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二七章 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啊?!什么叫还想救他?他……”听了他最后一句,我心里打鼓,心慌意乱地伸手去搀扶曲曲。他却已经扶着墙站了起来,体微微一晃之后复又站得笔直,对着我露出一个笑容:“没事,我自己可以……”

    “可以你个头!”我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二话不说搀起他的胳膊。他刚才一路双唇紧抿、一言不发地带着我末路狂奔,现在想起来一定是极力忍着那一口血,直到到了这里再也忍不住,才吐出血来。死木乃伊不吸取教训,居然又要逞强!如果不是看他现在晃晃悠悠的样子,我实在很想在他的木鱼脑袋上狠狠地敲一下。

    他在我没好气的瞪视下只得屈服,无奈地露出一丝苦笑,由着我扶着他前行。

    朱博士带着我们穿过走廊,尽头处是一扇不知材质的厚重大门,朱博士再次用指纹打开电子锁,大门应声而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怎么这里面这么冷?难道是冰库?

    感觉到我一阵哆嗦,他被我搀着的左臂顺势环过来搂住了我的肩,将我往他怀里带了一把。我抬头望了望他,才发现他仍然**着上,贴着我的肌肤冰凉,我的心里却是一暖,手臂自然地环过去搂住他的腰,心里忽然流过一句歌词,忍不住轻哼出声:“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

    “咳咳……”朱博士的咳嗽再度煞风景地打断了温脉脉的场面,他打开电灯,从墙上摘下三件棉大褂,朝我们扔过来两件:“穿上吧。.”

    上大褂,体顿时暖和了不少,随着朱博士一步跨进大门。环目四顾。打量周围的环境。等到看清楚周围的景之时,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里简直像是一个巨大的冰箱内部,三面墙壁都由巨大的金属抽屉构成,一格一格地抽屉上都挂着牌子,牌子上细细地写着什么,隔了老远看不清晰。好像古时候地中药铺,密密的抽屉从地上直到天花板,只是大小相差了无数倍。

    而房间中央却堆满了巨大的冰条。垒得高高地几乎到顶,冰条中间放着一个透明的大盒子,不知道是玻璃还是冰块的弧形罩子形状优美,可是怎么看都像是棺材的样子。若不是可以清晰地看到中间并没有东西,我真要怀疑这是用来保存尸体的冰棺。====

    “不是吧?这又不是在演鬼吹灯。”我盯着那个棺材状的盒子打了个寒噤,喃喃地说,“这是什么鬼地方?”

    边地曲曲随着我把目光放到了中间那个巨大的透明盒子上,子忽然一颤。感觉到他的异样。我抬头朝他望去:“怎么了?”

    他茫然低下头来看着我,眼神中有些涩然,似乎是勾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朱博士叹了口气,指着那个大盒子对他说:“你应该还记得吧?你曾经在这里躺过一个月。”

    “什么?”我像被黄蜂蛰到一样跳了起来。语不成声地道,“他,他什么时候在这里躺过?”

    自从我认识他以来。他就几乎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即使这几个月相隔千里,但是作为F车手,他的一举一动都曝露在镁光灯下,怎么可能在这里躺上一个月而不为人知?难道……

    “在遇见你之前。”朱博士平静地回答。

    “你……你是说,你们早就认识?在曲曲遇到我之前?”我结结巴巴地问,忽然觉得一团漆黑中似乎出现了一线光明,又转头看向曲曲。颤声问。“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高肃高长恭,北齐兰陵王。”不等曲曲回答。朱博士率先给出了答案,静静地看着我,“正如你知道的。”

    “也就是说……”我急速地喘了口气,头脑中那线光明似乎渐渐清晰起来,“曲曲确实是穿越而来,但是我并不是他穿越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他遇到我时,上明朝地铠甲、宋朝的面具是你和艾德送的?”“说送不是很确切……”朱博士沉吟道。

    “确切地说,是我偷的。”曲曲闷声接下了这句话,嗓音依然嘶哑。

    “?这是……”我愣了愣,正要继续追问为什么。

    朱博士朝曲曲看了一眼,转往右边走去,嘴里说道:“有话进来再说。再在这里站下去我这把老骨头就要冻成冰棍了。”他地话音未落,人影已经消失在右边的一排抽屉后。

    经他一说,我才惊觉上已经冰凉彻骨,刚才被惊天爆料紧紧地慑住心神,才会浑然不觉。我又抬头望了曲曲一眼,看到他连嘴唇也几乎褪去了血色,牙关紧咬似乎正在强忍寒意,心中不由一惊,暗暗责怪自己太过粗心,他重伤之下肯定抵受不住这里的寒气,我却一直在这里对着朱博士刨根问底。

    我一边怪自己太不小心,一边扶着他往朱博士消失地地方走去。走到近前,才发现巨大的抽屉间居然还有一个门户,与一路进来的巨门相比虽然有些寒碜,但也足够容纳一个人从容进入了。

    推门入内,门后是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却比外面的冰室看起来要正常得多,看起来是一个小小的实验室的模样,和楼上的那间相差无几,不知名地设备和仪器却多了不少。室温也比外间上升好多,虽然还是较一般寒冷,但穿着棉大褂已经能够抵受了。

    朱博士站在一张实验桌前,聚精会神地摆弄着一个巨大地仪器,仪器有点像放大版的地球仪,一个支架上悬垂着一个硕大地球体,半边发出黄灿灿的光芒,另半边不知为何扭曲焦黑,像是从大火堆中捡出来似的。在朱博士的拨弄下,仪器开始转动起来,有无数光线从球体上的细孔处投出来,直映到对面墙上。

    我将曲曲扶到一边椅子坐下,才抬起头来看着朱博士和那奇怪的仪器,想要继续刚才的话题。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焦灼的眼神,没等我说话,朱博士已经主动开口:“这就是令得曲北达穿越过来的仪器。”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