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一五章 不是熟人不聚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凌飞到达赛场的时候,大部分的观众已经散去,但仍有为数众多的车迷留在领奖台前、甚至等候在围场外,拉着横幅,举着海报,叫着他的名字,久久不愿离去。

    我就像一个局外人,一个人呆站在那里看着仿佛生离死别般的疯狂车迷们。凌飞在草地一边找到了我,二话不说将我拉出了赛场。

    “别太担心,应该只是失血过多。”凌飞一边开车,一边瞥着呆坐在副驾驶座的我,看我半天不吭声,叹了口气,轻声道,“你想哭的话,就哭吧!”

    “我……”想告诉他我没事,吐出一个字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惊人,于是便闭了口。已经不是第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他倒在自己面前,却一次比一次更是惊心动魄,一次比一次更加无能为力。上一次在西班牙,至少还有米夏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他平安的消息……

    对,米夏!我怎么没有想到他?!我脑海中一个激灵,立即掏出手机,然而看到通讯录中寥寥无几的人名时,我才豁然想起,记着米夏和他,以及和一切有关蓝马的联系方式的手机卡,已经被我丢在了伦敦机场的垃圾桶。这个手机中根本就没有米夏的电话号码,就算是米夏想打电话给我,也没有我的手机号。

    凌飞看到我的动作表,猜到了我的意图,沉声道:“我已经让三叔去向蓝马方面了解况了,有消息会随时告诉我。@@”

    汽车飞驰在高架上,我轻轻摇下车窗。风将我半长不短的头发吹得向后飞起,我的脑袋终于开始清醒起来,抬头望向飞机,轻轻说了声:“谢谢!”

    凌飞瞥了我一眼,嘴角略略上翘,以郑重地语气道:“如果你完全清醒了的话,我有条消息要告诉你?”

    “嗯?”我转过头去看他,原来他找我是有事吗?飞机难得的郑重语气显示他要说的消息可能并不普通。转 载 自 我看 書 齋

    “10年前法国曾经公开拍卖过一件元末明初的铠甲,最后拍下的是当时某F3车队经理。汤姆森.艾德。”飞机一边平静地说着,一边从方向盘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旧报纸递给我。

    这是一张英文报纸,纸页已经泛黄,显著的位置是一张铠甲的照片,虽然年代久远,但仍依稀看得清铠甲地形状,串起来的金属片形状规则、大小匀称,片与片之间用皮绳紧紧相系,前两大块状似Bra的椭圆形被打磨得精光裎亮,幽幽发着冷光。

    我忍不住呼吸急促起来。根据这张报纸上的报道,保存得如此完好的元代明光铠,当时为止只发现了这一件。@@而且以我的目测,照片上的这件铠甲和我初次见到曲北达时他上穿的那件明光铠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九十,极有可能是同一件,在年代上也非常吻合。

    但这件铠甲却是在10年前在法国巴黎被当时还在F3某车队担任经理的艾德以50万美元拍下,按照当时的汇率算起来,相当于400多万人民币,对于10年前来说,怎么都是一个大数目。而这件价值连城铠甲……为什么会穿在曲北达上?难道……真如他自己所说。他根本不是穿越地,他本来就是一个车手?可是他又为什么要在大雨之夜穿着这一出现在我家小区中?怎么想都很怪异吧?

    知道了这件元代明光铠的出处,不得不说是一个大发现,但却让整件事更加云山雾罩,我揉着太阳,感觉头又痛了起来。

    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罗杰那边还是没有消息过来。世界各国的媒体记者都已经云集S市。新一代车王曲北达在领奖台上忽然晕倒,如果能挖到第一手的独家消息,显然将是世界的轰动新闻。而蓝马方面却全面地封锁了有关消息,直到第二天下午,蓝马终于召开了记者发布会,蓝马队医出面宣布了有关消息。

    “经医生初步诊断,曲北达先生是由于疲劳过度所以晕倒,没有生命危险。目前曲先生已经苏醒。但为了谨慎起见。,蓝马已经紧急将他送回英国作全面检查。他将退出两周后的巴西站比赛。”

    由于曲北达在中国站已经提前夺得车手年度冠俊。蓝马车队在车队积分榜上也已经领先第二名的银弹18分之多,只要下一站罗泽尔拿到哪怕1个积分,也可以保证蓝马车队获得年度冠军了,所以曲北达退出巴西站可以说早在各国媒体的预料之中。

    而对于我来说,令我吃惊的却不是这些新闻本,而是出面宣布消息的蓝马队医,竟然是我地大熟人----剑桥客座教授威廉姆.休----世界穿越协会主席朱云澹朱博士。让我忍不住思考,为队医的朱博士在曲北达与艾德甚至整个蓝马的关系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尤其是,他曾经给曲北达吃的所谓的“维生素C”,究竟是什么东西?照理说,队医不至于提供毒品给运动员吧?更何况,据我所知,这类能令神经兴奋地毒品都很可能影响药检结果。

    而更令我不安地是,整个发布会现场,曲北达都没有露面,甚至连在医院接受治疗的画面都没有一个,让我心底隐隐地有些不安。不单单是我,世界各国媒体也开始猜测为何在新闻发布会上只是蓝马单方面宣布曲北达并无大碍,而据称只是疲劳过度的当事人曲北达却并没有安然露面,再结合几个月前退役、续约的一连串风波,媒体得出了诸多想象力丰富的猜测。有的称曲北达在合约问题上与车队上层有矛盾,遭到封杀;也有的称曲北达得了罕见的不治之症,正在考虑永久退出车坛;更有甚者,说曲北达此次昏迷是被人暗中下毒所致,至于凶手是谁,蓝马正在暗中联系警方调查核实。

    在谣言甚嚣尘上之际,凌飞终于打来了电话。

    “我很抱歉。”凌飞深吸一大口气,开口道,“我得到地消息完全和发布会宣布地一样。”

    我默然半晌,他这么晚才来电话,这个结果已在预料之中。以罗家在S市的神通广大,居然也不能得到一手地消息,可见这次蓝马消息封锁之严。

    “可是。”凌飞顿了顿,又重新开口。

    “可是?”我不自反问,屏住了呼吸。

    还有可是?他这次,又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消息?华丽的分割线

    今天某苏生,赧颜求粉红

    顺便祝所有在这个月过生的白羊生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