,连带他的格也发生了改变,变得没有廉耻,残忍,好色。呜呼,郝仁犹存,好人已死!

    ------------------****************------------------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十几天了,到现在郝仁才搞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份,所处在的世界。真是走狗屎运了,俺们居然也穿越了,居然回到了明朝,还是信王了!信王是什么人物啊,以后就是大明朝的皇帝了。这不,他那个便宜大哥天启皇帝一命呜呼了,皇帝大哥没有儿子,朝臣们商议后,决定迎奉天启皇帝的亲弟弟信王朱由检为帝。哈哈,这不,我,郝仁,不,应该说是信王,正在从封地去进京登基的路上啊。wWw.

    一穿越后,郝仁就觉得不对劲,机智的他搬出了穿越者不二法门,装病,昏迷,呵呵,还真管用,这些天里,里里外外的况都摸了个清楚,恩,不错,我就是信王了。

    “奴婢给王爷请安!”门外一个太监看见信王从屋中出来,满脸笑容的跑过来,“哎哟,王爷,您子骨可是好多了,气色也不错啊,恭喜王爷啊!”

    说话的是王府太监总管王承恩,从小看着信王长大的,信王太妃去世的早,临走交代王承恩要扶持好信王,王承恩没有什么亲人,信王就是他的一切,前些天信王突然大病,又是昏迷,又是胡言乱语,有时候还神志不清,王承恩可是手足无措,丧心病狂了,看到信王病症不见好转,甚至连死了的心都有了。这二天信王病突然好了,虽然和以前比起来神色有些异样,但看样子没有什么大碍了。

    “嗯,孤这几天卧不起,也是心里烦躁了,今天好多了,起来走走!”

    “那敢好,王爷龙体安康,奴才也安心了,王爷就要继承大统,这大明朝两京一十三省,都全要靠王爷来做主啊”

    “孤家晓得,嗯,这仪驾几时可到京城啊?”

    “回王爷,此地已是保定府,离京城不到三百里,五天可到京城,首辅黄阁老已经派员通告,届时文武百官在朝阳门恭迎信王大驾。”

    “嗯,承恩啊,你随本家已经多年了,算是孤的心腹之人了,孤最相信的人,靠的住的人也只有你了,他孤继承大统,还要你多加扶持啊!”信王微笑着对王承恩说,心想“刚来这个地方,人地不熟,先培养几个走狗再说,也好办事啊,这个王承恩以前久跟着崇祯,应该给他上点迷药,免得他头脑太清晰了,看出我有什么问题,就不爽了。”

    “奴婢虽然是残废之,但也晓得忠孝之道,王太妃对小人有恩,王爷也视小人为至亲之人,从没有视过奴才,奴才这一把骨头,这条命,早就是王爷的了,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王承恩听了信王的一番抚慰的话,心中激动之下,跪下大声说话,声音虽然尖利,但一脸的忠毅神色,倒也让人感怀。

    “你的心思孤明白,来陪孤到处看看,困了这多久,还真有些闷了。”信王看着王承恩,心道,还真看不出你这死太监到有表演天才啊,老子说这些大话,心里还有上百分之一的不好意思,你奉承我的话,说的多动听,表配合的十足啊,不要脸的火候功夫已经有**分了,不简单,要学习。

    “王爷,奴婢有一言,此去京城,王爷秉政,虽是御及天下,但也暗藏危机啊,九千岁魏忠贤得先帝宠幸,趁机结党营私,朝中遍布爪牙,更掌握着东厂和锦衣卫,此人权势熏天,狂妄不可一世,国人恨之久已,王爷秉政后,当何以处置?”

    “哼!魏阉为祸朝野,他孤家秉政,立当斩而除之,又有何他?”

    “王爷,魏党势大,如果得太紧,恐其狗急跳墙,孤注一掷,加害王爷啊!”王承恩担心的说。

    “哼,孤家继承大统后,就是真命天子,就凭他一阉党而已,也敢螳臂当车!”信王看了王承恩一眼,心想“不好意思啊,你也是阉党,把你也骂了,不过你不一样,你这条狗是我养的,听我话,魏忠贤这条狗是疯狗,不听话,你们还是有区别的!”

    “王爷,还请王爷三思,奴才以为,当先稳住魏逆,等王爷缓过手来,得到群臣拥戴,再下手不迟,凡事事缓则圆”

    ”恩,也是,有道理。“信王一想,这魏忠贤在朝野横行霸道,靠的是什么,还不是他那便宜大哥撑腰,现在撑腰的人死了,大臣们都对魏忠贤恨的要死,明朝的文官集团那一个个都如狼似虎,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我还真没有必要打这个出手,到时候让大臣们冲出来咬他魏忠贤,就算万一有个什么差错,我还有个缓的余地啊,就这样!”

    天启七年八月丁巳,崇祯即皇帝位。

    三个月的时间里,崇祯将魏忠贤一党众人成擒,格变异的崇祯出手变得更狠了,魏忠贤,子魏良卿、客氏子侯国兴等一干人等,全都拿到午门凌迟处死,阉党走狗崔呈秀、冯铨、魏广等人全家获罪,男丁全部处斩,女丁充入官,军。狱中多有折磨,病痛致死之人,司礼监秉笔太监询问崇祯如何处置,崇祯在疏呈上写到“尸体着午门喂狗”。

    具有后世郝仁份的崇祯知道明朝的文官集团各个都不是好惹的,称得上是如狼似虎了,更有东林党棍,结党行事,明朝有好几个皇帝都被文官骂的没有心思管理国家、治理朝政了,更有一个嘉靖皇帝被大臣活活骂死了,而这个大臣在骂死皇帝后,活的好好的,还到南京当顺天巡抚、做封疆大吏。明朝的文官还在朝堂之上,当着皇帝的面,活活的用拳头打死了皇帝的最忠心的走狗锦衣卫指挥使,而皇帝还治不了肇事大臣的罪。

    明末的文官集团已经到了庞大的地步了,庞大的到了危及国家生存的地步了。崇祯知道,在历史的时空中,还有十七年,大明朝就玩玩蛋了。明年开始,千年一遇的小冰河时期的**就要来临了,在今后二十年里,大明朝全境气温下降,农作物歉收,老百姓没得吃的,起来造反,造反了朝庭就派兵剿灭,派兵需要银子,户部没有银子,文官就出馊主意:加饷,就是向百姓多加税收,其实不过,一年也就二百多万,不算多,但是一级级的各级官吏在作的时候,上下其手,最后负担到老百姓头上,比皇帝的额度大了十倍都不止,老百姓活不了,不想反的也反了。这样,恶循环,几把锄头就完成了铲除大明朝的伟大事业。

    崇祯心想:老子好死不活,运气这差,跑来当上了末代皇帝,也够背的。如果要想多活几年,就要干点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什么都不用讲了,只要能生存下来就行,靠这些文官,那是靠不住的了,老子一定要心狠手辣,才好干出一番事业。

    崇祯虽然称帝四个多月了,然而各地报上来的奏章让他整心惊胆跳,天启七年这一年都够背运的,三月河南大旱,四月陕甘全境大旱,六月山西汾州府,平阳府遭蝗灾,九月四川汉中府,保宁府地震。户部统计,受灾民众在五十万户之众,受灾最严重的三省今年的秋税只能受到四成,灾民更需朝庭拨粮拨银过冬重建,经内阁和户部拟算,报上来的数字,三省需赈灾银款一百五十万白银。看着各地的坏消息,崇祯头都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