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十章 有些东西是死也不能让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本文在起点中文网且独家VIP更新,支持正版,拒绝盗贴。

    看到露露这个样子,我不想起初来英国时,看见她和曲曲一起来接机,我也一样不信她,提防她,甚至怀疑她别有用

    我只知道我们吃过她的亏上过她的当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却从没有顾虑过被不信被提防被怀疑的她的心

    “可是曲北达没有。”露露把目光从窗外调了回来,看着我,眼睛里却有温渐起,“虽然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他没有怀疑我,提防我,只是把我当作一个普通的同事看待,好像我从来没有对他作出过那些过分的事……”

    “我也一心一意地做好他的助理,我一直以为,我只是想证明给自己和家人看,我可以做得很好。可是到了后来,我才发现,我只是想证明给他看,证明给他一个人看,证明他没有看错我……”她的目光渐渐凝聚起来,带着点隐隐的疯狂,“我只希望能永远呆在他的边,哪怕他每天只是面无表地看我一眼。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去做。他不喜欢黄头发,我就染回了黑发;他喜欢黑眼睛,我就再也不戴美瞳;甚至,他喜欢你,我也试着去一起喜欢……”

    “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喜欢的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甚至你还要为他们在一起创造条件扫除障碍,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吗?”说到这里,她的眼神愈趋疯狂,忽然单膝跪了下来,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急切地说:“我求求你。把他让给我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这……不可能。”虽然被她之前的剖白震撼了,对当初对她的怀疑也有着隐隐的歉疚,但把“曲曲让给她”,这种想想都疯狂的念头,我还是断然地一口拒绝了。

    “不可能?!”她抓住我肩膀的手指猛地用力,摇撼起我地体,眼中地疯狂色彩蓦地浓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只会妨碍他、阻止他、伤害他。\\\\\\如果不是你,他怎么会要退役,怎么会在车队众叛亲离,怎么会撞车昏迷……”

    “他在车队众叛亲离?为什么?”即使被摇得头晕脑胀,听到她的话我还是吃了一惊,忍不住出声问道,“还有,他撞车昏迷是因为我?”

    她停止了摇撼,充满愤怒地看了我一眼:“车队所有人,包括所有的技师和工作人员都希望他留下。一起创造F1的历史,可是他为了你,一意孤行地要退役……”

    “曲曲,他……从来没有告诉我。”我喃喃地说。忽然挂念起出门前痛苦喘息着的苍白睡颜,他此刻怎么样了?醒了吗?看不到我会不会挂念?

    露露凝视了我半晌,嘴角忽然露出一丝苦笑,喃喃道:“他还真是什么都不让你知道呀,这般用心良苦……”

    “你刚才说,他撞车昏迷……”露露的话带来无数疑问,我仍然想接上刚才的问题。

    “我最后问一句。你到底肯不肯离开他?”露露却不再回答我的话,凝视着我的眼睛,冷冷地问。

    “不可能。”我依然斩钉截铁地回答。

    “如果我把你交给那边的男人呢?”露露眯起眼睛,指了指一边地弗雷德。

    听闻此言,弗雷德摩拳擦掌,露出猥琐的笑容。

    我下意识地往后一缩,但还是摇了摇头。咬牙道:

    “有些东西是死也不能让的。”

    露露的眼神凝聚起来。如锋刃般盯在我的脸上,看得我毛骨悚然。半天。她才终于冷笑了一声,仿佛喃喃自语地道:“你以为你不答应,我就没有办法了吗?”

    “我……”

    我刚要说什么,露露手一扬,斩在我的后颈,我顿时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在最后的意识残留里,听到露露的声音对弗雷德说:“我还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价钱翻倍。”

    仿佛置在一条漆黑的甬道中,我茫然地往前奔跑,鼻中闻到浓重的体臭,弗雷德邪地笑声从后追赶而来,越追越近。我拼命往前奔去,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到,一跤摔倒在地,腥臭的气息顿时往上压了上来。

    “不要!”我绝望地大叫。忽然手上一暖,有人拉起了我的手,我抬起头,一张熟悉的绝美容颜映入眼帘,幽黑地眸子带着微微的笑意。

    “曲曲!你醒了?”我激动地抱住他,把头埋入他膛,泪水横流,“你终于醒了……”

    他轻轻将我的肩膀推离他的膛,微笑着深深朝我看了一眼,忽然手一松,放开我转离去。

    “曲曲!你去哪里?”我惊慌地追了上去。他回头淡漠地朝我望了一眼,并不说话,脚下却越来越快,熟悉的影离我越来越远。

    “曲曲!曲曲!”我声嘶力竭地大叫,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

    我眨眨眼,才发现自己正横躺在一张华丽的大上,瞪着一大片白花花地天花板出神,伸手一摸颊边,湿漉漉地泪痕宛然。

    原来是南柯一梦!摸着自己的泪痕,我忍不住失笑。

    等等!

    我怎么会躺在这里?

    曲曲!曲曲怎么样了?

    四肢的酸痛提醒了我的记忆,我忽然记起了昏迷前的状况,露露锋锐的眼神好像犹在眼前,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那个女人……她要干什么?

    我转头打量四周,这是一个狭小的房间,却被布置成中世纪宫廷地华丽风格,通往阳台地落地前厚厚的窗帘半掩,室内光线幽暗,充满了暧昧地调。一边地桌子上摆着电话机和一块“欢迎光临”地塑料牌。看起来竟仿佛是酒店的模样。

    酒店?我怎么会在酒店?露露呢?还有那个弗雷德?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想看清楚塑料牌下面的落款。上盖着的薄被滑了下去,上一凉,我低头看去,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原先绑住我双手的绳索已经无影无踪,然而薄被下露出的体,竟然只穿了内衣内裤,一大片光随之露了出来。

    我急急地用双手掩住前,心里暗自庆幸这里没有别人,双目逡巡着四处寻找衣服。

    在望向大的另一边时,我的目光僵住了。体也随之僵直。另一边的薄被下,明显有一个人形突起,而且这时被角微微一动,一个含糊的,但明显是男声地声音响起:

    “我……我这是在哪里……”随着话声,薄被被掀开,对面坐起来一个**上的男人。

    我们互相望了一眼,我再度爆发出一声尖叫,手忙脚乱地拉起薄被往上掩去。

    “清华!”

    对面的男人忽然叫了一声。我定睛一看,幽暗的光线中可以看到对面男人一张混合了孩子气和帅气的脸庞上。正浮现出尴尬、疑惑、惊讶等等各种表

    “雷纳,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忍不住也叫了出来。

    “我……”雷纳一急就要站起来,然而被子进一步下滑,露出他只穿一条内裤的大半个体。我顿时尴尬地转过头去。

    正在这无比暧昧又尴尬的当口,房门“砰”地一声被人从外推开,随即刷地,厚厚的窗帘被分开两边,温暖的阳光从阳台的落地窗透了进来,室内顿时大亮。

    我吃惊地抬头望去,室内忽然多了两个人。

    前面是着浅米色装、段玲珑地露露小姐。后一人则长玉立,虽然容色苍白,神憔悴,但浑然天成的美貌仍然让人不敢视,晶亮的眸子仿佛黑曜石般,在阳光下发出璀璨光芒。

    “曲曲!你醒了!”我惊喜交集地叫了一声,忘乎所以地跳了起来。薄被彻底从上滑落。我变成只着内衣裤站在沿。

    注意到三双异样的目光,我又羞又急。瞬间明白此此景意味着什么,看看半**地自己,又回头看看几乎**的雷纳,求救似的望向那张熟悉的完美容颜,然而在看清他眸中的神色之时,仿佛一盆冰水从头浇到底,凉彻心骨。

    曲曲苍白的脸色转为铁青,漆黑的眼神仿佛两簇火焰,紧紧地锁在我脸上,瞬间燃过一抹痛楚挣扎,却终于归于寂静,仿佛忽然燃成了灰烬,他地目光再也不带一丝温度,冷冷地掠过我和雷纳的脸,随手脱下外扔了过来,不偏不倚地盖在了我上。

    他没有再说半个字,也没有再看我一眼,回头就走了出去,穿着浅蓝色衬衣的背影带着拒绝一切的孤绝意味。

    露露小姐看了我一眼,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不发一言地跟了上去。

    “曲曲!曲曲!你听我解释!”

    我急着跳下就要去追他。上的外一滑,就要从前滑落,我赶紧扯住,手臂一紧,后的雷纳一把拉住我,将一薄被裹在我的上,叫道:“清华,你冷静点!你现在这样怎么出去!”

    我一愣,望了望上凌乱地外和薄被,停了脚步,目光却不甘地向阳台下望去,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浅蓝色地影走出门口,愈行愈远,终于消失在远方的阳光中,心口猛地一痛,带来一阵窒息般地晕眩。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