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章 谁是劫持者?

    老人现在的这个姿势,是一种炼金师战斗的礼节。

    当两个炼金师要进行公平决斗时,他们就会将自己所要使用的那枚子币夹在手指上亮出来,等到仲裁者发出信号之后再同时将它激活。这种战斗规则不许使用更多的子币,双方如果无法在一个“子币回合”内决出胜负那就只能算是平手,以避免持续对战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现在老人摆出这种姿态,显然是有信心只用这一枚白银子币就将秦钧留下。

    看到他这样,秦钧却是心中冷笑:这个老头既然要装高人,为什么不用最低级的红铜子币?使用白银子币对付他这个刚入门不久的一阶炼金师,本就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事实都是这样了还要故意装成“公平对决”的样子,这老头的惺惺作态简直就是让人感到恶心!

    秦钧当然不会傻乎乎地学着他的样子掏出子币,而是将目光望向对面的苏雨曦:她竟然说出了自己被劫持的事实,难道不怕我心念一动就让她死掉吗?而且反触发程序的威胁可是我死了她也活不成,苏雨曦怎么敢冒这种险?

    他这边正在疑惑苏雨曦是不是之前就发现了什么,对面的女孩却显得非常着急地叫了起来:“我刚才都跟他们说了是自愿跟着你的,可是他们……他们却怎么都不愿意相信我的话!”

    秦钧稍稍释怀,接着就见到那个索尼克充满关怀地对苏雨曦说:“你现在已经绝对安全了!有庞培大师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你。这个人对你的胁迫已经完全消失,你现在不需要假装成顺从的样子。”

    说实话,这位金发帅哥倒是猜出了几分真相。可惜秦钧对苏雨曦的控制并不是单纯依靠武力,而且经过最近这段时间的相处,女孩似乎已经在心理上养成了某种服从他的定势思维。

    所以听到索尼克的这些话,苏雨曦竟然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白痴!”

    索尼克脸色铁青,向边唯一那个女装甲战士命令:“苏小姐现在神志不清,你将她带回到翡翠庄园去!”

    “可是……”那个女装甲战士似乎非常惊讶。

    “嗯?”索尼克双眼露出严厉的光芒,她立刻害怕地低头:“是!”

    “你敢!”苏雨曦杏眼圆睁,气愤地叫了起来。

    “得罪了。”女战士说了一句,上前抱住苏雨曦的腰飞上天空。

    “不要……离开他,我会死的!”苏雨曦惊恐地叫嚷,声音随着她的飞行远去而渐渐消失。她最后那句话并非比喻,而是真的以为离开秦钧就会导致永生守护失效而死去。但这样的话在其他人耳中听来,却是变得非常狗血麻。

    秦钧看着苏雨曦离去的方向,心想她过会儿就应该知道自己并没有被控制了吧?

    “能够将劫持的人质蛊惑成这样,阁下可真是好手段!”索尼克看着秦钧微笑道,这个笑容中却是充满了浓浓的杀机。

    “谁才是劫持者,恐怕还说不清楚吧?”秦钧反诘道。从这些人的反应看来,苏雨曦的地位似乎不低。但是索尼克却胆敢违背女孩本人的意愿将她带走,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耐人寻味的曲折呢?

    “索尼克先生,这件事有些复杂。我看不如就将这个人制服起来,等苏雨曦小姐家里的长辈来了之后再行处置如何?”那个名叫庞培的老炼金师提议道,但双眼依然密切注意着秦钧谨防他逃跑。

    “不需要,现在就杀了他!”索尼克沉地说着,眼睛里露出狼样的光芒。

    庞培微微皱眉:“好吧,既然你坚持的话……”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就好像已经将他当成了垫板上的鱼腩,秦钧突然爆发出一阵讥嘲的笑声:“哈哈哈……真是两个不自量力的家伙,你们讨论的问题应该是求饶还是逃跑才对啊!”

    说着这句话,他的形就急速地向前飞扑而来。

    在这局势触发之下,庞培手中的白银子币立刻分解爆发。那亿万万颗活化金属微粒,就像一个无形的风球向外扩张,刹那间弥漫在周围的整个空间之内。秦钧突然感受到全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想要再向前移动一步都变得极为困难。

    庞培现在使出来的,正是五阶战斗炼金术技能:束缚力场!

    紧急时刻,秦钧向左手上的戒指发出了精神感应。

    澎湃的神秘能量充斥全,秦钧的眼睛里仿佛有两团来自地狱的黑焰燃烧起来。他双脚全力蹬踏,下方那石板路面竟然“嘭”地一声被踩出碎裂的凹坑。秦钧这发力的方向却不是向前,而是仿佛要逃逸一般地向后!

    庞培感觉到束缚力场有被冲破的迹象,马上加大力量将秦钧往回拉。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秦钧却突然露出一丝笑容。庞培先是错愕了一下,接着才意识到自己下意识的动作实是上了他的当:“不好!”

    秦钧双脚转换发力,变成与束缚力场一致的方向。老炼金师的束缚力场在刚才的僵持拉扯中,已经积蓄了一个向前的庞大力量。现在两种力量从相互对抗变成合在一起,让秦钧的体化作虚影直冲而来。

    这其实就类似于金属灵珠的“束缚发式”攻击,只不过发出去的不是金属圆球而是秦钧这个人——如果非要给这一招起个名字的话,它大概可以叫做“人束缚发式攻击”!

    庞培急忙撤除束缚力场,同时体向侧边飞退。

    然而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拍,这一拍就足够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嘭——”秦钧的拳头,凶狠地打在了他的心口上。这一拳凝聚了秦钧本人的力量、激发戒指之后产生的神秘能量、还有庞培自己用束缚力场施加的拉力……如此攻击,便如一块千钧之石从天而降再砸落于一个鸡蛋之上!

    庞培脆弱的躯被瞬间打爆,秦钧的拳头带着模糊的血从他后背穿了过去。

    【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炼金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