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天上人间 第八十三章 怀揣银票走天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楼梯上的人影随着我的开门声回过头来,一张青森森的面孔在灯光下发着幽光,獠牙从唇间突出,铜铃大的眼睛放着幽暗的冷光。

    “啊----”我的喉间发出一声短促嘶哑的惊呼。大约是今晚的**和精神都超出了负荷,子一软往下倒去。

    人影倏忽闪过眼前,体被人一把抱起,接着被放到了柔软的上。

    直到体躺平下来,我终于稍稍恢复了神智。模糊的视线看到前的人影俯下来,顿时一张青森森的可怖面容出现在眼前,我一惊之下挣扎着就要坐起来,嘴里语不成声地道:“你……你想干嘛……”

    人影一愣,似乎终于意识到他的脸吓到我了,抬手摘下面具,尴尬地说:“清华,是我!”

    我定睛一看,眼前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丽面容,不是长恭同学是谁?他手上拿着的,正是我遍寻不着的青铜面具。

    “呜……我……我以为又是刚才……”我紧紧地揪着他前的衣襟,牙关犹在打战。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吸血鬼,充满不明恶意的大熊……已经让我的神经接近了极限,以至于一开门,乍一看到那张青森森的脸,直接就崩溃了,根本没有注意那就是我正在寻找的面具。

    “深更半夜,干嘛戴着面具吓人?”我终于镇定下来,怨恨地推了他一把,坐起来。

    “我看面具丢在门口,随手捡起来戴着玩,谁知道你忽然开门出来……”衣襟终于得到自由的长恭同学从半俯的状态解放出来,站直了子解释。

    “可是……你不是去找宾馆了吗?”我的脑袋终于清醒起来,纳闷地望着他,“我明明听到你下楼……”

    “我去拿回寄存在店里的衣服。”

    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他已经换下了那舞姬装,穿了一件带拉链的黑色毛衣,黑色牛仔裤。\\\\\\外罩咖啡色短风衣。一的休闲打扮。

    “那为什么坐在我门口?”我仍然不解。

    “我……怕睡过头赶不上飞机。就走回来了。”木乃伊一边帮我盖上被子,一边随口回答,“你累了,快睡吧。”

    “不对。你说谎!”我望着他地眼睛。

    “嗯?”他皱起眉看着我。

    “你每次说谎,都不敢看我的眼睛。”我继续紧盯着他的眼睛,他尴尬地掉过头去。

    我得意地一笑,自信满满地说出我地猜测:“你是怕那个变态还会来,所以守在门口,对不对?”

    他转过头去不看我。不过沉默已经是最好地回答。

    看着他完美地脸部线条因为被说中心事显得尴尬僵硬,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傻子!”

    说完这两个字我不住脸上一红,转朝向里不再看他,把头埋在软软的被子中,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柜子里有被子,你自己睡沙发吧。”

    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屋里有个超级保镖让人安心。这一觉睡得香甜无比。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上三竿。

    木乃伊同学坐在窗口单手托腮,笑眯眯地看着我。阳光将他长长的睫毛染成淡金色,秀美绝伦地面容望之有如天使。

    我忽然心大好,把头重新埋进被子里,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

    “起了,小猪。”

    “咦?谁是小猪?”

    “那只赖着不起的。”

    “哼,就不起!”

    不起当然是不可能的,懒觉天天可以睡,去夏威夷的机会却不是天天都有。我傅清华怎么会犯如此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大错呢?

    所以在上述没营养地对话后,我还是姗姗起,匆匆洗漱收拾完毕,将洗漱用品和几换洗衣服塞进一个双肩包,就收拾停当准备出发了。

    临走前瞥见堆在房间一角的明光铠,想起曾经答应阿丽亚娜要借给她观摩,便敲开了她的房间送去。

    阿丽亚娜敏锐的八卦嗅觉迅速注意到了我手上多出的指环,又望了一眼我后的长恭同学,露出暧昧的笑容。

    “……”

    我呐呐地想解释什么,长恭同学却毫不介意地一把揽住我就走,还笑眯眯地回头对阿丽亚娜挥手告别。

    机场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幅人来人往地景象,仿佛永远都有无数地人要从这里离开,又从这里回来。

    然而站在机场里,我却觉得自己仿佛格格不入,尤其是在我们候机的这一片。由于是国际航线,眼看人人都大包小包地一看就是出远门地样子,只有我两手空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我瞄了一眼旁的木乃伊同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又戴上了棒球帽加墨镜的明星组合,背着我那个双肩包目不斜视地低头走路,生怕显山露水。

    我拿手指戳戳他的腰:“喂,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没带?”

    他抬头看看我,指了指背上的包,一脸无辜地问:“不是带着包吗?”

    “那是我的好不好!我是说你自己怎么不带东西?”靠,我终于发现奇怪的不是我,而是他!我好歹也带了个包嘛,只是没背在我上而已。而木乃伊出个远门,居然连个小包都不带。

    “要带什么东西?”他还是一脸无辜。

    “……”我被他问得一愣,搜肠刮肚地搜索出门旅行应该带的东西,“比方说衣服啦、洗漱用品啦、睡衣啦、钱包啦……”

    “这些东西……夏威夷没有买吗?”他一脸茫然。他这一年到处做空中飞人,大概已经习惯了车队工作人员给安排得妥托贴帖,万事不缺。

    “呃……有买。”

    “那就好,我带了银票。”他一脸无所谓。

    “银票?”这回轮到我吃惊了,“支票?汇票?”

    “不。不是,叫……”他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摸出十几张卡片递给我看,皱眉思索。“叫……什么卡……”

    “信用卡!”我替他叫出了他纠结良久的名字。

    “对对。信用卡。很方便。到了哪里的钱庄,呃,银行都可以取钱,跟银票差不多。”他开始傻笑。

    “除了取钱。还可以刷卡,不过刷完可是要还的。”我随手把一堆卡还给他,琢磨着什么时候有空给木乃伊同学恶补一下家庭理财知识,他在古代是个王爷,刚来现代就成了F1冠军车手,不愁吃不愁穿。白花花的银子左手进右手出,从来不知道赚钱有多辛苦。

    他摇摇头不接,笑眯眯地说:“都交给清华保管吧。“咦?”我吧嗒吧嗒翻着那些卡,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基本上每张都是大银行的VIP卡,还有两张瑞士银行地存折,看到存款额后面的一大串零。我差点连眼珠子都掉下来。“好……好多钱……”

    “好多吗?”木乃伊完全没有概念地眨着眼睛,“米夏说。有些是工资,有些是活动奖金,有些是广告费……”

    “这么……多钱……放在我这里……行不行啊?”都说财势压人,被这么大笔钱一刺激,我说话都不利索了。

    “行。”长恭同学毫不犹豫地回答,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的就是清华地。”

    “对。你地就是我地,我的还是我的。”我把一堆卡和存折紧紧抱在前,感觉就像抱着一座金山银山,忍不住咧开嘴傻笑起来。

    夏威夷的天很蓝,海水很清,沙子很幼细,阳光很

    长恭同学订地房直接面海,从阳台望出去就是一大片美丽的沙滩,蔚蓝的海水在远处与蓝天相接,碧蓝的连接线上,如棉絮的白云仿佛直接漂浮在海面上方,偶尔可以看到远远的点点帆影。

    我一直认为,旅游地意义并不在于不停走马观花地看景点,而在于放松心享受闲暇时光。所以我们俩除了第一天参观了珍珠港和一个火山口公园以外,余下的时间几乎都在海滩上度过,看出,观落,或者只是两个人静静地坐在椰林树影下聊天,便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长恭同学再一次发挥了他在运动方面的无限潜能,带着我把几乎所有水上项目玩了个遍,包括他这个古人肯定从来没见过的冲浪,他也迅速掌握要领玩得风生水起。

    唯一的缺憾是,阳光真的得让人受不了。即使每天涂抹上无数遍防晒霜,每天晚上照镜子时依然能发现自己黑了一个色号。等到七天后坐上飞往维也纳地飞机之时,我已经成了标准地非洲小白脸。就连长恭同学曾经比白瓷还白皙细腻的肌肤,也染上了健康地小麦色,却反而让他更添了几分感魅力。

    回到欧洲我们继续了快乐旅程。超乎我的预料和要求,我们不但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听了音乐会;在刚朵拉上欣赏水上威尼斯的落黄昏;在慕尼黑的新天鹅城堡里寻找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我们还在罗马的真言之口里许下诺言;在马德里观看紧张刺激的斗牛;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携手漫步……

    直到假期匆匆结束,我们才回到伦敦,意犹未尽地约定,明年假期要去澳洲和非洲,有生之年誓把七大洲四大洋踏遍。然而,在我们携手即将步出希斯罗机场之前,却意外地看见了一个人。华丽的分割线

    由于临时开会到现在,今天又更晚了,某苏十分汗的飘过。。。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