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无双 第七十二章 不要轻易说抱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仿佛为了证明那不是一个单纯的恶作剧,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有一束新鲜的玫瑰出现在我的课桌上,花中照例会有一张粉红色的小卡片,卡片中也照例都会附有一首诗,有时候是拜伦,有时候是雪莱,也有时候是莎士比亚……然而每一张都没有署名。5ccc.net

    至于在黑板上题字那种事,也许是我第一天的反应太过激烈,总算没有再出现。好在班里的同学在第一天第二天的激动之后,也都习以为常了,连阿丽亚娜在连读了一个礼拜的诗之后,也陷入了疲软状态。

    只有我如芒刺在背,一天不找到这个偷偷送花的人,我便一天不能安心。看着扔在桌上的十几张卡片,我终于下了决定。

    第二天天还没有大亮,我就来到了教室外,如我所料,课桌上还没有出现玫瑰。我悄悄地在教室后门外蹲了下来,要看看每天究竟是谁来放花。

    清晨的校园宁静和谧,淡淡的晨雾笼罩着一草一木,层层叠叠的树梢外,远远的哥特式尖顶异样地柔和,风过树梢,带起一阵轻轻的沙沙声,我的心一下子便放松下来,静静地聆听这大自然的乐章。

    忽然后教室中传来一声轻响,我从神游物外的状态中醒觉过来,想起自己到来的初衷,迅即回头,却见一个影已经从前门进了教室,正停在我的桌前。

    教室内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对方地长相,只能依稀辨别出他的浅蓝色T恤和发白的牛仔裤,头上倒戴着一顶棒球帽。我从后门迅速闪入教室。想无声无息地接近对方,衣角却不小心挂到了课桌,发出轻轻的磕碰声。

    前面的人影动作忽然一滞,也不回头,丢下一束花往门口逃去。

    “喂,等等----你是谁?!”我无暇察看花束,穿过一排排的桌椅间隙追了上去。

    人影迅速地穿过教室、草坪和广场,逃出学校。往狭小的街道跑去。我被激起了斗志,使出了吃的力气紧追不舍。但对方人高腿长。一步跨出去就是好远,眼见着距离还是越拉越远。

    “你。你给我站住!”我一边迈着自己两条短腿拼命追赶,一边气喘吁吁地怒喝。

    被莫名其妙地扰了十几天,今天好容易等到他了却马上就要被他溜之大吉。这一下打草惊蛇,下次再要抓他就不容易了。

    刚跑进一条街道,冷不防一头撞在一个人上,鼻子撞得生疼,泪汪汪地痛呼出声。

    我呲牙咧嘴地抬起头来,发现被我撞到地是个高马大的男人,在我地冲力之下踉跄着退了几步。歪倒在地。

    “啊,对不起。”我一边揉着鼻子,一边跑上去搀扶对方。没想到我这一撞竟有如此大地威力,能把一个人高马大的西方男人撞倒在地。

    我伸手下去,摔倒在地地男人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借劲就要起。不料他那一拉太过用力。我一个立足不稳,横着摔趴到了他上。手腕擦过地面,火辣辣地作痛。

    “喔,一个……呃……东方小妞……”模糊不清的话语伴随着响亮的酒嗝响起,我这才看清横躺在我下的是个四十来岁的男子,乱发如草,胡渣满脸,衣服污秽不看,醉眼惺忪地露出一口大黄牙,一股熏天的酒臭冲鼻而来。

    原来是个醉鬼,看样子喝了一整夜,才从酒吧出来的样子。

    我忍不住一阵恶心,手上用力一撑就想爬起来。岂料地上的醉鬼一把拉住我前地衣襟,咧开了嘴嘻嘻而笑:“别走……呃……夜晚才刚……呃……刚开始……”

    虽然是个醉鬼,手上传来的力道却大得惊人,我被他揪住了衣襟动弹不得,看到近在咫尺的猥琐面孔忍不住又惊又怒,猛地想起以前看过的防狼招数,一咬牙,忽然屈膝重重顶在他的胯间。

    醉鬼嗷地一声惨叫,手上登时一松,我一下子跳了起来就往回跑。逃命要紧,哪里还有余暇顾及那个送花地男人已经逃去哪里。

    没跑出两步,忽然后领一紧,衣服领口被一股大力紧紧揪住,体强行被拉了回去,酒气熏人地呼吸随之喷上我的脸,醉眼惺忪地脸随之凑了过来,一脸笑:“一定是上帝……呃……送来的东方小妞……”

    “救命啊!”眼看着那张下流猥琐的脸离我越来越近,鼻子中闻到冲天的酒臭,我再也抑制不住地发出尖叫声。

    “蓬”地一声,眼前那张猥琐的脸忽然变形,往一边飞了出去,紧抓住我衣领的手一松,忽然解脱桎梏的我没有稳住形,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一**坐倒在地,惊魂不定地望去。

    只见醉鬼踉跄着跌倒一边,半跪在地吐出一大滩秽物。一个高大的影站在我前,静静地向我伸出一只手。

    此时晨雾散尽,天光大亮,眼前的影穿着浅蓝色T恤,发白的牛仔裤,熟悉的棕色头发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染上了一层耀眼的光泽。

    “是你!雷纳!”看到那张在阳光中的熟悉脸孔,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雷纳熟悉的脸上露出一丝孩子般的羞赧表:“对不起,清华,让你……遇到这样的危险……”

    没有去理会雷纳伸出来的手,我径自爬了起来,望了望他那张混合了天真的孩子气与青年帅气的脸孔,有许多话想问,却不知道该怎么问。每天送花的人是你?为什么要送我花?还有那样火辣辣的诗……

    好像每一个都是答案不言自明的问题,问出来也于事无补,只有更增复杂。

    雷纳讪讪地收回伸出地手。望着我晴不定的神色,忽然注意到我手腕上的擦伤,惊呼一声:“你受伤了!”伸手过来要捉我的手臂。

    我反地一缩手,他抓了个空,手再度尴尬地停在半空。察觉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失礼,我讪讪地笑了笑:“你……”

    “你”字出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僵在当场,尴尬的气氛迅速蔓延开来。

    “清华。”雷纳终于唤了一声。有些局促地说:“我从第一眼见到你……”

    “啊,不早了。该吃中饭了。”意识到他要说什么。我赶紧打断了他的话,假装望望渐次升高的红。顾左右而言他。路边地醉汉什么时候已经不知去向,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和居民经过,对呆立路中地我俩投来或有意或无意地一瞥。

    雷纳一时语塞,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孩子气地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中饭……还不到九点……”

    “啊啊,是吗?那我说错了,是该吃早饭。”我抽抽嘴角,吐出一大串无意义的辩解,自说自话地往回走。

    “清华!”雷纳在后急迫地喊了一声。大声地喊出了一句话:“Ilovyu”

    “……”因了这句话,我急匆匆往回走的脚步顿时一顿,错愕地僵立当场。

    生平第一次听到如此坦率的表白,不管是木乃伊还是飞机,都没有让我享受过这种待遇。在中文听起来有些麻的“我你”。变成英文却仿佛顺理成章了许多。

    他这一声大叫却引来了经过学生和居民的驻足回望,好在这里毕竟不是国内。民风开放,大约这类的戏码时有上演,大部分人只是毫无恶意地莞尔一笑,便继续赶路。一个金发美女经过我时“嗨”了一声,微笑着轻叹道:“幸福的女孩!”

    幸福……我挤出一丝苦笑,忍住回头地冲动,抬腿就要继续迈步。

    “清华!”雷纳切的声音再度响起,急急跟上几步。

    我脚步一滞,忍不住叹了口气,难道……非要让我说出那一句“对不起”……

    正在这时,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声略带诧异的呼唤:

    “清华!”

    我应声望去,前方巷口停着一辆梅赛德斯黑色房车,车前站着一个颀长拔的影,笔的西服,温文有礼地态度,却有自然而然地气势迫人而来。

    仿佛见到了救星,我一声欢呼,就朝他奔了过去:“迈克尔!”

    迈克尔•米夏目光轻轻一扫,大约是看到了我后的雷纳,微笑着说:“好像……我打扰了什么吗?”

    “不不,”我忙不迭地否认,“你来得正好,嘿嘿,来得正好。”

    “清华,”雷纳再度叫了一声,不顾米夏在旁,双目紧紧地盯在我脸上,“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谈一谈吗?”

    我有些尴尬地回过,心念电转,一把拉住米夏地袖子,像拽住一根救命稻草:“啊,今天不行哎,我约了迈克尔有事商量。对吧,迈克尔?”

    我说着用求救的目光看看米夏,米夏目光中升起玩味的笑意,温声附和:“是啊。很要紧的事。”

    听到米夏的附和我如获大赦,也不管雷纳言又止地还想说什么,自说自话地挥挥手:“啊,那我们先走了。”

    不忍心再去看雷纳的目光和神,我狠狠心,一把拉起米夏就走,将雷纳和一地的阳光尽抛后。华丽的分割线加更预告:

    总点击过5w鸟。。为了实现某苏曾经许下的诺言,也为了遵守昨天对白菜同学做的承诺

    今晚会加更一章,希望大家捧场推荐多收藏多投月票哇。。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