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三一章 蝴蝶飞不过沧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你的猜测与事实相差无几。不过他拒绝你,却是听从了我的劝说。”朱博士叹了口气,“我是一个自私的父亲。我只想保护自己的女儿少受伤害。我以帮助他摆脱艾德的药物控制为条件,要求他离开你。”

    “为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朱博士,像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为什么要他拒绝我?你不知道这样会令我们俩都很痛苦吗?”

    “我太清楚艾德的手段,如果他一意孤行,你会遭到各种各样的危险,上次你被露露绑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朱博士冷静地分析,“他本来和你一样,根本听不进我的劝告,就因为认清了这点,他才会与艾德签下三年合约,条件是艾德要保证不干扰你的正常生活和威胁你的安全。更何况,长痛不如短痛,他的体要陪你一辈子那是奢谈。”

    “绚烂过一时,也比平平淡淡一辈子好。”我凄然道。“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这句话我一直以为是骗人的,而到今天我才知道,那是一种无奈下的舍弃,既然不能“天长地久”,那么“曾经拥有”,哪怕只是一刻,也是好的。而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会忍心责怪,一刹那的宠便已是一生。

    听到我这句话,朱博士和他的体同时一震,他抬起黑色的眸子望着我,咳嗽渐渐地平息下来,眼神中却五味杂陈。$$

    我回望着他,问道:“那么……剑桥之所以对我那么客气,给我保留终学籍,也是你打的招呼吗?”

    “是艾德。 自 我 看書 齋艾德为了表示诚意,主动向怀特爵士打了招呼。”朱博士抢先回答,又叹了口气道。“他在电脑里找的。并不是药物的配方,而是他自己的基因密码。只有有了他的基因密码,我才能想办法对症下药,从根本上解决他体的问题。”

    “那现在有没有找到?”我地心头浮起一线希望,急切地问。

    朱博士黯然摇了摇头。

    “胡说!”最后地希望再度破灭,我一下子没法接受,嘶声叫道,“你们又想骗我。我明明看见你用优盘拷走了什么东西!”

    “是吗?你拷走了什么?”朱博士诧异地转向曲曲,显然他也不知道曲曲曾从艾德电脑拷走什么。

    “是他这么多年……从事人体基因实验的记录。”他略略喘息着说。

    “也就是他的犯罪证据?”朱博士眼前一亮,语声也变得急切起来,“你放在了哪里?”

    他朝我看了一眼:“那天晚上……丢在了凌飞车上……”

    我心里一震。知道他绝不是随手丢在那里,他是明知道艾德派露露在监视他,又怕自己第二天坚持不了多久,所以预先将优盘放在飞机车上,留下艾德的犯罪证据。

    “好……艾德绝不会想到他的犯罪证据会在那里。就算想到,他也不敢轻易像亦声股份的少爷出手。”听到这个消息,朱博士却是最激动的,显然不仅是曲曲。他也渴望着早摆脱艾德的掌控。他转过头看着曲曲,“谢谢你!我说会帮你,没想到最后却是你帮了我。可惜你地基因密码……”

    他的眼神有一些黯然。显然想到了没有找到基因密码,他对曲曲的承诺却无法实现。曲曲笑了笑:“也许我……命该如此……”

    朱博士注视着他,忽然问了一句:“我从来没有说过清华是我的女儿,但是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所以你才会选择与我合作。”

    “是。”他坦然承认,又轻微地咳嗽起来,“我不但带走了……铠甲和面具,还带走了……你藏在抽屉里的记……和最后的几瓶药……”

    “我的记?”朱博士体猛地一震,老脸泛红。“你。你看了我的记?”

    “对……根据你留下地地址,我特意去找……傅婷婷和傅清华……”他的话中渐渐**一点苦涩意味。

    我的体一震。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竟然是特意来找我和老妈的?为什么?他直视着我地眼神,苦涩地说:“对不起,清华……我一直骗了你……”

    “你以为药物的配方在我手里,所以想从她们那里找到线索?”朱博士盯着他问。

    “是。我利用……她们的好心,留在她们家里……”他还是坦然承认,视线依然停留在我地脸上,忽然苦笑了一下,“清华……你应该还记得……家里的失窃案吧……也是我……我接近你,死皮赖脸留在你家里……根本就是别有用心,哪怕我进蓝马,也不是为了你,只是因为我清楚自己的况……我根本……没有那么无私……”

    也许是一下子说了太多话,他再度剧烈地咳嗽起来,后面的话一下子无以为继。我一把抱住他,疯狂摇头,一时间泪落如雨:“不要说了,我不管当初怎么样,我只相信我看到的、听到的,在向全世界直播的广播里你对我说生快乐,在艾德开枪时你将我护在前,在柜子倒下时你不顾自己受伤扑在我上……这一切的一切,每一样都作不得假,更何况你前地戒指已经说明了一切。我曾经放手过一次,就绝不会许自己再放手第二次!”

    我一口气说出这一大串话,看到他眸子中地吃惊,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忽然低下头,主动吻上了他地唇。他僵了僵,我轻轻咬着他的嘴唇,他似乎叹了一声,环手搂上我的肩膀,随即反客为主,舌头灵活地撬开我的唇齿,**地吻了上来。

    似乎要将所有压抑的思绪都在这一个吻中释放,我们旁若无人地深深吻在一起,即使朱博士发出抗议的轻咳声也不能打断我们。直到彼此呼吸渐重,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才缓缓放开我的唇,黑曜石般眼睛湿润闪亮,灿若星辰。

    我凝视了他片刻,仿佛要把他的模样刻进心中,才涩然唤了一声:“老爸。”

    朱博士咳嗽一声,没好气地道:“你总算还记得有我这个老爸在。”

    我不理他话中的酸味,咬了咬嘴唇平顺自己的呼吸,才开口道,“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华丽的分割线

    不好意思,又更晚了,某苏最近有忙昏头的迹象

    请大家54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