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凯兰明科

    ()    秦钧没有回应那些话,而是悄然地退入消失在后面yīn暗的山区之中。虽然那个炼金师的出手表明了他们反帝国zhèng fǔ的立场,但秦钧却不希望跟这些人发生交集,至少不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那三个人听到他离去的声响,其中一个穿着装甲的中年人似乎有些感叹地说:“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来这里试图劫狱的人就几乎络绎不绝。看来芊素尘的魅力确实不可抵挡,简简单单一个承诺就把那些监狱守备军弄得焦头烂额。”

    “嘿嘿……来这里的人不一定都是看上芊素尘的人,更可能是看上她作为嫁妆的那几艘飞船。”另一个穿着高级装甲的年轻人说。他黑发黑眸相貌英俊,在这三人当中年龄最小但却似乎是另外两人的头领。

    最后那人是一个头发灰白的老炼金师,听到年轻人的话也跟着笑道:“谁能够将修恩从牢狱中救出来,芊素尘就以(身shēn)相许。呵呵呵……这(诱yòu)惑对任何男人来说都实在太大了,就算不是看上她的人或者她的海盗船队,恐怕光是这个‘暗环星域第一女海盗’的名声就足以让人血脉喷张。”

    “是啊!对有钱有权有力量的人来说,美女根本就不是什么稀缺资源。但芊素尘却绝对不一样,就连我都想尝尝压着鼎鼎大名的‘刀锋女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难得的是他在说出这种话时丝毫没有yín秽的神态,反而有一种玩世不恭的戏谑,就好像对他来说这更像是一种有趣的游戏。

    “你真的要去尝试吗?”老炼金师问道,语气中隐含着一丝关注。

    “请放心,我知道那座监狱的戒备有多么森严,就算要尝试也绝不会贸然行动。”

    ……

    第二天中午,秦钧来到了帝国首都凯兰明科。

    进入这座城市,他的感觉就是这大街上的行人实在太多了。欧兰帝国虽然只是一个中等国家,但是由于最近几代皇帝对国民的控制rì益严格,同时国内的各种资源不断向首都星和dì dū倾斜,让这里呈现出一种比起国内其他地区几乎有些畸形的繁荣。

    在帝国大道的两侧,到处都是各种奢侈品商店和豪华的酒店茶楼,各式各样的悬浮车来回繁忙穿梭。秦钧虽然小时候曾经来过凯兰明科,但那些记忆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淡化。现在他再次到这里来,不由变得像个刚进城的乡巴佬一样被各种新奇的事物弄得目不暇接。

    他这个东张西望的样子,很快就招引来某些寻找“猎物”的目光。

    “有小偷!”伊雅突然暗中向他发来jǐng告,秦钧几乎瞬间就抓住了那只将要伸入自己口袋的手。那小偷大约三四十岁的年纪,长得瘦巴巴的样子就像一只穿着灰衣服的猴子,嘴上两撇修长翘起的胡子更增添了几分猥琐。

    他显然没想到秦钧的反应这么快,但却没有因此而变得惊慌畏惧。这尖嘴猴腮的中年人显然属于常年惯犯,挣扎了一下发现无法摆脱秦钧的手就突然张嘴向他吐口水:“呸!”

    秦钧虽然人杀过不少,各种生死一线的惊险场面也经历过许多,但却从来没有应付过这样的(情qíng)况。眼看那小偷的口水飞溅过来,他几乎没有丝毫考虑就放开对方的手,(身shēn)体向后飞退。

    小偷见到这一招奏效,立刻转(身shēn)向一条巷子里飞奔逃跑。

    秦钧“哼”了一声,双脚一顿快速追赶了过去。小偷一进了巷子就在里面七拐八拐地胡乱绕圈,大概是想要用这种方法摆脱秦钧。可惜秦钧(身shēn)上带着伊雅,就算在这陌生环境里也能牢牢锁定小偷的逃逸方向,他那样胡乱拐弯反而是增大了自己的行动路线,让秦钧可以直接切到前面进行阻拦。

    “还跑吗?”秦钧将小偷堵在一条狭小的死路里,面带讥嘲的微笑地问道。

    这里的环境极为偏僻,巷子的侧边就是积满污水的小沟渠,一群苍蝇正嗡嗡嗡地聚集在一只死老鼠周围,空气中浮((荡dàng)dàng)着一股子闷(热rè)的sāo臭味。秦钧估计就算在这里死掉一两个人,恐怕城防军也要过个两三天才能知道。

    看到自己绕来绕去反而把自己绕得后无去路,小偷顿时声sè俱厉地叫了起来:“乡下小子,别以为练了两下子就敢来凯兰明科撒野。老子是在这里混了十几年的地头蛇,你有眼sè就把(身shēn)上的钱乖乖交出来,我可以看在你长得有模有样的份上放了你!”

    秦钧二话不说,直接一闪(身shēn)就来到小偷面前。这小偷嘴巴一抬似乎还想要吐口水,结果被他一脚直接踢飞了出去。小偷后背撞在墙壁上,惨叫着扑倒在地全(身shēn)被臭水沟弄得极为肮脏。

    “没想到世上还有像你这么恶心的人,如果你敢再向我吐口水或者干出其他什么惹人讨厌的事(情qíng),我绝不会介意将你的脑袋踩烂。”秦钧走上前将脚踏在小偷脸上,用一种冰冷的威胁语气说道。

    刚刚见识了秦钧绝对压倒自己的武力,那小偷听到这句话马上转变出一副极为谄媚的态度:“是是是……我绝不敢再干那种蠢事。小兄弟您但凡有什么吩咐请尽管开口,我一定为您尽心办到。”

    这小偷也真不愧是街头混迹出来的,至少还有几分察言观sè的本领,到现在已经能看出秦钧追上他并非只为了报复,而是另有其他的目的。秦钧看他已经开了窍,也就满意地抬起脚让他站起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您可以叫我‘骷髅’,老板!”小偷弓着(身shēn)谄笑道,连对秦钧的称呼都改了。

    不过还算他有点自知之明,并没有将这肮脏不堪的(身shēn)体向秦钧靠近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炼金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