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无双 第八十章 这年头,连石头都欺软怕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斯考特教授----”阿丽亚娜嘻嘻而笑,“他是我母亲的哥哥。5ccc.net”

    ?就是舅舅了?原来这就是阿丽亚娜的秘密?

    我暗自拍了拍(胸xiōng)口,还好,不是什么年度穿越大戏。我果然是被朱博士洗脑了,虽然坚称不相信他,在刚才阿丽亚娜一说有秘密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想起了穿越。

    呸!这世上哪来这么多的穿越?!

    我暗自啐了自己一口,端正神态问阿丽亚娜:“你是从斯考特教授那里听说的明光铠?”

    “是呀,我从小就(爱ài)去他家玩,见到过描述东方铠甲的书籍。”阿丽亚娜再度蹲了下来,用手细细摸过精光裎亮的明光铠,双眼发亮,由衷地感叹道,“不过这个……仿得真是好啊,比图片精致多了。”

    听她这么说,我也只好笑了笑,总不能告诉她说,这不是高仿的A货,这可千真万确货真价实是几千年前的明光铠啊!

    “清华,你叫阿姨寄这个给你,是为了参加化妆舞会吗?”阿丽亚娜抚摸了半天,忽然抬头望着我问。

    “?”我被问得一愣,“当然不是,这个包裹几个月前就寄出来了,我妈只是嫌我的东西占地方……”

    说到这里,我忽然眼前一亮,对啊,正愁化妆舞会不知道以什么造型穿什么服装出现呢,老妈(阴yīn)差阳错寄来的这(套tào)铠甲和面具岂非正好合用?

    “真是精致呢!”阿丽亚娜仿佛(爱ài)不释手地继续感叹,双眼亮晶晶地望着我,“清华,舞会结束,你能把铠甲借给我一下吗?”

    “……”我略微有些犹豫,毕竟这不是我的东西……

    “我保证不会弄坏。我只是带去给舅舅看看。他一定会高兴坏的。”阿丽亚娜(热rè)切地望着我。

    “好吧。”我终于答应了。想来这么结实一件盔甲,要弄坏也不容易。\\\\\\

    “谢谢你,清华。”阿丽亚娜兴奋地跳了起来,在我右颊上重重地亲了一记。

    三一学院的舞会在剑桥。甚至在整个英国都小有名气。一度被誉为“英国第二大舞会”。也许是因为这里华丽的哥特风建筑,也许是因为自这里毕业的众多显赫地名字。

    这次平安夜的化妆舞会也不例外,据说前几天已经有不少其他学院的学生前来打听舞会(情qíng)况,摩拳擦掌地想要参加。

    和国内的学校不同,平安夜当天学生已经开始放假。我在公寓睡到中午才姗姗起(床chuáng),打扫收拾完房间,一抬头。发现室内地光线已经暗了下来,透过窗可以望见暗蓝色地夕暮渐渐笼罩了大地。又是一年平安夜!不知怎地忽然想到了正在飞去首尔的长恭同学,忍不住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忽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我把手中的拖把往地上一顿,侧耳倾听。刚才的声音有些奇怪。说是敲门声也不尽然,更像是指甲在木板上撕抓的声音。

    奇怪的撕抓声再度响起,我犹豫一下,将拖把放在门边,猛地打开了房门。看清门外地(情qíng)景,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门开处,走廊里暗沉沉的暮色中。赫然站着一个黑色的(身shēn)影。宽大的黑斗篷从脖子直到膝盖。黑色的长筒皮靴看起来仿佛中世纪地产物,黑色宽边礼帽遮住了半边脸。礼帽下露出的下半张脸却惨白惨白,犹如死人一般没有丝毫血色,鲜红湿润的嘴唇成为最鲜明的妆点,两边唇角凸出两粒尖尖的獠牙。

    “你……”我往后退了一小步,紧紧握住了(身shēn)后的拖把,想问一句什么,却发现声音嘶哑,几乎发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这……眼前地莫不是传说中地吸血鬼么?

    随着我的退步,黑色(身shēn)影跟着跨上一步,忽然鲜红地嘴角上翘,露出一个(阴yīn)森诡异的笑容,雪白尖锐的獠牙长长地伸了出来,一个(阴yīn)森森的声音从他的口中飘了出来:

    “来吧,高贵的小姐,用你温暖的(热rè)血拯救我冰冷的心灵吧!”

    他说着伸出了右手,往我肩上抓来,苍白细长的手指上有着长达10厘米的尖锐指甲。

    我却松了一口气,一把拂开那只右手,没好气地说:“阿丽亚娜,你还玩!差点把我吓死!”

    虽然那个声音故意作出(阴yīn)森恐怖的样子,但我还是认出了那是阿丽亚娜的声音。想必这正是她参加今天化妆舞会的行头。

    阿丽亚娜嘻嘻一笑收了手,蹦跳着进了我的房间,对着我夸张地大叫:“清华,快把你的铠甲换上,舞会就要开始了哟!”

    在阿丽亚娜的帮助下,我终于把那(套tào)太过“货真价实”的明光铠穿到了(身shēn)上,感觉肩上忽然一重,仿佛背了个沉重的大书包。长恭同学穿着只到膝盖的铠甲,在我(身shēn)上却一直到了脚踝。

    “哇,可真重呀!”阿丽亚娜吐了吐舌头,羡慕地看着我那一(身shēn)精光裎亮的铠甲,“不过真的很漂亮哎!”

    我咧嘴苦笑了一下,漂亮归漂亮,几十斤的衣服穿在(身shēn)上,几乎都快把我压垮了。

    我抬手拿起旁边的面具,慢慢地戴在脸上。眼前一花,镜子中出现了一个青面獠牙的狞恶形象,配上长及脚踝的光亮铠甲,仿佛平添了几分威武杀气。

    想到第一次见到长恭同学,就被他这个狞恶面具吓得半死,慌乱下一砖头砸了他的脑袋,不(禁jìn)笑了出来,笑容牵动了脸上的面具往上一耸,仿佛也在无声地大笑。

    “咦,这个面具怪吓人的!”连大胆的阿丽亚娜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随即一把拉起我,“我们快走吧!舞会真的要开始了哦。”

    舞会安排在学校的巨庭。这是一个哥特风格地庭院,宽敞华丽,足够容纳几千名学生。

    还没走到近前,已经可以看到巨庭灯火通明。仿佛金碧辉煌的豪华宫(殿diàn)。周围的花影树丛中随处可见令人大吃一惊或是忍俊不(禁jìn)的造型。有穿着华丽地骑士贵妇。有憨态可掬地可(爱ài)动物。也有造型诡异地非现实生物。

    “哇,好(热rè)闹!”阿丽亚娜欢呼一声,拉着我兴奋地快步往前。

    可怜我被沉重的铠甲压着,根本迈不快步子,一不小心撞在了旁边一只棕色大熊上。大熊嗷地一声冲我咧开牙齿,嘶吼着:“无礼的人类,我要吃了你!”

    虽然明知道都是学生假扮的。我还是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踢在了路旁一块大石上,那块灰白色的大石头“啊哟”一声站了起来,委屈地说:“同学。石头也是有生命的哟,不可以随便踢他们。”

    “啊,对不起,对不起。”

    我露出一个尴尬的笑脸,对着大熊和石头连连道歉,却忘记了自己脸上带着面具,笑得比哭还难看。

    阿丽亚娜回头望见我地状。对着大熊露出两颗獠牙。厉喝道:“胆敢对贵族的客人无礼,让我吸干你的血!”

    大熊颇富喜感地嚎叫一声。转(身shēn)走了,石头也一步一挪地移到了旁边的草丛中。

    这年头,连石头都欺软怕硬!我傻呆呆地站在那里,阿丽亚娜忍不住噗嗤一笑,挽着我的手进入舞会场地。

    这时,华丽浪漫地宫廷舞曲已经奏响,场中有许多对已经开始翩翩起舞,除了王子公主的美丽配对,还有一棵树抱着一只雪白的波斯猫,一只狗举着一把伞,一条大蟒蛇拥着一朵云彩……各种超越种族、超越想象的配对应有尽有,看得我目瞪口呆。

    阿丽亚娜偷偷地凑在我耳边说:“对面那只火狼看样子很帅喔,我去邀请他。”

    我顺着她说的方向抬头看去,对面场边果然懒洋洋地倚着一只火狼,跟旁边一个穿着红色和服的(日rì)本歌舞伎聊得正欢。

    “咦?他好像有舞伴哎!”我转头提醒阿丽亚娜,却发现她早就走出一半,正绕过场地往对面走去。

    我再度抬头往对面看,却发现红衣的歌舞伎也正抬头往这边看来。她手中握着一柄纸扇,漆黑如云地秀发盘成一个发髻,脸上戴着(日rì)本歌舞伎地面具,雪白圆润,眼孔中露出面具下主人的双眸,因面具高高上挑地眼角显得风(情qíng)万种。

    便在这一眼之间,红衣的歌舞伎以扇掩口,似乎对(身shēn)边的火狼说了句什么,便款款地迈着小碎步离开了火狼。

    阿丽亚娜的吸血鬼恰恰走到火狼(身shēn)前,她极为绅士地鞠了一躬,伸出手去邀请对方共舞,火狼随即把爪子放进了她手中,两人滑入舞池。

    我忍不住隔着面具微笑了一下,为阿丽亚娜叫好。(身shēn)边忽然响起一个(娇jiāo)滴滴的语声:

    “英勇的战士啊,您能不能带我起舞?”

    我回过神来,这才发现眼前已经站了一个红衣人影,竟是刚才遥遥相望的歌舞伎。她款款地站在我面前,却足足比我高出大半个头。

    我一阵踌躇,有些搞不清眼前的歌舞伎面具下究竟是男是女,不过瞧这个头,说我带她起舞好像夸张了点。想到此处,正要伸出去的手到了一半就僵在那里。

    就在我犹豫之间,忽然打横伸出来一只挂满叮当饰物的手,轻轻地将我的手握在了手中。华丽的分割线

    关于三一学院的舞会,其实剑桥大学各学院的舞会大多是在五六月举行,被称为“五月舞会”,号称英国第二大舞会的就是三一学院的五月舞会,据说规模可达两三千人。需要一百英镑左右的门票,但是门票仍然非常抢手。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