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雇主

    ()    所谓蛇鼠有其道,秦钧出了一笔钱之后骷髅果真很快就给他弄好了一个(身shēn)份。

    名字很普通叫做“埃文”,是从天路联盟来罗孚星旅行的游客。秦钧看那些(身shēn)份文书不像是假的,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之前真有一个叫埃文的外国年轻人。不过那位老兄很不走运,在荒野独自观光时被劫匪所杀。那些劫匪不但抢光了他的财物,而且连这些文书也拿出来在黑市里卖掉,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典范。

    秦钧并不觉得顶着一个死人的(身shēn)份有什么问题,拿着文书又自己将各方面的(身shēn)份背景事先编好补完,免得到时候被人问起来显得太过局促。解决了这些问题并不代表他就能够以炼金师的(身shēn)份投入露丝公主手下,秦钧还需要准备一件能够体现出自己价值的东西。

    圣光币和一次型圣剑币的配方当然不行,秦钧要是用它们作为敲门砖,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被抓起来严刑拷打。而且这两个配方的价值几乎无可估量,秦钧也不可能那么傻拿它们去资敌。

    最终他用了三天多的时间,jīng心炮制出一篇名叫《光球币弦状桥接结构研究》的文章。这篇文章写得非常讨巧,里面基本上没有任何真正称得上“秘诀”的东西,但那细致的条理却能够充分体现出秦钧对活化金属的深刻理解。考虑到露丝公主招揽炼金师是为了破解那个古代配方的秘密,所以应该更注重这些人在理论方面的功底,秦钧正是以这样的方式来投其所好。

    用这篇文章加上自己胡乱编造的简历,秦钧来到一个向外公开的招募机构,经过笔试面试之后就成功进入“启示者炼金实验室”成为一个小小的研究员。这个过程与普通人找工作并没有什么两样,不过签完合约之后秦钧就开始感觉到这些雇主们的诡异之处。

    从签约的会议室出来,秦钧被带到了一个空旷的房间里。

    “请把(身shēn)上所有的金属物体拿出来。”一个穿着军装的工作人员向他说道,语气虽然客气但却显得不可违逆。

    秦钧看了他一眼,乖乖地掏了掏口袋从里面取出两枚黄金子币、几枚白银子币和二十枚红铜子币放到面前的盘子里。接着那工作人员就拿出一棍黑sè的短棍,在秦钧(身shēn)上的每个地方仔细探查。

    这根短棍是一种灵敏的工具,一旦靠近金属就会发出明亮的光芒。好在秦钧早有先见之明,在来这里之前就专门去了城外一趟,让伊雅带着包括家传戒指和粉红装甲在内的重要金属物都藏到古飞船里。现在他交出二十多枚子币之后,(身shēn)上唯一的金属物体就是伊雅这个小jīng灵。

    不过以小jīng灵的能耐,凭这工作人员的短棍当然别想将她探测出来。

    虽然说为了防止间谍渗透,启示者实验室必然要采取一些守密的措施。但这种守密措施的严格程度,却还是大大超出了秦钧的想象。等过了金属探测这一关,秦钧就被塞入一辆全封闭的悬浮车里面。从头到尾他都不知道自己将要被送到哪里去,而那些工作人员也是一被问到就回答:“到时候能让你知道的东西自然会让你知道。”

    这些人的态度,还真是让秦钧感到恼怒。

    不过就算对方不说,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自己的办法。

    “伊雅,把这辆车经过的路都记录下来。”秦钧暗中向藏在(身shēn)上的小jīng灵说。

    “没问题,已经在这样做了!”

    悬浮车平稳地在街道上行驶,很快就将秦钧送入城市北区一个不起眼的大院中。不过根据伊雅探测出来的结果,这里的戒备其实与第一骑士城堡监狱也差不了多少,而秦钧现在享受到的待遇也几乎相当于一个囚犯。

    从悬浮车里出来时,秦钧已经满脸都是愤怒和后悔的表(情qíng)。

    这并不是他真心的表现,而是必须表演出来的正常反应——要是一个正常的炼金师被帝国zhèng fǔ这样摆弄还能显得怡然自得,那恐怕就算再迟钝的人都要怀疑他来这里是别有用心。

    那个领头带秦钧过来的工作人员看他这样,却是面无表(情qíng)地说:“请跟我来。”

    秦钧“心不甘(情qíng)不愿”地随着他进入一个位于地下的建筑群,发现这下面人来人往显得颇为繁忙。他被安排在一个干净整洁的(套tào)间里,从这里面的设施看来他除了不能zì yóu行动之外,倒是可以住得舒舒服服。

    不久一个穿着白sè长袍的中年炼金师走进来,随手将一本小册子和一大叠装订好的纸张丢在秦钧的桌子上说:“你就是新来的埃文?先把这些资料看完,最后面有相关的任务细节。在这里不管吃穿用品都有专门的人送过来,你不想死的话就别到外面去胡乱走动。如果有人过来这边叫你,出门也要注意戴好自己的牌子。”

    说完这些话,那中年人就匆匆忙忙地离开。

    秦钧将他留下来的东西看了一下,那本小册子写的是在这里工作的注意事项,里面列出来的规矩简直就是既繁琐又严格,包括什么不得进入自己权限之外的区域,不得打探与自己任务不相干的信息,除非有特殊(允yǔn)许否则不得与他人谈论自己的任务等等。

    秦钧看着这些条文(禁jìn)不住暗自摇头,这样的规定固然能够有效防范间谍的刺探和破坏,但是也差不多将炼金师的创造xìng完全(禁jìn)锢住了。

    除了这本小册子,另外那叠纸张则是与炼金术有关。秦钧仔细翻看了一下,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想必以他现在刚刚加入进来的(身shēn)份,也不可能接触到实验室的核心机密。

    “想要在这里有什么作为,恐怕会很困难啊!”秦钧将那叠资料扔回去,躺在(床chuáng)上向伊雅发出一声感叹。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炼金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