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玉刀执法" /> 第001章 玉刀执法》阅读,《天地孤皇》属于玄幻魔法类小说。凤舞文学致力于打造一个舒适小说阅读环境。" />

 

将《天地孤皇》收藏到: 第001章 玉刀执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独漂流 书名:天地孤皇
    正午的天空,本应该是一片晴朗,阳光普照,阳气最盛之时。5ccc.net在此时头顶有的只是一片黑压压的乌云,点点豆大的雨珠稀稀落落的掉落在大地之上。一阵阵带着寒之气的微风刮过天地。

    在这种雨天气之下。行人本应该回到家中避雨才对,这也是一直以来的惯例。只是这一天,却变的相当的反常。行人不但没有在家避雨,反而一个个撑着小伞。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在这些人群里面,一排穿统一服饰的官兵拿着长枪紧紧的将行人阻隔在一定距离之外。在这中间。入目看去,一座高台屹立在眼前。上面法度森严。一穿官服着个大肚的官员正襟危坐在一张红木做成的长桌里面。在长桌之上摆放着一些文书,惊堂木等等饰物。一只圆形的漆黑长筒放在左上角醒目的地点。长筒里面放着好些木简。上面都有一个血红的——令字。显得异常狰狞。

    随着所有人的眼睛可以看到。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上杀气横生。尽显彪悍之气的大汉,全被几条精钢铁链所缚,动弹不得。跪在场地中央。背后插着一只牌匾。一个大大的“囚”字已经显示了他的份。

    不错,这里正是法场。这个凶厉大汉就是在各国都大大有名的刀疤大盗,自从现世起,丧心病狂的接连在各国疯狂盗窃、杀人。在各国听到刀疤那是人人变色,凶名在外。一武道修为也达到了入阶水平,加上他神出鬼没,这才一直逍遥法外。

    在三个月前,刀疤大盗竟然胆大包天,趁所有人皆去参加祭天之时,闯进了齐国一皇亲国戚家中,直接杀害府中下人十余口。掳劫钱财数千金币。顿时齐国上下一片震惊,皇帝大怒,发出通缉令,联合神魔大陆上所有国家抓捕刀疤大盗。并派出齐国最声名最盛的四大神捕追魂、夺命、惊神、傲雪。费时两个月,最终,在青云山将他逮捕归案。

    刀疤大盗一被抓捕,齐国上下一片沸腾,有些人更是放起鞭炮,以示喜庆。齐国皇帝在听到刀疤归案的消息后,直接叮嘱,从严处理。刑部在接到这个消息哪里还敢怠慢。只用了三天时间。审理一切,并将斩首之定在今天正午。

    在法场一边的一座酒楼雅阁之中。一位穿黄色锦服和一对青年男女正坐在顶楼靠窗户处,眼睛纷纷看向法场之上。其中那个男的看上去约显幼稚。年龄也只在十六、七岁左右。看了看外面,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之意。带着一点不满说道:“父皇、姐姐。我们今天出来不会只是为了看怎么处死一个死囚犯吧。这样多无聊。不如我们去游湖怎么样?”边说,眼睛还在滴溜溜的乱转。看着四周的景象。

    “天儿——。”在听到少年的话,那黄衣老者也缓慢的将眼光从下面收了回来,望向少年,一道充满威严的话从他口中吐了出来:“为父平时是怎样教导你的。为何到现在还是这样没定。以你如今的心,你让我将来如何将国家大事交给你处理。”

    那少年一听,脸上什么表也没了,整个人瞬间如同霜打的茄子,没再说话,眼睛在窗外扫来扫去。那老者看到后,微微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死囚犯当然没什么好看。如果嫣然没猜错的话。父皇应该是来看哪个人的。”那少女自信的说道。说完,眼睛看了老者一眼。这少女还别说,真不是一般的女子可比,全上下堪称绝色。

    老者听到少女的言语,了然的笑了笑,却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道:“好了,你们也别猜测了,等下一看即知。算上这一个,已经是一千零一个了。”说着,端起桌上的香茶,捧在手中,眼神看向法场,神异常专注。那少女也没在意,轻轻一笑。也同样看向了法场。

    “这位兄弟,你说这次行刑,是不是由他掌刀?”一个站在法场外面看闹的人拉着边一大汉问道。

    “兄弟,我说你这不是废话吗?在我们神魔大陆上,论掌刀的能力,谁能比的过他。实话告诉你,这里大部分的人来看的可不是刀疤大盗伏法,而是来看他的刀的。”那大汉边说,边期待的看着法场,等待着传说中的那人出现。

    “兄弟教训的是,小弟刚从外地来这里做生意,也曾听说过他的事迹,传言他手中有一把用玉打磨成的玉刀,非常神奇,大哥能不能给我说一说。”那人连忙对大汉赔笑道。

    那大汉抬头看看天色,见到离执法还有些空余,这才道:“嗯!我看兄弟也是个实在人,趁现在还有时间,我就跟你说说,你刚刚所说的玉刀,确实是有其事。这点不单是我知道,基本上在这里的人都知道,那把刀听说还有一段传奇。”

    这大汉也是个健谈之人,看到还有不点时间,也就打开了话匣子。今天来法场的人,大部分不是为了看处死一个犯人,而是为了看一个人,一个侩子手,要说呢,一个侩子手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这个侩子手却和寻常人不同。

    传言这人是在三年前突然出现在城外的树林中,当时一衣服完好无损,不明原因的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经过检查也没发现什么伤痕,最后被一好心老人背回家里,一直到七天后才自然清醒过来。

    可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叶孤心。

    正因为如此,叶孤心也就在老人家住了下来,每天帮着老人做点事。劈柴挑水也都做的来,后来,老人看他这样无所事事待在家中,也不是年轻人应该干的事,所以就托关系为他在城里找了个侩子手的活计。一直干到现在。

    能让如此多人前来围观,自然,叶孤心这侩子手当的也不同寻常,首先就是他的刀。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那把刀也根本就不叫刀,而叫玉。整体长方形,厚度有三厘米、长则有四尺。一巴掌宽。通体黝黑。黑的跟一块木炭没任何区别。表面更是凹凸不平。如果拿别的玉与之相比的话,可以将其想象成白天鹅与丑小鸭的鲜明对比。

    这块玉也是老人机缘巧合得到的,话说救叶孤心的这个老人膝下并无儿女,一个人在城中开了家酒楼,过得也算是温饱不愁,这块玉也是在自家后院一棵被雷劈成两半的树边上所发现的,老人当时以为是块木炭,也就一起带了回来。后来发现不是后,也就扔在了一边,没再理会。

    等到叶孤心醒来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这块“木炭”是件宝物。再加上它比钢铁还要坚硬,所以,在老人为他找到侩子手这个活计的时候,也就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将这“木炭”打磨成一柄刀的模样。叶孤心将这柄刀称之为——墨刀。

    正在说话之间,却看到周围本来还沸沸扬扬的喧闹声突然止住,变的寂静无比,就好像是一只鸭子在“嘎嘎”乱叫,接着就被一只手掐住了脖子一样。显得异常诡秘,但,此时并没有人提出疑问,而是纷纷向中间的高台看了过去。

    一个穿青色劲装,一头漆黑的头发随意散落在肩后,脚下踏着始终如一的脚步,如果有人认真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他每走一步的距离都同样大小,一丝不多,一毫不少。

    咚——咚——咚——

    一声声清脆的脚步声仿佛有一种奇异的魔力,所有听到的人,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这一刻竟是和他的脚步声连在一起,他走一步,心则跳一下。所有人的注意力在这一刻彻底的放在了来人上。

    他们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他后背着的一柄巨大的怪刀,刀长足有四尺,通体漆黑,只是让人称奇的是,这柄刀竟然无锋。从刀的角度上来看,这完全是一柄还未开锋的饨刀。不要说是拿去杀人,就算是杀只鸡也未必能杀的死。

    除却这个,最引人注意的却是这柄刀的刀柄。墨刀的刀柄和其他刀不同,足足有一尺长,占据整把刀的四分之一。让人不由得暗自称奇。

    随着距离的逐渐拉近,一张有如刀削般的脸顿时出现在众人眼中,不管是谁,第一眼从他上感觉到的就是一种莫名的冷、孤寂。总的来说,这是一种很难解释的感觉。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孤心。

    静静站立在邢台之上,遥遥向上面的行刑管点点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行刑。”话虽不多,可他的语气中却有一种莫名的距离。感觉不到任何的暖意。

    不过好在这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他说话的方式,对此没有丝毫意外,那坐在上方的官员听到叶孤心所说,点点头,抬头看了看天空,却见时辰已经是正午时分,也不耽搁。伸手从一旁的罐中抽出一根写有“斩”字的行刑令牌。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孤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