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下无双 第七十一章 路边的野花请你不要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飞烨 书名:我的魏晋男友
    来人一银灰色西服纤尘不染,金棕色头发整齐地梳在耳后,如地中海般蔚蓝的眼睛带着温和的笑意,风度翩翩却又带着难以言喻的气势,正是米夏。

    他向我微笑着点了点头,才温声对工作人员道:“这里面也许有什么误会。这两位小姐是我的客人,是我请她们来的。”

    “这样啊……”领头的工作人员看了看罗泽尔,犹豫着道,“但罗泽尔先生……”

    “对,我忘了打招呼,”米夏温和而富有磁的嗓音截断了工作人员的话,“抱歉,给你们的工作增添了麻烦,是我的疏忽。”

    米夏的语气温和,态度有礼,但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度,带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工作人员再也不说什么,谦逊着就离开了,走在最后的雷纳冲我们做了个鬼脸,好像在说你们运气真好。

    米夏微笑的目光扫过我和阿丽亚娜,又扫过长恭同学,最后停在罗泽尔脸上,罗泽尔的目光微微一滞,低下头去,显然在车王面前,就连罗泽尔也不敢造次。

    米夏温和的目光对他注视了半晌,才淡淡地开口:

    “今天试车的成绩虽然不错,但是赛车离最完美的状态还差得很远,在新赛季开始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请不要在无谓的事上浪费时间。”他的目光再度扫过罗泽尔和长恭同学,补充了一句:“赛车才是车手的生命。”

    他说完转过去,走到门边顿了一顿。又回过头来看着长恭同学:“车房空间狭小,所以没有给试车手准备休息室,曲北达你下次可以去我地房间休息。”

    说完他又微笑着向我点点头,才开门走了出去。

    我伸了伸舌头,又一次被米夏搭救了,说起来我好像已经欠他无数份人了。阿丽亚娜注视着米夏离开的方向,嘴里发出梦幻般的语声:“好帅呀!”

    我无奈地朝她看了一眼,西方人果然比较奔放。竟然有比我更花痴更明目张胆流口水的人,不过我心里还是同意了她的看法。米夏举手投足之间的王者风范、言谈举止中的从容气度。真是太帅了。看来偶像也不都是用来破灭的,像米夏这样地谦谦君子。才是真正值得贴在门口挂在头崇拜的人物。

    我瞥了罗泽尔一眼,不想再跟他说什么,扯了扯长恭同学地袖子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长恭同学会意,拉着我地手往外走。

    罗泽尔哼了一声,转进了休息室里间。阿丽亚娜不服气地冲着他的背影扮了个鬼脸,我强忍着笑意到了屋外,才终于放声笑了出来,一肚子地Bird气,终于消了个精光。

    银石试车以后。生活重新回到了正轨,长恭同学的训练更见紧张,媒体报道中铺天盖地都是新赛季赛前预备的消息,F1的氛围越来越浓。两个礼拜后,新赛季终于拉开帷幕。第一站就是澳大利亚站。长恭同学随队出征墨尔本,紧接着是马来西亚和巴林。一去便是大半个

    走之前的最后一个晚上,长恭同学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放心。我笑眯眯地说才没有不放心,但是心里却着实不太放心,前有忽然浪子回头的私人助理露露小姐,后有明显露出敌意的一号车手罗泽尔,很难想象木乃伊一个人处在这个夹缝里怎么过子……不过好在木乃伊同学对外的事一向无所谓,又有高级技能傍,想必也不用我太过

    我仍然每天继续着我老实本分的学生生活,在“八国联军”地语言班中,只有我一个中国人,谦虚内敛的中国文化让我在班中的存在感维持在很低的水准,一个月下来,认识的人依然只有阿丽亚娜一个,好在即使在N大,我也是个存在感稀薄地人,因此早已习惯甚至享受这种不被人注意地状态,直到有一天早上,这种状态忽然被打破。

    那天早上,我和阿丽亚娜如往常一样去上课,还没进门就听到教室中传来的喧闹声,十几个同学聚拢在黑板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站在门口地两三个同学看见我,脸上纷纷露出奇怪的微笑,招呼道:“傅,你来了!”

    我微笑着回应他们,心里却着实奇怪。平常几乎没有往来的同学,今天怎么忽然都起来。而且,都笑得……这么诡异……

    我忽然想起中学时候玩过的一个恶作剧游戏,几个同学约好一起捉弄另一个同学,于是在他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大家一起对着他露出了奇怪的微笑,结果那个同学生生以为自己脸上长花了,跑回厕所照了又照都不敢回来……

    怎么我觉得,今天自己好像变成了那个上厕所的同学……可是我确定,我脸上没有花……你们再笑,再笑我也确定!

    我咬咬牙,忍住照镜子确认自己脸上没有花的冲动。是嘛,教室还是那教室,同学还是那些同学,一切都没什么不同。我一定是沦为了某个恶作剧的牺牲者,只要我坚持故我,就不会上当。

    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慢吞吞地往里走,快要走到自己座位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不对。

    在我平常坐的位子上,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静静地躺着,新鲜的花瓣上露珠犹存,在一排排单调的课桌间显得那样耀眼。……我楞了楞,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谁把花放错地方了?

    第二个念头是:难道这就是恶作剧的内容?

    没等我冒出第三个念头,边的阿丽亚娜已经欢呼一声,冲过去一把拿起花。从花中捞出一张粉红色小卡片,大声地读出了上面地字:

    TOQinh(给清华):yulovme(要是我梦见你我),(你休怪);anertosleep(休要迁怒于睡眠);(你的只在梦乡存在),leavsmetoweep(醒来,我空余泪眼)。myfacutiesfast(睡神!快封闭我的神志),流布我周);breath愿今宵好梦与昨夜相似)。celestialismin(像仙境一样**)!

    听着阿丽亚娜用饱含感的语调读出这几个火辣的句子,我的脸迅速红了起来。说起来。这是剑桥三一学院的校友拜伦的一首诗,几天前老师才在课堂上讲解过。如今却**地出现在我课桌上地花丛中,还写上了我的名字。周围地同学都在几天前听过这首诗歌,如今都兴致盎然地听阿丽亚娜用清脆响亮地嗓音朗读着熟悉的句子,嘻嘻而笑。

    我羞赧之下心念电转,这难道……又是那只木乃伊干地不靠谱事之一?小样,英文居然进步到可以写诗了!

    一把夺过阿丽亚娜手上的卡片,阻止她继续念下去。我迅速地朝这张粉红色的卡片瞟了一眼,却瞬间如被冷水浇头,呆呆地傻站在了那里。

    卡片上的诗是华丽的手写花体字。字迹干净、漂亮,与拜伦这首优美动的诗歌十分相称。落款处却一片空白,连一个字母都不曾留下。

    绝对不是曲曲!他一个刚学英文两个月的初学者,再怎么进步,也写不出这样漂亮娴熟的花体字!但是。不是他。又是谁呢?在这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谁会送玫瑰给我?还附带如此火辣地诗?

    难道……仅仅是一场恶劣的玩笑?

    由于阿丽亚娜的大声朗读。原先聚在黑板前的同学也都围了过来,笑意盈盈地望着我。我的脑袋一胀,额头迅速冒出三条黑线:谁?究竟是谁?!谁在恶作剧?!

    我地怒吼尚在腹中,阿丽亚娜却忽然指着黑板,惊呼了一声:“清华,快看!”

    我应声抬头望去,嗡地一声,血上冲,登时脑袋又胀大了一圈。

    只见黑板上用火辣辣地红色粉笔写着好大的两个汉字,笔迹歪扭,似乎是很勉强地才写下这两个字:清华!

    底下用与卡片上同样漂亮华丽地花体字写着:Ilov

    下面署名处没有名字,却有一颗用红色粉笔画出的大大红

    意识到刚才聚拢在黑板前的同学原来都在看这个,感受到周围嬉笑的目光,我脸上一阵火烧火燎,忽然推开阿丽亚娜冲上前去。

    我不顾一切地拨开尚在黑板前围观的几个同学,拿起粉擦把黑板上那几个字擦得干干净净,才把粉擦一扔,跑去洗手。

    回来的时候发现老师已经来了,同学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年轻的女老师对我课桌上那一把火红的玫瑰报以会心一笑,倒是一个字也没有说。但只是这仿似明了的会心一笑,已经让我的脸火烧一般,解释却又无从说起,整节课都不知道在听什么。

    好容易熬到下课,我像在逃避什么似的,飞快地收好课本,飞也似的逃了出去。剩下阿丽亚娜在后面叫着追我:“清华,你的花……”

    “送给你吧!”扔下这句话,我终于将那一干同学和诡异的微笑都远远地抛在了后。华丽的分割线

    额,帮江渚客大人公告下,她的《权术天下》已经开放单订,欢迎喜欢宫斗文的读者订阅。书号是1072381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魏晋男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