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三三章 名字是最短的咒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心里仿佛刀割一般疼痛,泪水沿着腮边不停滚落。我固执地闭着眼睛,不想面对空空如也的室内。

    没有了他,这个时空也仿佛失去了意义……

    就在我无限仓惶之际,忽然一个温的唇吻上我的脸,轻轻地吻去我的泪水,随即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一把拥入怀里,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低叹:“傻孩子……”

    我还来不及分辨这是梦是真,便听得朱博士的大叫:“你在干什么?快点!机器要爆了!”

    我蓦地睁开眼睛,看到那双漆黑的眸子近在咫尺,吃了一惊,听到那个巨大的球体传来越来越密集的爆裂声,猛地一推他,焦急地喊:“你在干什么,快去!”

    就在这一刻,“蓬”地一声,他忽然拥住我,一把将我扑倒在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袭来,房间猛地一阵摇晃,乒零乓啷声不断,有不少细碎的东西掉落在手边脚边,似乎忽然一阵飓风刮过,将室内的一切卷起又抛下。

    等到一切终于平静下来,我茫然抬头,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低声道:“现在好了,回不去了。”语声中没有遗憾和惊慌,却带着仿佛计得逞般的得意和高兴。

    我的视线越过他的肩膀往后看去,只见朱博士正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后边的实验桌一片焦糊,那个地球仪状的巨大球体已经不见,只留下空空的支架和爆落一地的金属碎片。

    我大惊之下,猛力推开他站了起来,急切地望着朱博士问道:“老爸,怎么办?”

    他轻轻地哼了一声,我意识到刚才**之下大概推到了他的伤口,心里一软。伸手去扶他。朱博士的目光扫过一屋狼藉。转过来朝他看了一眼,叹了一声:“我说了,刚才是最后的机会。”

    “不能修复吗?”我仍然急切地望着他,“或者干脆重新造一个?”

    “不可能。”朱博士一口否定,“正因为这个仪器上记录了当时他穿越过来地所有数据,才能打开与他那个时空地连接通道,将他送回原来的时空。即使要用这个仪器打开别的时空缝隙,也是不可能的。否则这几年来。早就有无数的古人穿越过来了。”

    “那……”我一时无语,深深的绝望感包围了我,仿佛忽然全脱力,只想瘫倒在当场。

    这时候,一只手臂悄悄伸过来拥住了我的肩膀,我茫然转头,看到他正微笑着望着我,黑色的眸子亮若星辰。我一下子气不打一处来。$$在他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你还笑?还笑!你又拿自己命开玩笑,你非要让我看着你死吗……”

    说到后来,泪水汹涌而出,语声哽咽得几乎不成声音。他手上微微**,将我揽入怀中,我再也忍不住。索把头埋入他怀中,嚎啕大哭起来,嘴里呜咽着说道:“你明知道人家会担心……会心疼……会伤心……”

    “我不知道。”他轻笑了一声接道,“我只知道,刚才你地眼睛告诉我,叫我不要走,叫我留在你边……”

    “你胡说,我没有说!”我大怒着抬起头来。随便把眼泪鼻涕擦在他口。

    “你有说!”他的黑眸定定地看着我。

    “我……好吧……”看到他漆黑的眼神我软了半截。但随即看到他苍白若纸的脸上一抹不正常的嫣红,心里又抽痛起来。低声道:“这里本来就不是你的世界,就算你留在这里,也只有三个月……”

    “清华。”他喑哑的嗓音低低唤我,拥住我轻吻我的脸颊,在我耳畔低声道:“有你地世界,就是我的世界。你说过……灿烂过一时,也比平平淡淡一世的好……”

    “曲曲!”我再一次唤了他的名字,唤了那个独一无二地名字。对我来说,他不是千古名将兰陵王,不是F1冠军车手曲北达,他只是他,只是曲曲,属于我一个人的曲曲。

    有一种说法是,名字是最短的咒语。莫非就在我给他起这个名字地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今后的人生与我纠缠不清,在我的世界灰飞烟灭。

    我的眼泪再次忍不住扑簌簌而下。他吻去我的泪水,带着笑意轻声道:“三个月,九十天,两千一百六十个小时,是好长的一段时间呢。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你一定要让自己开开心心的,你也不希望,到我走地一天,能记得地只有你哭肿的眼睛吧?”

    听到他若无其事地说自己“走地那天”,我的鼻子又是一酸,却咬着嘴唇忍住了即将落下的泪水。他说的对,既然一切已经注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这剩下的两千多个小时,让每一个小时都过得开开心心。

    我抬起头露出微笑,低声道:“是啊,三个月,是好长的一段时间呢……”

    “是啊,这段时间实在太长了,让我来帮你们缩短一些吧。”一个声音悠然响起,打断了我的话。

    我蓦地回头,看到艾德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手里却握着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朝着我们这边。

    “艾德!”我不自地叫了一声,知道真相以后,对这张卡通化的圆脸的憎恶上升到了新的高度,恨不得冲上去一掌拍飞他,然而他手中的枪口却让人不敢稍有异动。

    朱博士和曲曲闻声转过头来,体微微一动。艾德的枪口一抬,直接对准了我的头,悠然道:“都别动。要不然我一个分神,走了火,那可就太抱歉了。”

    我们三个人的动作同时僵在当场,不敢稍动。艾德似乎十分满意我们的反应,举步跨入门内,手上的枪口却不曾移动分毫。

    “汤姆森,”僵持半晌,朱博士先开了口,“傅小姐和这件事无关,让她走吧!”

    “是吗?”艾德不动声色地反问,脸上的笑容好像是精工细作的面具般,没有一丝一毫地松动,“无关吗?刚才我怎么好像看到了一幕父女相认的心剧场?”

    “你,你都听到了?”听到他最后一句,朱博士失声惊呼。

    我叹了口气,我天真耿直的科学怪博士老爸,哪里是艾德这只老狐狸的对手。艾德也许听到了我刚才叫朱博士老爸,但应该心里还存着几分疑问,所以才出言试探,如今被他这么一声惊呼,立即变成了百分百肯定。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