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 一粒药丸

    秦钧并不是第一次带别人在天上飞行,上回在机械墓园他就曾经抱着苏雨曦上天入地躲避咆哮者的攻击。不过跟青涩少女苏雨曦比起来,此时的佩薇可是要得多。她双手环绕在秦钧的脖子上,整个火躯几乎紧贴在他前,那双如红宝石一般的美妙眼睛也不去观看天空中的景色,就这样似笑非笑地近距离凝视着秦钧的脸。

    被她这样趁机“占便宜”,秦钧还真是颇有些不适应。好在他飞行的速度很快,这段路程没有过多少时间就已经结束。

    蓝色的天空中,一艘超级古飞船从隐形状态慢慢现出影。

    那个庞大的黑色影,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出一层金色的光晕,看上去就像一个悬浮在云端的天堂岛屿。飞船投下来的影,让佩薇察觉到了什么。她的目光从秦钧脸上移开,转头一看过去马上就屏住了呼吸。

    “这……这是什么?”她声音变得有些走调地问道。

    飞船下方打开了一个圆形的入口,秦钧抱着佩薇飞进去来到一个银色的舱房里面。这个舱房极为宽敞但又没有任何摆设,显得空的就像一个巨大的金属容器。秦钧将佩薇放在金属地板上,与她一起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周围。

    “让这个女的留在这里,飞船等一下还要降落到地面将咆哮者接起来。你先到右边的房间里去,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伊雅的声音在秦钧脑子里直接响起,接着秦钧右手边那个金属壁就无声地滑开了一道门。

    “你在这里等着,我过会儿再给你解释清楚。”秦钧向佩薇交代一句,匆匆地向那道门走了进去。这门的后面同样是一个空的银色金属舱房,只不过面积要比刚才那一个小得多。

    秦钧一进来之后,他后的门就自动关闭。

    在两个舱房彻底隔绝之前,他隐约听到佩薇咬着牙低声骂道:“可恶,这家伙怎么每次都这样……”

    伊雅从秦钧的口袋里飞出来,快速来到舱房侧边的金属壁面前。那道金属壁在她的控制下弹出一个抽屉样的格子,伊雅从里面抱出一粒跟她脑袋差不多大小的圆珠。这圆珠质地透明又带着暗红的光泽,内部仿佛有一团金色的轻烟在灵动变幻。

    小精灵抱着它飞到秦钧面前,用医生命令患者的语气叫道:“张嘴!”

    “干什么?”秦钧疑惑地问。

    “这个可是好东西,而且整艘飞船我就找到了一枚哦!”伊雅所答非所问。

    秦钧稍稍犹豫,但出于对小精灵的信任还是张开了嘴巴。伊雅将珠子往他的喉咙里一扔,这颗圆碌碌的小东西马上溜到了肚子里面。秦钧咂咂嘴感觉不到任何回味,转向伊雅问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伊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飞过来摸摸秦钧的脑袋:“可怜的孩子,我建议你现在最好还是在地板上躺着。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请你一定要记得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着想……”

    说完这句话,伊雅头顶上的金属天花板就露出一个圆形的洞口。她再次以怜悯的目光看了秦钧一眼,形灵巧地从那个洞口飞了出去。金属天花板很快自动闭合,留下秦钧孤零零一个人在这个舱房里。

    秦钧被小精灵弄得莫名其妙,接着突然感觉到一股流从腹部产生,并且迅速地向四肢百骸延伸。这股流刚开始并不强烈,暖洋洋的样子还特别舒服。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流的温度就迅速提升到一个让人难以承受的地步!

    汗水从秦钧的额头冒出来,竟然被他滚烫的皮肤蒸发变成一团白雾向上升腾而起。

    “啊~~~~”秦钧发出痛苦的吼叫,双脚一软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他全所有的细胞,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一个个滚烫的熔炉,残酷地烧灼着他的神经末梢。亿万万个细胞同时发出的剧烈痛楚,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疯狂冲刷着他的精神世界。

    痛!无穷无尽的痛!

    此时的秦钧非常希望自己能够晕倒过去……甚至死掉也好!可惜在这一刻,他的感官却反而变得比平时还要敏锐百倍。那阵阵急剧的炽痛楚被增幅放大,让秦钧就像处一个残酷的炼狱。

    过了一段犹如永恒的时间,那痛楚终于如潮水般渐渐退去。

    秦钧喘着粗气从地上坐起来,发现上的粉红装甲已经自动复原成硬币落在旁边。他全到处都是一种散发着恶臭的黑色浓稠物质,黏糊糊的感觉非常不舒服。秦钧无比气愤地将上这些肮脏衣服扯掉,站起来向着天花板大声吼叫:“伊雅,你这个小混蛋快我出来!”

    “臭死了臭死了,我先给你洗个澡吧!呵呵呵呵……”小精灵欢快的声音响起,接着那天花板就再次露出一个洞。带着清洗剂味道的水从洞口中喷涌而出,冲击在秦钧露的体上。

    “等一下再找你算账!”这水恰恰是秦钧最需要的东西,他骂了一句之后赶紧趁机用力地搓洗体。水喷入舱房里面,之后就会从某个隐蔽的出口自动流走。等秦钧将上的污垢搓得差不多了,后面喷出来的就是不再带有清洗剂的纯净水。

    秦钧舒舒服服地洗完这个澡,他前后左右的墙壁上又露出四个洞口。干燥的风从洞口里吹出来,不一会儿便将他全吹得一点水渍都不留。最后,秦钧头顶的天花板掉下了一件柔软舒适的白色长袍。

    要说这艘飞船还真是很神奇,不论墙壁、天花板还是地板都是一种银色的金属,而它们好像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变”出一个洞口来。不过到目前为止,似乎也只有伊雅才能够对这种特进行控制。

    秦钧刚刚将长袍穿上,就看到边的金属地板神奇地凸了起来,最后变形成一张沙发的样子。他到现在已经有些见怪不怪,坐上去就发现这沙发一点也没有金属物体的冰凉触觉,反而比一般的真皮沙发还要更加柔软舒适。

    秦钧在沙发上翘起腿,笑了笑说:“好了,伊雅你就还是出来吧!”

    ——————

    【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炼金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