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无双 第七十八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鼻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看到我露出谦虚受教的神色,朱博士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道:“事实上,只有魂体同穿才是最完整的时空穿越,风险也最小,但是达成的条件却非常苛刻。比如我刚才说的温珠珠,通过灵师的力量才终于达成了魂体同穿,从猪变回了人。”

    “那究竟是什么条件?”其实我更想问的是,长恭同学是什么穿?人跟着魂一起来的吧?是所谓的魂体同穿吗?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变成了这一句,万一……这个什么朱博士是特地来探我口风的,我要是那么一问,岂非自投罗网?

    朱博士呵呵笑了两声,却也没有看我,抬头望着天空的彼端,神(情qíng)浩渺,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学术世界里:“你刚才说了抛物线的方程:yax^2+bx+c。你应该知道,在这个方程中,除了无解和顶点,一个y对应2个x,放到时空的坐标轴上,也就是说,在同一个空间,每一个灵体可能在两个不同的时间生存。只有这两个点之间,才可能发生魂体同穿。而抛物线其他点之间的互相穿越,通常都是魂穿或者体穿,成功的几率不到十万分之一。”

    “一个y对应两个x……”本来数学就不怎么好的我被说得晕晕乎乎的,在脑子中转了半天,才终于描摹出一个坐标轴和一条抛物线,勉强搞清了对应关系。

    “那……”对着这么高深的穿越原理,虽然朱博士讲得口干舌燥,我仍然一知半解。犹豫着要不要问出木乃伊的问题来,内心交战,一时怔在当场。

    “你是不是想问曲北达是哪种穿越?”朱博士终于从他地学术世界回过神来,带着了然的神(情qíng)望着我。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这个奇怪的“穿越协会名誉主席”也许明了一切。但被他如此直截了当地说出心中问题,却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嗯,我想你应该也猜到了,他是魂体同穿。”朱博士点了点头,“不过----”

    听到“名誉主席”承认长恭同学是最完整风险最低的“魂体同穿”,我忍不住松了口气,但是听到紧接着的“不过”两字。()刚放下地心立时又被提了起来,紧张地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不是完美的魂体同穿。”朱博士整肃神(情qíng),再度显出一脸严谨,“他的穿越仍然有瑕疵。”

    “瑕疵?在哪里?”我反(射shè)(性xìng)地问。

    长恭同学(身shēn)材修长,长相完美,智力正常,运动神经超常……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完美,哪里有瑕疵?难道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你难道忘记了他上次的昏迷?”朱博士看了我一眼,渀佛对我的记忆力有些不屑。

    “你是说……他上次的昏迷是因为他的穿越有瑕疵?”我战战兢兢地问。从见到朱博士地第一眼开始,我就想问他木乃伊同学上次的昏迷是怎么回事。但又渀佛在害怕什么似的,始终都没有问出口,直到这一刻被((逼bī)bī)到无路可退,“为什么?”

    “也许是穿越的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或者说,那对应的两点有微微的偏移,导致他灵体的一部分仍然滞留在原来的时空。”

    “滞留在原来的时空?”我打了个寒噤,眼巴巴地望着朱博士,“那……那会造成什么后果?”

    “这个……我也不清楚……”朱博士避开我(热rè)切的眼神,无奈地摊了摊手。

    “你不是穿越技术指导吗?怎么会不清楚?”我有些气急败坏了。说了半天跟我来一句“我也不清楚”,敢(情qíng)刚才这么久口沫横飞,都是在瞎扯淡?

    朱博士倒也没有生气。眼神略带无奈地看着我:“我只能说,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但也许……忽然就会消失在这个空间……”

    “消失?!”我敏感地捕捉到了关键字,声音忍不住拔高了,“你胡说!上次……上次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我地声音越拉越高,渀佛正在力图说服自己。1 6k小说 网说到后来。却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路过的学生好奇地投来一瞥。大概正在纳闷什么学术问题令师生俩发生了这么激烈的争论。

    朱博士叹了口气,温声道:“时空穿越是现代科技仍然无法解释和掌握的问题。存在着太多地不确定因素。即使是完整的魂体同穿,也存在着忽然穿越回去甚至穿到另一个时空的可能。几年前一个叫温雅的女大学生就曾经穿到异时空,但在不久后又穿了回来,谁都没法解释她为什么穿走,又为什么穿回来。”

    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咬紧了嘴唇不说话。

    朱博士再度叹了口气:“每一段生命都有最适合自己的时空,强行留在不适合的时空只有徒增痛苦。作为穿越技术指导,事实上我只能指导穿越者(身shēn)边的人。由于穿越地不确定(性xìng)和风险(性xìng),请他们与穿越者保持距离,避免产生感(情qíng)纠葛。因为……那是没有将来的!”

    最后一句话无(情qíng)地落在我耳中,却像一记重锤落在心上。我再也忍不住嘶叫出声:“胡说!你胡说!你说,你是在胡说!”

    说到最后,泪水却滑落下来,在脸上纵横流淌。我随便舀手背一抹,就冲了出去。

    这个什么见鬼的博士!见鬼的名誉主席!完全就是一个满口胡言的疯子!

    对!就是疯子!他一定在胡说!

    我发疯一样地冲出教室前的小花园,漫无目地地奔走在校园中。在第三次跑过图书馆地时候,我终于成功地说服了自己。坚定了朱博士是个疯子的判断。

    对嘛!木乃伊明明好好地,什么事也没有,上次昏迷只是一次偶然事故而已,朱博士完全是在危言耸听!一定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也许是为了骗财。也许是为了骗色……

    我满脑子乱七八糟地想法,根本没注意(身shēn)前站了一个高大的(身shēn)影,一头就撞了上去。

    “哎!”我摸了摸本就不高(挺tǐng)的鼻子,怨念地抬起头,却惊讶地叫了出来,“米夏,你怎么来了?”

    米夏穿着一件纤尘不染的浅蓝色衬衣,茶色的太阳镜下蓝眸带着微微笑意。饶有兴趣地望着我:“我打扰你锻炼(身shēn)体了吗?我已经看到你第三次跑过这里了?”

    “啊啊,没有,没有。”我瞬间满脸通红。原来他早就来了,眼睁睁地看着我跑了三圈,可是我心慌意乱之下根本就没注意,估计他实在忍不住了才会拦下我。

    “你找我有事?”我抬头问米夏。

    米夏没有回答我的话,侧过头望着我,皱了皱眉:“清华,你有什么心事?”

    “啊啊,没有。没有。”我心慌意乱地重复了刚才的台词,看到蓝色的眸子依然紧紧地锁在我脸上,意识到大约脸上仍然留有刚才地泪痕,赶紧抬手擦去。勉强笑着说,“风沙太大,跑得迷了眼。”

    大概是知道了我不想说,米夏绅士地没有再追问,只是微笑着道:“风沙这么大,我送你回公寓吧!”

    “呃……好。”我尴尬地应道。

    今天明明天清气朗,万里无云,我随口一句风沙太大。谁想到米夏居然跟着我睁眼说瞎话,愈发显得我的谎说得多么无力。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将错就错了。而且,显然,米夏有话要说。

    果然,在快到公寓楼的时候。米夏开口了:

    “你上次问我的事(情qíng)。我已经查过了。”

    “?”

    上次问他的事(情qíng)?什么事?我脑袋乱糟糟地反应不过来,只能睁大了眼睛无辜地望着他。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在媒体上见不到曲北达的报道,甚至连网站上都没有消息?”米夏温和地提醒。

    “啊,对对。”我眼前一亮。除了木乃伊的突然昏迷以外,他和蓝马的传奇签约也是我一大心病,虽然木乃伊近来的成绩已经证明了蓝马的眼光,但我总觉得还有些事(情qíng)无法解释,国内媒体地集体善忘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疑点。

    “查到什么了吗?”我满怀希冀地望着米夏。

    “嗯。”米夏点了点头,“是蓝马方面通过亦声股份,要求中国的媒体和网站(禁jìn)止报道关于曲北达耸人听闻的消息,尤其是关于他打破世界记录、停下汽车等等奇怪地传言。”

    “传言?”我叫了起来,“我们都知道那不是传言!”

    “发现这件事后我问过艾德,他的解释是,不希望其他车队,或者其他体育经纪人因为报道而看中曲北达的杰出能力,抢在蓝马前面签约。”

    “……”我楞了楞,这么说起来倒也合(情qíng)合理,而且以亦声股份在s市乃至全国的实力,稍稍影响几家媒体,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再加上财雄势大的蓝马,会出现媒体集体善忘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

    “我选择相信艾德的解释。因为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别地理由。”米夏平静地说,茶色太阳镜下的蓝眸却望向我,似乎在问我,对于这样的结果是不是满意。

    “我……我也相信。”我犹豫了一下,同样选择了相信。

    就如米夏所说,我找不到别的理由。说到底,艾德是一个商人,蓝马集团也是一个商业财团,要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利益,显然合(情qíng)合理。而且,我和木乃伊都是与蓝马和艾德素不相识的小人物,若不是看中木乃伊的潜力,没有理由对方要花费偌大人力物力来跟我们开玩笑或是耍(阴yīn)谋。

    相对于神叨叨地朱博士,坦诚相见地米夏赢得了我的信任,让我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华丽地分割线

    呀呀。。继续滚乃滚去求粉红票

    ps,推荐冉冬夜的一本新书:大胆妖孽(书号1157609)

    看史上最萌美少年和最惨烈小强女之战!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