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八十九章 维生素是身体不可缺的健康元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他这两天就会醒过来了。转 载自 我看 書 齋”朱博士再度将曲曲的左手到右手摸了个遍后,如此宣布。

    “真的?”尽管之前三天无数次概叹过他也许不过是个疯子,此时我还是充满希冀地望着他,人到底还是听好消息多一点。

    “嗯。”朱博士严肃地点点头。

    “您这三天,到底是去研究了,还是去卜卦了?”虽然是毫无根据的保证,我的心里还是稍稍一松,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难得地,朱博士白发下的清俊脸孔竟然微微一红,旋又正色道:“我上次就和你说过,他的穿越不完美,会出现很多无法预料的况……”

    “不完美我也认了。”我轻轻打断朱博士的话,仰头看他,“我喜欢他,只是喜欢他这个人,而不是他的完美。”

    “你……”朱博士望着我的眼神滞了滞,仿佛带着点怜惜,良久才叹息一声,将一瓶药放上头。

    “早晚各一次,每次一粒。”说完这句话,他便转离开房间,飘然而去。

    目送他的影消失在门口,我的目光才移到头的药瓶上,等到看清楚药瓶上的字样,我忽然哭笑不得。

    “维生素C?!搞什么啊?虽说维生素是体不可或缺的健康元素,可是……喂,朱博士-我疾步冲到门口,想问问朱博士是不是搞错了药,但走廊里空空如也,那一头白发早已不见踪影。

    我踌躇着要不要追出去,后忽然传来的细微动静,却我的脚步瞬间停止在门口,全僵硬。

    病的方向传来一声轻轻的喘息。我倏地转过头去,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望向病的方向。

    仿佛为了证明我没有听错。苍白沉静的睡颜忽然起了波澜,呼吸微微地有些急促,紧闭的双眼上长睫簌簌抖动,似乎竭力地想要睁开眼睛。

    我一下子扑过去,抓住头连声呼喊:“曲曲!曲曲!”

    期待中地双眼仍然没有睁开。却仿佛痛苦不堪地急促喘息起来,我这才醒悟过来,猛力按下头的呼叫铃。声嘶力竭地大喊:“医生!医生!”

    在医生奔进来的同时。我的手机铃声悠扬地响起。大概是那个粗心博士终于发现给错药了吧。我想也不想地接了起来:

    “喂,朱博士啊,你给错药了吧?”

    对方似乎稍微顿了顿。才响起一个粗嘎的男嗓音,英文带着浓重地东欧口音:“傅小姐你好,我是朱博士的助手弗雷德。”

    ?我楞了楞,赶紧也换成了英文:“请问,朱博士刚才是不是给错了药?”

    “是的。”弗雷德回答,“但是博士现在比较忙,能不能麻烦你自己来取一下药?”

    “现在?”我犹豫着看了看仍然双目紧闭、正在接上各种仪器地曲曲,一时委决不下。

    “这个药对曲先生地体十分要紧。最好能快点给他服用。”

    “好吧。我马上去!”我迅速下了决定,再度看了一眼忙碌的医护人员和上熟悉的睡颜,暗暗对自己说了一句,我马上回来,等着我!

    按照弗雷德在电话里地指示,我来到伦敦北区的一条僻静老街,走上一座木质结构的小楼。斑驳的楼梯扶手和中间微微凹陷的木楼梯显示出了小楼的沧桑历史。

    “朱博士的工作室还真是挑了个幽静的好地方。”我一边叩响二楼地门扉。一边心里嘀咕。

    应门的是一个有着一头深褐色头发的壮汉,一开门浓重的体味便扑鼻而来。我微微皱了皱眉。却不敢失礼地去掩口鼻,问道:“请问……弗雷德在吗?”

    “傅小姐?”壮汉望了我一眼,侧让开,“我是弗雷德,药在里面,请进。\\\\\\”

    我在举步入内的同时又看了弗雷德一眼,怎么都没法把眼前这个肌纠结的壮汉跟文绉绉的朱博士联系在一起。一步跨进门口,看到房内堆满了乱七八糟地杂物,却连一张桌子一把椅子都没有,哪里有半分工作室地样子。

    我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对,回准备问弗雷德。却见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咔嗒一声,将门上了锁。

    望着他诡异地笑容,我忍不住后退一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朱博士呢?我是来拿药的。”

    “这里没有朱博士,只有我弗雷德•哈森博士。”壮汉诡笑着,一步步向我走来。

    “你……你要干什么?”望着他狞恶的笑容,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往后退了一小步。冷不防一脚踩上一个罐子,脚下一滑,半坐到了一堆杂物上。

    他俯下,用手抬起我的下巴,啧啧道:“还真是少见的东方货色啊,要是卖到黑市,准得有个好价钱。可惜……呜……”

    我迅速低头,在他手腕上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趁他缩手的一刹那,钻过他的腋下往门口冲去。

    “臭丫头想死!”

    壮汉的怒吼从后传来。眼看已经握住了门把,肩头一痛,肩膀已被一只大手握住,狠狠地往后面甩了出去,一**滚倒在一旁的杂物上,擦过地面的脸上、手上火辣辣地作痛。

    我顾不得疼痛,爬起来大叫:“救命!”

    没来得及叫出第二声,壮汉一个耳光将我煽倒在地,抓起一边的封箱带贴住我的嘴,再用一手将我双手反剪,用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

    我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徒劳地发出呜呜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绑架?为什么?为什么会绑架我这么一个小人物?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为什么会冒充朱博士的助手?

    我脑中被十万个为什么冲击得头昏脑胀,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把脱掉外,露出纠结的肌和手臂上硕大的刺青,他摸了摸渗出鲜血地右手腕。露出一个恶狠狠的笑容:“臭丫头敢咬我!虽然是收钱办事,不过交货前也不妨碍大爷好好地疼你一下。”

    骨节粗大的手掌一把抓住我的外,嗤地一声,牛仔外轻易地被撕裂。

    眼看衣衫裂开,意识到接下去将会面临什么。我拼命地挣扎起来,体连滚带爬地往后缩去,被封住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声。可是那张邪地脸孔还是离我越来越近。浓重的体臭熏得人几晕去。

    我绝望地想到了咬舌自尽。不知道这种古老的自杀方法到底有没有用,会不会很痛……曲曲地沉静睡颜在我眼前一掠而过,也许再也不能重见地恐惧填满心中。莫名地痛了起来……外被撕得粉碎丢在一旁,弗雷德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我毛衣的口。我双眼一闭,泪水不自地滑下眼角,狠一狠心就要往下咬,门口传来咔嗒地开锁声,一个熟悉的女声冷冷传来:“住手!”

    正撕扯我毛衣的手停止了动作,带着东欧口音的声音懒洋洋地说:“交货之前寻个乐子而已。”

    “我记得我说过要毫发无伤地交人!”女声仍然冷冷地说,“伤了一根毫毛我可是不会付一分钱的!”

    “好吧好吧。钱说了算。”弗雷德拍拍手,万分不甘地离开了。

    我停下将要用力的牙齿,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是一张熟悉的美丽面容,浅米色装包裹着曲线玲珑地成熟段,此时正俯下子看我。

    “唔唔!”我想叫出对方的名字,却发出两声语义不明的唔唔声。

    对方皱了皱眉,一把撕掉了我嘴上的封箱带。

    “露露!”我终于叫出了她的名字。“你……”

    说了一个“你”字就说不下去了。眼前的形势似乎很明朗了,是露露出钱指使弗雷德将我骗来此处。难怪弗雷德会有我的手机号码。可以一口叫出我地名字,但是……弗雷德怎么就能知道朱博士地药……

    “刚拨通电话,臭丫头就说什么朱博士什么药,我顺水推舟地说了几句,没想到就上钩了,还以为剑桥的学生智商都有两百,原来也这么好骗。”弗雷德在一旁露出得意地笑容。

    “你……到底有什么事?”我勉强镇定心神,问露露。至少看起来,她比弗雷德好说话一点,也许用不着很痛地咬舌头就是了……

    “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露露低下头来看着我的眼睛,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我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头发已经染回了黑色,没有戴美瞳的眼睛也已经恢复了自然的黑色。

    “什么事?”我下意识地问。

    “离开曲北达!”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为什么?”我楞了楞,条件反般地问。

    “为什么……”她喃喃自语着重复了一句,苦笑了一声,才道,“因为我他!”

    “?”虽然一直觉得露露这一年多来变了很多,没有作出任何伤害曲曲的事,一心以为她是真的改过自新,完全没想到其中还有别的原因。

    “我只来到英国,是真的觉得自己以前太荒唐,希望从头做起。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可是你知道一个人回头时的心吗?即使你再改、再谦卑、再让自己低到尘埃里,所有的人还是只会不信你,提防你,怀疑你别有用心……”

    露露说着直起来,眼神透过窗口望了出去,却瞬间闪过许多复杂表,挣扎、愤怒、羞愧、迷茫……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